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十 谁是朋友,谁是敌人
    农场小镇的中心是座圆形广场,广场中心立着一座三层的圆形小石楼。

    小石楼第一层是农场的“政务服务中心”,管理人员在这里发放物资和福利,登记积分、核定级别。第二层是档案室,第三层是高级管理者的办公室,目前的高级管理者也就是塞巴迪安和塔伦斯。

    塞巴迪安在外面安排具体工作,塔伦斯的办公室里,墙上已经贴满了纸片,老头还在往上面贴更多的纸片。

    听到脚步声,塔伦斯回头,楞了一下。

    李奇在前,缇娜在后,两人脸上都泛着红晕。李奇兴高采烈,一脸满足的样子,缇娜则是娇羞无限,眼里似乎要荡出水来。

    “呃,子爵……”

    有那么一瞬间,塔伦斯觉得自己的信仰微微动摇了一下。

    看他们两人的样子,刚才难道是在外面……野合?

    先是菲妮,再是缇娜,李奇“净化”魔女的方式又是“那样”,他都有些怀疑女神的神职莫不是还包括那方面的东西?

    可除了菲妮的年纪之外,你情我愿的,又没有搞贵族那些花样,也没什么不对。

    塔伦斯觉得自己还是稍微提醒一下的好,他咳嗽了一声说:“子爵,重要的事情还是在隐秘一点的地方做比较好。”

    “嗯,你做得好!”

    李奇还以为老头在解释为什么不去找他,而是让他过来,很满意的看着情报墙说。

    塔伦斯张了张嘴,少年脸上洋溢着的喜悦极为少见,他决定还是别打扰了教宗的好心情。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塔伦斯把这几天来搜集到的情报,按照王国势力格局做了展示。

    国王是一条线,画着王冠的纸片下,是一行名字,每个名字下又关联了若干事件。

    凯瑟琳公主关联着康拉德城事件……

    国王首席侍从,王国骑士团的大团长,传奇级别的大骑士长努曼艾尔男爵关联着北方清剿暴乱农夫残余的行动……

    国王次席侍从麦戈尔爵士,关联着王都和其他几座城市冒险者公会的雇佣记录……

    在王都郊外设有神殿的夜女士教会,关联着若干人员和物资的出入记录……

    国王这条线的动向都鬼鬼祟祟的,细节相当模糊。忠诚神廷这条线就明朗得多了,墙上大半都是神廷和各家教会的情报。

    “之前我们只看到了神廷和国王的矛盾,可现在看来,我们忽略了王国里更大的矛盾,那就是神廷内部的矛盾。”

    塔伦斯说:“其实这两派的矛盾一开始就有了,只是没料到现在已经大到了这种程度。”

    国王的密谋一时还无法看清,但有法米利亚那边的保证,还有特蕾希娅公主的支持,李奇觉得应该不是最迫在眉睫的威胁。

    法米利亚提示说,王国大变在即,李奇看来看去,不得要领。现在塔伦斯通过地下渠道粗略扫了一遍王国形势,顿时看到了一块之前忽略的大黑斑。

    王国神廷分成“总部派”和“王国派”,两派已经有水火不容的迹象。

    这一点李奇在告死神殿里已经看到了,他本以为是偶发事件,没想到那不过是一朵浪花而已。

    特蕾希娅会把自己下狱,除了告慰良心外,未尝没有弥合“总部派”与“王国派”裂痕的用意。

    相对于她这个“温和王国派”,希尔维所代表的“极端王国派”与“总部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故事,李奇觉得很有可能是王国未来一段时期的风暴策源地。

    他对忠诚神廷的历史沿革不太熟悉,也不清楚两派的诉求和力量,还好,有塔伦斯这个老江湖在。

    “忠诚神廷是在图铎帝国分裂之后建立起来的,那时候各个独立的王国迫切需要大义名分,总部在迩香的护卫之神教会失去了皇权的钳制,也想取代以前的皇帝,至少在名义上获得统治大陆的至高权柄,两方一拍即合,再联合其他同阵营的神祇,就有了忠诚神廷。”

    “几百年下来,忠诚神廷靠着地方分部的支持,支撑起了迩香这座城市。王国也依赖忠诚神廷的旗号,巩固了自己的王权,稳定了贵族的统治。”

    塔伦斯将忠诚神廷的历史沿革娓娓道来,听完后,李奇心里就有底了。

    “也就是说,神廷的总部派,其实是教会派,王国派,其实是贵族派。”

    即便是在神魔世界的费恩,历史规律依旧是管用的,李奇在神廷身上看到了前世太多熟悉的身影。

    “子爵说得没错,神廷的总部派包括了两类人,一类以高层为主,想继续维持他们的权势,还有在迩香花天酒地的生活,分部就相当于水渠,源源不断的将利益输送给他们。”

    塔伦斯作为曾经的教会高层,对忠诚神廷的分析可谓剖骨入髓:“另一类大多是中层和基层骨干,都是心怀大志的神职者。他们跟每一个虔诚而纯粹的神职者一样,希望神廷的结构能更加紧密,教会的号令能更加森严。而不是现在这样,神廷既是由很多个教会组成的,又有地方和总部的分野,显得非常散漫。”

    李奇点头,接着说:“王国派就简单了,他们都是王国贵族,想的是延续贵族分治的体制,维持他们的统治。但神廷总部这两类人,第一类是在他们身上吸血,第二类是想削弱甚至剪除他们对王国的统治。”

