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恶魔就在身边〕〔嫡女嚣张:鬼王独〕〔一世兵王〕〔天桐神女〕〔无敌从灵气复苏开〕〔都市绝品狂尊〕〔超神预言师〕〔我的末世领地〕〔施法诸天〕〔万古之王〕〔原始生存守则〕〔生活系游戏〕〔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霸道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绯红法典〕〔奸妃如此多娇〕〔超神辅助系统〕〔农女手里有口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十四 红茶女伯爵
    “牛奶?”

    菲妮不解的看着老头:“就是喝的牛奶啊。”

    “是每天早上在餐桌喝的……”

    塔伦斯避开菲妮的视线,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是……子爵老爷晚上喂你的?”

    他心中一直有个谜团,既不敢问李奇,又不好问菲妮,只好绕圈子。

    “早上有,晚上……”

    菲妮笑着说:“每晚李奇都会给我祝福的!”

    菲妮睡在李奇卧室的外间,每天晚上都会索要一个祝福。这个祝福让她心头很安稳,白天很有精神。需要流泪的时候后劲总是很足,不会像那次晕过去那么勉强。

    泪水等于牛奶,获得祝福就有足够的泪水,这么算下来,祝福就是牛奶没错。

    聪明的菲妮补充道:“跟牛奶一样,甜甜的!”

    “每晚!?”

    塔伦斯勉强保持着镇定,再问:“不会……很痛吗?”

    “痛?”

    菲妮歪着头想了想:“不痛啊,但是会哭,高兴的哭。”

    老头深呼吸,揣着最后一丝侥幸问:“最初你是怎么被子爵老爷激发了神性的?也跟晚上子爵老爷对你做的事情一样吗?”

    想起李奇不顾疼痛,紧紧抱着她的那一刻,菲妮整颗心都浸在了温暖的蜜糖里。

    “是呀,李奇很痛的,但他忍下来了,然后我就见到了女神。”

    老头擦着眼泪说:“我明白了……。”

    ………………

    李奇觉得后脖子阵阵发凉,这感觉可不妙。

    下到大厅,他眼前一亮,美女!

    高挑身材裹在绣着繁复花纹的水绿长裙里,显得典雅端庄,紧束的腰身与之上的丰隆勾勒出令人窒息的起伏,又透着魔鬼的气息。

    玉白素手摘下宽檐礼帽,一头棕色大波浪长发洒下,让人想起某款巧克力的广告。而后露出的那张容颜,李奇心中闪过四个字:绝世风华。

    前世屏幕上阅女无数的李奇,那一刻真是被美色震慑住了,旁边的塞巴迪安和后面的侍女都被自动忽略。

    管家咳嗽一声道:“贝希米亚女伯爵来访,老爷。”

    “噢,李奇,没通知你一声就直接来了,不要见怪。”

    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伯爵腰肢摇曳,带着浓郁的香风来到李奇身前,向他眨眨眼,浅蓝眼瞳里的媚丝挑得李奇心头发痒:“我们早就认识的,不是吗?”

    说完她向李奇伸手,李奇脑子没反应过来,身体却娴熟的按照贵族礼节,握住她还戴着手套的手,隔空啄了一口。

    将女伯爵引进大厅一侧的客厅,管家对李奇耳语:“女伯爵受欢悦女士教会的委托,来我们这考察。”

    李奇也记起来了,这位全名叫欧萝拉-贝希米亚的女伯爵,五六年前的确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候他的便宜老爸流着哈喇子,直勾勾盯着还是伯爵千金的少女欧萝拉,都忘了替他引见,还是她甜甜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他的心如小鹿乱撞,这位美艳的女伯爵来头不小,她是王国的首席交际花!

    李奇给自己放了个心灵荆棘,头脑顿时清醒。

    美色固然令人沉醉,债务危机更重要,能不能办成宴会,就看这场“面试”了。

    客厅里,女伯爵打量着破旧不堪的陈设,皱眉叹道:“李奇,你才十七岁呀,领主的责任对你来说太沉重了。”

    “穷逼”这个词在你嘴里真是温暖啊……

    她身后的冷面侍女用手绢擦了好几遍椅子,再换了一张手绢铺着,女伯爵才坐下。整个过程里,两个女人视李奇如无物,表情动作无比自然。

    “鄙夷”也能被你们展示得如此优雅……

    等冷面女子将侍女端上来的茶水推开,摆出一套茶具,李奇已经没了吐槽的力气。

    琥珀色的茶水冒着热气,在白瓷茶杯里荡漾。

    女伯爵双手捧杯,挺直腰身,无比庄重的抿下一小口,发出满足的喟叹,再念诗般的说:“感谢吾主赐下芬芳和甘甜。”

    见李奇愣愣的,女伯爵笑道:“李奇,你不会忘了我是优雅女士的神职者吧?”

