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十一 痛苦的文艺
    圣女不是专业歌手,这样的歌用童声唱也有些不合适,但新奇的韵律和直透人心的歌词,足以让听众忽略这点瑕疵。

    “你那天真的眼神~藏着冷酷的针……”

    “人生看不清却奢望永恒……”

    “哦~软弱的灵魂~已陷入太深……”

    “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

    一直保持着微笑的女伯爵,此时也用扇子遮住了半边脸,目光迷离,另一只手无意识捻着扇子下的吊坠。

    “早已冷却的吻,藏在心中加温……”

    “爱情充满残忍,我却太认真……”

    会场不再安静了,那个年轻贵族啜泣出声,女客们此起彼伏的抽着鼻子。

    第三首歌的调子比较高,圣女唱得有些吃力,但正是断断续续的嗓音,让歌词里的情感也更真实。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

    “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让你更寂寞……”

    “才会陷入感情漩涡……”

    ……

    “如果你想飞,伤痛我背……”

    怆然的低泣渐渐蔓延开,女伯爵也掏出了手绢。圣女退场了许久,还没人反应过来。

    厨房里,李奇递给菲妮一碗刚煮好的牛奶。

    他向小姑娘竖起大拇指:“太棒了菲妮!”

    这些天菲妮除了熟悉神术,还多了一项功课,就是练习唱这三首歌。歌词虽然翻译成了费恩通用语,但跟原版的表达没什么区别。

    菲妮咕嘟咕嘟喝完牛奶,抬头时嘴巴挂了一圈奶皮。她转着舌头舔干净,疑惑的问:“李奇,为什么唱绿帽歌会让他们感动?难道他们都被绿帽过?”

    “绿帽”这个词还是李奇教她的,他摇头说:“那倒不一定,不过他们就喜欢这种感觉。”

    小姑娘瘪嘴:“我爸对我妈说过,敢去外面找男人就砍死她。他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我妈就进屋找刀子要砍我爸的手。”

    她觉得这种事情匪夷所思:“喜欢的人跑了,这些贵族老爷不想着追人砍人,却想着唱歌?”

    “因为他们是贵族老爷啊”,李奇把自己摘出来:“我当然不算。”

    唱歌算什么,还有隔墙吹箫助性的呢。

    费恩世界的物质文明上限远高于地球,下限远低于地球。比精神文明的话,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形。

    不过费恩的精神文明都绕着神祇打转,比地球更混乱、更疯狂、更变态,就像原始丛林里野蛮生长的植物,远不如经过人工育种温室培养的作物那么细腻。

    李奇在原主记忆里发现,这里的主流音乐是颂扬神祇的圣曲,吟游诗人唱的也都是英雄和伟人的事迹。关于爱情的文艺作品,比动物求偶的水平高不了多少。

    李奇推测,贵族们像从没打过抗生素的小白鼠,细腻到心口雕花的悲伤情歌对他们应该有很强的杀伤力。

    看刚才的现场反应,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那么下一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李奇揉揉菲妮的头,让她去休息,他则回到会场,继续他的“复仇”。

    宾客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索要歌谱。女伯爵把他从人群里拖走,摁到角落里来了个壁咚。

    “赤红女士的神意真是美妙,我有些明白她的痛苦是什么了。”

    她的眼圈微微发红:“她的神职应该还包括爱情、文艺和音乐?”

    “伯爵您猜对了”,李奇说:“但这只是一部分,哪里有受伤的心灵,哪里就有吾主的光辉。”

    他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这是我亲手抄写的,希望您能喜欢。”

    女伯爵接过书,羊皮封面上的书名很长,《凡人的痛苦如滔滔江水奔流入海》。

    “你写的?是情诗吗?”

