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零六 小龙女的幻觉
    普雷尔子爵领地,亡灵大军依旧在冲击结界和城堡,连伤号也都上了石墙。

    看着又一道白骨之潮从亡灵之雾中出现,塔伦斯召集了领地里的核心成员。

    “差不多到了那个时候了,子爵跟我谈过。”

    他扫视着身边的人,有塞巴迪安、萨达尔这两个领地老人,还有史丹、甘比特、阿丝娜、威尔森这样的教会骨干,也有艾妲这个客卿。

    “已经死了一百多人,剩下的都带着伤”,塔伦斯说:“结界也即将崩溃,我们到极限了。”

    他先看向艾妲:“伊萨克大师,得麻烦您带管家和骑士先生离开了。”

    “这……好吧,我们已经做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眼镜娘魔法师疲惫的说着,这几天的战斗已经耗光了她的魔力以及家底,她把压箱底的魔力药剂都翻出来喝了。

    塔伦斯再对教会骨干们说:“你们都有传送符,现在传送走吧……”

    史丹皱眉:“祭司,这怎么可以!?”

    甘比特嚷嚷:“我们还能坚持!跟这帮骨头架子没完!”

    “祭司你呢?”

    阿丝娜摇头:“就算要撤退,也得祭司先走!”

    “缇娜和圆钩还在外面,我得等他们,而且……”

    塔伦斯脸上浮起圣洁的光芒:“还有那么多平民,吾主心怀大爱,怎么能坐视他们悲惨的死去?就算救不了他们,也得有人陪伴,让他们前往冥河的旅途不会孤独。”

    众人用崇仰的目光看住老祭司,不愧是子爵全心信任的老前辈啊,品行竟然如此高尚。

    “第一个殉难的神职者,在哪个教会都是比圣者还要崇高的存在,吾主肯定会把我接进神国。”

    塔伦斯美美的想着,这几天下来,年轻人如飞一般成长,而他这个三级荆棘牧师依旧没什么动静,让他强烈的感觉自己老了。

    子爵许诺的枢机大主教看来是做不成了,这很遗憾,不过能升入神国,成为永恒的祈并者,这可不是每一个枢机大主教都能享受到的待遇,这笔生意,值!

    沉默持续了许久,阿丝娜用更坚决的语气说:“不行!祭司是我们的导师,绝对不能让导师顶在我们这些学徒前面,我不会走!”

    塔伦斯气得打哆嗦,虽然有些感动,但不要跟我抢这个第一啊!

    “子爵说过,我们教会跟其他教会不一样,地位越高的同仁,越应该牺牲在前,吃苦在前”,老头搬出李奇压人。

    “那该让学徒甚至平民先走!”

    “对,把年龄最小的学徒送走吧,我们必须保留教会的种子!”

    “我还没有打够呢!”

    骨干们压根不听,急得塔伦斯想抡起钉锤砸人。

    正争执不下,空中噼啪爆裂,似乎打了个响雷。

    结界消失了……

    塔伦斯心急如焚:“快走!”

    “我还能带几个人,用传送符再多救几个人吧!”

    跟大家并肩战斗了好几天,艾妲也觉得自己是这个团体的编外成员了。

    不对,她本来就是领地的魔法顾问,李奇的摄影学徒。

    白骨之潮渐渐逼近,依稀能看到巫妖、女妖、憎恶、骷髅骑士、尸鬼领主等等各种高级亡灵,数目多得令人头目发麻。

    这让争执更加激烈了……

    “干脆抓阄决定谁留下吧”,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居然获得了除塔伦斯外所有人的认同,让老头跳脚不已。

    正想动用祭司的权威搞一言堂,下面的平民忽然嚷嚷起来。

    “它们跑了!”

    “神啊,亡灵们撤退啊!”

    “妈妈啊我真的活下来了!”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城堡顶端,塔伦斯跟众人面面相觑。

    亡灵大军,就这么退了!?

    ………………

    康拉德城,王国骑士团指挥部。

    “骑士团全员到位!还集中了六千贵族私兵,两千佣兵,我们的人数超过了两万!其中神职者和职业者的数量高达三千!”

    大厅里挤满了骑士团高层、私兵和佣兵首领,正在听取副团长的战斗部署和动员。

    “不要再说没有公主殿下的大军就会失败的胡话!我们这支大军,足以平息这场震动了整个费恩的亡灵天灾!”

    副团长指点着光屏,慷慨激昂的说:“根据我们的侦察,亡灵大军里,高级亡灵的数目并不多,它们的行动也毫无策略,只是呆呆的前进……”

    有人指着光屏里,白骨之潮的中心说:“它们的目标是那座城堡吧,到现在都还没攻下来。”

    “那不重要!”

    副团长瞅了那个佣兵团首领一眼,将“你是新来的吧”的眼神结结实实摁到对方脸上。

    他不以为然的道:“他们的坚持令人钦佩,但他们的作用也就仅限于此了,我们才是消灭这场亡灵天灾的真正力量!哈德朗,甚至整个费恩,正期盼着我们展现英勇无畏的身姿!”

    “是的,荣耀属于我们!”

    大团长努曼艾尔男爵朗声道:“我们汇聚在康拉德城,目的只有一个,保护哈德朗和它的人民!我们会化作钢铁长墙,不放过一只亡灵!康拉德城是最后的防线!我们不能后退一步,背后就是铁冠城!”

    跟副团长干瘪浮夸的动员相比,大团长带着丝悲壮的发言,让在场这些在生死线上转过不止一圈的人有了强烈共鸣。

    “为了哈德朗!”

    “为了荣耀!”

    “我们的奋战必将载入史册!”

    “决战吧,亡灵!”

