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十二 五讲四美三热爱
    忠诚神廷,由护卫之神凯姆、骑士之神修玛、贵族之神希芙、欢悦女士瑟茜和文艺女神、优雅女士等神祇组成的联盟。在第三纪元末期联合其他神祇,干翻了一大票旧神,支持图铎王国称霸大陆,最终建立了图铎帝国,第四纪元也由此开启。

    图铎帝国的辉煌只持续了二百多年,之后分解成无数王国公国和自治领,哈德朗王国就是在帝国东南疆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帝国如今只在大陆中部剩下一小片疆域,撑着一个僵而不死的壳子。这个壳子之所以没被吃掉,是因为帝国的文化还影响深远,这些文化又源自忠诚神廷的神祇。而忠诚神廷的总部,就在帝国原本的帝都,现在仅有的领土,迩香城里。

    关于迩香城的无数记忆涌入李奇的脑海,继承爵位前,他就在迩香的贵族学院里修行。对这股势力,他可不陌生。

    “我们的女神……知名度不高,不会引起他们的重视。”

    李奇下意识的想避开,这个神廷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无数奇幻小说里的光明教会,以光明善良忠诚之名,代表了世界的既有秩序。

    哈德朗王国的忠诚神廷只是分部,所谓的“官方教会”地位也没那么霸道,但哈德朗王国封闭保守,是神廷的基本盘,对异端信仰非常敏感。他的女神以革命为志向,连脚跟都没站稳,就跟忠诚神廷打交道,太危险了。

    “吾主是位善神,他们必须重视!”

    塔伦斯隐约揣摩到李奇的想法:“即便吾主的教义还不完善,但吾主的圣光足以证明是在善神的阵营里。与其让神廷找上门来,不如先给他们留下……正确的印象。”

    李奇心说这个老头也真伶俐,明白到自己的顾虑。或许是以前在苦痛女士的教会里有足够的经验,才会这么熟练吧。

    “这是个好主意!”

    塞巴迪安也很赞同:“正好可以把拥有债权的贵族邀请过来,商讨债务问题。一位远方的善神入驻王国,欢悦女士的教会应该也愿意捐献费用,支持这样一场非常有意义的宴会。”

    李奇讶异:“教会还会赞助宴会!?”

    “欢悦女士的神职是爱情、美食、聚会、杂耍,宴会就相当于祭祀。”

    塔伦斯解释说:“欢悦女士的教会热衷于举办宴会,越是意义重大的宴会,越能取悦女士。见证一位神祇成为友邻,教会应该非常乐意赞助。”

    李奇小声问:“会有回扣吗?”

    塞巴迪安跟塔伦斯对视一眼,前者咳嗽着说:“教会一般都会给东道主捐助一些资金用于会场布置。”

    李奇熟练的拍拍管家的肩膀:“好好去谈!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提成!”

    “老爷决定了?”

    管家装作没听到李奇的话,老爷这是脸都不要了。

    呃……

    李奇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兴奋了,没留神暴露了前世的作派,装作刚才没说那话,背着手踱起了步子。

    转了几圈,他问老头:“女神的教义还没有补全,我们只找到了关于痛苦的部分,神廷会起疑吗?”

    塔伦斯摇头:“神祇的变动纷繁复杂,除了全知者阿纽弗特,没人能说得清楚。全知者没有教会,其他教会认定神祇阵营的依据就是神力属性。吾主的圣光神圣而纯粹,必然是善良阵营,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

    他很确定的说:“除非教义有非常明确的针对性,否则,我想不出忠诚神廷会视吾主为敌的原因。”

    问题就在这啊!

    李奇很苦恼,不过再转念一想,苦痛女士能把“痛苦”加工成“自虐”和“作死”,他为什么不能把“痛苦”加工成“团结友爱”这一类的东西?正好呼应“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口号。

    富贵险中求,为了债务,为了宴会,李奇决定冒险了。

    “那就这么办吧,神殿最迟一个月造好,宴会预定在一个半月后。联络那边,就麻烦塞巴迪安了。”

    塞巴迪安深深鞠躬:“好的老爷,我一定办妥。”

    管家离开后,李奇招呼塔伦斯到了书房,讨论教义的事情。

    塔伦斯小心的问:“难道吾主还有什么不适合公开的教义吗?”

