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喜嫁:小妻太〕〔宿主大人求你走剧〕〔奇迹的召唤师〕〔大宋第一皇帝〕〔一切从影视世界开〕〔马上超人〕〔仙帝再世〕〔盛世娇宠:废柴嫡〕〔重生八七之弃女风〕〔纵横无边〕〔闪婚甜蜜蜜:总裁〕〔三国之武耀山河〕〔沈翘夜莫深〕〔该死的仵作〕〔一念帝仙〕〔叱咤风云林云免费〕〔楚潇虞歌〕〔带娃种田:农门丑〕〔千亿宠婚:重生娇〕〔越少,你老婆又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十七 公主的托付
    小龙女离开没多久,又有人上门了。

    凯文-唐恩,特蕾希娅公主的侍从之一,就是之前那位护送他回领地的圣骑士,一个跟安托斯气质相近的阳光男。

    不过这时候的阳光男显得挺忧郁:“公主殿下进了神廷的罪狱,是殿下自己要求的,说要为康拉德城的死难者赎罪。”

    良心上还是过不去吗?

    李奇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跟自己没关系,他也不想看到公主就这么走上阿傻子的黑化之路。

    唐恩当然不是就来通报这个的,他为另一件事而来。

    “康拉德城的幸存者大多都是小孩,除了那些有亲戚投靠的,剩下的王国和神廷需要安排出路。”

    “六岁以下的已经被神廷的各个教会收养了,还剩下三百多名稍微大一些的。王国和神廷原本准备让边远地区的贵族收养,公主想把这些孩子都交给子爵阁下。”

    李奇楞了好一会,才明白了公主的用意。

    六岁以上的年纪,已经会记事了。康拉德城的灾难,亲人的逝去,无疑会在他们心中刻下深深的伤痕。

    公主救下了他们,却是屠杀他们亲人的凶手。不管是从公主,还是从王国和神廷的角度看,这些小孩都是未来的麻烦,不能跟那些更小、更有可塑性的孩子一起收养。

    但公主良心有愧,即便不能收留,也不想把他们丢给其他贵族。就算那些贵族不会“揣摩上意”,想着办法把他们折腾死,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李奇就成了公主的唯一选择,毕竟对公主来说,他是唯一理解她,至少是唯一敢把理解表露出来的人。

    真是温暖人心的信任啊……

    李奇心头沉甸甸的,三百多小孩呢,等于又建了一座集体农场,而且回报期更长,得花多少金蒲耳?

    接着他想扇自己耳光,三百多个在心中已经埋下叛逆种子的小孩!这是一份无比厚重的大礼啊!

    唐恩盯着李奇的脸,不放过他表情的每一丝变化:“殿下也知道,对子爵阁下来说,这是很沉重的负担。但她亲口说了,在这件事情上,您是唯一帮得上忙的人。”

    这时候李奇刚想明白,表情转为欣喜,赶紧接上话:“能被殿下这样信任,是我莫大的荣幸!请转告殿下,我一定替她照顾好这些孩子……”

    他握着拳头,把话说得更直接了:“一定要他们明白殿下的苦心,要他们感激殿下的恩德!”

    “殿下说得果然没错,子爵明白殿下的心意”,唐恩吐了口气,开心的道:“殿下也不会让子爵自己破费,她知道您也很紧张,除了接过国王陛下那边的债务,她还为这些孩子每个人支付十个金蒲耳的养育费。”

    完全是一条龙服务,公主殿下真是好人啊!

    哗啦啦的金币声在李奇心中翻滚着,让他欢欣鼓舞。

    养小孩子哪花得了那么多钱,全塞到农场里给我干活!从最基本的“劳动最光荣”做起!现在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子爵阁下确实是殿下的同道中人,未来王国的形势如果有所变化,就我个人而言,真心希望子爵阁下能……”

    心情大好的唐恩说溜了嘴,他很快醒觉,抱歉的一笑,再把话题转到安置小孩的细节上。

    公主身边也聚起了一群人吗?

    送走唐恩,李奇思忖着,如果不得不站队的话,特蕾希娅公主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过那个裁决圣骑士希尔维却不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对象,她招呼手下杀死三位少女的场景还在李奇心中翻腾。

    回到书房,原本每天例行的抄书工作也暂时放下了,李奇准备等收到心语书后再开动。

    总算可以抽出时间,把集体农场的事情好好捋捋。

    塞巴迪安和教会学徒到现在也只是让农场运转起来了,还需要更细致的工作,才能让农场发挥出凝练人心的作用。

    ………………

    夜幕降临,李奇放了一个神光术,伏案疾书。

    超凡力量的好处就在这里,不依赖工业体系,只靠自身的力量,就能解决各种各样的需求。神光术消耗不了多少神力,放出的圣光却足以让书房亮若白昼,至少持续个把小时。

    写着写着,李奇忽然感觉不对,房间里的影子似乎有了些变化。

    等他抬头,一个身影骤然出现,披着斗篷,面目藏在兜帽里,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灰色烟气。

    李奇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该死,塔伦斯和缇娜都出去收集情报了,他身边无人护卫!

    至于萨达尔,那家伙应该在楼下大厅喝酒吧,也指望不了他贴身护卫。

    要命的是李奇自己也没太在意,他连那件全抗护甲都没穿!

