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十四 费恩的阶级和矛盾
    塔伦斯说:“费恩的凡间,主要矛盾是拥有超凡力量的阶级,对没有超凡力量阶级的压迫,这个矛盾贯穿了所有纪元。”

    李奇插话道:“前者就叫超凡阶级,后者叫无力阶级。”

    说完他嘴角微微抽动,超凡阶级还好说,无力阶级是个什么鬼?

    但这是女神钦定的用语,他也只能把吐槽藏在心里,同时对塔伦斯的暗暗吐槽视而不见。

    塔伦斯继续:“超凡阶级依靠血脉、权势和知识的垄断,割断了无力阶级接触超凡力量的途径,从而垄断了超凡力量,数万年来一直压迫着数量占据凡人绝大多数的无力阶级。因为独占超凡力量,无力阶级毫无反抗能力。”

    其实“超凡阶级”还包括费恩的原有神祇,要消除压迫,就得人人成神,这意味着连神祇一块革命了。

    不过这个目标太骇人听闻,会引起其他神祇的注意,而且革命女神自己也是神祇,在“革(魔)命(女)理(收)论(集)”还没有发展到能自然推导出“人人成神”之前,先只能把革命限定在凡间。

    李奇又想起了女神发来的信息,文字里流露了颇为无奈的情绪:“咱们先订一个小目标,让费恩凡人可以不依赖教会和贵族这样的腐朽体制,就能拥有超凡力量吧,虽然这是比旧民主主义革命还要落后的宗教革命,但是……”

    但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

    塔伦斯继续说:“费恩的主要矛盾虽然是超凡阶级对无力阶级的压迫,但无力阶级还不具备反抗压迫的力量,这个矛盾一直没有显露出来。在过去的纪元里,从表面上看,超凡阶级内部的矛盾才是费恩的主要矛盾。”

    李奇又插话道:“位面入侵是种族矛盾,邪恶神祇也经常搞恐怖活动甚至灭世阴谋,这又是文明矛盾,这些矛盾在某些时期也会上升为费恩的主要矛盾。不过总体上说,因为主物质位面非常稳固,这些矛盾都只是暂时性的。”

    这是女神的总结,她呆在神国位面,刚从全知者那里获得了大量资料,自然是高屋建瓴。

    他示意塔伦斯继续,老头接着道:“超凡阶级并不是单一的,构成非常复杂,不同神祇间的矛盾在过去几个纪元里是主要矛盾。在第四纪元,以忠诚神廷总部为代表的教会势力,跟以国王和神廷王国派为代表的贵族势力,这两方在超凡阶级里占据着主流地位,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成为目前的主要矛盾。”

    “只看哈德朗王国的话,这两方的矛盾正在激化……”

    跨越了位面的用词,由塔伦斯嘴里吐出来,显得那么自然,李奇隐隐有了一种坐在阶梯教室里听白发苍苍的教授讲马哲课的感觉。

    生活会之后的这十来天里,李奇带着塔伦斯,一边梳理情报,一边充实教义。这些用词、概念和分析方法,也一点点灌输给了塔伦斯。

    只看外在的话,老头隐隐有了质的变化,正从一个旧世界的宗教祭祀,向新世界的革命理论工作者蜕变。

    塔伦斯艰辛的整理着思路,做下一步的阐述:“教会和贵族的矛盾,就算演化为最激烈的冲突,也不具备……革命性。他们会相互转化,不会给费恩带来本质的变化。”

    “不过双方的冲突,会暂时松动他们对超凡力量的垄断,一部分无力阶级会获得上……上升通道。按照过去几个纪元的历史……规律,这部分无力阶级会被转化为超凡阶级,超凡阶级对无力阶级的压迫并没有任何改变。”

    “但这里就蕴含着……蕴含着……”

    塔伦斯的思路卡住了,毕竟大多数分析和推导都是李奇手把手带过来的。

    这些东西可不是李奇独立思考的成就,而是女神充当资料库,提供基础理论,他提供本地实际情况,一起讨论形成的。

    “这里就蕴含着一个机会。”

    李奇接着说:“如果这部分无力阶级挣脱超凡阶级的控制,建立革命体制,那么在超凡阶级内讧的过程中,就能打造出革命的根基。”

    “是的!是的!”

