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六百五十七章 诡异怪物
    云锦绣见众人纷纷开口,倒也没有犹豫,开口道:“好啊。”

    她答应的这么利索,反倒叫那些老头回不过神来。

    云锦绣道:“三个条件便三个条件,只是你们人这么多,我去哪想出这么多条件,你们给我个信物吧,相信诸位都是言而有信的

    人。”

    众人:“……”他们这光脑袋都有二十几个,一人三个条件,这么一加起来,那就几十上百个条件了,而在场的又各个不是寻常

    人,这妮子还真不吃亏啊!

    正在他们犹豫间,云锦绣已经将天霜所需要的草药找齐了。

    云锦绣看了眼天色道:“前辈们要是没想清楚,那我与天门主便先回去了。”

    云锦绣刚要迈开步子,便被当先的一个老者拦住:“我鬼夫子说话一言九鼎,说三个就是三个,这个是我的玉扳指,扳指里刻着

    我的名字,你凭借此物,可来找我。”

    鬼夫子正色开口。

    云锦绣立刻将玉扳指接了过来。

    这玉扳指应该只是他随身佩戴的饰物,除了玉质不错之外,应该没别的功用了,不过现在这玉扳指被赋予了三个要求,自然价

    值非常了。

    云锦绣找了一下,果然在玉扳指内找到鬼夫子三个名字,这才道:“好,前辈将药方给我。”

    他的药方还是很繁冗。

    云锦绣现在发现,那些名医学徒开药,真的不够利索,药性上重复不说,还很杂乱。

    这种方子入药,见效慢不说,也会延长治疗周期。

    云锦绣拿着那方子,挑挑拣拣的,倒是也很快的凑齐了药草。

    鬼夫子有些不可置信道:“这当真是对的?”

    云锦绣道:“无效你找我!”

    鬼夫子这才给了云锦绣一个半信不疑的眼神。

    其他人一见鬼夫子也得了自己的药,顿时一阵的羡慕,纷纷上前。

    云锦绣则是来而不拒,一律帮忙。

    然,就就在云锦绣寻找天云草这种草药之时,草丛里突然窜出一条毒蛇来。

    那毒蛇全身花斑,看起来毒烈异常,

    云锦绣下意识的后退,却是被那毒蛇一顿狂追,更惊悚的是,随着那毒蛇的出现,渐渐的周围皆有这种毒蛇窜了出来。

    众人脸色微变:“这是九幽响尾蛇,有剧毒,怎么突然会出现这么多的数量!”

    “这种毒蛇攻击力极强,它们不咬中对手,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这么多人都是高手,云锦绣站在人群中间,倒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毒蛇突然就出现了,可好端端的,怎么会成群结队的突然出现?

    那道就是为了伏击他们?

    这种蛇应该还没有这么厉害吧?

    云锦绣的视线落在自己手里的草上,她一个个的翻查,最后拿出一株草来。

    这株草在她采摘的时候,是绿色,可此刻却变成了淡黄色,并且还散发出一股令人着迷的异香。

    难道是这种异香吸引来的毒蛇?

    云锦绣心念一动,直接将那株草给远远的扔了出去,不过是片刻之间,那株草就被蛇群给吞没,而向他们扑来的蛇群也越来越

    少,甚至直接无视掉他们,向那香味冲去。

    众人惊奇道:“这是什么草?竟然有如此功效?”

    云锦绣道:“这只是普通的蛇腥草,一旦采摘下来,便会散发出异香。这种香味会吸引大量的蛇群,只要将它们丢掉就可以了。

    ”

    天霜道:“金子,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啊。”

    云锦绣笑道:“我是药理背的熟,这一切,都是宗林大人教导有方。”

    众人一听,纷纷后悔:“早知道就找宗林治病了,我看那几个学徒,都是草包。”

    见众人一阵狂喷,云锦绣勾了下嘴角,看向怀里的某狐狸。

    某狐狸神念扫过来道:“我也要对夫人刮目相看了。”

    云锦绣知道狐狸是调侃她呢,便道:“都是跟你学的。”

    某狐狸:“那我反省一下。”

    云锦绣抿起嘴角,心情变得愉快,然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闪过慧心的伤痛记忆和展言的脸,云锦绣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将这些人的草药全部采集全了,云锦绣这才跟着他们打道回府。

    天霜对她的印象不错,但始终都没有再提秋长虚的事。

    云锦绣却觉得心里着急,老头究竟是去哪了?

