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十二 暗夜舞者艾丽
    暗夜舞者化身灰暗烟气,两柄刺剑带起残影,如蝴蝶般翩翩起舞。

    告死者潜在阴霾中,翻搅、卷曲着空间。

    两个身影飞快的移动、碰撞、换位,没有一刻停下来。树林中掀起游动的气潮,像无形的巨蟒四处游曳。偶尔刺剑与匕首撞击,爆出细碎的火星。

    再一次相撞,绽放的不是两点而是两溜火星。缇娜闷哼一声,瞬移到远处现出身影,胳膊上多了两道浅浅的血痕。

    毕竟是英雄级别……

    半精灵少女暗暗咬牙,强者跟英雄的差别不是靠某一项优势就能弥补得了的。对方的暗夜气息让她的行动大受影响,即便她远比对方灵活。

    显露圣女形态的话,或许有战胜对方的可能。但李奇说过,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底细。

    对方来历不明,感觉没有生死相搏的敌意,似乎没必要卯上全力。

    可就这么认输,作为曾经的最强三级职业者,也太没面子了。

    就在她思忖不定时,对方忽然发出不屑的哼声,刺剑靠到脑袋两侧,耳朵的位置,来回摇着。

    哦哦哦……这是你自找的哦!

    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对缇娜来说不言自明。

    力量之潮自心底升起,瞬间卷过全身。

    就在缇娜即将爆发的一瞬间,李奇的交代及时按住阀门。之前跟李奇的“训练”,也让她脑子里残留着的清灵,一起用力,没有当场爆阀。

    这样的力量也够了!

    缇娜匕首入怀,双手一拉,巨大的水晶镰刀出现,让对方楞了一下。

    “藏头缩尾的老鼠,让你尝尝死亡的恐惧!”

    人和镰刀化作水晶光流,直冲而去。

    树林中,枝叶纷飞,一株株树木炸出片片木屑,吱呀叫着倾倒。原本的无形巨蟒涨大了好几倍,将整片树林当成灌木林般肆虐。

    铛铛铛一阵脆响,两人现出身影,呼吸都有些浑浊。刺剑交叉,反压着镰刀,缇娜显然没占到上风。暗夜舞者的身高只到缇娜下颌,气势上却完全压倒了她。

    镰刀离头顶只有几公分距离,闪烁着水晶碎芒的刀刃映在缇娜的眼瞳上。她的所有力量都用来对抗这股强大的压力了,已经没办法再做其他动作。

    对方那双银灰眼瞳,在缇娜的脑袋两侧转悠着,似乎在琢磨耳朵藏在帽子的哪个部位。

    “啊~呃~啊~”

    她笨拙的发出这样的声音,在缇娜听来,跟那三个字的语调完全吻合。

    阀门爆掉了……

    水晶光翼伸展,告死鸟鸣叫,鼓荡的神力将暗夜舞者击退了老大一截距离,撞断了又一株树才停下。

    缇娜浮在半空,冷冷逼视暗夜舞者,镰刀挥下,一道半透明的光华如风刃般击向对方。

    暗夜舞者低沉的啊了一声,毫无退避之意,周身弥散出灰黑烟气,双手一合,两柄刺剑似乎要产生什么变化。

    又一道身影显现,挡在暗夜舞者前方,挥手抹出一片黯淡的红光。

    风刃击打在红光上,发出高亢的爆鸣,散作点点晶莹光彩。

    “咦……”

    对方甩着手,似乎受了点伤,显得相当意外。

    “怪不得……”

    来人嘀咕着,见缇娜镰刀又高高举起,赶紧出声:“停!我是法米利亚爵士,有事要见你的主人,他应该跟你说起过我。”

    缇娜呆了呆,恨恨的哼了一声:“我见过你,在地下神殿里。”

    再不满的更正道:“我不是奴隶!李奇是我的雇主,不是主人!”

    又看向女爵士背后的暗夜舞者:“她是谁?”

