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八十八 为了荣耀和为了自己
    混沌虚空,神国位面。

    红帽萝莉看着被枯萎野草埋住的圣光沙发,长长叹息。

    她的神国又有了变化,一丛丛枯草分布在冰原和岩地之间,原本只有火山坑的空间多了一抹生机。

    颓废的生机……

    这不是红帽萝莉叹气的原因,她伸着食指,正为是不是点开光屏而无比苦恼。

    “真不知道他又搞到了什么魔女,多半跟生命或者自然有关……”

    手指哆嗦着,仅仅是好奇还不足以让她下定决心。

    “会先蹦出来一大堆抱怨甚至责骂吧……”

    她皱着脸嘀咕:“怂包什么的都是最轻的,把小市民的头衔丢回来,那才是最可怕的。”

    “可我没有放弃啊!我不是冒着被探测的风险,在鼓励菲妮吗?”

    她的声音变大了,显得很委屈:“跟菲妮连接不会暴露我的位置,毕竟她是在世女神。跟你是直连啊!连代理都没有,一下就能查到ip!而且……而且……”

    她蹲了下去,指头一下下的戳着地:“我是底牌嘛,翻出来就再没退路了,我又能怎么办?”

    “我的应对是正确的!是理性的!是革命的需要!不管你怎么抱怨怎么责骂,至少我没错!”

    她点点头,坚定了信心。

    光屏弹开,一股脑刷出无数信息,让她呼吸一滞。

    眯着眼,怯怯的看着:“又是一个净化到半截就跑路的魔女,咦?”

    她刚变得轻松的脸色又沉重起来:“李奇……没有怪我,没有骂我,甚至……”

    俏丽脸蛋揪成了一团,她愤怒了:“一个字都没跟我说!他这是在恨我了吧!”

    “不行!得好好教育他!有什么话藏在心底不说,这是要反的节奏啊!”

    她开始摩拳擦掌:“我的确是怂了,这点我先跟他道歉,先礼后兵嘛……”

    正要发送信息,篝火中忽然跃出一道光华,绕着篝火不停旋转。

    “祈祷?是在祈祷李奇平安吗?”

    红帽萝莉犹豫了一下,伸手一招,光华化作银光,投入到光屏中,变成明暗不一的光点。每个光点都是一张依稀面目,低沉模糊的念着什么。

    除了生活会外,她基本不会回应信徒的祷告,不过特殊情况和特殊对象就不一样了。刚才她就帮菲妮消解了心灵控制,再鼓励她战斗下去。

    现在的祷告来自神殿,她想听听信徒们在说什么。如果是关心李奇的情况,她觉得还是该给这些种子一丝希望,让他们坚定信心。

    仔细一听,萝莉愕然:“亡灵大军?”

    ………………

    “坚持!”

    “必胜!”

    “决不后退!”

    小小的神殿里,塔伦斯、史丹、甘比特、阿丝娜、圆钩、威尔森等人,带着见习者和学徒们,握拳呼喊。

    神殿外,稀稀落落的黑褐骷髅群之后,是一队队露出骨骸本色的亡灵。它们没有那么密集,但行进迅速,步履整齐,如同身与天齐的巨兽咬住大地,露出来的森冷白牙。

    隔着老远,这道白骨之潮就让人头皮发麻。山脊上那些已经看惯了骷髅海的农夫甚至卫兵,被吓得放弃了外围的石墙,仓皇逃回到有防护结界庇护的内层石墙里。甚至有不少人往城堡里冲,跟萨达尔带着的卫队推攘吵闹。

    在这道白骨之潮背后,是渐渐升高的灰暗雾气,不仅遮蔽了视野,也禁绝了雾气中所有弱小生灵的气息。

    亡灵之雾,亡灵天灾的标志,之前那一波骷髅海,不过是大潮涌上滩头的小小前浪。

    身着麻衣,脚蹬草鞋的神职者们涌出神殿,分赴岗位。他们大多过于年轻,僵硬的脸颊上不仅有神圣肃穆之色,也夹着浓烈的忐忑不安。

    “你的感觉真的没错吗?”

