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五十六 凯姆的神谕
    城堡通讯室里,李奇接着说:“副会长阁下,费恩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变化,你们商业联合会不可能继续置身事外,闷声发财。你们的高层肯定有所察觉,只是没跟您通气而已,毕竟您还年轻。”

    “不我啊!我已经十九岁了!”

    小龙女似乎在拍桌子,头像晃了一下:“就算上面没说清楚,我也知道他们很紧张啊!”

    “您知道他们紧张什么吗?”

    李奇心说接下来我说的,以后你可得给我交学费:“紧张的是商业联合会即将面临转型危机……”

    小龙女再度茫然:“危机我明白,转型是个什么鬼?”

    “据我粗浅的了解,你们分会在哈德良的业务量,跟你们整个商业联合会跟神廷总部的业务量比,就像一头龙跟一只爬虫。”

    李奇竖起小指,拇指掐在第一个指关节上:“我是说,真正的爬虫,而不是人。”

    小龙女摊手:“那当然是不能比的,总部对总会,这不是天经地义吗?神廷总部在各个王国搜刮的资源,每年都是天文数字,分会的业务当然只是很小一部分了。”

    “是天经地义吗?”

    李奇直视小龙女:“在上个纪元,上上个纪元,甚至最初的纪元里,没有统一的帝国,没有统一的神廷,当然那时候也没商业联合会,但也有商业神殿了,那时候是个什么情形?”

    小龙女的神色恍惚起来,像是老人追忆过往的辉煌岁月:“那时候……当然是哪个地方的商业神殿,就包揽了哪个地方的生意……”

    “对啊!”

    李奇的鹅毛扇一拍,拔高了声调:“那个时候,商业神殿是分公司……呃,我是说分会责任制!分会包揽片区,分会直接面对客户,分会独立核算,自己赚够了再往上交!交多少看心情和需要!”

    “而你们现在的商业联合会,是跟忠诚神廷一道建起来的,忠诚神廷成了总会的独家总代理。他们通过神廷分部搜刮走了大部分物资,再跟你们总会做生意。而你们这些分会,只能吃他们上面落下来的面包渣!”

    小龙女呲了呲牙……

    “我不相信,你们会长没想过王国这一整张饼,都是你们分会的。而不是现在,先被神廷总部分走一大块,只剩下一小溜给分会。”

    李奇握起拳头,目光闪动着激励的光芒:“贸易是自由的!这难道不是你们商业女神的教义!”

    小龙女想了好一阵,两眼都快成斗鸡眼了:“等等你慢点,我脑子转不过来了……那什么责任制、独立核算……”

    “别在意细节”,李奇帮着她拽思路:“总之,王国神廷两派的斗争,对你们分会来说,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啊!”

    “我还是没明白”,小龙女痛苦的拍额头。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商业联合会不是神廷那种严密组织,就是各地的艾尔莎神殿凑起来的!总会的那些人跟着神廷总部吃香喝辣,因为有神廷总部撑腰,你们分会才敢怒不敢言!”

    李奇都为这个笨学生上了火,鹅毛扇敲得桌子梆梆响:“现在神廷在哈德朗王国这个堂口出了篓子,王国有可能甩开神廷单干了,你们分会难道还要傻乎乎的跟着总会走,而不是考虑一下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吗?”

    小龙女呻吟出声,连连摆手,再伸手到李奇看不到的地方,取了一瓶什么东西过来,咕嘟嘟一口灌下肚子。

    她闭着眼睛,喘了好一阵子,然后睁眼,冷冷笑了。

    “说来说去你是想怂恿我们去支持特蕾希娅公主跟神廷总部派斗呢?”

    你作弊了!我知道的!

    李奇心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头发上虹彩光芒流动,那是在用神术的迹象吧!

    以她评估者的能力,直接得到“李奇这些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还在能力范围内。但答案必须是在她可以理解的范围内,也就是说,其实只要动动脑子就能想到。

    就因为不想费脑子,所以用神术替代思考过程,小龙女你知不知道你这么笨就是因为这个啊。

    :“看来你已经成了公主的忠犬?这种说给会长听一定会招来一顿痛骂的事情,还真是辛苦你绕了这么大圈子来忽悠我啊。”

    不敢,比不上你忽悠我借高利贷那么自然。

    “你作为神祇的眷顾者,是不是还忘了一件事情呢?”