    城堡大厅里,女爵士向李奇介绍:“这是我的侄女,也是我的侍从,艾丽-法米利亚。”

    暗夜舞者摘下面罩,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

    十三四岁的样子,比不上菲妮甜美,五官也不如缇娜精致。可一双银灰色的大眼睛非常灵动,翘起的小鼻头上有几点不怎么显眼的雀斑,让她显得娇俏可爱。

    她先打量了下大厅,再用不加掩饰的好奇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李奇。被李奇盯回来,脑袋马上垂了下去,淡金短发的发丝也跟着垂落。

    很怕生的小姑娘呢……

    李奇暗暗想着,觉得这个小姑娘有点眼熟。

    再看面目藏在兜帽里的法米利亚爵士,他恍然醒悟,如果法米利亚的脸没烂成那个样子,说不定就是成年版的艾丽。虽然发色和瞳色不一样,两人给他的感觉还真的很相似。

    这么说来,爵士也是位美女,不知道脸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真是可惜。

    女爵士跟李奇去了书房谈正事,艾丽跟缇娜守在门外,四目相交,同时低哼一声,转开了头。

    “这次来是有些事情想跟子爵商量,我看到子爵在领地里大兴土木,不得不说,这可不是好时候。”

    书房里,法米利亚开门见山,让李奇很意外:“不是说夜女士的教会不会针对我吗?”

    “不是针对你,是针对所有人。抱歉之前对你有所隐瞒,我以为形势不会发展得这么快。”

    法米利亚依旧遮遮掩掩:“具体的情况,现在还是不方便说,但子爵真的需要考虑放弃领地。”

    放弃领地?

    你是哪只猴子请来的逗比啊……

    李奇摊手:“让我到哪里去?去王都当寓公?”

    对方用真诚的目光看着李奇:“哈德朗王国已经处于巨大的……风暴里,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块土地?费恩很大,有很多地方可以容身。子爵您是聪明人,应该看清了眼前的形势。”

    “赤红女士的确很特殊,您的力量也很特别,有很大的潜力。完全可以换一个远离风暴中心的地方,不受影响的发展势力。”

    被看穿了!

    李奇心中一抖,再一想,自己继承爵位就三个月,教会起来了,领地还在大建,只要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自己是有野心的。

    至于法米利亚的建议,在他决定抱小龙女大腿的时候就已经否定了。风暴好啊,要的就是这样的风暴,他不仅不会退,还要在里面掺和,让风暴更加猛烈。

    见李奇摇头,女爵士说:“看来是我没有说清楚,这样说吧,子爵阁下,如果您愿意跟我们离开哈德朗,我们这支力量会奉您为主。您有什么愿望,哪怕是建立新的王国,都会全力帮助您,不要怀疑我们的能力。”

    李奇问:“是跟夜女士有关呢?还是跟凯瑟琳公主有关?”

    女爵士道:“您可以视为一体。”

    那就更不可能了,李奇耸肩:“既然爵士知道我是聪明人,就应该能想到,如果您不把事情的缘由原原本本告诉我,或者编造个能让我相信的故事,我是不会认真考虑的。”

    “您都这么说了,我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的”,女爵士的语气很无奈。

    “如果是跟凯瑟琳公主的状况有关,您可以带她过来,我不保证会解决,但我一定会尽力”,李奇也很真诚的说:“至于您的建议,除非是有迫在眉睫,完全无法抵抗的危险,否则我是不会考虑放弃领地的。”

    女爵士的兜帽动了一下,却没说话。

    李奇接着叹道:“国王陛下之前想方设法要我这块领地,您的建议也是奔着这个来的,要怎么让我相信您呢?”

    女爵士沉默了片刻,没了跟李奇谈下去的心思:“那么好吧,我言尽于此,告辞。”

    目送两人离开,缇娜不解的问李奇:“她们来干什么啊?”

