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十七 尖耳朵刺客
    “子爵,这么多金蒲耳可以买您一辈子都用不完的染料……”

    塞巴迪安走后,塔伦斯委婉的对李奇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塔伦斯,对我们来说,最宝贵的是什么?”

    不等回答,李奇说:“是人!费恩的亿万凡人,身上都有神性,他们就是神祇的田地啊!”

    塔伦斯想了想,和刚才塞巴迪安一样震惊了:“子爵您真的要把这五百人都当成学徒?”

    李奇点头:“当然,只不过我们不能像对待现在这些学徒一样,得分出层次。先让他们随便种点什么,不指望赚钱,能回本就行。”

    塔伦斯看向李奇的目光充满了敬佩:“不管是把他们培养出来,还是要赚回本钱,都得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他又有些疑惑:“是什么让子爵为那么久远的事情做打算了?”

    因为我开始认真了……

    李奇这么想,但没说出口。

    宴会消解了债务危机的压力,圣水的出产让李奇腰包鼓鼓,他必须得向前看了。

    开弓没有回头路,神殿落成的时候,圣光就已经跟他和菲妮的命运绑定在了一起。不管是为了菲妮,还是为了自己,努力的方向都已经跟女神的任务并轨。

    直白点说,原本只是想混个吃香喝辣的前程,现在却成了神廷和国王角力的对象,必须得用足心思用尽力气周旋。

    既然注定这么辛苦,为什么不奔着一个更崇高……好吧或许更中二的目标去?

    那么第一步,就从土~改开始吧。

    并不是奔着土地去,在费恩,只要有职业者,有金蒲耳,亩产万斤算什么?一个月亩产万斤才是标准。

    有超凡力量的费恩,田地算不上生产力,人才算。

    李奇想搞的这个农场,种地只是手段,实质是让领民通过集体劳动,接受“革命思想”的教育。作为教会学徒的预备队,随时从里面发掘苗子。

    在他的计划里,农场是一个次级的信仰孵化池,为教会这个中枢孵化池输送更高质量的原料。

    他本来还想把所有领民都集中起来开搞,不过看塞巴迪安和塔伦斯的吃惊程度,这么做也确实骇人听闻。说不定神廷和国王两边都会猜疑,就退而求其次,从一座集体农场开始。

    塔伦斯也想到了神廷和国王那边:“我们究竟该站在哪边呢?”

    “先拖着吧……”

    李奇叹道:“神廷那边我们可以保持友好的关系,但也不能走得太近。国王那边,他背后多半站着夜女士,还要把丑公主塞给我,更不是好选项。”

    他有些忐忑:“我们应该还不至于引起夜女士的关注吧?”

    “难说,吾主是一位新兴的神祇,面目还很神秘,夜女士说不定会有所关注。”

    见李奇微微变色,塔伦斯又安慰道:“夜女士不是杀戮之神那种直来直去的神祇,就算关注,也只会侧面接触,不必太担心安全方面的事情。”

    说到安全,李奇的心又沉了下来。

    夜女士或许不会直接来搞他,但国王会啊!

    现在领地里就几十号软脚虾级别的脱产卫兵,加一个信仰不稳的二级骑士,教会里他和菲妮、塔伦斯都是不能打的神职者,来个小刺客都吃不消。

    塔伦斯说:“我联系的人应该快到了。”

    李奇并不是现在才考虑安全问题,神殿没建好之前,他就托塔伦斯联络之前认识的冒险者,本地冒险者可不牢靠。

    “他的价码可不低啊……”

    李奇有些头痛,就像是小龙女给他看的那本小册子一样,再多的金蒲耳,在超凡力量面前也算不了什么。

    塔伦斯邀请了一位五级夜幕刺客,这个职业擅长潜伏、哨探、刺杀等脏活,同时也是反脏活的好手。不过佣金是每个月一百金蒲耳,这还是友情价。

    急切的敲门声响起,是个卫兵,慌张的嚷道:“老爷,河里有具尸体……”

    李奇无语,河里不是天天都漂尸吗?这有什么奇怪的?

    “圆钩捞了起来,尸体忽然割了圆钩那地方……”

    这哪是尸体啊,是活人好吗!