    小龙女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李奇,宣告他这次忽悠的失败:“有神祇在,请下一个神谕,不就什么都结了吗?神谕是唯一的,是不可违背的,神廷总部和分部就算有天大的矛盾,也不可能打起来!”

    “除了夜女士和一些跟神经病差不多的疯神,没有哪个神祇乐意看到自己的教会分裂甚至相互争斗!”

    ………………

    宏大的殿堂里,和门外神像一致大小的凯姆神像镶嵌在打磨得晶莹透亮的纯白玉石墙面上,以主教鲁恩为首的神廷要员在祭祀高台上一字排开,紫色长袍,金黄斗篷,让他们看起来像是神像延伸出的肢体。

    高台下是同样盛装的神廷成员代表,贵族教会、骑士教会、欢悦教会、文艺教会、音乐教会、优雅教会等十多个教会的枢机祭司、圣女或者首席圣女、神殿骑士长,泱泱上百人,嗡嗡议论着。

    素色身影出现,殿堂掀起潮涌般的欢呼。

    “公主殿下!”

    “监察者阁下!”

    “特蕾希娅!”

    凯姆圣骑士团的团长用长剑敲着盾牌,驻立在殿堂两侧的上百位圣骑士同时呼应,依旧没能阻止这股声潮,直到特蕾希娅摆手,人们才安静下来。

    台阶上的神廷要员们默默交换眼色,再向白发苍苍的鲁恩主教投去森冷的目光。

    “特蕾希娅姐妹,你知道今天为何站在这里吗?”

    金发少女站到台阶下,原本用作忏悔和祈祷的席位上,鲁恩平静的开口。

    “是的,我知道。”

    特蕾希娅说:“我在康拉德城事件的处置上还不够完美,在做决定的时候,我动摇过。死难者虽然是必要的牺牲,可我没有尽最大的努力,挽回不必要的损失……”

    在她身后的人群里,一身祭司长袍的女伯爵悄悄扯了扯旁边莫德温的袖子:“这么大张旗鼓的,会不会出什么事?之前闹得不可开交,忙得我都没看书的心情了。”

    莫德温低声说:“应该不会,大家都是神廷的人,怎么可能出事嘛?我猜鲁恩主教就是当面宽赦公主,让两边都有台阶下。”

    女伯爵不忿的道:“宽赦?没有公主及时处置,整个王国变成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呢?听说这事还是总部派勾结国王搞出来的,还宽赦公主,他们的脸呢?不该是嘉奖吗?”

    “嘘”,莫德温赶紧示意她噤声,女伯爵瞪他一眼:“希尔维亲口说的还有假?”

    她转头打量,有些疑惑:“希尔维呢?到现在还没看到她。”

    “公主殿下愿意屈就自己,揽下事情,两边凑合凑合事情就过了。再让希尔维在这里闹起来,那还了得?”

    莫德温耸肩:“鲁恩主教应该把她支到外地去了。”

    “好吧,事情真的就这么了结的话,也好……”

    女伯爵拍着自己远比公主宏伟的胸脯说:“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腾什么啊。”

    “你能真诚面对自己的本心,拷问自己的信仰,证明你是虔诚的,是在践行吾主之道。”

    鲁恩主教面无表情的说:“以吾主之名,哈德朗神廷之柄,我,达尼斯-鲁恩,忠诚神廷哈德朗王国主教,护卫教会王国分会枢机大祭司,在此宣布对你的处罚。”

    各个教会的代表都松了口气,看这情形,总部那边的确是想和稀泥了。

    至于处罚,之前公主已经把自己下了狱,总部派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再折辱公主。

    特蕾希娅也微微吐气,接着又暗暗忧虑,这一次算是压了下来,下一次呢?