    一圈银白圣光在身上流转,李奇起身,蓄足力道,准备……扯开嗓子大喊救命。

    然后……给这个不速之客一记最大出力的心灵荆棘。

    对方用低沉的嗓音说:“不要紧张,子爵阁下,我是法米利亚爵士,您应该还记得。”

    凯瑟琳公主的副手!?李奇准备好的行动缓了一缓。

    法米利亚恭谨的道:“我还没有那个胆子,敢偷袭一位拥有无上神眷的教宗。”

    果然是他!他果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代表国王来的吗?国王陛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偷偷摸摸,连跟臣下联络都得避人耳目,信使还藏头缩尾,不敢亮出真面目?”

    李奇没有放松警惕,心里凉了一大截。

    国王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牌,这会派人来,估计是要摊牌吧。

    “加入我,否则死!”

    他都想得到国王说这话时的表情。

    “子爵阁下对我们有所误会,当然,这本就是王室不可告人的秘辛。至于我的面目,希望阁下不要被吓到……”

    法米利亚展开斗篷,摘下兜帽。明亮的圣光之下,他的身形和面目一览无遗。

    不是他,而是她。

    修长的身材,纤细的腰肢,鼓囊囊的胸部,跟女伯爵比,毫不逊色。

    不过脖子上那张脸,就着实骇人了。看清楚面目后,李奇差点叫出了声。

    嘴唇和鼻孔是歪的,无数不知道是烫伤还是抓伤后皮肉翻卷起来的伤疤,将原本应该是美丽动人的容颜破坏得像魔鬼一样。

    那双淡褐色的眼瞳盯着李奇的表情,从惊骇到平复,始终没有波动。

    她又戴上兜帽,用沙哑如男子的嗓音说:“看来还是这样能让子爵舒服一些。”

    呃……你整个人消失了我更舒服。

    法米利亚接着道:“我代表凯瑟琳公主而来,公主殿下与国王陛下,并不是一体的。”

    传闻果然都是不靠谱的,李奇抱着侥幸的问:“那么,事情的经过,你们告诉国王陛下了吗?”

    “我们只负责夺取神器,除此之外的事情,包括挖掘遗迹,都跟我们无关。康拉德城的事情,我们并不知道会发展到那样的地步。”

    法米利亚的话外之意非常清晰:“从某种意义上说,国王陛下只是跟我们合作。向国王报告什么,由我们自己决定。”

    这是威胁……

    “那么,我能为公主殿下做些什么?”

    李奇装怂,心说只要不是当驸马,其他事情都好说。

    “和子爵阁下一样,公主殿下背后也有一位神祇,当然关系并不如子爵与赤红女士那样紧密。”

    法米利亚的嘶哑嗓音绝没有那种“引人诱惑的低沉磁性”,听起来颇为难受,跟凯瑟琳公主的情况很像。

    “具体要做什么,现在说这个还不是时候,我来这里,是跟子爵阁下见个面,建立必要的联系。”

    告死神殿里的经历幕幕闪过李奇脑海,他心里有了底,用带着怜悯的语气说:“凯瑟琳公主的情况怎么样?夜女士在她身上有什么谋划?如果公主是想摆脱魔女的状况,或许我可以试一下。在地下神殿的时候,我的神力应该已经影响到了她。”

    “你……”

    轮到法米利亚吃惊了,她苦笑道:“也是,范德尔那个老家伙说的太多了,公主殿下对您的态度也表露得太直接了。”

    她认真的道:“既然知道跟夜女士有关,子爵阁下,您确定真的要掺和进来吗?”

    风水轮流转,换李奇头痛了,夜女士那滩浑水,他是有多远就想滚多远。

    “子爵阁下放心,我们在做的事情,跟您和您的教会无关。公主殿下的情况,也还没到必须要处理的时候。”

    “子爵不必担心夜女士会对您和您的教会出手,王国的变乱不过是小小的前奏,费恩正面临大变,上场的角色越多,女士越愉悦。”

    李奇点点头,这的确符合夜女士的脾性。

    至于费恩的大变,虽然力量无比微弱,就本质而言,自己也是隐藏在暗处的棋手之一啊。

    他疑惑的道:“所以,你这次来,真的只是问候一下?”

    “是的,除此之外,还希望达成一些共识。”

    “比如说……公主殿下是位魔女,这种事情不能对外宣扬。否则,我就是赤红女士的教宗这件事情,就会公诸于众?”

    “阁下很聪明,这也是必要的。”

    “可我这点份量,怎么能跟殿下比呢。而且我是教宗这件事公布出去,至少在明面上并不会造成太大的不良后果,是不是再添点砝码?”

    “李奇-普雷尔,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了商人的味道?”

    “家业凋零,生计所迫啊。”

    两人短短几句话间又进行了一次交锋,这次是法米利亚败下阵来。

    “阁下很聪明……”

    法米利亚重复着刚才的话,语气却不一样了:“我们对阁下也有一些期望,未来说不定我们会走到一起,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她身影晃了晃,似乎没做任何动作,可李奇那张破破烂烂的书桌上,却多了三张金票。

    三千金蒲耳!

    加上特蕾希娅公主给的四千金蒲耳,以及圣水的预付款,李奇一下子成了万元户!

    这也算是在告死神殿拼命的又一桩红利吧……

    法米利亚又道:“等合适的时候,我会把相关的事情详细向您解释,在此之前,还希望您尽量不要再出什么风头。”

    接着的话很认真很严肃:“王国即将迎来更大的变乱,现在可不是子爵登台的好时候。”

    “这也是我的愿望”,李奇由衷的说,本质上他就是个宅男,可以的话,他压根不想出去冒险。现在资金充裕,正好埋头种田。

    “那么告辞……”

    法米利亚转身,一扬斗篷就要消失。

    李奇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等!以前我跟凯瑟琳公主很熟吗?”

    法米利亚的身影凝固在空气中,声音却幽幽从窗外传来:“到时候你自己问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