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我不是诸天〕〔修真重启之我自张〕〔零一队长〕〔老婆,求领证!〕〔量子意志〕〔欧皇崛起〕〔花都最强医神〕〔宗主人呢〕〔偃者道途〕〔纵横五千年〕〔江鱼郑萱〕〔富豪继承人李凡免〕〔末世炮灰养娃记〕〔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李凡〕〔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林雪薇楚炎〕〔校园修仙武神〕〔华娱之闪耀巨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十一 王都微澜
    “图波尔-杨想叫醒妹妹,看她睡得香甜,又于心不忍,更不敢面对离别时的感伤。犹豫了一会,他狠狠心站起身来,抱着妹妹走出门外。”

    “一道圣光从天而降,将丝翠-玛朵娜裹住,悬空浮起。”

    “杨急急的说:‘等等,母神!’光芒上升之势停下,他万分不舍地摸了摸妹妹的柔嫩小脸,把手里的金符戴在她脖子上,低声说:‘父亲,您在神国如果能听到,请保佑她事事平安。神上神,如果你能看到,就让我妹妹的所有苦难,全转到我的身上。我害她孤苦伶仃,就用我这辈子的所有来补偿!’”

    “生命女神暗叹一声:‘痴儿!’亨卓特-弗劳薇等人却是冷哼不断,像听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德罗普-弗雷古恩厌恶的道:‘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不是用我母亲的痛苦,换来了他自己的荣华富贵?’”

    王都铁冠城,紧挨着神廷的高尚住宅区里,某栋华丽石楼的客厅坐着十多位贵族女士,人人摇着小扇子,聚精会神的听贝米希亚女伯爵诵读。

    读到这里,女伯爵抬头扫视,见女士们个个脸上晕红,眼里噙着泪水。不是用扇子掩住嘴,就是捏着扇子微微颤抖。她满意的抿抿嘴,比自己第一次看到这还不堪呢。

    “杨为了妹妹,连当生命女神选民的机会都让给了她,就算后来做了什么坏事,也足以抵偿了!”

    “是啊,真不明白他妹妹和他侄子这么恨杨是为了什么!”

    “杨这样的人,圣徒都比不上啊,我要是他妹妹,做什么都愿意,连句骂都舍不得。”

    “丝翠-玛朵娜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婊子!”

    女士们异口同声的谴责着,女伯爵摆手道:“如果把你们换成丝翠-玛朵娜,说不定比她还恨杨呢,知道什么叫……升麦恩、斗麦仇吗?”

    某位女士问:“伯爵您看到第二册了?后面发生了什么?让她们这么恨杨?”

    “还没看完”,女伯爵用扇子遮住半边脸:“知道杨是被冤枉的,又好奇他为什么被冤枉。想看得快点,又觉得就算有二十册,每看完一册,故事离结束就近了一步,这样的滋味真是难受啊。”

    “伯爵赶紧看呀,看完了我们好抄录!”

    “那些王子和公主,骑士和女主人的故事我们早就看腻了,跟这本书比,简直就是说给小孩听的童话!”

    “伯爵为什么不让那个什么……普雷尔子爵把书稿给莫德温,让文艺女神的教会印给大家看呢?”

    女士们急切的说着,女伯爵矜持的笑道:“印书的事情,莫德温说跟普雷尔子爵谈过了,应该等不了太久,不过要看的话可不会免费哦。”

    侯爵夫人摇着扇子说:“能拥有这样一个故事,几百上千金蒲耳都不算什么,就当是给赤红女士的捐献。”

    “赤红女士一定是情感之神!”

    公爵千金兴奋的说:“我是说不仅包括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赤红女士关注着所有的情感!温馨、甜蜜、痛苦、酸涩、喜悦……这位陛下审视着人的心灵,让我们在哪怕是最细微的感受中,也能品味到人生的真谛!”

    女伯爵赞扬道:“真是不错,我都不如你体会得这么深刻。艾莉尔妹妹,我都怀疑你是赤红女士的圣女了。”

    接着她稍稍严肃的说:“赤红女士初来乍到,真实背景和详细教义我们都还不清楚,神廷还在观察,也不能贸然下结论。”

    “我不相信邪恶的神祇会传颂这么……细腻凄美的故事”,侯爵夫人不以为然的耸肩:“希望神廷不会把他们压榨得太紧。”

    “那是当然”,女伯爵想到了什么,微微叹气,又扬起眉梢说:“不要担心,现在王国形势跟以前不一样了,神廷有霍恩主教和特蕾希娅公主主持,正在重新振作。”

    “那些事情跟我们又没关系……”

    公爵千金撇撇嘴,再期待的道:“伯爵,能接着读吗?”

