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五百八十二章 怪人出没
    “好,我去准备。”

    司夜应了一声,便转身行了出去,步子刚一踏出房门,便见一道身影飞速的闪过。

    “何人!”

    司夜低喝了一声,再掠过去看,却哪里还有半个身影?

    “司夜,你在这里干什么?”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司夜转身一看,竟是司岚。

    她身体瘦弱的厉害,风一吹就会倒似的,整个身子都倚靠在手拐上,神色古怪的将司夜看着。

    “没事,你怎么出来了?”司夜走了过去,“你伤重的厉害,还是要多多的卧床休息。”

    司岚微摇了下头:“躺的太久了,身子都僵了。秋水如何了?”

    司夜道:“已经被送回来了,只是很虚弱,要吃的,我正准备去给她找一些。”

    司岚笑道:“秋水心大,什么事都不及吃重要。”

    司夜微微的笑了笑,又道:“你是要去哪?”

    司岚摇了下头:“哪里也不去,就是想走一走,你忙去吧。”

    司夜道:“如果没地方去,便去与秋水说说话,她也担心你。”

    说完,司夜才向偏房里行去。

    司岚看了一眼司夜的背影,微一顿,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方一推开房门,便睁大了眼睛,接着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云锦绣来战王殿时,天色刚亮,战王殿对她有特殊通行令,云锦绣倒是很顺利的便进了宫殿,她未做犹豫,便抬步直接向司夜

    的房间行去,只是经过司岚的偏殿时,步子顿了一下,向紧闭的殿门看去。

    此前,战夫人给司岚安排了两个小丫鬟照料她,却不知为何,天都亮了,竟还未看到小丫鬟的身影。

    云锦绣微一顿,还是转身向殿门走去,行到殿门之外时,抬手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声音。

    云锦绣道:“里面有人吗?”

    她声音很清淡,就像今早的晨雾。

    然房间里始终没有给云锦绣回应。

    云锦绣目光微敛,抬手就推开了房门,司岚倒在床前,不省人事。

    云锦绣并未直接上前将她扶起,只神念探出,快速的将周围扫了一圈,这才上前,将司岚的身子翻转过来,却是见她整个脑袋

    都垂着,完全的昏过去了。

    云锦绣抬手,将她直接抱到了床上,指尖探入她的经脉微点了点,脉搏跳动极为虚弱,倒是没有再遭受什么伤害,只是身子虚

    的厉害罢了。

    云锦绣喂了她一点仙灵液,司岚这才悠然的醒转过来,一看到云锦绣,就将她一把抓住了,“锦绣。”

    云锦绣道:“我刚好路过,见你这里没有丫鬟走动,便过来看一看。”

    司岚手腕直颤:“我看到一个怪人,要不是你来的及时,我可能就死了。”

    云锦绣一顿:“怪人?”

    司岚身子微微的发抖:“我方才睡不着,便出去散步,正巧遇到司夜,他说秋水回来了,要去给秋水弄些吃的,原本他说让我陪

    秋水说话的,可我疲倦的厉害,便回了房间,可刚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头朝地的怪人,我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昏过去了

    。”

    云锦绣道:“头朝地?”

    那是什么古怪行为?

    司岚道:“那怪人全靠双手前行,速度极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样子……”

    云锦绣微一沉吟道:“我检查过了,你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别人,或许,那人只是想借个地方躲一躲。”

    人在受伤后,尤其是司岚这种伤的如此重的,很容易产生不安全感,只是那人既然跑了,且对司岚也没有附加什么伤害,应该

    目的不在司岚身上。

    司岚道:“司夜倒是提起秋水被人送回了,难道是那怪人送来的?”

    云锦绣看了她一眼起身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好好休息吧。”

    司岚还想说什么,终还是没有吭声,便任由云锦绣离开了。

    云锦绣直接去了司夜房间,司夜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残局,看到云锦绣来,微低了些声音道:“锦绣,我原本还想去通知你的。”

    云锦绣道:“秋水身上有我留下的替换木,她一回来,我便知道了。”

    她走到床榻前,却见秋水吃的一脸满足,呼呼大睡。

    她随手给她摸了下手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看到秋水时,她正躺在院门外,整个人不省人事,但秋水说她是饿的,没有受别的伤。”

    云锦绣微点了下头:“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司夜微皱了下眉头:“倒是看到一个身影,只是那人速度太快,我没能抓到。”

    云锦绣道:“无碍,既然你这里没什么事,我便将秋水带走了。”

    司夜一顿,却还是道:“好。”

    云锦绣道:“虽然你与金晟已非夫妻,但你与秋水暂时还是不要走的太近了,以免给你们自己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司夜道:“我无意伤害秋水。”

    “你无意并不代表她不会受到伤害,司夜师兄,金晟什么性格,你应该清楚,在你们彻底的划清界限之前,最好都不要同秋水往

    来了。”

    云锦绣说完,便将秋水送进了戒指空间内。

    她不是对司夜苛刻,只是秋水此前已经受过伤,还是他岳父的伤,如今跟他这个女婿身份的人再牵扯到一起,外人知道了,不

    知道要惹多少笑话了。

    司夜道:“师妹,你放心,我不会伤害秋水的。”

    当年救下他的那个小姑娘,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更愿意倾尽一生去报答,只是阴差阳错,让他最后选择了金晟,但即便如此

    ,他也没有理由去伤害秋水的。

    云锦绣道:“放不放心也要老师点头才行,毕竟秋水是他的女儿,曾是你的师父,这些话,你不应该给我说。”

    司夜面色微微变了变,而后不再吭声。

    当年所有弟子齐齐叛出师门,可以说让秋长虚丢尽了脸面。

    缥缈踪自那之后一蹶不振,从兴盛到败落,转眼云烟。

    他从未考虑过秋长虚会怎么想,可云锦绣这句话却让他一下意识到,他们当初的决定和选择,给秋长虚带来多大的伤害。

    然当年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