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十六 亡灵大军的洗礼
    普雷尔子爵领地,城堡被白骨之潮围住的第三天。

    骨潮的外围是灰暗的亡灵之雾,结界遮护住的小小地域,就像屹立在狂潮中的礁石。

    原本三四米高的石墙,现在只剩不到一半高度,骷髅兵的骨骸已经堆积出一道斜坡。沿着骨骸斜坡,冲到石墙下,只需要纵身一跳,就能跃上墙头。

    绝大多数骷髅兵刚跳上去就被捅了下来,在同伴的踩踏下变成块块碎骨。少数骷髅兵,主要是骸骨武士成功上墙,却被银白光鞭抽中,或者银白光球砸中,打起哆嗦,再被砸碎头骨,魂火飞逸,散成骨架。

    城堡顶端,塔伦斯指挥着攻城魔导弩,将又一个骷髅骑士射倒。

    “憎恶!又一只憎恶!不,两只!”

    灰暗的亡零之雾中,两个由死亡的恐惧捏成的肉团穿透结界。结界的压制将憎恶身上的残肢层层剥落,点点魂火飘飞,却还维持着主体,在骷髅潮中踩出一条骨骸之路,直冲石墙而来。

    这两只憎恶比最早在沼泽边缘遇到的那只还要庞大,撞中石墙必定是两个大口子。更可怕的是,如果不用合适的手段干掉,让它们爆炸的话,足以炸掉大半圈石墙,连城堡都要遭殃。

    “左边那只交给我!”

    离塔伦斯不远的地方,魔法师艾妲咕嘟喝下一瓶法力药剂,挥起法杖,正要念咒,忽然想起了什么。

    “差点忘了!”

    她伸手一招,法师之眼飘到某个位置,晃悠了几下,找到最合适的角度停下。

    法杖再度挥起,一道湛蓝光线射在憎恶前方的地面。憎恶一脚踩下,顿时陷进去小半身体。这头毫无智力的亡灵怪疯狂的挣扎着,却在泥沼里越陷越深,直至没顶。

    艾妲身体晃了晃,揉着头呻吟出声,却不忘伸手召回法师之眼。

    “泥沼术!教科书般的运用!这个镜头配到法术教程里,不仅能卖不少金蒲耳,我艾妲-伊萨克之名,也会在整个法师联合会里传开!”

    她兴奋的嚷着,一蓬羽箭激射而来,脆弱的法师之眼炸成点点绚丽蓝光。

    “我的镜头——!”

    艾妲痛心的大叫,没注意到羽箭划着抛物线,朝她头顶射下。

    一个身影闪着白光护在她身边,巨大的草席光盾展开,羽箭在光盾上贱起点点涟漪,无力的落在地上。

    “伊萨克大师,小心安全!”

    来人朝艾妲大喊着,艾妲这才醒悟,不迭点头。

    “快跑啊!”

    “跳下石墙!”

    “妈妈啊我要被怪物吃了!”

    另一只憎恶已经靠近石墙,挥着沉重的铁链。巨大的腐尸肉团,仅仅只是视觉上逼近,就对守卫造成了心灵暴击,那截石墙上的人瞬间如鸟兽散。

    “该死!射啊!”

    塔伦斯朝操作攻城弩的学徒大喊。

    学徒木讷的道:“祭司您说过要留下一些弩箭对付巫妖的!”

    “你们这些呆板的家伙……”

    塔伦斯气得跳脚,再颓然叹道:“只剩那点弩箭了吗?”

    “水晶也不多了,照这样下去,到明天结界就支撑不住了”,艾妲对他喊道。

    “我去!大师您自己小心!”

    举着大光盾的正是专门负责保护艾妲的威尔森,大多数时间他都做壁上观,心中翻腾的战意已经难以按捺。

    话音刚落,他从城堡顶端飞身跃下,在学徒的惊呼声中,半空拉出一道银白虚影,闪现在数十米外,一个被吓得瘫软在石墙上的守卫身前。

    举起的银白光盾更加致密,憎恶的粗长铁链在光盾上抽出剧烈涟漪,却没能打破光盾。

    威尔森高高跃起,光盾狠狠砸在憎恶的头上。

    滋滋的爆响里,憎恶像是被糊了一脸铁钉,咆哮着打起了转。转了好几圈,它背对着石墙发动了冲锋,在正蜂拥前进的骷髅潮里踩出一条宽阔的碎骨之路。

    “这个威尔森,说不定会升到三级荆棘堡垒呢,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塔伦斯看着威尔森用大光盾将趁机冲上石墙的一波骷髅兵推下墙,忧喜交加的嘀咕着。

    眼角白光闪烁,又一张光盾伸展开,两个同时跳上石墙,让守卫措手不及的骷髅武士被硬生生砸下了墙。

    不是草鞋盾,而是跟威尔森一样的草席盾,虽然面积和厚度都要小得多。

    那是个领地卫兵,原本也信奉凯姆,在威尔森之后成为学徒,看来威尔森成了他效仿的对象,而且也成功了。

    “赞美吾主!”

