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十 痛苦的觉醒
    牛舌草-史丹在地上打起了滚。

    卫兵和泥腿子们吓得像炸窝的马蜂般散开。

    好一阵后,史丹站了起来,呆呆打量着手掌,似乎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转向人群,扫过一个个人,眼神从茫然渐渐转为清澈,然后他泪流满面。

    好痛……

    史丹记起了六七岁的时候,晚上因为太饿,一直哭闹睡不着。父亲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那时候脸上痛,心里更痛。后来父亲打他,身上痛,心里不再痛。

    史丹记起了十来岁的时候跑去邻居家田里偷地薯吃,被邻居吊起来一边唾骂一边打。那家伙的唾骂比鞭子更有力,抽得他心里鲜血淋漓,他愤怒的回骂:“你才是蟑螂!我就是死也再不吃蟑螂的东西!”

    后来他可以一边挨着鞭子一边吃偷来的地薯。

    史丹记起了妹妹病死后,父母把那小小的身躯丢进河里。他因为家里少了一个分食物的暗暗窃喜,可看到那颗他偶尔也喜欢抚摸的小脑袋在水里沉浮不定时,他心中没来由的抽痛。

    后来弟弟死了,他亲手丢下河,除了松口气,再没其他感觉。

    史丹记起了父母相继死去,那阵子他白天因为家里终于少了打骂他的人而雀跃不已,晚上却因为草棚子冷冷清清的,无比陌生,心头像针扎一般难受。

    后来他站在还有父母的同龄人面前,总是喜滋滋的。草棚子是他一个人的,没人再打骂他。

    史丹记起了几年前在山路上遇到子爵老爷,因为没及时躲开被卫兵踹了一脚,腰上好痛,心上似乎被浇了一瓢开水,烫得痛。

    刚才卫兵用剑柄敲他的头,心里完全没感觉,还很庆幸没被敲破头。

    是什么时候,他心里再感觉不到痛呢?

    “史丹,你感觉到了什么?是痛吗?”

    背后响起新任子爵老爷的话,最初还很飘渺,说到“痛”的时候,他那仿佛冒出头顶的灵魂回到体内。

    史丹转身,看向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子爵:“是……是的,老爷,好痛……”

    子爵再问:“除了痛,你觉得跟之前比,还有什么不同?”

    有的,有很大的不同!

    史丹皱着眉头,却想不出该怎么说。

    子爵看着他的下巴说:“是用柴刀刮了胡子后的那种感觉?”

    对的!是这个!昨晚大家说来见圣女,得收拾收拾,才刮了胡子。

    他的柴刀很钝,刚刮那会清清凉凉的,很舒服,像是脱了一层厚厚的壳,但风一吹,很痛。

    “那么……”

    子爵直视着他的眼睛:“觉不觉得自己以前生了病?”

    那双灰色的眼瞳清澈有神,高踞云端,像神祇般全知全能,史丹觉得自己的肠子似乎都被看穿了。

    “是的!老爷说得对,以前我生了病!”

    史丹觉得现在的自己是那么真切,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真切,甚至肚腹空空的感觉,都不像之前那样麻木。跟之前对比,现在的自己好像才是自己,这么一想,之前的确是不正常的。

    他急切的问:“老爷,那是什么病?”

    子爵眯着眼睛说:“那种病,叫……麻木。你的灵魂被厚厚的污垢裹住了,再也感受不到真实,自然也感觉不到痛。”

    史丹看向圣女,娇小柔弱的女孩正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眼里闪动着隐隐的泪光,又将他刚才泛起的一股股心痛牵了出来。

    他忍住下跪的冲动问:“我现在好了吗?是圣女救了我?”

    “是圣女让你触摸到了自己的灵魂,让你感受到了真实,但这不是……不是永久有效的。”

    子爵转着眼珠,似乎在思索。

    他接着说:“只有遵从真正的信仰,才能时刻洗涤自己的灵魂,不让自己被污垢蒙蔽。”

    “真正的信仰?”

    史丹噗通下跪:“那是什么?我、我这样的人可以信吗?”

    子爵温和的笑了:“赤红的光辉普照四方,不分贵贱,不论出身。但是你们得一步步来,得从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认识真实开始。”

    “赤红……清醒……真实……”

    史丹嘀咕着,眼里升起渴望的光芒。

    在他身后,泥腿子们终于打破了沉寂,纷纷围过来祈求让圣女也治治他们。连卫兵都忘了自己的职责,气得萨达尔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驱赶他们回到岗位上。

    老头塔伦斯站在菲妮的身后,一直在观察这个牛舌草-史丹,他想看看这个“试验品”,跟自己有什么不同。

    看到史丹的眼神在清澈之后还沉淀下了一丝坚定的热芒,塔伦斯心中一颤,以他几十年的教会经验判断,这个史丹已经触摸到了教义的一角,至少算得上泛信徒了。如果能继续学习教义,充实信仰,有很大可能成为神职者。

    这让塔伦斯份外不解,这么一个泥腿子随随便便在地上滚了一圈,就觉醒了,而自己这个曾经的高阶神职者,却一直沐浴不到女神的光辉,真是……

    那一刻,塔伦斯看着史丹的眼睛有些发红,凭什么啊!

