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之梦幻想曲〕〔爱“哭”的王妃有〕〔焚天主宰〕〔乡野透视高手〕〔冷少掌中宝,甜宠〕〔大唐第一狠人〕〔王者时刻〕〔Hi,我的甜蜜娇妻〕〔相亲神〕〔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师父是神仙〕〔美漫之大盖伦〕〔美女的最强医仙〕〔盛唐高歌〕〔纪元之主〕〔仙帝归来混都市〕〔覆手天下,特工良〕〔无限气运主宰〕〔九州造化〕〔红发小妖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七百七十六章 弄巧成拙
    宫离澈微笑道:“不负所望。”

    云锦绣抿了下嘴角:“章天谕太聪明了,我们的身份她猜出来了。”

    宫离澈道:“不怕她猜出来。”

    原本,以着紫叶阁的实力,约莫着也隐瞒不了多久,毕竟紫叶阁可是有占卜师坐镇的,想要占卜出一个人的身份,还是不难的。

    不过,麻烦是肯定会有些麻烦的。

    章天谕眼见没什么人搭理自己,再次的恼怒,她上前一步道:“阁主可知他们是谁?”

    辰皇当然想知道对方的身份,毕竟生生的坑了他一万多斤仙源,这简直不是在身上割一块肉了。

    一向傲慢的辰皇,难得的同章天谕搭了句话:“哦?是何人?”

    章天谕冷嘲,旋即道:“那位,便是北疆真元境的妖王,宫离澈!”

    一句话落,众人皆有些沉寂。

    北疆真元境的妖王?

    宫离澈?

    那是谁啊?

    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名字……

    辰皇这么厉害的人物,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给赢了这么多,就算是辰皇自己,也觉得丢人吧?

    果然,辰皇的脸色听说这个名字就变了。

    方才这男人说自己名不见经传,他还不信,但是为了颜面,他还是没有寻根问底,毕竟万一真是个小人物,自己丢人可就丢大了,哪里想到还真是个小人物!

    见辰皇脸色不好,章天谕却是以为对方动了真怒,微微冷笑道:“至于这个女人嘛……她可是名医宗会的人!”

    辰皇本来正打算发作,听到名医宗会这几个字,就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别的势力他不知道,可名医宗会,那是肯定知道的啊!

    难道,名医宗会今天是故意来给自己找难堪的?

    辰皇微微的眯起眼睛,冷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却是神色很平淡,等章天谕继续说。

    “前些日子,名医宗会特聘了一位名誉长老,这位名誉长老精通医诀,阵法,炼药,还是一位强大的咒印师呢……想来,不用我提醒,阁主也知道她是谁了吧?”

    章天谕冷嘲热讽的看了云锦绣一眼,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提起别的身份,众人也是不知道的,可提起医诀,几乎是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人——云锦绣!

    实在是最近,医诀传的太火热了,几乎是到了人手一本口诀的地步,甚至还衍生出了许多口诀详解的版本,被人大卖特卖。

    医诀被疯卖,而练出成绩的人,却是少的可怜。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功法,可偏偏没有人能修炼的出来,甚至把命都给练丢了。

    久而久之,这医诀便多了一个外号——焚煞!

    一部治病救人的绝世宝术,却被人描绘成吞人性命的夺命决,也着实的有些讽刺。

    所有人的视线都向云锦绣盯看了过来,现如今,云锦绣可真是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

    真是没想到,传说中的人物,居然在这里亲眼见到了,一瞬间,所有人甚至还有些激动。

    章天谕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怎么所有人听到云锦绣这个名字的反应跟她预想的不太一样?

    难道这些人听到这个名字,不应该是人人得而诛之吗?

    辰皇的目光也微微的变了。

    以着紫叶阁对信息的强大获取能力,他当然知道云锦绣了,不仅如此,他手里还有一本医诀。

    紫叶阁的占卜师曾偷偷的占卜过关于云锦绣的星运,却不知为何,关于她的所有星运,居然被另一道强大的星象给完全的遮盖住了!

    这是很不正常的。

    寻常人是根本不可能对星运动手脚的,而占卜师们,只要足够的强大,想要窥探一个人生命的轨迹,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是被完全的遮住了,不让人窥探分毫,那只能说明,在她身边,同样存在着一位强大的占卜师!

