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二嫁司少闪婚妻顾〕〔重生之都市仙帝〕〔凤倾九重〕〔神话之逆天召唤系〕〔顶级宠婚:闷骚老〕〔海贼之剑术至高〕〔重生之都市至尊〕〔西游梦幻记〕〔怪物被杀就会死〕〔甜妻要抱抱:席爷〕〔四海天冥〕〔浴血虎穴〕〔入赘狂龙〕〔替补总裁要转正〕〔冥婚霸宠:天才萌〕〔季汉长存〕〔东汉末年枭雄志〕〔诸天从魔童降世开〕〔我有一张沾沾卡〕〔暖妻乖乖受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九十九 恐怖恐怖恐怖至极【上架求订阅】
    前世的李奇跟大多数人一样,看了恐怖片后一个人上厕所会暗暗心悸,照镜子的时候想起恐怖小说会有点毛骨悚然,“爸爸,妈妈在你背上呢”之类的段子会让他回几次头。

    不过怕归怕,过了那阵子劲就没什么了。蜘蛛恐惧症是铭刻在基因里,代代遗传下来的,这个没办法。

    唯一铭刻在灵魂里,远远甚过蜘蛛的可怕事物,就是克总……

    他当然不是克总的信徒,悲剧源自他那个克总迷老爸,李奇五岁的时候,就拉着他一起看《怪形》。老爸看得津津有味,他却被吓得当场晕厥。

    等苦命娃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跟他上辈子有仇的老爸还笑着说:“这就是克xx,可怕吧,啊哈哈!”

    这直接导致他之后再不看怪兽片,不吃鱿鱼等一切有触须的食物,而且深信所有带触须的东西都带着克总的邪恶气息。

    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就因为这个毛病,他失去了带妹子去电影院靠怪兽增进亲密度的机会。在鼓足勇气了解清楚克总到底是什么玩意前,还一直是朋友圈里克总粉的笑话对象。

    现在,李奇无比庆幸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致命弱点。

    粗壮的触须垂下,三个奥术师发出了频率不同的刺耳音波。

    “这是什么怪物!?”

    纳比尔最先反应过来,他是木头人形态,自认不怕心灵攻击。

    “你真的以为能抵抗傀儡丸的效力!?”

    李奇大喊,同时在心头不停默念“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贞子也是假的,不妨碍他第一次看的时候,学妹抱住他大叫,他叫得更大声,把妹子推了个滚地葫芦。

    恐惧继续攀升,他的“恐惧之力”也不断增强。

    “这么说是幻觉!?既然是幻觉,那就是假的,我怎么会害怕!”

    纳比尔伸出木头手臂戳触须,于是他成了第一个被触须卷住的人。

    李奇继续蛊惑:“心灵攻击是假的也会成真啊!”

    仅仅只是卷住倒没什么危害,不过相当于李奇心中所思的投射,触须还带有一些特性。一些在费恩就算是奥术师也不曾了解,并且难以理解的特性。

    “心灵攻击怎么可能穿透木头?这不真理!”

    纳比尔还不放弃:“很软、很黏,不像是章鱼,会是什么?啊!很多信息!我发现了!我应该找着了什么……”

    他问了一个彪悍的问题:“阿撒托斯是谁?”

    嘭的一声,木头人某处炸出一团木屑。

    纳比尔像是失去了脊椎,软软瘫下,脑袋探在驾驶舱外,两眼翻白,七窍流血。

    不可名状,不可接触,任何通过接触进行观察和分析的企图,都会导致s值狂降。

    对靠s值吃饭的奥术师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敌。

    纳比尔那寄宿在木头人里的灵魂,显然经受不住这样的冲击,灵魂法阵直接爆掉了。

    心灵之力会被腐化之气千百倍放大啊!

    李奇很感谢纳比尔生前的解说,以及用生命做的示范。

    “纳比尔!”

    胖子弗洛里惊呼,他疯狂的击出冰刃,将一条条触须切断。被击中的触须化作一团浓郁的腐化之气,又因李奇的恐惧之力而重新凝结。

    这果然是自己的主场!

    李奇大喜,却发现自己跟腐化之气的关联有所动摇,赶紧收摄心神,继续……费恩地下城限定版害怕。

    “腐化之气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弗洛里自然不信什么傀儡丸,他又没吃过。

    一发冰锥术冻住一根触须:“是罗丝神尸里的自然造物,还是那些巫妖搞的花样?”

    他用铁蜘蛛腿插进冰块里,碰触那根触须:“很奇怪的东西……咦?”

    然后他两眼翻白,嘴角抽搐,用怪异的腔调,唱起费恩从不曾有过的歌。

    “封印将毁,旧日支配者醒来”

    “祂们将回来,凡人会发现”

    “在祂们回来后,将面对新的恐惧”

    “凡人会以他们的名来悔过”

    “当祂们回来时,希望回归黑暗”

    “无知与愚蠢,人类的规则”

    “祂们在哪里,祂们就是规则”

    “星辰闪耀而灼热,沸腾并颤动”

    “预示末日将至”

    “恐怖恐怖恐怖至极”

    “极度恐怖至极”

    唱着唱着,飘渺的笛声响起。

    胖子一个哆嗦,蜘蛛腿拔出了冰块。

    “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刚才我在唱什么!?”