    塔伦斯哆嗦着嘴唇,说出了已经确定的方针:“所以,我们要推动超凡阶级的内讧!我们还要把更多力量引入到矛盾里,让冲突加速、升级、持续!”

    到这里就是老头的极限了,其实大部分的思想他还是不懂的,但听李奇说了十多天,虽然还没到举一反三,甚至都没到触类旁通,鹦鹉学舌这个程度还是有了。

    他忐忑的问:“商业联合会,是股可以依靠的力量吗?”

    “商业联合会难以依靠,但某位副会长意外的可靠啊”,李奇耸肩。

    刚才一大堆革命理论,是对未来方针的总括。着落到眼下的对策,关于该抱哪条大腿的问题上,李奇最终的结论是,哪条都不能抱。

    对小小的赤红教会来说,抱大腿也等于给自己脖子上拴绞索。

    这不意味着继续骑墙,为此李奇必须要寻找另一股力量,一股可以让他跳出这个漩涡的力量。

    哈德朗王国这个棋局,他必须作为棋手而不是棋子登场。

    李奇对塔伦斯说:“那么咱们的思路算是理顺了,有什么事就到通讯室找我,新装修的那个。”

    塔伦斯恭谨的行礼,走到门边,李奇又停了下来。

    有个问题他憋了好几天了,见塔伦斯还是风轻云淡的模样,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塔伦斯啊,你现在也该明白了,女神的信仰之路,是一条充满荆棘,离成功那一天很遥远很渺茫的道路。”

    他转身看塔伦斯:“生活会上,你最初的表现很惊讶,我还以为你会找我谈谈这事,但你一直没有。现在看你对教义的理解也有了火候,是真的想通了,还是……其实并不关心女神要走什么道路?”

    “最初的惊讶,是属于以前的高阶祭司塔伦斯,现在的从容,是属于新生的同仁塔伦斯”,老头的脸上竟然溢出了一层淡淡圣光:“还有什么理想,是比消灭所有压迫更伟大的呢?还有什么智慧,是比把整个世界当成标本解剖更深邃的呢?拥有这样的智慧,追求这样的理想,难道不是值得付出一切的吗?”

    革命意志比我还要坚定的样子……

    李奇有些心虚,笑了笑就离开了。

    “就是这样,才让人心潮澎湃啊,如果跟以前的苦痛女士一样,还像苍蝇绕着血肉打转,我才会失望呢。”

    从窗户看到李奇走得远了,老头喃喃自语。

    接着他皱起了眉头:“可没有压迫的世界,那该是什么样的?完全想不出来,就只是没有贵族,费恩的凡人也会乱了套吧。”

    ………………

    城堡角楼的最高层,李奇让萨达尔守在门外,启动了《信风之书》。

    “哟,李奇,总算记得找我了,是问营建魔法师的事情吗?还得过一阵子……什么?王国神廷的情况?你怎么知道?”

    小龙女的立体投影从书页上升起,只有一个脑袋,影像略微有些失真,仍然远远超越地球世界的技术。

    “女伯爵好一阵子没来找我催稿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神廷内部肯定出了什么问题,说不定总部和分部的矛盾已经激化了。”

    李奇翘着二郎腿,摇着鹅毛扇,对上小龙女,需要这样的表面功夫。

    更重要的是,今天他准备舌诱小龙女。

    “副会长阁下,迩香与王国即将爆发的战争,你们商业联合会,我是说哈德朗分会,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坐山观虎斗的准备?”

    李奇这句话出口,小龙女先是楞了楞,再左右转头,似乎说这话的不是李奇而是身边其他人,最后目光才停到李奇脸上。

    “你、你、你……”

    她指着李奇,瞠目结舌:“你什么时候窃听了我们的会议!?那可是在七级隐秘结界下开的会啊!”

    以前是小龙女把李奇看到稀罕玩意的表情当作名为“土鳖”的食粮来吃,现在轮到李奇把小龙女被看破底细的表情当作名为“棋子”的食粮品尝。

    李奇邪魅一笑,新晋棋手要上场了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