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王妃:殿下,〕〔无敌小药农〕〔隐形富二代〕〔重生俏媳妇〕〔洪荒之万界聊天群〕〔农门秀色:医女当〕〔总裁的第一宠妻〕〔妖孽至尊兵王〕〔重生奋斗俏甜妻〕〔权少贪欢:撩婚99〕〔甜妻归来:墨少,〕〔山村最强小农民〕〔九龙圣祖〕〔乡野小仙农〕〔总裁宠妻有点甜〕〔绝品小神农〕〔电影世界大修改〕〔逐凤江山令〕〔回到北宋当大佬〕〔大宋猛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斩天帝君
    牢固的基础让云锦绣获益匪浅,所以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并不困难。

    她更倾向于那个仙术。

    展言转过头来,眼底似露出些许的欣慰,“这是你应得的,将神念探入晶石,便可获得其中蕴藏的仙术,试一下。“

    云锦绣点头,神念一动,探入到晶石之内,接着一股庞大的信息直接的涌入了脑海。

    云锦绣只感觉头脑一阵的眩晕,庞大的信息量,根本让她来不及去消化,手中的晶石便直接的消失了。

    云锦绣觉得头脑昏沉,抬起目光又看了展言一眼,令她惊愕的是,许多陌生的记忆也一并的充斥在自己的脑海,令她头皮发麻。

    云锦绣面色微微的变了:“前辈,这是……”

    展言道:“一粒生的种子。”

    云锦绣神色不定:“生的种子?”

    那大量的记忆,全是一个女人的生平,而那女人,正是她之前看到的许愿牌上的署名——慧心。

    当然,在这些大量的记忆里,是藏着极为强悍的仙术的,可这些陌生的记忆强行的塞入脑海,直令云锦绣头痛欲裂!

    云锦绣身子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前辈这是何意?”

    在传承中夹带私货么?

    展言道:“抱歉,锦绣,这些记忆并不会影响你的修炼,你只需将她忘却在脑海之内,待时机成熟,我自会出手取回。”

    云锦绣:“……”

    她神色微微的变了,看向展言的视线也变得古怪。

    一个人真正的消失,是记忆的消失,展言强行将记忆塞入她的脑海,为的便是让慧心的记忆一直保留。

    所以,慧心已经死了?

    “前辈实力通天,难道还救不活一个女人,却要用出这等卑劣的办法?”她神情里带了一丝的嘲弄。

    她冲着传承而来,固然是有所图,但这也是战城对外宣布,无数天才争相争夺的奖励而已。

    既是奖励,该是她的她当然要拿到手,可现在事情却演变的越来越滑稽了。

    堂堂仙帝,居然要通过这种办法来将记忆塞入传承者的脑海,这种行为,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展言道:“我已回天无力,只能用此办法,方能将她留住。”

    云锦绣冷声道:“为什么是我?”

    想要留住这记忆,任何一人都能接受传承吧。

    战城人更是做了无数的努力,最后都没有成功,只能归结为,没有得到仙帝的认可,与传承无缘这些理由。

    现在看来,只是这仙帝没有碰到合适的人罢了。

    展言道:“你与慧心的体质完全相同,也只有你,才能承载她的记忆,助她复活。”

    云锦绣道:“若是我不愿意呢?”

    展言道:“已经迟了,在你想要得到仙术的刹那,你便没有后退的余地。”

    云锦绣脸色十分的难看:“前辈好算计。”

    展言道:“我修成大道,却因慧心,走火入魔,不得不将毕生功力逼出,只剩下这一具一无是处却不老不死的灵体。”

    云锦绣道:“这毕生的功力,既然能逼出也能收回吧?”

    展言道:“如果依然是走火入魔的下场,我愿意一生平庸,只是希望慧心能够复活,相伴左右。”

    云锦绣偏开头冷声道:“酸掉牙的老故事。”

    展言看着她笑道:“你也不要这般生气,慧心的记忆,最多能让你时时记起我,即便日后凝出灵来,也不会对你造成反噬,我送你仙术,你助我养慧心的记忆,岂不是互不相欠的好事?”

    云锦绣冷嘲:“然而,我并不想时时的想起前辈你。”

    展言十分好脾气道:“那就要看你能否摆脱慧心记忆的困扰了,不过,你若日日想起我,我也不会介意。”

    云锦绣“呵”了一声:“为老不尊。”

    展言道:“我修成大道之时还很年轻,之后便一直停留在那个年纪了,算起来,那时的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

    云锦绣冷着脸道:“没什么事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展言想了一下道:“这个给你。”

    说着,抬手一扫,一只兔子就直接被扯了进来。

    展言随手将另一个晶石一拍,那晶石就直接的被吞到了兔子的肚子里。

    兔子:“……”

    展言道:“倘若遇到什么事,这只兔子或许能助你一臂之力。”

    云锦绣皱眉:“如此庞大的力量,你给兔子做什么?”她随便找个人让其吞了,那也是自己强大的助手啊,总比兔子强!

    展言道:“兔子体质特殊,旁人怎么能承担这么大的力量。”

    兔子:“……我觉得我也承担不住……”

    展言将兔子拎给云锦绣道:“若是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便来问我,我会知无不言的。”

    云锦绣冷着脸道:“告辞。”

    说罢,转身便向外行去,行了几步又道:“对了,那个老太婆能收了吗?”

    展言道:“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

    云锦绣毫不客气的嘲笑:“如果仙帝都是你这么个下场,不往上爬也罢。”

    展言道:“我只是走火入魔了而已,你一个九天玄仙的实力,还敢来嘲笑我。”

    云锦绣道:“除了你自己,没人会相信你是仙帝了。”

    她印象里的这种存在,怎么也应该是父神那种顶天立地的强悍存在。

    可眼前的,哪里有仙帝的半分影子,就是个文文弱弱的书生罢了。

    展言道:“所以,才有了那句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名句。”

    云锦绣脸色微抽,长着一副书生模样,嘴倒是比毒蛇还毒。

    她拎了兔子转身就向外走去,展言道:“以后一定小心谨慎些,自身安危最重要。”

    云锦绣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兔子道:“你刚才看到的是斩天帝君……”

    云锦绣道:“不是展言?”

    兔子道:“如果不是他的名字,我几乎要认错了。以前的斩天帝君,狠辣无情,是个冷血冷情的人物,没想到现在竟然这般的文质彬彬,浑身的书卷气,简直太颠覆了!”

    云锦绣目光微深,却未说什么。

    兔子不说,她的记忆也跟着涌了出来,关于慧心的记忆。

    那是个爱而不得的女人,直到死,都没有得到斩天帝君的一丝温柔。

    然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却在她死后,性情大变,落得个走火入魔的下场……

    云锦绣越想头也越痛,这记忆,太影响她的思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殇颂〕〔有你便是晴天艾天〕〔我能看到成功率〕〔绝世主宰〕〔都市盘龙〕〔大唐:最强升官系〕〔甜妻要翻墙:先生〕〔六合天师〕〔武林之烽烟四起〕〔店里有妖气〕〔丫头,悔婚无效〕〔曾与你海誓山盟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