    巨大的危机感跟在嫉妒之后压来,李奇给了他一个祭司的头衔,等神殿建成后会由他来主持。如果他一直不能觉醒,这个头衔就变不了现。

    见菲妮准备一个个来,塔伦斯还想尝试一把,建议说:“子爵老爷,可以试着让菲妮显露圣女形态,给所有人用心灵荆棘。”

    李奇表扬道:“好主意!”

    神职者只能使用“封装”好了的神术,可名为圣女实为女神的菲妮不同,可以自由的运用神力。让菲妮把心灵荆棘这个单体技能升级成aoe技能,在效率上会有质的提升。

    和菲妮一说,小姑娘就明白了该怎么做,原本只是单纯的哭,现在是在哭的时候想着让大家清醒。

    她的眼泪早就忍不住了,史丹泪流满面的时候,她就有了深深的共鸣。只是在落泪的时候,她心中有微微的忐忑:“今天要用掉很多牛奶呢,不知道能不能补得回来。”

    光翼伸展,空中隐隐响起天使的赞歌。

    和单纯显露圣女形态不同,泪水自菲妮眼角缓缓滑落的同时,光翼的末梢延伸出条条淡淡虚影,透入人们的身体。

    除了李奇,所有人都捂着心口跪下了。

    李奇的眼中又展开了透明光屏,展示着泛信徒的人数。最初的数字是1/100,不断上涨,最终停在了37/100,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第一次推广就有这样的成绩,不错。而且看那个史丹的表情,比之前又多了一分求索的坚定,一个虔信徒的指标应该是跑不掉了。

    再看塔伦斯,老头脸上的迷惑和纠结让李奇讶异,还是没觉醒?

    “或许……女神不愿接纳我这样的人,毕竟我曾经走过错误的道路。”

    注意到李奇的目光,塔伦斯苦涩的说。

    没这回事!

    李奇对塔伦斯抱有厚望,如果老头不能成为女神的神职者,就没办法接掌神殿,管理教会这一摊。

    这方面李奇也没什么头绪,在费恩世界里,他跟女神算是绑定的,牧师这个职业只是教宗身份的衍生。其他人要怎么成为女神的神职者,他压根不清楚。

    但他可以肯定两点,一是女神胸怀大业,就算是魔鬼,只要有革命觉悟,她都会拉到革命队伍里来,塔伦斯这种身份,绝对不会排斥。二是塔伦斯要成为女神的神职者,应该得从菲妮身上的痛苦神职入手。

    回想那个史丹的情况,李奇问:“你真的感觉到了痛吗?我是说灵魂上的。”

    塔伦斯矜持的点头:“那当然,以我的阅历,难道还不如那些泥腿子吗?”

    他曾经是高阶祭司,不管是人生阅历,还是跟神祇的接触,都不是那些泥腿子能比的。

    “说不定这些痛苦,并不是女神在意的呢?她在意的是凡人的痛苦,而不是高阶祭司的痛苦。”

    李奇隐约意识到,塔伦斯的阅历太丰富,关注点肯定都放在他曾经高高在上的身份上。

    “凡人的痛苦……”

    塔伦斯沉吟着,之前他吃了很多发心灵荆棘,脑海无比清灵,人生幕幕都异常清晰。

    思绪不断深入到记忆的土层,过往深埋的人生经历不断被挖掘出来。像是忽然挖了什么东西,塔伦斯的脸颊扭曲起来,身体也微微发抖。

    那是……至少五十年前了吧,少年塔伦斯还只是分支神殿的小小学徒。月黑风高的夜晚,他被祭司叫去,说是辅导功课。

    那一晚,心好痛,屁股也痛……

    四十年前,在外冒险游历,原以为出生入死的经历足以换来信任,没想到被人无情的背叛。当他杀死曾经的队友时,心一定碎成了几瓣。

    三十年前,他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又背叛过别人,那时候心痛得恨不能把自己投进火堆里。

    塔伦斯抱住城堡大门的石柱,脑袋使劲磕在柱子上,发出咚咚的闷响。

    李奇张嘴瞪眼,没等他出声阻止,老头又抽起了自己的嘴巴,还呸呸吐着唾沫,仿佛嘴里刚含过什么恶心的玩意。

    菲妮的“推广”已经告一段落,退出了圣女形态,大家都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动静越来越大的老头,并且期待着什么。

    老头在撞墙、抽耳光、磕头、打滚之后,一跳而起,像着了火似的脱下衣服,露出精瘦但并不显衰老的身体,李奇赶紧用手遮住菲妮的眼睛。

    “啊啊啊——!”

    老头锤着胸口,仰天长啸。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柔白的光流自他体内涌出,化作光圈,从脚旋转到头,消散为点点光晕,光色和气息跟菲妮显露的神力毫无二致。

    塔伦斯,觉醒了。

    光屏弹出,看着上面那句“意外之喜,神职者+1”,李奇差点掉了下巴。

    这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