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零三 净化,李奇的泪水
    灰黑的烟气中,一张似乎能唤醒心中所有恐惧的面目赫然显露。

    李奇按住过快的心跳,压下胸口翻腾的感觉,顺手遮住旁边菲妮的眼睛,她正好奇的张望。

    如果说女爵士的脸是一块被揉烂的披萨,那么凯瑟琳的脸,就是揉烂了再放上三个月的披萨。

    市井传言,有时候就是真相。

    凯瑟琳公主,真的如传闻那般,是个暴露出真面目,别说小儿,就连大人都会魂飞魄散的怪物。

    那张完全不能称之为脸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眼睛盯住李奇,不放过他表情中任何一个细节,目光的任何一次闪动。

    李奇伸手,手指触在没有一丝完好皮肤的脸上。

    恐惧、憎厌、恶心等等感觉消散,浓浓的怜悯浮上心头。

    有些是李奇自己的,有些是……

    李奇感觉额头灼热起来,意识也变得沉沉的。

    似乎有磅礴的力量挤了进来,但很小心很轻柔,不适感很快就消散了。

    他的心灵完全放在了那张脸,那双眼睛上。

    无数碎片自脑海深处浮出,拼接成一幕清晰的记忆。

    暖暖的阳光,微微的风,清新的草香和泥土气息裹住全身。

    几辆马车围住一座山坡,卫兵兴奋的盯着远处,贵族们正以国王为中心,纷纷弯弓仰射空中的标靶,让他们疏忽了自己的职责。

    第一人称的视角很低,原来是在地上爬,前伸的手臂羸弱稚嫩,还是小孩子的身体。

    这是七岁的李奇-普雷尔……

    小李奇借助马车的遮掩,爬到了山坡的背面。

    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姑娘,裹住娇小身躯的精致洋装并没有让愣小子明白对方的身份。

    对,整个世界的姑娘,不管大小,都是他捉弄的对象,毕竟他的整个世界就只是子爵领地。

    他粗鲁的摘下小姑娘脸上的面罩,这太奇怪了!一个小姑娘居然在他面前玩“猜猜我是谁”的游戏!这是他独有的权力!

    小姑娘惊叫出声,不知道是先夺回面罩,还是先遮住脸,一时手足无措。

    看着小姑娘脸上道道凸起的血痕,本该是惊悚非人的画面,却让小李奇哈哈笑出了声。

    他以为是玩吓人游戏呢,经常在领地里戏耍别人,这一招他熟悉得很。

    “吓不住我哦!”

    他叉着腰大声说。

    另一个小女孩冲了过来,护在花脸小女孩身前,凛然质问:“你是谁!?”

    “李奇-普雷尔”,他用大拇指反指着自己:“你可以叫我李奇少爷。”

    然后他有了发现:“你们……长得好像哦。”

    他对花脸:“原来你也这么漂亮啊,长大以后做我的情人吧。”

    再指着前面那个:“和她一起。”

    在小李奇的认知里,自己长大后跟父亲一样,妻子是不能选择的,喜欢的女人只能当情人,但可以有很多。

    前面那个小女孩的眉毛挑了起来:“放肆!”

    小李奇的记忆就此终结,在画面变黑前,隐隐有头痛的感觉,还听到了花脸小女孩的惊呼声:“李奇!”

    找回的记忆刻入正牌李奇的灵魂之中,让他看凯瑟琳的目光微微变化。

    那张脸完全看不出什么表情,浑浊的眼睛也难以分辨,可李奇还是感应到了什么,那像是……期待。

    “吓不住我哦。”

    李奇温和的笑着,低声说。

    凯瑟琳的身体微微一晃,眼中并出炽热的光芒。

    她艰涩的道:“李、奇……”

    李奇的手贴住她的脸颊:“嗯,李奇-普雷尔,你可以叫我李奇……少爷。”

    泪水自凯瑟琳眼角滑落,李奇能清晰感应到,强烈的心灵波动自她身上传出,像是一扇门骤然打开。

    那该是凯瑟琳的心灵之门,此时的她,对李奇敞开了整个心灵,等待他的进入。

    “这……这怎么可能?”

    旁边女爵士掩住嘴,极力压下自己的惊呼:“梅迪魔导师亲手消除的记忆,竟然能自己记起来!?”

    这是女神(我)的功劳哦……

    李奇觉得意识怪怪的,似乎自己的心灵跟谁完全交织在了一起,但一点也不排斥,甚至感觉很好。

    不过有什么力量阻止了他继续品味自己的心灵,引导他关注凯瑟琳。

    接下来,该怎么进去呢?