    神殿门口,塔伦斯叫住缇娜,压低声音问。

    “我……不是很确定,可真的不像之前那么慌了。”

    缇娜挠挠耳朵,对自己的感觉很没信心。

    李奇和菲妮被浮空舰掳走,不仅让塔伦斯等人心慌意乱,缇娜也变得彷徨无助。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所有人都惊惶不安。毕竟教会失去了领导者,领民失去了领主,前路一片黑暗。

    如果不是那时候还有零零散散的骷髅,聚在城堡周围的上千人恐怕得散掉大半。

    塔伦斯阅历丰富,心志坚定,还能顶得住。招呼萨达尔和塞巴迪安,勉强维持着秩序,他再带着神职者和学徒们在神殿祈祷。

    没想到缇娜忽然说,她感应到了李奇的存在,李奇还活着。

    这简直是天降甘霖,所有人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塔伦斯趁机鼓起大家的斗志,可私底下,他还是想确认这真的是缇娜的感应,还是为了稳定人心编造出的谎言。

    仔细看了看缇娜的表情,虽然不清楚缇娜为什么总是去挠耳朵,塔伦斯还是安心了不少。

    菲妮和缇娜都是李奇从魔女净化成圣女的,有特殊的感应很正常,没有才奇怪。

    “那么……”

    老祭司正想叮嘱缇娜,身后的神殿里,神力波动,那根木桩上“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字迹骤然亮起光芒。

    “女神!是女神!”

    塔伦斯的胡子哆嗦着,热泪盈眶:“女神回应我们的祈祷了!”

    他转身面对愕然看过来的神职者、信徒以及民众,高举双臂,大声喊道:“女神在鼓舞我们,战斗到底吧,同仁们!为了荣耀!”

    呼声如潮,缇娜一边也跟着喊,一边纳闷,为什么耳朵这么痒,就像李奇又在揉似的。

    所以,他肯定活着,肯定好好的。

    半精灵少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呼吸急促,但她知道该怎么解决这样的不适感。

    她暗暗给自己鼓劲:“等菲妮,还有艾丽回来,让她们好好看看,谁才是最强的!”

    ………………

    城堡以北,数十公里外的康拉德城。

    两个多月前的神殿事件,让这座城市被彻底废弃了,现在因为王国骑士团的入驻,以及来自南方的难民源源不断涌入,又呈现出繁华景象。

    城市外围,平民正在卖力的挖掘壕沟,堆砌壁垒。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职业者保卫着他们,清除掉零零散散的骷髅。

    城市中心,就在被摧毁了的市政厅旁边,一座还算完好的石楼成了骑士团的指挥部。

    指挥部大厅里,无关人等都被清了出去,几个身着重甲或者法袍的高级干部,加上骑士团大团长努曼艾尔男爵,围着一张桌子,察看桌上浮动的光影。

    那是骑着角鹰兽的魔法师,在空中侦查到的景象,通过法术实时传回了指挥部。

    “那个普雷尔子爵,到底在想什么呢?”

    看到画面中结界闪烁,石墙环绕的城堡,人们正涌入防守位置,准备抵抗不远处如白骨之云压来的亡灵大军,某个干部疑惑的嘀咕着。

    “或许有恃无恐?”

    另一个干部皱眉:“可结界只是四级,神殿又那么小。看刚才的动静,除了一个像是营建魔法师的英雄职业者,并没有更多的强大战力。”

    知道点底细的干部不屑的说:“不管是新生的还是复苏的神祇,都迫切需要虔信徒忠诚献身,好充实神国。我看是神职者蛊惑了那个无知少年,让他把小小城堡变成了那个赤红女士,也就是爱神的祭台。”

    “无知少年……”

    一直沉吟着的努曼艾尔开口了,他摸着下巴,回忆昨天跟李奇对话的景象。

    “他的确还是少年,可说到无知……”

    男爵扫视部下,发出沉重的叹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接触得到的。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位子爵,想的和我一样。”

    男爵确定的道:“我可以用我的退休金打赌。”

    部下们茫然,可没谁笨到问男爵在想什么。

    “他们恐怕坚持不了几天,就这样看着吗?”

    副团长有些踌躇:“我们坐视不理的话,骑士团的声誉会受到损害的。”

    “声誉?”

    男爵自嘲般的冷笑:“那种东西,越早丢掉越好,想想该怎么活下去吧。”

    他注视着浮动的影像,低声道:“时代不同了,人们不再为荣耀而战,而是为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大汉帝祚〕〔财运天降〕〔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困情〕〔武道佛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