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 高阶祭司塔伦斯
    苦难女神?那是谁?

    费恩世界有个很让人头痛的情况,从最初精灵建起文明,诞生了第一批今神算起,到现在至少有上百万年的历史。在只有一千多年的第四纪里,神祇的变迁就已是一团乱麻。那些陨落的、隐秘的,或者很小众的神祇,很难搞清楚底细。

    李奇只记得有苦痛女士、虐待女神和受难之神,没听说过苦难女神。

    “苦难女神安玛,是出现在第三纪元的善神,她的教义是品味苦难,在苦难中获得拯救自己和他人的力量。”

    “她的神名曾经传遍了整个费恩,一直绵延到第四纪元。但将近一千年前,安玛陛下不幸在神战中陨落,她的神职被很多神祇瓜分。”

    老头断断续续的讲述,让李奇抽了口凉气,这家伙是什么来头,这么清楚神祇的变迁?

    “我叫坎伯-塔伦斯,原来是苦痛女士的高阶祭司……”

    老头道出来历,李奇缩脖子,萨达尔铿锵拔剑,然后发出哒哒的磕牙声。

    苦痛女士的名头不小,不是因为她有多强大,而是她的教义很奇葩:痛苦才是生命的真谛,所以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自虐中,最终在值得夸耀的战斗或者事件里,以极度酷烈,让目击者永生难忘的痛苦结束生命,才算获得了人生的圆满。

    她的信徒以苦修闻名,并且创造了各种非常酷的自杀方法,在大多数地方都被禁止公开活动。但因为产出的职业者不惧危难、成本低廉,深受佣兵和冒险行业喜爱。

    不过让李奇和萨达尔吓了一大跳的并不是苦痛女士,而是老头自报的头衔。

    费恩的超凡力量分为十级,李奇的见习骑士还没入门,只能算零级。一到三级俗称强者,四到六级是英雄,七到九级是传奇,十级是半神的存在。十级以上的力量不为主物质位面所容,属于神祇的领域。

    高阶祭司在教会里是很尊贵的阶位,不管哪个教会,都不会授给连英雄级别都没到的人,也就是说这个老头的力量至少在四级之上。

    子爵领地里的最强者萨达尔只有二级,职业还是烂大街指数仅次于战士的骑士。以李奇对超凡力量位阶划分标准的粗浅了解,一个老头可以打一百个萨达尔。

    见他们这反应,老头叹道:“我说了,原来是……”

    他掏出一块小半个手掌大的东西交给萨达尔,萨达尔再交给李奇。

    看起来像动物的骨头,照着老头的提示,跟光线倾斜成某个角度,可以看到复杂线条组成的特殊图案。

    老头说:“这是高阶祭司用的神符,上面刻着苦痛女士的神徽。可惜我已经脱离教会,无法再激发它,呃……它是用教会殉难圣者的头骨做的。”

    李奇手一抖,差点把这玩意扔到老头脸上。

    他强自镇定的将这片头骨放桌上,咳嗽了两声,点头说:“那么你继续,简短一点。”

    塔伦斯的故事并不复杂,原本的苦痛女士高阶祭司,目睹整个教会沉湎在作死的艺术里无法自拔,悉心培养的弟子一个个死得毫无价值甚至可以说是搞笑,他渐渐对苦痛女士的教义产生了怀疑。

    在教会的秘典里,他发现苦痛女士的源初信仰来自千年前的苦难女神,于是脱离了教会,寻找苦难女神的足迹,想搞明白“痛苦”的真谛。

    菲妮是他在搜寻苦难女神的神物时发现的,可让他迷惑的是,这个与苦难女神有缘的小姑娘,却是一个魔女。

    老头唏嘘道:“我已经失去了苦痛女士的眷顾,苦难女神也没苏醒,现在就是个废人。”

    李奇问:“你说菲妮就是苦难女神的圣女,证据呢?”

    老头腰杆猛然挺直,说话也有力多了:“苦难女神的神物还残留着神性,跟菲妮产生了共鸣,这是神上神也无法否认的证据!”

