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来孕转〕〔九零女王养成记〕〔吞神至尊〕〔我家学霸是键盘侠〕〔重生之军工霸主〕〔渔村小农民〕〔网游之白帝无双〕〔重生八零名门小娇〕〔妙手圣医〕〔法医狂妃〕〔三界淘宝店〕〔国学高手在都市〕〔都市最强传奇〕〔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九年义务修真〕〔女神聊天群〕〔暗影行动〕〔覆手天下,特工良〕〔农门医妻〕〔大刁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八百零六章 做戏
    云锦绣笑道:“我来这阴魅便消失,我走这阴魅便出现,可见幕后之人对我是有忌讳的,虽然不知道是忌讳什么,但只要我一直查,他们便只能被迫的暂时收手,不敢妄动

    ,这对宗会来说,也是件好事。”

    白瑜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年纪轻轻,事情倒是想的周全。”

    严摩也笑道:“这么看来,倒是我们宗会捡到宝了。”

    云锦绣只笑了笑:“既然阴魅已抓,我也该启程回仙圣族地了。”

    原本她也没打算在宗会待很久,毕竟荒芜地那边,还是走不开人的。

    白瑜沉默了片刻,旋即点头:“也好,你务必小心。”

    那圣火令,法老不同意,他们这几人也做不了主,眼下多说无益,只能不提了。

    云锦绣微一点头,这才一拱手,转身消失不见。

    白瑜看着半空轻轻的叹了口气,南雅道:“尊老,圣火令的事,我们要不要再与法老商量一番?”

    白瑜摇头:“法老是个固执性子,我们逼的太紧,只会适得其反,何况这件事,也是我们三人做的决定,先说服自己吧。”

    严摩:“……是这样。”

    他们自己心里都对云锦绣不够信任,还怎么去要求别人?

    *

    云锦绣刚一离开宗会,还没有走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云长老。”

    她一愣转身,竟是木归。

    云锦绣眨眼笑道:“木归长老这是专门出来送别吗?”

    木归的样貌在黑夜看去,还是有些狰狞吓人的,只是云锦绣见过太多吓人的东西,这个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木归走上前道:“你将阴魅带在身上,便不怕引火烧身吗?”

    云锦绣笑道:“怕的话就不带了。”

    木归道:“也罢,这个给你吧。”

    说着,他拿出个很古怪的牌子来。

    云锦绣将牌子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

    材质很特别,很像木头,可又比寻常木头要沉一些,但又比铁轻。木归道:“这是我本族特有的护身符,对于一切有危险人或物,都有着极灵敏的反应。”说着他突然出手,掌力凌厉逼来,云锦绣下意识躲避,却是见那护身符也变亮了起

    来。

    木归也骤然的将手收回,开口道:“长老堂诸位做的确实过份了些,我代他们向你陪个不是,你不要放在心上。”

    云锦绣意外的看了木归一眼,平时看他木纳又寡言,却没想到心思这么柔软细腻。

    云锦绣笑道:“我没有在意,不过,这护身符还是谢谢木归长老了。”

    这种小礼物,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木归微微点头,看了眼天色:“我再送送你吧,夜深终究是危险。”

    云锦绣道:“那倒不用了,我有护身符嘛。”说着她晃了晃手里的护身符,木归的视线落在她手上,旋即点了点头:“也好,那我不多送了。”

    云锦绣这才微一颔首,转身快步向远处掠去。

    夜色深沉,木归在原地看了许久,方转身消失。

    *

    云锦绣这一路,并未发现有人跟踪,很快的便回到了仙圣族地。

    云锦绣还未抵达族地大门,便是见大门四敞,一群人涌出来,满脸“友善”的迎接,那圣祖母自然也在场。

    云锦绣眼底滑过一丝悠然,这仙圣族地的消息也是够灵通啊,她刚一出现,他们便涌了出来,这是算准了她今日回来么么?

    “云长老总算是让老身盼来了。”青蓝笑着迎上来,一把将云锦绣的手给拉住,笑的灿烂。

    云锦绣道:“圣祖一切可还好?”

    青蓝道:“那荒芜地被我命人死死看守起来,便是连一只苍蝇都没有放进去,上天庇护,一切安好。”

    云锦绣道:“那便好,只是分身告诉我那火焰已经很微弱了,我怕是不能陪圣祖母说话了。”

    青蓝立刻笑道:“自然是圣祖的伤势要紧,还不来人,送云长老前往荒芜地?”