    依旧是那股力量阻止了他进入“情人”这个选项,让他的心灵聚焦于凯瑟琳本身。

    还只是七八岁小孩子的时候,就陷于痛苦之中了。

    就算不能跟姐姐一样,享受万人的仰慕,只是露出脸,穿着女孩子该穿的衣服,行走在人群中,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也成了永远不能实现的梦想。

    成长就是一步步坠入痛苦的深渊,变成越来越非人的怪物。

    怜悯渐渐汇聚,让李奇找到了最初面对菲妮时的感觉。

    目光相接,李奇感觉到了凯瑟琳的欣喜,这是……进来了?他跟凯瑟琳灵魂相连了?

    还不够,灵魂深处的凯瑟琳还隐藏在混沌之中,只能听到她的隐约呼喊,一遍又一遍。

    “别人稍一注意你,你就敞开心扉,你觉得坦率,其实是孤独……”

    这句话忽然在心灵中闪现,在原本的世界里只是勺毒鸡汤,此时品味,李奇却心神摇曳。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啊,就算那段记忆没有被魔法消除,李奇-普雷尔也不怎么记得起来了。

    可她却牢牢记了十年,在告死神殿的时候,一听是自己,什么都不顾了,就为了保护自己。

    十年前的那一幕,应该被她当成人生里最珍贵的财富了吧。

    仅仅只是一次偶遇,几句话而已。

    “所谓凡人的神性,就是这样的心灵之力啊”,心灵中有不属于李奇的意念在低语:“不管世界有多黑暗,不管承受着多大的痛苦,依旧不放弃希望,不放弃对美好的向往。”

    “在常人看来只是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对她而言都是极致的幸福,坠入绝望时足以支撑她的心灵。哪怕只是过去曾经拥有的一丁点幸福,都温暖着她的心灵,指引着她做出选择,好的,善良的选择。”

    低语渐渐荡起李奇的共鸣,心灵之中,两个意念合一。

    “看到了这样的心灵,感受到这样的力量,我们也更深的融入到这个世界里。我们的意志不该更加坚定,目标更加清晰吗?”

    “她,还有和她一样的人,她们的灵魂足够强大,她们并不需要我们去拯救,她们拥有拯救自己的力量!她们需要的只是方向和道路!”

    来自冥冥深处的温暖洪流贯穿了李奇的心灵,让他两眼湿润,泪水滑落。

    “凯瑟琳……”

    混沌虚空,神国位面。

    陆岛的高台之上,红帽红裙的小姑娘保持着跟李奇一样的姿势。在她身前有一扇光门,光门里正是李奇的视角。

    她的手伸入光门,低声呢喃,跟李奇完全同步。

    “我们为你遭受的苦难而哭泣,为你的坚持而感动,为你的心灵而赞叹。”

    接下来的话,不再由口中说出,而是在连接的灵魂中流转。

    “凯瑟琳,愿意和我们一起,挣脱苦难的枷锁,粉碎一切压迫,让所有凡人都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吗?”

    凯瑟琳先有些迷惘,被混沌遮掩的灵魂摇曳不定。

    李奇的泪水流过脸颊,落到她的脸颊上。

    最初是冰凉和刺痛的感觉,接着温暖将什么力量渗入心灵,卷起灼热之潮。

    混沌轰然崩裂,少女身影自心灵深处冲出,不着一缕,如圣洁的焰火,时刻不停的跃动,充盈着无尽的力量。

    “我、愿、意。”

    凯瑟琳依旧一个字一个字说着,第一个字还如以前那样枯涩,第二字有了变化,到第三个字,已经能听到少女的悦耳脆声。

    雾气自她的面颊上升起,李奇的泪水如生命之泉,滋润着她已经被杀戮神力破坏得不成人形的肉-体。

    国王和女爵士瞠目结舌,他们完全料不到这样的变化。

    灰黑中混杂着猩红的烟气从凯瑟琳身体处处喷薄而出,李奇眼角溢出的清冷白光,点点滑落到凯瑟琳的脸上。

    当凯瑟琳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嘴角的泪水时,下半截脸庞已经是玉白的肌肤和鲜艳的红唇。

    灰黑与猩红两色消散,她周身浸在莹白的圣光中。

    不是菲妮那种冷白圣光,也不是缇娜的水晶圣光,略带点,始终飘摇不定,像是炽白的焰光。

    一圈圣光自凯瑟琳体内涌出,从脚底旋转到头顶,喷发出无形但却猛烈的力量。

    巨大光翼伸展,如流动的白焰。

    李奇的意识有些恍惚,不过看着单膝跪在身前的凯瑟琳,脑子里依旧蹦出强烈的惊愕。

    特蕾希娅!?

    美丽而圣洁的容颜,跟特蕾希娅一模一样!

    果然是双胞胎……

    还是有明显的差别,头发依旧是淡金色的,眼瞳是银灰色的,像是调淡了色调的特蕾希娅。

    凯瑟琳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展颜一笑:“李奇。”

    嗓音也像,不过喜滋滋的语气,纯粹,或者说憨憨的笑容,也跟任何时候都端庄肃穆的特蕾希娅有很大的区别。

    太好了!

    太棒啦!

    某个意念和他一同欢欣鼓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