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八百四十九章 疑心
    仙道宗会。

    姚傲天凝着眉头,看着一旁的姚霏妍:“你说这云锦绣又与那紫叶阁攀上关系了?”姚霏妍扫了扫衣上的毛絮道:“这件事算不上什么秘密了,只是云锦绣今日又去了醉仙阁,我原本让连墨前往,将那姜媚心给拉拢过来,没想到那云锦绣那样警惕,直接扰

    乱了两人的会面。”

    姚傲天哼了一声:“这个云锦绣,现在是垂死挣扎,若不是圣祖迟迟未醒,我们岂会由着她活到今日?”

    姚霏妍道:“圣祖迟迟不醒,说不准是那云锦绣暗地里做了手脚,但她这么拖着,我们就不能对她动手,否则仙圣族地是不会视而不见的。”

    姚傲天脸色沉郁,转而看着姚霏妍笑道:“你已是连家人,我们仙道宗会与仙圣族地眼下也是成了一条船上的,这个时候维护圣祖还来不及,又怎会对其动手呢?”

    姚霏妍不由看了姚傲天一眼,她之前一直在猜测父亲的用意,之前还好说,可现在她是连家的少夫人了,虽然她与连墨没有什么感情,但也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她这才来,便是想劝父亲打消这个念头的。

    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毕竟她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他是肯定不会因为这一丝邪念,便置自己的安全于不顾的。姚霏妍微松了口气,笑道:“父亲只管放心,若是我得知什么消息,自然是会同父亲通气的,何况眼下连墨对那云锦绣厌恶透了顶,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将她拿下,父亲只管

    静候佳音便是。”姚傲天欣慰的拍了拍姚霏妍的手:“女儿啊,你自小便是爹的骄傲,你的兄弟姐妹中,你也是最让为父放心的一个,爹别的不求,只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就算是连家,也

    不能给你半点的委屈。”

    姚霏妍微微笑道:“父亲放心,我心里自有分寸。”

    她微一眨眼睫,蓦地开口道:“对了,这几日,二娘可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姚傲天一愣,“你二娘?怎么了?”姚霏妍笑道:“没什么,只是前几天我无意间听说了一件事情,是仙圣族地的人,在保护云锦绣的过程中,与我们仙道宗会的人动了手,我细细一打听,才知道,那是二娘

    的人。”

    姚傲天不由皱眉:“你二娘的人,怎么会与仙圣族地的人交起手来?还是她想对云锦绣暗中下手,却被仙圣族地的人给阻止了?”

    姚霏妍摇头道:“那倒不是,据我所知,那日云锦绣带人经过,正赶上二娘的人围堵另外两人,只是那人身份我还不清楚,但是女儿猜测,那或许是云锦绣北疆的朋友。”

    姚傲天道:“你二娘对云锦绣心里有怨怒,对她的朋友下手,怕也只是出出气罢了。”

    姚霏妍道:“我却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云锦绣是北疆人,她的那个朋友也是北疆人,而二娘早年间,也曾去过北疆,那一段过往,二娘似乎从未同父亲提起过呢。”姚傲天闻言笑道:“你二娘当年因生气去了那个地方,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二娘对我始终的尽心尽意,便是有什么难解的心结,我们也不用过多询问,免得让她心里难过

    。”

    姚霏妍早就料到姚傲天会这么说,只是笑了笑道:“父亲说的是,既然没什么事,那女儿便也先告辞了。”

    姚霏妍没有停留,退出大殿时,迎面正看到纯香带着姚菲若走了过来。

    姚霏妍脸上立刻多了一丝的鄙夷,冷嘲道:“你们倒是来的巧呢。”

    纯香笑道:“霏研啊,你怎么有时间回娘家来了?在连家的日子,可都过得好吧?”

    姚霏妍笑道:“好的很,与云锦绣相处的也极不错,她还同我说了许多北疆往事,其中也有您的事迹呢。”

    纯香的脸色倏地一变:“她都说了什么?”

    姚霏妍笑道:“她说的什么,二娘应该比我还清楚吧?还问我做什么?”

    姚霏妍轻扫了下帕子,聘聘婷婷的便走开了。

    纯香的脸色直接难看到了谷底,一旁的姚菲若忍不住扶住纯香道:“娘,二姐姐的话是什么意思?您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呢。”

    纯香只觉自己身子摇摇欲坠。

    那个该死的桂香,一直都没能抓住不说,已经是留下了隐患,现在那云锦绣又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

    还是这个姚霏妍,根本就是编了谎话的来诈自己?

    但不管怎样,这件事只要不斩草除根,就有被挑出来的可能,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坐以待毙了!

    纯香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带着姚菲若便快步的进了大殿。

    远处,假山后的姚霏妍缓缓露出半张脸,冷眼的看着纯香有些踉跄的进了大殿。

    当年,这个纯香在北疆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成?为何她稍微诈了她一下,她就完全的变了脸色?

    这让姚霏妍心里升起无数的疑云来。她与纯香,向来是不对付,如今她外嫁出去了,这仙道宗会的家事,就完全的被她把持了一般,然她想就这么爬到自己的头上去,却是想都不要想,否则,她又怎么对得

    起自己死去的娘亲呢?

    姚霏妍眼底滑过一丝冷幽的寒芒,微微的捏紧了帕子,这件事,无论如何,她都要找机会,彻底的查看清楚才行。

    *

    中元城的一处客栈内。

    秋明雪给淳于悠悠包扎着手腕上的伤口。

    近些日子,他们遭到了一连番的埋伏与攻击,也是因此,两人俱是挂了彩。

    淳于悠悠微微咬牙道:“看来,她是彻底的想要将我杀了的。”

    秋明雪道;“在她看来,你不过是个有可能知道当年秘密的人,若是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怕也不会如此丧心病狂。”

    淳于悠悠失望到麻木的冷嘲一声:“不会吗?”她对于自己这个娘亲,早就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只是她近些日子一直在差那姚霏妍的事,实在没有心思去考虑她的那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