    李奇恍然,优雅女士的神职是礼仪、服饰、妆容和……红茶,在忠诚神廷里扮演的角色就是交际花。

    李奇掩饰道:“伯爵您祷告的时候高雅圣洁,我都看呆了。”

    女伯爵掩嘴娇笑:“李奇,你在迩香只学到了花花公子的作派吗?”

    “不,我还找到了家族失落的信仰。”

    被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嗔怪,上辈子还是魔法师的李奇着实有些吃不消,赶紧直入主题。

    还好女伯爵只是来摸底的,没有继续魅惑他,顺着他的话询问赤红女士的来历。

    李奇把之前说给塔伦斯的故事做了更细致的补全,故事里,他在帝都贵族学院修行时,在街上遇到一位卖书的怪人。

    “他对我说‘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吾主一定与你有缘’,然后给了我一本书……”

    书上写着什么他搞不懂,就觉得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激发了,清醒过来的时候,那本书已经变成了飞灰。

    等李奇回到领地,又遇上游历到此的祭祀和圣女,才知道他的祖先是赤红女士的眷顾者。

    李奇说:“教会说我必须获得更多的神眷,吾主才会揭示更多的秘密。”

    “真是一位神秘的陛下,不过这种事情也经常在传说里看到,神祇的行事,凡人当然是看不懂的。”

    女伯爵保持着优雅的姿势和笑容,听故事的时候就是位恬静的淑女。

    她的感慨倒也不是场面话,费恩世界的神祇做事情就是这么神神叨叨,总是不希望凡人一眼看透。

    她起身再度扫视客厅:“可我没看到任何跟那位陛下有关的东西。”

    原本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裙,神奇的开了条直达腰间的缝。随着女伯爵身体的扭动,一条白花花的美腿破裙而出,就在李奇眼前不到五十公分的地方晃悠。

    李奇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在该看到人工织物的地方没有一丝一缕,自然风光若隐若现。

    女伯爵你信的到底是优雅女士还是污神啊?

    纵然李奇前世见多识广,强忍着吞下茶水,依旧咳嗽出声。

    他转开脸说:“吾主的神殿都还没修好,一切得从头开始。”

    视线的余光里,女伯爵坐下,那条长缝又神奇的消失了。

    遗憾之余,李奇心中警铃大作,自己青涩宅男的本性,被这女人看穿了!

    真是猝不及防的试探啊……能再来一次吗?

    女伯爵伸手一挥,一道光尘落在李奇身上,光色淡黄如烛光,让李奇身心都懒洋洋的,似乎什么都不做就是幸福的极致了。

    “这是吾主赐下的祝福”,女伯爵一脸圣洁的说,刚才春光尽露仿佛只是李奇的幻觉。

    她再道:“我也希望收到赤红女士的祝福。”

    这是要测试神力属性,李奇赶紧收住心猿意马。

    刚才女伯爵对他施放了一个祝福术,用的神力非常微弱,李奇掂量着力度,也向女伯爵施放了一个温柔的祝福术。

    对比优雅女士的圣光,女神的圣光明显要偏冷一些。女伯爵闭着眼睛品味了一会,发出了娇媚的呻吟。

    她满意的点头:“真是清新舒爽啊,像是在炎炎夏日里泡进了冰泉。”

    说完她招了招手,冷面侍女上前换了一套茶具,再神奇的从裙子里掏出一壶似乎刚烧开的茶水,身上显然有空间属性的超凡物品。

    女伯爵问:“李奇你应该知道贞洁之血吧,愿意试试吗?”

    侍立在旁的管家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一跳。

    李奇在贵族学院听说过这个东西,好像是流行在上层贵族间的高雅之物,非常神秘。

    在女伯爵面前他自然不愿露怯,含笑点头:“那是我的荣幸。”

    塞巴迪的嘴巴刚刚张开,听李奇这么说,又闭上了。

    冷面侍女先倒上茶水,再掏出一个水晶小瓶,里面流淌着嫣红的液体,散发出迷蒙的光晕。

    浓稠如血的液体并没融进茶水里,而是散作一圈圈猩红细丝,在茶水里如蛇一般游动。

    李奇心头有些发毛,再度审视原主的记忆,确信这玩意并不是什么毒物,而且女伯爵也没理由毒害他,才向女伯爵举杯示意,浅浅抿了一口。

    唔……好爽……

    明显不同于茶水的温润触感有如实质,从舌头滑到咽喉,再沉到胃里。

    李奇觉得如果给菲妮用个缩小术,剥光光洗白白一口吞下肚子就是这种感觉,当然画风就变成奇诡的巫师流了。

    正因为这样,压抑在灵魂深处的禁忌释放出来,真实感渐渐破碎,世界绕着自己旋转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能说说赤红陛下的教义吗?”

    女伯爵的声音像温热的舌头,在李奇耳朵里舔着转着,她分明坐在至少半米远的地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