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十八 告死的真义
    流经普雷尔小镇的河流原本没有名字,现在被领主命名为“赤水河”,领民们觉得很贴切,等河对岸的芥红草长起来,就是一片赤红的景象。

    几座新修起来的石桥跨越河两岸,对比依旧破败凋落的小镇,西岸更像一座生气勃勃的城镇。

    穿着粗麻短衣,蹬着草鞋,戴着草帽的农夫在五角星的城镇,以及宽阔的田野中来来往往。挑担的,推车的,扛锄头的,每个人都在忙碌的工作。

    不仅有农夫,小孩子的身影也在田地和城镇里出没,虽然只是做清扫之类的小事,也都忙个不停。偶尔有偷懒玩耍的,就有套着半袖麻袍,腰间扎红腰带的教会学徒来训斥。

    穿着同样麻袍,蹬着草鞋的李奇,在河岸边散着步,听取管家塞巴迪安的汇报。

    “小孩子的食宿倒好解决,可每天还要安排那么多事情让他们做,根本管不过来,教会派来的学徒也就勉强管住农夫……”

    “不是说了,按我写的章程,让小孩子自己管自己,学徒负责监督就好吗?十个小孩里选一正一副两个组长,一个学徒管六个组长,就能照应到三十个小孩。我已经跟塔伦斯交代了,这一项作为学徒的修行课,他们也没必要再去山上打柴了。”

    “好的,老爷,不过农夫和小孩每天都要上两个小时的识字写字课,这个没必要吧?等他们学会这个,至少得两三年后了。”

    “这个绝对不能少,没积极性?没用上我写的激励方法吗?谁写字认字多,就能得到更多积分。积分多了可以升级,九十九级,升满了还有五星五钻,有得他们升呢。少教认字和记录积分的人?去康拉德城周边的村镇招人,那一片人心惶惶,都在找新的出路。”

    如果挠头就能挠出结果的话,塞巴迪安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皮全挠破了。

    辛辛苦苦把农场调理顺了,还以为能喘口气,没想到老爷一下子又塞进来三百多个孤儿!老爷还要求把孤儿都管起来,要他们跟农夫一起干活、认字写字,这到底是为了啥?

    “塞巴迪安,不要想太多,尽力去做就行了。”

    李奇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他心里压根没底。

    集体农场是教会的次级孵化池,农夫和孤儿是两个批次的孵化原料,要一下子搞成阶梯式的超凡力量培育体系,他可没那个大能。

    这几天咬断了无数根羽毛笔琢磨出来的农场管理章程,都是李奇“借鉴”生产队、劳改营、拓展训练、义务制教育那些东西揉出来的。

    目前的工作重点还得放在教义和教会那批学徒身上,核心孵化池的“工艺”都还没搞出来,学徒还没一个成长为神职者。

    这个地方嘛……

    李奇向塞巴迪安交代了他的真实意图:“除了认字是必须的,其他你都看着办。总之原则就是,让这里的大人小孩,一刻不停、心甘情愿、热情高涨的劳动!当然也得让他们吃饱穿暖睡好,就这样!”

    塞巴迪安沉吟了许久,恍然拍手:“这跟养鸡养鸭差不多是一回事!我明白了,老爷!”

    李奇的眉毛跳了跳,你确定不是在讽刺?

    管家有一项长处,给他交代了具体的任务,不让他去琢磨意义目的之类的东西,他就能照着要求,努力把事情做好。

    等塞巴迪安走了,空气中显露出水晶般的透明轮廓,再凝结为清晰身影。

    缇娜垂目束手,一副乖巧小媳妇模样的报告:“塔伦斯叔叔回来了,在农场的议事厅里等你。”

    这两丫头,明里不争了,暗里还在斗……

    缇娜把塔伦斯喊作“叔叔”,自然是针对菲妮,后者把塔伦斯喊爷爷。

    也罢,她们真的暗里都不争了,李奇还要担心自己成了目标呢。

    李奇招呼道:“走吧,我们溜达过去。”

    最初缇娜沉默不语,走着走着,她开始念叨起来。

    “王都的奴隶市场,精灵……我是说半精灵贸易很猖獗的。我观察了三天,每天都有至少二三十个半精灵被卖入各个贵族手里。还有更多的送到东面的铜锣港,卖到海外去,因为装在笼子里,具体数量算不过来。”

