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怄气
    他话音一落,一众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人连同花菱雪同时的退了出去。

    云锦绣看了一眼手腕,又看看连墨,微有些疑惑:“怎么了?”

    “这边来。”

    连墨轻轻的握着她的手腕,然后缓步向前行去。

    云锦绣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手腕:“连墨。”

    连墨“嗯”了一声。

    云锦绣道:“你找我做什么?”

    连墨抬手,拉开低垂的帷幔,一副巨大的画作出现在云锦绣面前。

    画面栩栩如生,茂盛的葫芦藤内,一个少女蹲在那里,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镇定的看着远处。

    她泛黄的头发丝,只到肩膀,衣裳有些破烂,还贴着补丁,看起来十分的寒碜。

    那是小时候的自己,几乎是一眼,就足以勾起云锦绣的全部记忆。

    那巨大的画作上,有骑在树上的她,躲在屋檐上的她,受伤的她,奔跑的她……

    一幕一幕,很多的样子,云锦绣自己都忘了,可这副画却能将她的记忆全部的勾起。

    云锦绣有些意外,也有些吃惊,更多的是忆往昔的那种复杂。

    她顿了一下道:“你都记得。”

    连墨道:“我都记得。”

    云锦绣道:“都过去了。”

    她现在,即便想起,也无所谓了。

    或许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当年吃过的苦,就算是回想起来,也不觉得疼。

    可能是现实的糖冲淡了往昔的痛。

    连墨道:“即便是过去了,我却记得清晰。”

    他又笑:“当时,我重病难治,还以为一别便是永别,直到我再醒来,直到我知晓轮回神的存在,直到我知道这世上会出现转世

    ,我就一直在等。”

    云锦绣:“……”

    连墨道:“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再见到你。”

    连墨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云锦绣,一如往昔,“我很开心。”

    云锦绣将手抽了回来笑道:“我也是,很意外也很开心。”

    被一个人找了这么久,若是以前,她或许会觉得感动,只是现在,似乎微有些尴尬。

    她是有家室的人了,丈夫是个大醋缸,两个孩子又都这么可爱优秀,她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同旧人忆往昔?

    连墨微微抿了下嘴角:“可惜,似乎有些迟了。”

    云锦绣一顿,旋即笑道:“怎么迟了,现在遇到总比以前错过的好,毕竟我们还有机会做朋友。”

    连墨笑了笑,目光又看向那巨大的画作,目光里氤氲着说不出的意味。

    过了很久,他的视线方向她看了过来,缓声道:“可是,我不想做朋友。”

    云锦绣:“……”

    连墨目光看着她,眼底甚至都是带着笑的,“锦绣,我喜欢你怎么办?”

    云锦绣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还是道:“我有家室了。”

    连墨道:“我清楚的知道了。”

    云锦绣:“……”

    连墨道:“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努力一下,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云锦绣目光微微的变幻了一下,就算是宫离澈,当初也没将话说的这么直白。

    所以,她是被表白了吗?

    云锦绣下意识的抬手抚了抚戒指,“连墨,我想我无法给你这个机会,你的心情我了解了,但我很爱我的丈夫,也很爱我的孩子

    ……”

    直白的问题只能直白的解决了。

    毕竟,在感情上,她其实是个不怎么会表达的人,也很不喜欢因为这些事,去牵扯自己的精力。

    连墨道:“如果我很早就遇到你,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云锦绣顿了顿道:“不瞒你说,我与我的丈夫,早在亘古之时便已相识,我无法告诉你这个答案。”

    连墨道:“我明白了。”

    他视线又看向那幅画,眼底的光流溢着难懂的情思,“虽然早就猜测到了答案,但我还是想亲口听到你的回答。”

    云锦绣微微垂首,没说什么。

    连墨也沉默了,这般过了许久,云锦绣方打破寂静:“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话已至此,再多说就没什么意义了。

    连墨突然抬手,将她再次抓住,云锦绣还未回神,人已经被直接拉了过去,直直的撞在了他的怀里。

    云锦绣面色微微一变,“连墨……”

    想挣扎,身子被力量禁锢,云锦绣动弹不得。

    他很强大!

    连墨道:“如果我定要你,怎么办?”

    云锦绣道:“我觉得,你不是那种随意破坏别人感情的人。”

    连墨道:“我是。”

    云锦绣:“……”

    连墨道:“这些年,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我很庆幸,你还记得过往的一切,否则,我会更无从开口。”

    云锦绣:“连墨,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没有什么可能了。”

    她记忆里的少年,干净纯粹的如同水晶,可现在这个强势的似乎因荒唐感情失去理智的人,让人觉得陌生。

    何况,她对他,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锦绣,我跟别人不一样。”他掌力微收,抱紧了她,“我想要的,即便是不择手段,也会得到。”

    云锦绣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了。

    “不管你心里的是谁,我都会将他从你心底挖出去,一分不留!”

    他看着她,目光温和,眼底的光却缓缓的涌出,遮住了眼波里的明亮。

    云锦绣却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昏厥了过去。

    *

    战城上空。

    大狐狸盯着轮回神很久了。

    宫懿有些头疼道:“父亲,师父来了。”

    宫离澈冷哼:“本座等了他足足三个时辰。”

    宫懿:“……是您出来早了。”

    宫离澈扫了扫狐尾,盯着轮回神道:“即便如此,他也应该道歉,不是吗?”

    轮回神看了一眼宫懿,又看向宫离澈道:“按照约定,我现在要带走懿儿。”

    宫离澈道:“约定,同谁的约定?”

    轮回神道:“这件事,你应该问懿儿的母亲。”

    宫离澈道:“我问过心肝了,她并未提及你们的约定。”

    轮回神:“……”

    大狐狸见轮回神说不出话,有些小得意,“所以,你是不是该回了?”

    轮回神似乎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角色,大概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缠的角色,顿了一下方道:“懿儿,你来决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