    “我怎么知道?”

    李奇丢锅:“我这边就只有模糊的传说和血脉中的记号,更多东西是你和菲妮带过来的。”

    他把皮球踢回去:“你已经获得了女神的认可,觉醒的那一刻,就算没见到女神,也该有所感应,难道自己没什么结论?”

    “吾主光辉万丈,神圣浩荡,必然是位强大的善神”,塔伦斯虔诚的道。

    接着塔伦斯谈到的东西,让李奇感到由衷的庆幸,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费恩所有神祇的教会,教义都分成三部分,这三部分并不需要严格映照,也不讲究逻辑自洽。

    首先就是口号,这只是教义的总括,标榜的是神祇在哪个阵营。李奇以“血脉中的记号”为由,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端了出来,塔伦斯觉得没什么问题。

    其次是普通的教典,这是传教和对一般信徒宣讲的东西。除了阵营明确是黑暗邪恶的神祇,其他神祇都从自己的神职出发,抒发团结友爱的主题,希望圈到尽可能多的浅信徒。

    最后是真正的教典,虔信徒以及神职者用来奉行神意,践行信仰的依据,这里面才会写下真正的教义。女神交给李奇的任务里,关于教义的项目应该是这个。

    李奇沉吟:“叫什么名字……”

    塔伦斯说,其他教会都给真正的教典起了特别的名字,跟普通教典区分开。比如护卫之神凯姆的《忠诚颂》、罪行之神夏洛克的《万恶录》等等,贞洁女士雅雯的《粉红之书》更是家喻户晓。

    “就叫红……赤红之书吧”,李奇本来想叫“红宝书”的,刚想到这个名字,一股仿佛来自天外的恐惧凉意就袭上心头,赶紧改口。那位大神是能直接抹消整个世界的存在,半点禁忌都不能犯。

    《赤红之书》的内容可以慢慢完善,普通教典是对外用的,必须先弄出来。

    “主旨就是做个好人,然后大家抱团,一起做好人。”

    李奇很利索的拍了板:“还有什么能比五讲四美三热爱更贴切呢?”

    讲洁净、讲谦恭、讲秩序、讲团结、讲友爱。

    言语美、行为美、心灵美、环境美。

    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劳动。

    把前世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守则本地化一下,用作费恩世界革命预备队的守则,没毛病。

    “有什么不对吗?”

    见塔伦斯神色有些怪异,李奇问。

    “不不,很好!”

    塔伦斯深呼吸:“吾主的光辉一定会普照整个费恩!”

    李奇很满意:“我们一起努力吧!”

    ………………

    出了书房,沿着油光水滑的旋转石梯小心下到二楼,塔伦斯推开门,进了一个狭小昏暗的房间。

    神殿没建好前,这间闲置的杂物间就是塔伦斯的办公室。

    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椅上,塔伦斯无意识的用指节敲着估计是厨房里放案板的木桌子,心中翻腾不定。

    血脉里的记号?

    塔伦斯冷笑,李奇说谎的本事太差。之前说只是个记号,可教典名字和条文却张口就来,显然心中早就有数。

    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这种直白到泥腿子都听得懂的教典条文,让塔伦斯觉得非常怪异。李奇对忠诚神廷的忌惮,也表露得非常明显。

    塔伦斯隐约觉得,用五四三概括的条文特别讲究数字和排序,蕴藏着某种极致的理性,以及陌生的秩序。由此推断,自己转信的这位女神,必定非常不简单。

    不过……这不是很好吗?

    神秘有什么忌讳的?原本自己追随的神经病神祇不也很神秘?后者像老鼠似的,在绝大多数地方都得藏头缩尾,前者却能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

    更关键的是,能在教会里担当教宗之下的第二人,教宗还有世俗贵族身份,等于说教会事务更多会由自己掌控,这样的前途不要太光明啊!

    指节敲变成拳头敲,最后塔伦斯一巴掌拍上木桌,起身匆匆出门。

    他得亲自盯着神殿的工程和那帮新学徒,光明就在前方,不能有一丝懈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