    他抱起了脑袋:“撒达-赫格拉是谁?塔维尔-亚特-乌姆尔是谁?亚弗戈蒙、克萨诺斯又是谁?”

    “阿特拉克-纳克亚……对!纳克亚!“

    胖子眼神直勾勾盯着半空:“跟罗丝长得差不多,是罗丝的化身?“

    他癫狂的大叫:“这都是什么——!?”

    触须不仅包含着恐惧之力,还有相应的信息,这些信息是另一种触须,勾住胖子的灵魂。像吸血一样,急速抽取他的s值。

    支撑胖子的蜘蛛腿躁动起来,胖子语无伦次的念叨着,如醉鬼般跌跌撞撞转圈。

    “你快找到了!你快触摸到无与伦比的惊天秘密!世界即将在你面前敞开大门,所有奥秘,所有真理,至高的力量之源,正等着你去发现!”

    眼见胖子已经站在了坑边,李奇猛踹一脚,为他加油:“最终你会发现那个名字,那个像是钥匙的名字,快啊,勇敢的少……奥术师,找到那个名字吧!”

    “弗洛里——!?”

    旁边贴着地,离触须最远的“人蝎”夏奇拉还只把触须当普通的怪物,在纳比尔“爆魂”之后才紧张起来,看到胖子这副模样,惊声大叫。

    她看向李奇:“你在搞什么鬼!”

    女人的直觉替代了理性,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夏奇拉抬起脚,脚趾晃动,射出一发奥法之箭。

    荆棘光盾被奥法之箭击碎,奥法能量侵彻李奇的身体,在他腰腹炸出狰狞的伤口。

    李奇咬着牙拍下一个治疗术,正要想法对付夏奇拉,就听胖子发出欣喜的嚎叫:“克——苏——鲁!”

    这三个字让李奇心差点碎成三瓣,更多的触须猛然垂落,将夏奇拉缠住。

    “祭品,哈哈,又一个祭品……”胖子流着口涎,摇摇晃晃到了被触须拉得竖起来的夏奇拉身边。

    “神赐给我的祭品,我就要获得终极的力量啦!”

    胖子尖叫着,两根蜘蛛腿抬起,喀喇插入夏奇拉的长长脖颈,左右一分,硬生生将头颅与脖子分离。

    夏奇拉发出像磁带受潮或者慢放的声音:“弗洛里……”

    蜘蛛腿一左一右插入她的眼眶,女奥术师安静了。

    胖子的蜘蛛腿像掰椰子壳般,喀喇将半截头骨扯开,他把脸埋了进去,唏哩呼噜的吃着。即便被几条触须缠住,也置若罔闻。

    李奇胸口一阵翻腾,恐惧又加重了一层。

    几乎遮蔽头顶的触须扭曲伸展,绕着李奇打转。他很庆幸菲妮还晕着,这时候要清醒,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不过他也快扛不住了,就像对蜘蛛的恐惧达到顶点是狂化一样,对触须的恐惧达到顶点……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知道要收敛恐惧,镇定心神,可恐惧之力像是反噬而回,让李奇再难控制。

    一个高大身影猛然出现,双手大剑劈下,不仅斩断了大片触须,还将触须中的胖子奥术师一分为二。

    这个冒着灰黑烟气的家伙给李奇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也按下了他心中的某个开关。

    一个蛮力术拍在身上,李奇挥着钉锤冲了上去。

    “李……”

    对方呆了一下,举剑相迎,只是单纯的防守。

    铛铛声不绝,李奇把大剑当成砧板,埋头猛敲着。

    原本压抑的狂化冲动,在敲击中渐渐宣泄。

    打铁般的声响绵延了不知多久,钉锤喀喇崩碎,反震之力即便是蛮力术都支撑不住,李奇跌跌撞撞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满面通红,气喘如牛,觉得浑身每个关节都被震散了,肌肉也酥松得可以上煎盘。

    头顶的触须尽数消散,他看着前方那个高大身影,呼哧呼哧叫道:“凯、凯瑟琳……公主!?”

    他记起来了,之前在浮空舰里,破顶而入,而后想抓住自己的,不正是她!

    公主低沉的道:“李、奇……跟、我……走。”

    她熟悉这里?

    天无绝人之路啊!

    李奇再一次感谢原主小时候结下的善缘,他抱起还晕着的菲妮,这个动作让公主哼了一声,当然他是完全不明白。

    凯瑟琳也没说话,抬腿就要走,李奇忽然道:“稍等,殿下!就一会,马上好!”

    他颠颠跑回凶案现场,压住肠胃翻腾的感觉,从三具奇形怪状的尸体上拔下空间戒指和看得入眼的零碎,loot这个环节怎么能忘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诸天万界修行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完美大佬〕〔岳风柳萱小说〕〔不对我才是主角〕〔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强宠甜妻:黎少,〕〔阴间逃生〕〔将军他怀了龙种〕〔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情缘天定〕〔千亿盛宠:闪婚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