    塔伦斯感觉血液沸腾,又一个!

    三天来的战斗,不仅信徒暴增,学徒也一个个成长为见习神职者,原本的见习神职者成长为正式神职者,正式神职者一个个升级。

    战场的血火就是一座熔炉,恐惧和软弱像是残渣,在熔炉中被一一去除,他们越战越强。

    老祭司大喊:“这是一场洗礼!战斗吧!同仁们!毫无保留的献上我们的汗水,我们的鲜血,我们的灵魂!为我们的伟大事业奋战到底!”

    城堡大厅,躺在担架上的史丹嘀咕道:“塔伦斯祭司真是张乌鸦嘴,真的是整支亡灵大军都冲我们来了,哎哟!”

    阿丝娜戳了戳他胸口上还没愈合的刀伤,冷冷的道:“这就是整支亡灵大军了?骨龙都还没出现呢,你是不是怕了?”

    “我哪会怕啊!”

    史丹辩解道:“我就是觉得咱们才刚刚起步,就遇到了这么强大的敌人,真是不甘心啊。”

    “有什么不甘心的,连这一关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消灭整个费恩的压迫!?”

    阿丝娜套上史丹脱下的皮甲,上面已经有好几处破口,沾满了鲜血,她却一点也不在意。

    再拿起钉锤的时候,史丹才看到,惊讶的道:“你干什么?你的任务是治疗啊!”

    “你和甘比特都躺这里了”,阿丝娜瞅瞅旁边正在咳嗽的甘比特,那家伙胸口被捅了一枪,伤到了肺部,即便塔伦斯出手治疗,也要躺上好一阵子。

    她坚毅的道:“外面不能没有正式神职者!”

    说完她就朝外走,史丹叫道:“有科尔他们啊,他已经是一级牧师了!”

    “知道,你跟甘比特也升到了二级,所以,我怎么能落后呢?”

    阿丝娜另一只手吐露圣光:“别忘了,我的心灵鞭挞比你们都强!”

    “好好休息吧,史丹”,旁边的伤友甘比特说:“养足力气,等骨龙来了,正好交给我们对付。”

    “我虽然不怕,也不会有那样的期盼啊!”

    史丹愤怒的道:“骨龙是咱们能对付的吗?就算能打败,我们得死多少人?”

    “死怕什么?咳咳……”

    甘比特眼里闪着热芒:“甘比特,卑贱的泥腿子,活到三十……或者四十岁,要么是病死要么是饿死了。甘比特,赤红女士的荆棘牧师,在跟骨龙的战斗中牺牲,后人传颂他的荣耀。后面一个,还不够吗?”

    史丹呸道:“你还没老婆呢哪来的后人!?”

    甘比特一滞,拍着额头说:“糟糕!我不能死啊!等这场仗打完了,我就向阿丝娜求婚!”

    “滚!”

    史丹拿脚踹他:“你是故意的吧!”

    两个人互相踹着,啪啪两声脆响,又同时叫痛。

    替代阿丝娜的莉莉举着皮鞭,冷冷的说:“再乱动我就把你们塞地窖去!”

    ………………

    云层之中,隐隐咆哮连绵不断,偶尔闪起雷光,一片片碎骨如冰雹般洒落。

    片刻后,裂成几截的巨大骨骸自云中坠落,在白骨之潮中砸起冲天的烟尘。

    “真的出现骨龙了,虽然只是双头飞龙这种残次品,可这个地方越来越古怪了。”

    矫健的银白身影在云中展翼穿梭,俯瞰大地,依稀能看到,无尽的骷髅之潮,正向那个小小结界聚集。

    “是啊,李奇这是招惹了谁啊,这样一支足以毁灭一个小国的亡灵大军,竟然都朝着他的领地去了。”

    银白身影赫然是一头银龙,作为龙族里最亲近人类的族属,体型并不大,但跟之前击杀的双头骨龙比起来,依旧是庞然大物。

    龙背上,粉色短发的少女稳稳坐着,一边用双筒望远镜观察,一边嘀咕:“李奇也不知道在哪里,要被奥术师抓到冰风峡湾去,那就麻烦了。”

    银龙用带起空气震颤的声音说:“我们没必要再帮这里吧,把他的核心部下带走,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提米锤银龙的背:“别忘了李奇在这里投下了好几万金蒲耳的物资,那是我用私房钱垫的啊!”

    她又自我陶醉的道:“而且啊,帮李奇守住了这里,他就欠下我一大笔债了哦!想着把账单递过去的时候,他会是什么表情,真是开心啊!哈哈——!”

    “问题是”,银龙毫不客气的戳破了她的幻想泡泡:“我们都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帮忙清除天空里的威胁。他的人看不到,你的功劳也就无从谈起。”

    “呃……”

    提米呆滞,然后更用力的锤银龙的背:“干嘛要说实话啊!很伤人的不知道吗?”

    “不,是伤龙”,银龙少有的调侃起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