    看这走势,未来说不定就要上演费恩版的英国教会怒怼罗马教廷呢……

    不过区别还是有的,毕竟有神祇在,双方矛盾的深度和维度会大得多,冲突的回旋空间也大得多。而且,他们争夺的利益,也不是地球世界那么简单。

    “在哈德朗王国,凯姆教会里的总部派势力很强,神廷主教鲁恩,同时也是凯姆教会王国分会的枢机大祭司。他虽然是王国的人,可大家都认为,他的立场偏向于迩香总部。”

    “神廷里的其他成员,比如贵族之神、骑士之神、文艺女神等教会,都可以算作王国派。这些教会都是由本地贵族建立起来的,跟迩香没多大关联。”

    “神廷的迩香总部,差不多就等于凯姆教会的总部。很多总部派的终极理想,是让凯姆教会吸收其他教会,建立一个单一的大教会,用教会管制国家甚至整个大陆。但因为护卫之神凯姆不可能发动神战干掉他的盟友,他们也就是想想而已。”

    塔伦斯说到这,李奇撇撇嘴:“就算他们干掉了贵族,建立起教会国家,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无非是把贵族替换成祭司罢了,之前贵族是怎么统治的,他们还是一样。”

    他不屑的说:“不过祭司老爷忙于侍奉神祇,领地的世俗事务又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只能委托给侍从。久而久之,侍从又成了新的世俗贵族,这不又转回来了?”

    “这个……”

    塔伦斯有些跟不上李奇的思路了,但他觉得这时候问“难道还有其他的统治方式?”会显得自己非常蠢。

    “可总部派的力量非常强大,鲁恩主教不说了,那是位传奇。凯姆教会的高阶神职者,大多都是总部派的。教会的圣骑士团拥有两百多位英雄级别的圣骑士,实力比王国骑士团还强,更重要的是……”

    塔伦斯把话题转到他熟悉的领域:“迩香的凯姆教会是大陆最强大的一股势力,仅仅只是公布出来的传奇就有十多位。而且还跟商业联合会、法师联合会有很紧密的利益往来。”

    他得出了一个很谨慎的结论:“我是觉得,王国派不太可能公开跟总部派翻脸。但在人事、资源一些环节上,可能会发生一些摩擦。”

    塔伦斯提了一项自认为异常大胆,又相当可行的建议,这也是他准备好的“赤红教会短中期对外发展战略”里的“上策”。

    “我们可以想办法搭上总部派的线,这样就能跳出王国的漩涡,神廷总部应该也乐意接纳一位新生的神祇。”

    李奇白了他一眼:“然后被当成棋子丢进漩涡里垫脚?”

    这种事情,仅仅只是看华夏历史就能明白,高中生都该具备的政治智慧。

    “呃……”

    塔伦斯毕竟只当过一个小教会的高层,对这种权力斗争毫无经验。李奇一说,他才骤然醒觉,额头顿时泌上一层细汗。

    没错,子爵真是看得透彻,对送上门的外来户,最佳的利用方式就是拿来当冲锋陷阵的棋子。

    明明只是个少年,只是个小小的子爵啊……

    塔伦斯看李奇的目光又多了一丝敬畏,他赶紧提出准备好的“中策”:“那么我们最佳的选择还是投入王国派,有子爵跟特蕾希娅公主的交情,还有我们通过女伯爵正在进行的教会宣传,我们在王国派里获得比较稳固的地位应该不难。”

    “就算王国派被总部派打压,总部派也不可能把王国派一扫而空,我们还是有生存的空间。生存下来了,才谈得上发展。”

    李奇盯着塔伦斯,足足盯了好几秒,让塔伦斯有些发毛,才听他说:“塔伦斯,你这是机会主义。从一开始,我们就得确认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国王也好,神廷也好,教会派或者王国派也好,这都是表象。”

    他扫了一眼墙上的纷繁纸片,心说这些都是敌人。只是先后和远近而已。

    “笼统的说,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搞清这个之后,我们还要再看,整个费恩,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次要矛盾是什么,矛盾之间又是怎样转化的。再来看,王国里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是什么。”

    “主要矛盾决定了我们未来的长期战略,在主要矛盾中处于落后和腐朽的一方,是我们长期的敌人。看上去暂时会跟我们敌对,给我们造成麻烦,但在主要矛盾里也跟敌人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的势力,也是我们可以团结的对象。”

    李奇的话让塔伦斯心中卷起一股飓风,就是这个!

    在五讲四美三热爱之后,终于又听到了这种用词怪异,却蕴含着极致理性和陌生秩序的东西!

    “塔伦斯,我们不是做生意,只求发展壮大,我们是要让吾主的光辉普照整个费恩。不能以下一步是不是有利可图,是不是安全为目的,来规划我们的行动。”

    李奇眼中闪烁着塔伦斯熟悉的光芒,那是在确定第一条教义时曾经出现过的。

    老头隐约猜到了什么,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但是,吾主的教义……”

    “没错,塔伦斯,我们有了第二条教义,可以解决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个问题了。”

    李奇的喜悦,就来自这一点,他找到了将大家的信仰带向革命的又一块,也是最重要的一块落脚石。

    他期待的道:“晚上我们开一场……生活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