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七百七十七章 狐狸醉酒
    眼见着那辰皇同云锦绣夫妇二人缓步的行了出去,章天谕简直要气疯了。

    这个辰皇是有病吧?

    被赢的面子都挂不住了,居然在明知道云锦绣是名医宗会的人的条件下,还要同她一起吃饭?

    难道辰皇也中了魔不成?

    姚锋皱起了眉头,责怪的瞪了章天谕一眼道:“你没事说这么多干什么?”

    章天谕委屈的要命:“少主,我也是为了仙道宗会好啊……”

    姚锋恼声道:“现在好了,全搅黄了。”

    章天谕忍了忍方道:“不过是吃了个饭而已,我却觉得紫叶阁没有那么容易倒戈,少主,这件事我们还需得从长计议。”

    姚锋忍着脾气道:“你有什么办法?”

    章天谕微眨了下眼睫,旋即凑到姚锋的耳侧嘀咕了几句。

    姚锋的目光微微一亮,接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

    对于辰皇的邀请,云锦绣也是感觉意外的,毕竟从她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个辰皇,其实是个十分难缠的人。

    这样的人,出乎意料的热情,只能说必有反常了。

    云锦绣心里细细的盘算着。

    她对这个辰皇要求不高,做为第三方势力,他不参与仙道宗会与名医宗会之间的竞争,就是最好的。

    然,对于遇人无数的云锦绣来说,这个辰皇恰是极难看透的,以至于即便是对方热情相邀用膳,她也不敢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在示好。

    几人在一家酒楼的顶间坐了下来。

    辰皇热情的寒暄着:“这酒楼是中元城口味最好的酒楼之一,你们夫妇两个,好好的尝一尝。”

    云锦绣看着面前斟满的酒水,微微笑道:“不瞒阁主,我本人不太善酒,未免失态,还是让我夫君代饮吧。”

    辰皇笑道:“不善酒可不代表不能饮酒,今日难得相聚,定然要畅饮一场,来来来,我敬云长老一杯!”

    说着,辰皇便端着酒盏站起身来。

    云锦绣微皱了下眉,她这个酒量,向来都是一杯倒的,这一杯下去,怕是连知觉都没了。

    云锦绣刚想端起酒盏,酒杯便被宫离澈随手拿了去。

    他微一笑道:“本座夫人向来不沾酒水,既然阁主如此热情,本座愿奉陪到底。”

    说罢,手中酒盏一饮而尽。

    辰皇看着那见底的酒杯,微一愣,旋即大笑一声,也是一杯饮尽。

    云锦绣目光微微变幻,不知道这辰皇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眼见他与宫离澈一杯接着一杯的倒灌入肚,那辰皇却像是喝的越来越兴奋了。

    正在这时,宫离澈一道神念扫了过来:“夫人莫要担心,这辰皇,不仅好赌,还嗜酒如命,今日为夫便陪他喝个欢。”

    云锦绣一顿,回了一道神念:“那你务必心里存着点分寸,莫要被他当真灌醉了。”

    宫离澈笑看了她一眼:“当真灌醉,不是还有夫人么?”

    云锦绣嘴角微抽,话说,大狐狸就算是喝醉了,也是很乖的,只是她许久未见他他醉的样子了,与寻常人相比,大狐狸的酒量,似乎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云锦绣也做不了别的,只能不断的给大狐狸夹菜,让他多吃点,免得胃里难受。

    那厢里,宫离澈却是面不改色,一杯接着一杯。

    不过是半刻时间,已是三瓶好酒入肚。

    辰皇似乎喝的兴起,不由大笑道:“好酒量,好酒量啊!”

    宫离澈道:“阁主也不差。”

    辰皇道:“本尊岂能赌场失意,酒场也失意,今日定来个不醉不归!”

    云锦绣:“……”听这话的意思,完全是叫他们来陪酒来的。

    这个辰皇,难道真只是叫他们两个并不算熟悉的人来陪酒?还非要喝个酩酊大醉?