    真不愧是交际花,语气稍稍变下,就成了憧憬着爱情又怕受伤害的青涩少女,让李奇又想给自己用心灵荆棘。

    还好,女伯爵说到的“情诗”,让他生出浓浓的优越感,抵消了这道天然魅惑。

    情诗?你们费恩的情诗抽掉感叹词和形容词就只剩符号了,你真喜欢这个,我就找女神抄个几百首,铁定把你的好感刷爆,

    李奇觉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太欺负人了,“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这个水平就够了。

    当然他也只能想想,真要在这里以文抄公为业,女神肯定会把他劈成飞灰。

    “不,不是情诗。”

    李奇说:“这是吾主那个年代流传下来的故事,里面有吾主更深的神意。您能看到爱情、亲情、友情给心灵带来的伤痛,品味这些伤痛,可以唤回逝去的时光,让青春永驻在您的心里。”

    “在欢悦女士关注的宴会上品味痛苦不太礼貌”,女伯爵这么说着,手却捏住封皮一角准备翻开。

    一个很不识趣的家伙插了进来,“这是赤红女士的教典吗?”

    是那个最先有反应的年轻贵族,他向李奇鞠躬行礼,比之前见面通名时郑重得多:“刚才的歌声真是让人感动,现在我的心还沉浸在赤红女士的神意里。”

    李奇记起了他的身份,伊苏斯-莫德温,莫德温伯爵的次子,同时也是文艺女神门茜丝的高阶祭司。

    “这是本小说,莫德温祭司”,李奇回礼:“不过书里的确有吾主的神意。”

    “小说?”

    莫德温显得很惊喜:“赤红女士除了音乐,还喜欢文学?”

    他好奇的追问:“书里写的是什么故事呢?”

    “这是李奇送给我的私人礼物,你要看得等到我看完。”

    女伯爵眯着眼笑道:“不过,说不定我还想看第二遍呢。”

    “两本,不,三本迩香大诗人的诗集”,莫德温心有灵犀。

    “得是赫尔尼和德梅纳特那个级别的”,女伯爵讨价还价。

    看样子两人交情不浅,李奇补充说:“故事很长,这本书只写了二十分之一,伯爵您看完后应该会期待后面的内容。”

    “二十分之一!?”

    极度的惊讶让两人没能保持住贵族风度,异口同声的叫道。

    八十万字的原著,翻译成费恩通用语是两倍的文字量,就算只是二十分之一,李奇也没办法在半个月内搞定。事实上他只是负责抄写,翻译是靠女神的神通。

    李奇被女伯爵用贞洁之血坑了一把后,想到的报复方案就是让她品尝地球人类的“先进文化”。

    和只描写爱情,只刻画片段的绿帽歌不同,这本书给人带来的心灵之痛是全面的。它内涵深刻,充满正能量,是弘扬好人没好报主义的巅峰之作。

    毕竟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奇选这本书的原因是他察觉到费恩世界还没有“痴呆文妇”这种生物,女伯爵在这方面很有潜质,说不定能进化成功。

    另外一个原因更堂而皇之,教会要在王国发展,就得做好掩饰。将这种“心灵之痛”当作痛苦神职涉及的领域,可以迷惑住神廷。由女伯爵散播出去,效果肯定更好。

    女神也没脑残到让他现在就武装起义,爽快答应了李奇抄书的要求,她的“神之书”才是真正的金手指,地球世界的什么东西都能搜到。

    李奇用肯定的语气说:“是的,这本书有八万字,但故事只是开了个头。”

    女伯爵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了,略略一翻,果然,每一页都是满满的文字。费恩的通用语也是拼音字母,自然比不上汉语信息量大。

    莫德温咂舌:“天哪,就算是神祇的史诗集,也没有这么多字!”

    “后面的呢?”

    女伯爵问:“李奇,你是不是要玩欲擒故纵的游戏?说吧,你想要什么?”

    “说不定伯爵您不喜欢呢?”

    李奇真诚的说:“我再强调一次,这是给您的私人礼物。”

    他扫了一眼掂着脚尖伸着脑袋偷看的莫德温,觉得时机还不成熟,还是先看看他们的反应。

    “如果伯爵您觉得好看的话,我再继续整理。这个故事是教会口口相传的,变成文字要花不少功夫。”

    “太贵重了”,女伯爵的语气里透出了一丝真诚:“能先享受到这个故事我就很满意了。”

    她很宝贝的把书抱到怀里:“如果真的像刚才那些歌一样打动人心,我一定会喜欢的。”

    莫德温腆着脸说:“欧萝拉……”

    “三本不够”,女伯爵涨价了:“至少五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