    希望处罚会有点实际内容,这样她好借机展现自己的诚意,然后将两派团结起来……

    正想着,鲁恩的话传入耳里,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鉴于特蕾希娅姐妹在吾主之道上还有疏失,王国神廷决定,派遣特蕾希娅姐妹前往迩香总部,修行十年,修行期间不得返回哈德朗王国。”

    公主猛然抬头,跟鲁恩主教四目相对。

    殿堂里先是一阵落针可闻的静寂,再哗然大乱。

    “这是要流放公主殿下吗?”

    “鲁恩主教,你真的是鲁恩主教吗!?”

    “你们总部派也太嚣张了吧?把我们王国当成你们的边地伯爵领了吗?”

    “我们优雅教会绝不同意这样的决定!”

    最后一声尖叫是完全失去了优雅的女伯爵,旁边莫德温和优雅教会的枢机祭司都没拦住她。

    “特蕾希娅!还不接受对你的处罚!?”

    金发少女在鲁恩的眼中没有看到任何回应,只有冰冷如镜的屏障。

    圣骑士团团长的叱喝惊醒了她,她扫了一眼那个向她献尽殷勤,却没得到任何回应的迩香花花公子,怒火在胸腔中渐渐燃起。

    “为什么!?”

    她咬了咬嘴唇,克制着自己不高声喝问:“我已经在尽力弥合大家的裂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鲁恩主教,你难道不是跟我站在一起的吗?”

    鲁恩主教嘴角微微一抽,目光越过她的头顶,向正群情激愤的人群投去一眼。

    少女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明白了,原来如此……

    在总部派的眼里,自己反而成了让两派决裂的最大隐患吗?

    有那么一瞬间,她在想,如果两派的矛盾,真的能因自己离开而缓和,那自己没理由抗拒。

    不过,更大的可能难道不是自己这一走,让矛盾更加激化了吗?比如希尔维……

    她猛然打了个哆嗦,惊恐的看向鲁恩,对方毫无波动的目光证明了她的猜测。

    矛盾不会激化的,自己一走,总部派会跟父亲联手,把希尔维、欧萝拉和所有亲近自己,在他们眼里算作“公主派”的人一打尽!

    杀光了人,就没有矛盾了。就像杀光了康拉德城的平民,就没有了传染源一样。

    自己这一走,不仅意味着好友和部下的危难,康拉德城上万无辜者的牺牲,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会化为泡影。

    更可怕的是,父亲的阴谋,那个绝对不能说出来的阴谋,也会一步步成为现实。

    “特蕾希娅……”

    那个讨厌的团长还在呼喝,特蕾希娅举起一只手臂。

    身后的喧嚣顿时停止了,团长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

    “吾主之下,人人勿论职权,勿论贵贱,勿论男女,勿论种族,都是兄弟姐妹。我们血脉贯通,不分彼此,为世界带来安宁。我们血脉贯通,不分彼此,守护人民。”

    少女合掌祷告,再对鲁恩主教说:“这个决定,是背离吾主意旨的,我不接受。”

    鲁恩主教似乎早有所料,并没动容。

    他将主教之杖往地上一顿,无形之力以杖尖为中心,瞬间扫过人们的身心,让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接着杖顶的神性水晶亮起圣光,穿透殿堂,直射入空。

    “特蕾希娅,这就是吾主的意旨!”

    传奇威能在这一喊之间尽显,所有人都想跪下叩拜。

    特蕾希娅还傲立着,但跟弯腰低头的人群相比,她的身影显得那么单薄弱小。

    圣歌之音响起,一个纯粹由圣光构成的巨大身影降下,在鲁恩主教身后展开羽翼,贯穿了整个殿堂。

    这个光影几乎跟凯姆神像合二为一,冥冥中回荡着飘渺之音。

    “达尼斯-鲁恩的裁定,合乎吾的意志……”

    这是……天使!

    即便是女伯爵,也两腿发软,跪在了地上。

    凯姆让天使降下了神谕,流放特蕾希娅,是神祇认可的决定。

    金发少女仰望天使,身躯颤抖着,脸颊扭曲着,眼中泛起了血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