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身体的异样
    云锦绣冷眼扫了乌延一眼,拉起白若琪继续向前行去,乌延却是横档着房门,“小妹,我对若琪是真心的,只要她愿意,我现在便去名医宗会去找白尊老提亲!”

    云锦绣微挑了下眉头:“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何况,就算大哥你不在意若琪身份,可你母亲,乃至你家族却是会在意,我看你还是找个身份配得上你的吧。”

    乌延皱眉:“我是尊主,选谁做夫人,那是我的事,旁人也插不上手!小妹,你放心,我定会对若琪极好的。”

    云锦绣瞥了一眼睁大了眼睛的白若琪,眼底滑过一丝促狭。

    若琪戏演的逼真,倒也孺子可教,就算以后去了那南疆,想来也不会轻易的被拿捏住,只是乌延此刻这信誓旦旦的话,实在当不得真。

    一个好色之人,又是尊主,过往的风月之事,不用想也会不计其数,他这种人,一旦将白若琪得到手,怕是转脸就翻脸不认了,只有暂时的吊着他的胃口,稳坐了尊主夫人的身份,才能高枕无忧……

    “若琪,这些都是你的私事,你自己来拿主意。”

    白若琪微微摇头,“姐姐,我想知道千秋哥怎么样了……”

    乌延一听简直气炸了:“白若琪,我这么对你,你居然还想着那个花千秋!”

    白若琪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乌延尊主,你我本是有缘无份,有些事情,还希望你不要强求。”

    乌延就从来没有被哪个女人这么的拒绝过,他上前一步恶狠狠道:“那个花千秋,你不要想了,你白若琪从今日开始,生是本尊的人,死是本尊的鬼!”

    他说完这句话,一拂袖,转身便扬长而去!

    云锦绣看了一眼大步离开的乌延,过了许久才看向白若琪道:“鱼已经上钩了。”

    白若琪亦是一改面上的娇弱,微微垂睫,低声道:“姐姐,千秋哥真的只是幻觉?”

    云锦绣并未多说,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白若琪也未多问,幻境中的三世情缘,她付出了一切,然她最终得到的,却不过是大梦一场。

    眼下,纵使清楚明白那不过真是一场梦,可内心酸楚却是真实存在的。

    云锦绣道:“这几日,你先在空间内待着吧。”

    她说着,便一扫手,将她送进了空间内。

    有些东西,还是得白若琪自己去消化,旁人无论说什么,都是结局不了根本问题的。

    *

    仙道宗会。

    姚菲若盯看着遍体鳞伤的花千秋,脸色阴森:“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与那白若琪又是怎么认识的?”

    再真实的谎言,那也只能是谎言,无论怎么样,都不是真的。

    她便不信,这个白若琪,她查不出什么别的蛛丝马迹来!

    花千秋闭着双眼,不管身上怎样的酷刑 ,他都毫无知觉一般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的身体已然血肉模糊了,可他的神色却是平静坚毅的很。

    “二小姐,这个花千秋是个硬骨头,居然怎么都逼不出半句话来。”施刑的人不由上前开口。

    姚菲若狠狠咬牙:“那就一直打到他说为止!”

    这个花千秋,她也想办法调查了,可遍查中元,却也没有听说哪个势力,是姓花的。

    而这个人,也确实没有什么实力,似乎就是个文弱书生。

    就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居然能被那白若琪给瞧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

    姚菲若百思不得其解,她皱了下眉,冷声道:“这是个无用功的胚子,不要打死了,留一口气在,才好办事!”

    那施刑之人立时道:“是!”

    姚菲若这才转身,出了地牢。

    远远的,便是见姚锋迎了过来。

    他神色有些焦灼道:“妹妹,你今日可是见那云锦绣了?”

    姚菲若不悦道:“见了又如何?”

    姚锋道:“那个,就没反应?”

    姚菲若一顿:“什么东西?”

    姚锋道:“那个啊……噬魂器!”

    姚菲若这才想起,姚锋之前是给她一个噬魂器的,只是今日那种情况,她一怒之下,便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姚菲若连忙将那噬魂器拿了出来,果然是见那噬魂器发生了些微的变化,之前噬魂器内的缕缕残魂,是几乎不动弹的,此刻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不断的盘桓跳跃。

    姚菲若目光微惊:“哥,真的有变化。”

    姚锋冷笑:“看来,这云锦绣身上,真的有东西啊。”

    姚菲若皱眉:“东西?什么东西?”

    姚锋道:“自然是与这噬魂器内有关联的东西,菲若,你近些时日,想办法多接近那云锦绣一些,只要这噬魂器发动,云锦绣必死无疑!”

    姚菲若看着那噬魂器,良久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冷嘲:“必死无疑吗?还真是让人期待着那一天啊!”

    *

    云锦绣回到仙圣族地,忙完所有事,才感觉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疲乏。

    她在聚灵阵内盘膝坐下,内外的检查了一遍身体,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自从她从一介凡躯修成灵体之后,除非是遭逢大战,寻常时候,云锦绣轻易是不会有这种疲乏感的,再加上她修行医诀,又百毒不侵,寻常病症,更不可能入她的身体。

    可这一次,她种疲乏感却好像是灵魂力透发出来的,令她头颅都昏沉沉的。

    云锦绣又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确信毫无异样之后,这才起身,催化了一会魂火,便靠在一旁休息了。

    寻常在聚灵阵的时候,云锦绣是绝对不会快速入眠的,即便是要睡觉,那也是去空间再睡,毕竟那圣祖虽然是在沉睡中,可谁也料不到,他会不会下一瞬便醒了来。

    然这一次,云锦绣倒头便睡了,且睡的极不舒服。

    她做了许多光怪离奇的怪梦,梦里有出现了许多许多的陌生人,然那些陌生人中,却也夹杂着许多的熟人,这般的梦,更让云锦绣头脑昏胀,头痛欲裂。

    云锦绣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睡梦中沉睡了多久,她只觉得时间太漫长,太疲惫,很想从那凌乱的梦境中醒来,可每每的睁开眼睛,却是发现自己还是在梦中。

    直到在梦里看到宫离澈,云锦绣才心里猛地一定,再次的睁开了眼睛。

    聚灵阵已沐浴在无垠的黑夜之中,漫天的星光洒落下来,唯有灵气四溢的聚灵阵静静的矗立着。

    云锦绣看着夜空,觉得自己睡这一觉,不但没让精神和身体休息过来,反而是身体更加疲倦了。

    云锦绣动了下身子,这才坐起身来,偏头看向不远处的玄冰床,圣祖还在沉睡,他体内的魂火却跳动的厉害,圣祖紧紧的锁住了眉头。

    云锦绣也皱起了眉头,她是可以一心数用的,这一次只是做个混乱的梦境而已,难道竟然影响到了圣祖体内的魂火不成?

    云锦绣神念一动,让魂火重新的稳定下来,这才又走到一旁。

    她静静的看着圣祖,过了许久才道:“看来,不想圣祖恢复的人,还挺多的。”

    她说完,瞥了圣祖一眼,见他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却像是沉睡未醒,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云锦绣扫了扫衣裳,也没有再多言,转身进了戒指空间。

    *

    翌日。

    天刚刚大亮,云锦绣便被聚灵阵外的大叫声吵醒。

    云锦绣从戒指空间内出来时,皱了下眉头,身子探出聚灵阵,却见一众仙圣族地的人,正一脸为难的阻拦着大叫的乌延。

    云锦绣看了一眼,怒声道:“吵什么吵!”

    乌延看到云锦绣,叫的更起劲了:“小妹,你快同我走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