    辰皇目光微微的变幻,旋即道:“原来是云长老。”

    十分平稳的语气,丝毫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云锦绣一顿,抬起目光,看着辰皇,见他向自己走了过来。

    云锦绣微一顿,与宫离澈对看了一眼,直到辰皇走到面前,云锦绣才道:“方才确实是我们冒犯了,还望阁主勿怪。”

    辰皇道:“看来你们真是故意的了。”

    云锦绣微微一笑道:“不瞒阁主,我们不仅是故意,还商量着要好好的让阁主输一把。”

    辰皇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

    章天谕简直呆了。

    她是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辰皇输的这么惨,居然还能笑的这么大声!

    她可是要挑拨他们的关系,让这辰皇完全的倒戈向仙道宗会的啊!

    姚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云锦绣……难怪,便是我父亲手里,也有一本医诀。”

    可以说,已经到了全民研究医诀的地步。

    这个云锦绣居然靠着一本 到处传阅的小册子,名动天下了!

    这太匪夷所思了!

    辰皇大笑,云锦绣心里却紧绷着一根弦,这个人绝对不会好纠缠,不过宫离澈说的没错,至少他们现在算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不会交好,但也绝对不交恶便是了。

    辰皇道:“你们可是骗了我一万多斤仙源啊,你是不是要给我一点补偿啊,比如将医诀的释义版给我一份?”云锦绣微笑道:“不瞒阁主,当初我修炼医诀时,便是这般一步步走过来的,我的先祖,因修炼医诀化成血水的不胜枚举,我自己更是死里逃生许多次,才勉强的捡回一条

    性命,能够修成,实在是天大的机遇和福源了,最简单的便是那几句口诀,其他所谓释义版,纯属画蛇添足,毫无意义。”

    云锦绣这话,算是说的很够意思了。

    那些释义版她之前也看过一本,将医诀给解释的面目全非,照着那释义版去修炼,不走火入魔就算好的了。

    辰皇道:“原来如此,我也觉得释义版不太靠谱,还是最本源的口诀最是精准,但也最厉害啊。”云锦绣看了宫离澈一眼,微笑道:“阁主若是有什么疑惑的,尽可以问我,晚辈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另外这场赌局,我们也只是想同阁主开个玩笑,本就不是真的打算

    坑您一万多斤仙源的。”

    这话算是相当的敞亮了。

    一万多斤仙源呐,说不要就不要了。

    旁人觉得肉疼,云锦绣却觉得这是个烫手山芋,真的要了,搞不好会被这个辰皇嫉恨,反而是得不偿失。

    赢而不取,也算是减少了他财力的损失,至于颜面上的损失,那就要看他的胸怀够不够宽广了。

    赌局是游戏,如果一个游戏上的颜面都丢不得,那这个辰皇的心胸,已经不是狭小的一点半点了。

    像这种大人物,心胸如此之狭小,怕也不能走到今天这地步。

    云锦绣虽是这般想的,但究竟对方怎么样,还是要看后面的表现。

    辰皇道:“一场玩笑罢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这是说不会在意丢失的颜面了,至于仙源,那看来也是绝对不给了。

    云锦绣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也挺无语,原来大人物耍起赖来,也是不枉多让的。

    云锦绣道:“阁主如此不同我们小辈计较,果然大气。”

    高帽还是要给带的,这样对方的颜面也能挽回来不少。

    辰皇果然很满意,笑道:“这位小兄弟也很厉害啊,真元境的妖王……居然是妖族人吗?”

    云锦绣道:“我夫君,宫离澈。”

    大狐狸觉得听自家夫人说我夫君这几个字,心都飘飘的。

    他微一颔首道:“阁主,幸会。”

    辰皇哈哈一笑道:“果然年轻似虎啊,既如此,今日晚宴一起吧,我们好好的畅谈畅谈!”云锦绣心里微微一动,旋即不卑不亢道:“如此,那便要阁主来破费了,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颜夕江墨琛〕〔从僵尸先生开始的〕〔田园萌宝:农家俏〕〔娇妻甜蜜蜜:老公〕〔踏天争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