    这是什么怪异癖好?

    然让云锦绣意外的是,这个辰皇自始至终,除了喝酒,却也没有提出点别的什么可疑的东西来。

    包厢外,有紫叶阁的人一直静静的守着,直到日落,辰皇才丢了酒盏,一头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云锦绣微一顿,然后目光看向宫离澈,却是见他眉眼泛着红晕,眼神也带着说不出迷离,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走吧。”

    云锦绣见他有醉意,却没醉态,不由道:“你没事吧?”

    宫离澈道:“夫人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

    云锦绣看着满地酒坛子,嘴角微抽:“喝了这么多烧心酒,没事才怪。”

    说着,她取出一颗解酒丹,给他塞进嘴里。

    大狐狸很听话的张嘴,然后吞咽了下去。

    云锦绣看了眼门外人道:“你们阁主醉了,快些送他回去休息吧。”

    门外紫叶阁的人立刻上前,将辰皇扶起,然后带着辰皇飞速的离开了。

    云锦绣脸色一抽:“等等!”

    然那些人手脚麻利的很,一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云锦绣只能十分无言道:“看来,今日是我们买单了!”

    这个辰皇,还真是个一毛不拔的怪物啊。

    云锦绣付了钱,这才带着宫离澈出了酒楼。

    晚来的风一吹,云锦绣只感觉自己完全清醒了。

    他们喝酒,她却跟着受累,满屋子的酒味,让她也觉得头晕,还好她提前服用了解酒丹。

    云锦绣想了想道:“我们先回空间吧。”

    宫离澈道:“中元城我也是第一次来,走走吧。”

    云锦绣有些不确定道:“喝了这么多,你真的要走?”

    宫离澈酒意一来,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他微微的晃了晃狐尾,微微一点头:“要走。”

    云锦绣只好依着他,不放心的又给他吃了颗解酒丹,这才抬手拉住他,沿着湖畔的小道向前行去。

    繁华鼎盛的中元城,一到暮色十分,到处都是繁华灯火。

    灯火倒映在湖面,交映成一片璀璨盛景。

    宫离澈走着走着,突然道:“心肝。”

    云锦绣偏头看他,见他眼底带笑,正看着她。

    云锦绣心想,大狐狸一醉,果然不太正常了,她有些好笑,却应了一声:“怎么了?”

    宫离澈道:“我怎么那么喜欢你。”

    云锦绣道:“我也喜欢你啊。”

    宫离澈道:“你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

    云锦绣道:“一喝醉我就成最好了?”

    宫离澈道:“我没有醉。”

    云锦绣道:“你也是我心里最好的男人。”

    宫离澈扫了扫狐尾,又唤了一声:“心肝。”

    云锦绣应了一声,然大狐狸却叫上瘾了似的,一遍遍的唤着,云锦绣也只好一遍遍的应着。

    来往的路人偶尔会古怪的看他们一眼,然后嘀咕着指点几下。

    云锦绣心情不错,倒也没去理会那些指点的人。

    以前的时候,她时常害怕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众目睽睽之下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衣裳似的,被众人窥探。

    后来,她就觉得那些人的看法实在是不重要,同自己的生活,更是毫无牵扯。

    人终究是要为自己,为爱的人而活着的,人也总要明白,内心的真正渴求,是什么。

    若是总被凡俗之事困扰,往往会焦躁,久而久之,便失去了自我。

    随他们议论去吧,谁也管不住别人的嘴。

    大狐狸再叫云锦绣的时候,云锦绣便会亲他一下,路上确实遭到了许多白眼,但两人的心情却好到极点。

    远处的高楼之上。

    辰皇站在顶阁,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

    许久,身后有声音传来:“阁主,这两人当真无所图?”

    辰皇道:“这世上,没有那么些无缘无故,既然来了,必有所图。”

    只是,到最后,他也没有明白,对方究竟图的是什么。

    不过,那只狐狸,酒量真不是一般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