    难道命丧荒蟒地了?

    天霜都逃出来了,以他的实力,应该会没事吧。

    然现在让云锦绣一个人深入荒蟒地,她也不敢,只能跟着这些人回到院子里,继续等待机会。

    不过,这些强者伤势渐渐恢复,不知为何却没有离开这里,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院子里,宗林已经休息过来,精神也比昨晚看起来好了许多。

    这些老头一见到宗林,便是对他一阵的奉承。

    宗林被奉承的莫名其妙又飘飘然,过了好一会,他才道:“金子,你给他们说了什么?”

    云锦绣道:“我没说什么啊……”

    宗林见云锦绣一脸茫然,但听这些强者的口气,显然是金子表现的不错,又因为她是自己的学童,所以这些人才认为是他的功

    劳。

    不管怎么样,谁被奉承不开心啊,宗林眉开眼笑,只觉得自己这个学童是收对了。

    天色一晚,云锦绣又开始盘坐在门前继续弄她的层峦叠阵。

    昨晚,她根本没有理出多少头绪,这层峦叠阵的复杂程度,怕是得需要好几日的时间才能破开。

    这一次,她盘坐在门前,那些老头也对她宽容了许多。

    半夜时分,云锦绣突然睁开眼睛。

    她听到了一声呜呜的哭声。

    这声音在这深夜里,多少有点渗人,且距离似乎很远的样子,云锦绣偏头看向院子里的人,却见院子里的人似乎都睡熟了。

    云锦绣看向某狐狸,大狐狸的神念传了过来:“封闭鼻息。”

    云锦绣心里一动,目光再看向那强者,他们都睡的很沉,按理说到了他们这种程度,警觉性应该出奇的高才对,可现在却没有

    丁点的反应。

    云锦绣以神念道:“你听到了?”

    大狐狸道:“没有。”

    云锦绣心里微惊:“看来只有我听到了……”

    自己在这里面实力肯定是不高的,可她没有睡过去,却还能听到那古怪的声音,却是不知是什么缘故。

    宫离澈道:“应是空气的缘故。”

    云锦绣嗅了嗅,果然嗅到一股极淡极淡的酸味。

    那味道要不是仔细去闻,根本闻不到。

    就算云锦绣,闻久了也觉得困意涌来。

    她这才封闭了鼻息,以神念道:“那哭声近了。”

    在这深山寨子里,深更半夜,出现这样的哭声,怎么都觉得诡异。

    且那声音呜呜咽咽,越来越清晰,就好像有个女鬼越来越接近一半。

    云锦绣敛去了周身的气息,然后凑近门缝,向院子外看去。

    夜色极深,深的没有一丝的光亮。

    云锦绣即便是用术眼,也无法将那墨色的夜完全的看透。

    云锦绣静静的听着那渐渐接近的哭声,突然,那哭声就戛然而止了。

    一瞬之间,似乎所有的动静都消失了。

    云锦绣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寒意,消失了吗?

    还是那东西,就在一墙之外?

    正当云锦绣心里猜测之时,门缝外突然出现了一只眼睛,正与云锦绣的眼睛对在了一起!

    饶是云锦绣见惯了这种场面,还是被吓了一下,一把抱紧了狐狸。

    大狐狸传神念过来道:“就在门外。”

    云锦绣回神念道:“它在看我们。”

    大狐狸也动了下身子,从另一个缝隙往外看去,却看到一团诡异的身子。

    那身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实在不能从缝隙里看出个究竟,但能看到全身诡异的红毛。

    那眼睛一直的盯着云锦绣,那种被盯住的眼神,十分的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