    云锦绣道:“送便不必了,拖累了我的速度,圣祖要紧。”

    她向青蓝一行礼,身形便直接不见了踪影。

    一直到云锦绣消失,众人脸上的笑意都没消失。

    青蓝也带着笑,可那笑却一点点的僵硬,最后只剩下无尽的寒意。

    云锦绣去了荒芜地,聚灵阵被保护的很好,丝毫没有受损。

    她收了分身,而后上前检查圣祖体内的冰晶,却发现自自己的魂火变异之后,那冰晶的融化速度快了好几倍,眼下那冰晶已肉眼可见的小了一圈了。

    云锦绣微眨了眼睫,又送了一缕新的魂火进去,那有些微弱的魂火,再次的旺盛了起来。

    云锦绣细细的检查了一翻,并未发现别的不异样,这才转身进了戒指空间。

    空间内没人,云锦绣往深处走了些步子,才发现宫离澈正与一只狐狸对峙。

    那狐狸全身炸毛无比凶狠的将宫离澈盯着,宫离澈却一脸淡定,一副看小丑的模样。

    云锦绣连忙走了过去:“兄弟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宫离澈道:“本座没有这么蠢的兄弟。”

    云锦绣嘴角微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她说着,看了一眼狐狸模样的宫离樰道:“你也别在那逞威风了,伤都没好,一头猪都能击败你。”

    远处猪九“嗷呜”一声大吼:“狐崽子,见你猪爷爷还不下跪求饶!”

    这话还没说完,某猪就被一股大力给抽飞了出去。

    云锦绣:“……”

    宫离樰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现出个惨白的人形来。

    他虚弱出声道:“你少来假好心!”

    云锦绣道:“我这人,连心都没有,哪来的假好心?”

    宫离樰根本不想跟云锦绣搭话。

    宫离澈却十分不悦道:“夫人莫要同这畜生言论,任由他自生自灭吧。”

    说罢,他一抬手,揽住云锦绣便要走开。

    宫离樰却踉跄上前道:“云锦绣,你究竟想对章天谕怎么样?”

    云锦绣步子一顿,旋即回头盯看着宫离樰。

    这么固执的人,她虽然见到的不是第一个了,可这般的固执和不知悔改,却也再次的刷新了她的认知。

    云锦绣淡声道:“怎么,你想救她?”

    宫离樰道:“你到底想对她怎么样!”

    云锦绣道:“让她魂飞魄散,**留做别用。”

    “不行……”宫离樰挣扎着,摇了摇头,“不可以这样。”

    云锦绣道:“难怪你哥不想搭理你,章天谕如此背叛你,你却还斩不断那丝情缘。”

    宫离樰道:“斩断?若是你背叛了大哥,大哥能斩断吗?”

    云锦绣一愣,旋即看向宫离澈。

    宫离澈道:“本座夫人是不可能背叛本座的。”

    云锦绣点头。

    宫离樰冷笑:“不可能?她还不是与旁人结了姻缘线?”

    云锦绣脸色不好看了:“宫离樰,有些牛角尖你还是不要钻的好,你管不好自己的感情,并不代表旁人都要跟着你买单,章天谕我炼定了,你好自为之吧。”

    她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了。

    宫离澈看了宫离樰一眼,眼神微妙,却未多说一句,追自己媳妇去了。

    宫离樰看着他们的背影低声冷笑,而后放声的大笑。

    远处,准备遁过去的某猪一个激灵:“玛德,这世界上的狐狸怎么手段都这么骚,老子这一辈子,就跟狐狸不对付!”

    兔子慢悠悠的走了过去:“谁让你长了颗猪脑袋呢。”

    “卧槽!丫这话什么意思?老子猪脑袋得罪谁了!你丫还兔脑袋呢!”

    兔子道:“爷是兔脑袋啊,怎么滴吧!”

    猪九道:“呸!耳朵长见识短,吃草的没一个好东西!”

    兔子一把揪住猪耳朵:“你是没见过爷吃肉是吧!”

    盆子道:“还真没见过兔子吃肉,吃一个吃一个!”兔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