    李奇摊手:“那为什么她同时又是个魔女?菲妮一旦显露出魔女真身,就会腐化周围的超凡力量,你很清楚这一点,才提醒她不要哭。”

    老头的气势一下就泄了:“她不是魔女,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可能是苦痛女士的阴谋。”

    他抱头呻吟:“我不知道……”

    看来老头,或者是高阶祭司这个级别的神职者,都还不清楚魔女其实是“堕神”这个说法。

    李奇觉得,也说不定老头知道,只是不相信,或者不敢表露出来。揭露了魔女的本质,也就揭露了费恩诸神的真面目,包括他在寻找的苦难女神,都会被否定。

    “光靠一张嘴否定不了菲妮是魔女的事实啊”,李奇准备结束会面,把老头关到其他地方,方便他一个人“攻略魔女”。

    老头误解了李奇的话:“子爵阁下!我知道很多陨落神祇的遗迹!发掘出来值很多金蒲耳的!只要别把菲妮送去教会,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

    萨达尔不迭向李奇递眼色,李奇没理他。

    遗迹有什么用?他现在是个苦逼的破产子爵,连一级都不到的弱渣,哪来的资源和力量去发掘遗迹?

    不过换个角度想,老头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我又想了想,交给教会也确实可惜了,说不定真的是圣女呢?”

    李奇换上自认为最和善的表情:“第一眼见到菲妮,我就喜欢上她了。如果你能说服她,让她好好听我的话,就不把她交给教会,我身边正少个侍女呢。”

    大厅里突降寒潮,萨达尔两眼发突的看向李奇,嘴巴张得老大。

    塔伦斯老泪纵横:“阁下!她还是个孩子呀!”

    李奇一愣,刚才说错了什么?每个字都很正常很纯洁啊?

    萨达尔叫道:“少爷!她是个魔女啊!”

    然后他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以后少爷见着其他少爷,就能得意的说,连魔女都……”

    “闭嘴!”

    李奇恨恨咬牙:“你什么都不明白!”

    再对塔伦斯说:“我也有很大风险的,教会那边不说,听说魔女会带来邪恶的诅咒。”

    “那都是教会骗人的说辞”,塔伦斯苦涩的道:“唯一的影响就是腐化超凡力量,对一般人根本没影响。我带着菲妮流浪了两三年,真有什么邪恶的诅咒,还能活到现在吗?”

    他磕着头说:“阁下,请放过她吧,你想要什么,都由我来承担!”

    李奇打了个哆嗦……

    这误会一下子是解不开了,他随口道:“难道当侍女比被送去教会还可怕吗?”

    塔伦斯打起了哆嗦……

    李奇正诧异,老头抬起头,满面泪痕的说:“我明白了,我会劝菲妮好好服侍阁下的,请阁下尽量怜惜她。”

    咦?“送去教会”这个威胁竟然如此有力?

    李奇好奇的问:“教会是怎么处置魔女的?绞死还是烧死?”

    老头闭眼:“会做成活的雕像,进行净化。”

    活的雕像?

    李奇愕然,这个费恩世界里,难道也有个叫罗格的胖子?

    “不管是哪个神祇的教会,抓到魔女后,都会用石化术封禁她的身体,掏光她体内的脏器,只留下心脏。还用神术维持住她的生命和意识,然后让高浓度的圣水在她身体内外循环。”

    老头脸上额头每一处皱纹都在发抖,但话语却很平静:“阁下您该知道,凡人承受不了太强的神力。高浓度的圣水就像浓酸一样,伤害不了身体,却能灼伤灵魂,甚至一点点融解灵魂。”

    冰寒的凉气从李奇的尾椎骨一直升到头顶,他觉得不止头发,脸上的每根汗毛都立了起来。

    跟女神的说法对上了,这就是神祇从魔女身上吸收神性的步骤。

    李奇用干涩的声音问:“会持续多久?几个小时?几天?”

    老头微微摇头:“最短的两三年,最长的……我听说在正义之神龙尔德的圣光大教堂里,还有超过百年都没净化完的魔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