    “最多的奴隶还是人类,大多数都是小孩子。长得不好看的被运到海外去,不知道干什么,留下的全是漂亮的。奴隶贩子挑出最结实的,给他们喝什么药剂,还在他们身上用各种器械。”

    “我不敢靠近,具体的情况没看到,不过里面的声音总是从惨叫渐渐变成呻吟,然后又变成惨叫,有时候还有像是疯了的怪笑。”

    “半身人也是奴隶贸易的很大一部分,真没想到,贵族连全身全是毛的半身人都不放过。奴隶贩子把半身人女孩的毛刮光,把头发染成粉色、银色和各种鲜艳的颜色,扎成双马尾,还用法术变化了她们的喉咙,让她们只能尖着嗓子说话。我不明白,他们想用这样的……怪物取悦谁呢,那一定是更恶心的怪物吧。”

    “偶尔还能看到半兽人,想起那些景象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恶心,细节我没法说。”

    你就光盯着奴隶贸易去了?

    李奇叹气,不过想到她的出身,加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收集情报的指令很模糊,缇娜自然会去关注她在意的事情。

    告死女士的神职,是怎么跟你这性子凑到一起的呢?

    李奇沉吟着,小龙女把那本《源初之神》送来了,书上有关于告死女士的简要记述。

    这位神祇非常古怪,每当某个地区有灾难降临,或者某人有血光之灾的时候,她就会以乌鸦的形态出现。久而久之,她成了死亡之兆,人们只要看到她化身的奇异乌鸦,就会无比恐惧。

    告死女士只存在于纪元之前,也就是所谓的“黑暗时代”,离现在已经几万年了。她虽然被称为初代死神,却没有掌握诸如“亡者”之类属于死神的核心神职,进入纪元之后就销声匿迹,应该被后来的死神取代或者吸收了。

    跟告死神殿里,镰刀黑影念叨的话凑在一起,李奇觉得,告死女士的神职,跟脚可能并不是“死亡”,而是“宣告死亡”。

    那么“宣告死亡”,跟缇娜的敏感词“尖耳朵”,又有什么关联呢?

    “万物归终……”

    “诸灵皆有一死……”

    “死亡的恐惧……”

    “甘美的食粮……”

    李奇正想着,缇娜忽然停下了。

    前方有个推着车的农夫,正呆呆的看着缇娜,表情异常丰富。

    李奇打量了几眼,才记起这是谁。

    捞尸人兼渔夫,圆钩-霍尔。

    神殿落成时,此人是第一批被感召的虔信徒,李奇和塔伦斯都对他抱有厚望,觉得他有成为神职者的潜质。

    没想到他在值守捞尸人岗位的时候,故癖萌发,对还是漂尸状态的缇娜下手,结果被缇娜割了命根子。

    以塔伦斯的能力,细心治疗的话,还有很大希望把命根子接回去。可老头对这家伙失望透顶,只治了伤口就不理会了。之后也开革了他的编外学徒身份,跟那些农夫一起,丢到农场里劳动改造。

    当然,不管是李奇还是塔伦斯,都不指望能改造出个什么结果。

    现在看他还是老老实实干着活,李奇原本的厌恶也消解了不少,再生起隐隐的同情。

    干什么不好,非要干那种变态的事情。不知道做那种事情的人,比抢劫、偷盗、强x之类的罪犯更让人鄙夷吗?

    圆钩这时候回过了神,噗通跪在地上,把头磕得砰砰作响,就是不吱声。

    或许他觉得,本人出现在缇娜和李奇的视线里,就是无比深重的罪孽了吧。

    李奇转头看缇娜,半精灵少女显得彷徨无措。

    眼见缇娜的身影开始虚化,李奇一把拉住:“别逃!”

    “如果你还当他是救命恩人,为什么要跑掉?如果当他是伤害你的仇人,更没理由逃避。觉得亏欠他什么,那该去道歉,然后想办法补偿。”

    李奇拍拍她的肩膀,温和的说:“总之,你没理由躲着他。”

    半精灵少女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很辛苦的迈着步子,挪到圆钩身前。

    她结结巴巴的说:“呐,别磕了,之前、之前那些事情……你、你也付出代价了,没理由还向我磕头。”

    圆钩楞了一下,忽然呜呜哭出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