    女伯爵优雅的诵读声又在客厅里响起,尊贵的女士们专注的倾听着。

    ………………

    铁冠城中心,如钢铁浇筑的巨大城塞深处,圆形王厅的王座上,头戴王冠,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挥退臣下,抚着下巴,陷入到沉思中。

    削瘦中年进入王厅,脚步轻得像猫一样。

    他来到王座前,单膝下跪,按住胸口行礼:“陛下,北面的局势已经被神廷稳定下来了,我没有找到机会,请陛下责罚!”

    “麦戈尔啊,你回来了,不要自责。”

    国王抬手示意自己的次席侍从官起身,不以为然的道:“派你过去也只是看神廷的反应,并不指望那些泥腿子能成什么事。”

    “陛下英明”,麦戈尔叹道:“泥腿子联络的受难之神教会和流浪圣武士,没来得及赶到,神廷的圣骑士动作太快。”

    “我那圣洁美丽,悲天悯人的大女儿,想必起了很大作用吧?”

    哈德朗王国第二十七任国王,特拉格迪-哈德朗自嘲的笑道:“只有她能察觉到北面的小小动乱意味着什么,也只有她能让神廷这么积极主动的协助平乱……”

    他抬头仰望高高的穹顶,上面画着王国历代国王的英雄事迹,幽幽的道:“如果不是到了这种时候,由她继承我的王位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陛下还很年轻,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

    麦戈尔说:“而且,王国里百万在苦难中挣扎的子民们,还等着陛下去拯救呢。”

    “拯救?”

    国王冷冷笑道:“那谁又来拯救我呢?我要走的这条路满是荆棘,而我自己,说不定只是那位女士用来试探的小石子。”

    被国王逼视着,麦戈尔惶恐低头,语气也显得虚弱无力:“陛下,这个世界,就算是神祇,也要屈服在命运之下。我们只能在激流中尽量不让自己沉下去,同时获得力量,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麦戈尔,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你既有理想,又很冷静”,国王赞扬道:“还会安慰人。”

    麦戈尔谦卑且坦诚的道:“陛下过奖了,我的命运就握在陛下手里,当然会尽我所能,让陛下满意。”

    国王指着麦戈尔,呵呵笑了,然后想起了什么:“不过之前有件小事我不怎么满意,南方那个普雷尔家……”

    “李奇-普雷尔在迩香获得了一位叫赤红女士的神祇的眷顾,他在领地里建起了神殿,神祇显露了神迹,我正在观察他和这位神祇。”

    麦戈尔答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赤红女士应该是关注凡人情感的善神,神力带有心灵特性,还不清楚教会的真实力量。如果给普雷尔太大的压力,他和教会有很大几率会投向神廷,这会给南方的事情增加太多变数。”

    国王沉吟了片刻,点头说:“你的顾虑是对的,神廷还盯着凯瑟琳,让他们察觉南方的动静,联系起来,说不定会明白点什么。”

    他苦笑道:“特蕾希娅很聪明,真是讽刺啊,小时候我把她当作未来的女王培养,那时候可想不到现在这种情形。”

    麦戈尔装作没听到国王的牢骚,继续汇报:“所以我只是稍稍试探了一下普雷尔,就没再压迫他了,让他以为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

    “这样虽然没办法直接掌握那个地方,对南方的布局有一些影响。但只要调整一下布置,应该可以把影响降低到最小。”

    国王有些不甘心:“我们提早知道了南方的变化,这已经是很大的优势了。能直接掌握那块领地最好,不能的话也有很多办法应对,可我关心的重点不在这里。”

    他低头,带着点压迫意味的看住麦戈尔:“凯瑟琳从小到大,都没向我提出过什么要求,这是唯一她希望得到的。你就找不到办法,帮助一个父亲,对他深怀愧疚的女儿做出一点补偿吗?”

    纵然麦戈尔机智过人,此时额头也冒出一层细汗,他勉强笑道:“李奇-普雷尔对公主的印象跟其他人一样,如果太强调这个,我担心会……”

    “哼!”

    国王很不满:“那就让那个小子跟他的领地一起灭亡吧!凯瑟琳也许会伤心,这也不错,她会成为更锋利的刀刃!”

    “是的,陛下,他也就只能再快活几个月了”,麦戈尔冒着冷汗附和道。

    出了王厅,麦戈尔擦着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还没出通道,沉重的脚步声让他僵住。

    一个戴着全罩式头盔,披着斗篷的武士向他走来。漆黑的斗篷随着步伐不停亮出猩红衬里,跟漆黑的铁甲相映,显得无比刺眼。

    通道开着一扇扇窗户,武士行进在明暗之间。光线下像是黑暗本身,遮蔽了麦戈尔的视野,到了暗处,跃动的猩红又刺破阴霾,仿佛深渊魔鬼咧嘴微笑。

    麦戈尔身上的汗似乎瞬间冻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躲到一边的。等武士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掠过他走向王厅,他才醒觉自己竟然没有行礼!

    “公主……”

    他看着对方的背影,虚弱的呢喃道:“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诸天万界修行记〕〔岳风柳萱小说〕〔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