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五百七十六章 夫唱妇随
    “不敢不敢,只是秋前辈就在这里,让他来教训这顽劣的小丫头,不是更好吗?”战南天根本就不想趟这趟浑水,可如果这个时

    候,自己不给秋水撑腰,秋长虚估摸着又要迁怒于他了。

    章雨落目光微闪了一下,开口道:“倘若这秋水真是个假的,到时秋前辈追问起来,这可就……”章雨落顿了一下,目光轻瞥向

    席磊:“是不是真的,我倒是有个办法。”

    席磊“哦?”了一声:“什么方法?

    章雨落掩唇笑道:“锦绣不是秋前辈的弟子吗?她应该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吧?”

    正坐在原地的云锦绣,听到这声音,才把目光从站台上收了回来。

    她还挺想好好的看一看司墨的对决的,只是偏有人喜欢往自己身上引,云锦绣微扯了下嘴角道,认真的看了一眼秋水道:“真的

    。”

    章雨落掩唇:“看来,你很肯定嘛。”

    云锦绣道:“秋水,你说他们绑了你,还虐待你,是真的?”

    秋水立刻点头:“你看,我身上都是伤。”

    说着挽起袖子来,众人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手臂也伤的太厉害了吧?

    伤痕累累不说,甚至已经开始变得淤青黑紫了,显然是中毒之象。

    云锦绣面色严肃道:“居然如此的恶毒,给你下魇毒!”

    淳于悠悠道:“锦绣,魇毒是什么?”

    云锦绣脸色凝重道:“魇毒乃是梦魇之毒,这种毒从梦境入侵,可身体却会出现中毒之相,直到莫名其妙衰竭而死。原本魇毒不

    会这么快的显现,可秋水遭受虐待,那魇毒便通过伤口透发出来,才会形成如此可怕只象!”

    “魇毒?”淳于悠悠目光微微一闪,“这种毒确实棘手,下手之人,也太恶毒了。”

    云锦绣冷笑一声,目光看向章雨落,“你们好毒的心,是不将老师放在眼里吗?”

    章雨落简直快疯了,什么魇毒,什么虐待的,他们刚把秋水抓起来,根本没时间对她动手好吗?何况这个秋水是真是假还不知

    道呢!

    席磊大笑了起来:“你这个疯女人,说谎话简直成精了!”

    云锦绣道:“说谎?秋水就在眼前,我又怎么会说谎?”

    席磊冷哼:“那个秋水,根本就是好好的!”

    一句话说完,席磊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多了。

    他脸色微变,接着就见云锦绣笑了起来:“看来是我被蒙蔽了双眼啊,原来这个真是假秋水。”

    说着,云锦绣一扫手,那秋水便接开了面上易容,只是个素净的丫鬟。

    席磊脸色微微的眯了起来。

    如此简陋的易容,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这些人的脸?

    除非是对方的实力,比他们强悍了不知多少倍,可这么个小丫头,又怎么可能比他们实力强?

    席磊当然不明白,毕竟云锦绣用的根本就不是易容术,而是三千万象,只是为了隐藏这个术,她才弄了张假面,其实也是假的

    。

    云锦绣笑道:“席宗主既然知道秋水还好好的,那么劳烦席宗主告诉我,秋水在哪里?我知道席宗主乃是大人物,一言九鼎,绝

    对不会撒谎的。”

    席磊冷嘲:“云锦绣,好你个云锦绣!”

    云锦绣道:“我的老师,就这么一个女儿,既然她是跟在我身边的,我自然有义务帮老师照看好她,席宗主一定非常乐意帮我找

    到秋水吧?”

    她这话一出,主看台上的人纷纷发声。

    “席宗主海纳百川,绑那个小丫头做什么?”

    “席宗主那是绑吗?分明是邀请。”

    “是啊,云锦绣,你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

    劝诫的声音此起彼伏,云锦绣很是配合:“我只是同席宗主商量,毕竟他人脉广,势力大,仗势欺人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如此的光明磊落,又怎会明知下来,还不告诉我呢?”

    云锦绣眼睛都没眨一下的,就是一顿猛夸。

    席磊一腔怒火,根本无法发泄,险些憋出一口老血来。

    众人一见云锦绣如此“知书达理”“通情晓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章雨落脸色变了又变,过了好一会方笑道:“锦绣,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席宗主只要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

    云锦绣却是又坐回了原本的位置,没去搭理她,只偏头与宫离澈说话。

    “秋水身上带着我给的符贴,我想找她很容易,只是为了给人留些颜面,便佯装不知了。”

    宫离澈道:“夫人就是太善良了,以后遇到这种废物,直接把符贴甩他脸上,并向他吐一口口水。”

    众人:“……” 有你这么教女孩子的吗?

    云锦绣道:“果然是我太善良了吗?”

    众人:“……”你可拉倒吧,别侮辱善良了好吗?

    云锦绣又道:“老师闭关时被人吵醒,眼下脾气正暴躁,如果今晚我再见不到秋水,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以着老师的性子,不知

    道会闹出什么事呢。”

    宫离澈道:“夫人不必担心,缥缈踪落败成这样,他一人翻不了天,最多灭个不长眼的人出出气罢了。”

    云锦绣道:“那就好。”

    众人:“……”

    席磊:“……”

    玛德!

    这夫妻俩一唱一和的,威胁他乃至威胁中元宗呢?

    真当他中元宗是吃素的?

    席磊简直气的头顶都充血了,章雨落轻拉了一下他的手,才让他从那种极端的愤怒中冷静下来。

    没错,缥缈踪不成气候,可秋长虚还活着。

    即便缥缈踪名声扫地,可每个人对秋长虚的畏惧还是无法磨灭。

    虽然他身在中元,可如果这个时候秋长虚对自己动手,他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怕是在劫难逃。

    对于生死来说,一切都将是小事,包括那个秋水!

    似乎在那一瞬,所有人似乎都瞬间的忘了这个小插曲,又转头向战台看了过去。

    这一下,再无人出声,云锦绣自然也不再急着找秋水。

    经过这一件事,这个席磊但凡是有一点脑子,都会将秋水送回来的。

    战台之上,司墨与浮屠子已陷入白热化的对决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