    还有,那地方是什么地方?

    “说重点!”

    李奇抚额,他手下的卫兵都是这种货色,连事情都说不清楚。

    “那、那是个尖耳朵!非常长!”

    李奇叹气:“我知道了,那是只精灵,然后呢?”

    等等,精灵?

    这可真是稀奇……

    精灵早在上万年前就退缩到大陆南方的荒莽密林里,留在外面的都是半精灵。

    费恩的贵族们流行畜养“祖传精灵”,其实不过是寿命不到二百岁的混血种,耳朵虽然是尖的,却并不长,藏在头发里就不容易看到了。

    昨天来的商人是小龙女,今天又冒出一只精灵,李奇深深感觉到,费恩的神秘大门已经向他敞开。

    塔伦斯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我邀请的那位职业者,就是个耳朵很长的半精灵。”

    到了河滩,李奇才搞明白出了什么事。

    河滩上,捞尸人圆钩捂着裤裆,躺在地上呻吟。

    附近还躺着几个卫兵,有的翻滚惨叫,有的抱着腿哼哼。

    萨达尔带着十来个人围成一圈,个个都缩在盾牌后面,一点也不敢上前。

    包围圈里是个浑身湿漉漉的女人,灰黑的紧身衣破烂得只遮住屁股和胸部,削瘦身材和修长双腿勾勒出贫瘠的女性曲线。胸口有道长长的伤痕,血水跟白得晃眼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奇怪的是,她身上没多少织物,头上却用类似斗篷的东西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一对尖尖的耳梢。

    她握着匕首跟萨达尔等人对峙,摇摇晃晃的,看上去已经难以为继。

    “少爷!别靠近!这是个刺客!”

    见到李奇,萨达尔高声喊道。

    女人朝李奇看过来,身体忽然化为一团灰雾。

    萨达尔惊叫:“不好!”

    塔伦斯在李奇身后大叫:“小心!”

    女刺客离着他至少有二三十米远,灰雾刚刚升起,她就在李奇眼前出现,像是从空气里挤出来似的。

    李奇浑身发麻,他只是来看热闹的啊!

    泛着森冷寒光的匕首高高举起,李奇暗道今天就要丧命于此么?

    萨达尔这个坑货!脑子里装的是翔吗?自己分明穿得很普通,他非要把自己的身份点出来。

    塔伦斯这个害人精!不是塔伦斯说可能是雇的护卫,他也不会贸然跑过来送死。

    然后李奇才想到一件事……

    他不再是地球世界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领了,他是个神职者。

    “女神保佑——!”

    李奇心中高呼,手向前一推。

    银白圣光喷薄而出,瞬间编织成一个人头大的……草鞋,护在李奇身前。

    匕首捅在“草鞋圣光盾”上,发出类似电流的滋滋声。

    刺客打了个哆嗦,原本迷乱的褐色眼瞳骤然变亮,她低喝了一声,听声音似乎很年轻。

    灰雾替代了她的身影,李奇只觉后背发凉。

    瞬移到背后了!

    李奇完全是直觉反应,转身甩手,草鞋圣光盾被他当作棒球棍,朝身后使劲一抡。

    蓬的一声闷响,圣光盾散作点点星芒,刺客被砸得腾空而起,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解……解决了?”

    李奇喘着粗气,看着趴在地上的刺客。

    他现在不紧张了,反而很兴奋。

    之前也经常用神术,但都是练习,从没实战过。

    今天小试身手,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到用超凡力量战斗的滋味。

    李奇看着自己的手,有些想握拳长啸,这就是力量啊……

    眼角忽然一闪,刺客消失了,地上又升起灰雾。

    李奇大惊,赶紧再织“草鞋”,没等草鞋盾成型,一具体冰凉柔软的身体撞进怀里,将他推倒在地。

    女刺客已经没了力气,匕首早掉在地上,就胡乱捶着李奇的胸口。

    李奇没什么战斗经验,被女人推倒也慌了神,伸手胡乱抓着。

    他捏住了一只热热的,软软的东西,是她的耳朵。

    使劲一揪,对方发出了类似哭声的呻吟。

    女刺客软倒在他身上,尖尖的耳朵在李奇鼻子上挠着,他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