    “谁知道?也许是想招赘婿”,李奇随口答道,在他看来,对方的来意差不多就是这个了,可他又不是傻子。

    “莫名其妙”,缇娜嘀咕着,心头却轻松下来。那个艾丽,真是不想再看到,比菲妮还讨厌。

    ………………

    半个小时后,面对去而复返的两人,尤其是笑眯眯的艾丽,缇娜像被塞了满口的牛舌草,说不出的苦涩和烦躁。

    “既然子爵阁下不想离开,那么我就留下艾丽,有什么急事,可以由她联络我。”

    法米利亚的语气很疲惫:“艾丽是四级暗夜舞者,请把她留在身边,不要差遣她去做无关紧要的事情。”

    李奇是真搞不懂对方的用意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您对凯瑟琳公主很重要,她不希望你死,就这么简单”,女爵士似乎还带着点火气。

    轻轻拍拍艾丽的肩膀:“从现在起,你就是子爵阁下的护卫了,千万记得,要谨守你的身份。”

    这句叮嘱有些不伦不类的……

    再对李奇说:“她是个哑巴,又有点……天真,子爵多包涵下。”

    哑巴?

    等法米利亚告辞,李奇看着艾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艾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跟李奇对视了好一阵后,才低低啊了一声。

    声音很脆嫩,却是个哑巴,跟法米利亚一样都有重大的缺憾,让李奇油然生出怜悯。

    他温和的道:“不要太在意你姑姑的话,就当这里是家,随意吧。”

    这个艾丽是四级暗夜舞者,目前领地里最强的战力,放在身边的确是安全的保障。

    不过法米利亚爵士的立场非常诡异,他不可能全心信任艾丽。要是对方变了心意,随便一个指令,自己可能还没回过神,脑袋就被艾丽砍了。

    所以,他就当暂时收留了个小朋友,看她也就比菲妮大一点,让菲妮多个玩伴也不错。

    “啊啊~”

    艾丽摇头,指着李奇的身边,手一伸,哗啦多出一对刺剑,再转到腰后,刺剑消失。

    唔,大概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了,强调你要保证我的安全是吧。

    李奇和颜悦色的道:“现在安全得很,需要的时候会叫你的,其他时间就随意了,不过有些地方不能随便去,要跟我说。”

    艾丽点头:“啊!”

    然后她蹬蹬跑到一边,站得直直的,目不斜视,履行起护卫的职责了。

    李奇暗暗一笑,正要找缇娜,眼睛一花,艾丽跑到墙边,指着墙上挂的画,看着他啊啊出声。

    你这走神也未免太快了吧……

    李奇无奈,解释道:“那是我的……大概是曾曾曾祖父吧。”

    艾丽再指着画旁边挂的长剑和盾牌:“啊——啊~”

    “那是……曾曾曾祖父用过的武器”,肯定不是原件,原件早被他便宜老爸卖了。

    接着是一副风景画,“啊~啊!”

    再是角落里立着的旗杆,“啊啊!”

    还有天花板上画着家纹的吊灯:“啊?”

    随着艾丽几乎是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的询问,李奇渐渐招架不住了。

    他想起了小侄女只有四五岁的时候,身上那股可怕的,怎么折腾也消耗不完的精力,那样的精力又来自可怕得跟无底洞似的好奇心。

    李奇有些明白了法米利亚走前的交代:谨守自己的身份。

    她压根没把自己当护卫看啊!

    大厅门外,处于隐身状态,探出半个脑袋观察李奇跟艾丽对话的缇娜,忽然被谁拍了下肩膀,顿时显出了身影。

    是菲妮,除了李奇,只有菲妮能发现隐身状态的她。

    “新来的护卫?”

    菲妮的小脑袋凑在她的脑袋下,跟她一起偷窥。

    “一个哑巴……”

    看了一会,菲妮愤愤的道:“还是个黏人的家伙!没有舌头却比谁都话多!”

    缇娜附和道:“很自大很狂妄,很讨厌的家伙!”

    菲妮看看缇娜的表情,再看看那个“哑巴”,眼珠转了几转说:“得让她知道,呆在李奇身边,必须守我们的规矩。”

    缇娜点头,对菲妮话里特意加重的“我们”表示认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