    人们振臂高呼,情绪昂扬到了顶点。

    光屏的景象忽然有了变化,一张魔法师的面孔出现,瞠目结舌的说:“亡灵、亡灵撤退了!”

    大厅里的呼喊嘎然而止,不少人一口气没喘匀,憋得眼珠子都往外凸。

    “什么?撤退了?”

    副团长脸色发白:“这怎么可能?你确定?真的……确定?”

    魔法师不识趣的道:“难道我还会看错吗?亡灵真的退了,亡灵之雾都在消散,你看……”

    他把法师之眼转了个角度,将普雷尔城堡的景象放大,守卫城堡的人正在欢呼雀跃。

    一连串噗噗的吐气声响起,副团长佝偻起脊背,握着拳头,悲愤的道:“怎么撤退了?为什么要撤退!?”

    “哟,是普雷尔子爵那帮人打退了亡灵天灾!修玛在上啊,他们好像连一千人都没有,而且全是平民吧?”

    刚才那个佣兵团首领啧啧的道,引得周围一片人对他怒目而视,却说不出一个字。

    “这是好事啊……”

    努曼艾尔男爵开心的道:“虽然没了获取荣耀的机会,但很多人会因此活下来的,这不很好吗?”

    包括副团长在内,人人都觉得胸口被重重砸了一锤,眼冒金星,直想吐血。

    一点都不好!

    他们不就是为了荣耀,以及荣耀背后的金蒲耳来的吗?

    可这一切,已经没了。

    男爵下令:“大家也不要放松警惕,继续监视,对零散亡灵的清剿也不能懈怠。”

    等大厅里空无一人,原本沉稳如泰山的男爵,脸颊瞬间扭曲。

    “撤退了……居然撤退了……”

    他扶着桌子,身体摇摇晃晃:“我在这里蹲了这么久,到底是干什么啊?”

    男爵猛然低头一磕,木桌炸成大团木屑。

    ………………

    “亡灵撤退了呢……”

    天空中,银龙在云层间穿梭,将地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提米讶异的道:“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不过这是好事啊,我们也算完成了任务”,镜石说:“现在只需要等普雷尔子爵的消息了。”

    “不能就这样走!”

    提米不甘的道:“得留点咱们帮了大忙的证据!遮掩身份的方法有很多,没有证据,怎么跟李奇开账单?”

    镜石叹道:“你还想着这事呢……”

    “那边!”

    提米的粉红短发闪起一阵虹彩:“我看到了要李奇至少付十万金蒲耳的方位!”

    “你怎么总是能力用在这种事情上啊!”

    镜石对他的妹妹实在没办法了,谁让奥斯奎姆家的女孩子很特别,让她们在家族中高人……不,高龙一等呢。

    银龙托着提米向南方全速前进,飞着飞着,发现情况不对了。

    “我的祖龙啊……”

    提米看着远处陡然耸立,而且还在不断升高和变化的山峦轮廓,目瞪口呆:“这是迷雾沼泽吗?我怎么感觉到了龙骨高原?”

    原本被重重雾气遮蔽的沼泽,像是有头巨大的怪兽在地底耸动,将一座座山峰托起,高到直至没入云中。因为变化太剧烈,带起的水和泥还在往下流淌,拉出道道瀑布和泥石流。

    “魔力场变得非常紊乱,我们应该马上离开这里!”

    镜石紧张的说,他只关心妹妹的安全。

    提米很固执:“这就意味着我的预言失败了!绝不!”

    镜石正要说话,身体猛然晃悠起来:“不好!我保持不住平衡了!”

    银龙剧烈翻滚,提米的小小身躯被甩到空中,还好她有虹彩小翅膀,不至于摔下去,但也跟镜石一样,在空中打起了转。

    “我我我我……我晕……”

    提米斗着两眼大喊,然后跟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

    “镜石!?”

    “啊哈,一只落单的小龙女,还没有化龙的能力。”

    阴桀的声音说:“正好抓回去做成尸姬,弥补我的损失!”

    “镜镜镜镜……石,救救救——命!”

    一个死灵法师,坐在一只双头骨龙背上,把提米当兔子追。

    银光闪亮,银龙如利箭般射出云层,三两下就将双头骨龙撕扯成碎骨,再冲向浮在空中的死灵法师。

    “银龙!等等!这是误会!我是尤赞大师的弟子,我叫厄……”

    话没说完,银龙一口龙焰,将死灵法师烧成飞灰。

    提米扇着虹彩小翅膀,辛苦的回到银龙背上:“刚才他好像在说什么?”

    “谁知……吼——!”

    镜石话没说完,就狠狠撞上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咆哮出声。

    一艘浮空舰渐渐显露身影,因为撞击正摇摆不定。

    提米被再度甩出龙背,冲上浮空舰的甲板,翻滚了好一阵子,停在某人脚前。

    “镜石,回去我要告你危险驾驶!”

    她坐在甲板上,揉着腰大声埋怨。

    “提米!?”

    一个熟悉的嗓音,异常惊讶的喊道:“你怎么在这?”

    “李李李……奇!?”

    提米一蹦而起:“我一直在找你啊!”

    她还保持着结巴状态:“你、你别、别误会哦,我我可不关心你、你是死是活!可你是我的私、私人佣兵和、和顾问,还等着你帮我赚、赚钱呢!”

    “太让我感动了”,李奇真诚的说:“我决定了,再为你量身定制一个新的幻剧系列,让你拿到至少十万金蒲耳的片酬!”

    “啊!?”

    提米呆滞,再悲愤的大叫:“我要的不是这种十万金蒲耳啊!”

    接着她才看清李奇身边站着的是谁。

    “国、国王陛、陛下!?”

    这两个人不是一直不对付吗?怎么凑在一起了?而且看上去关系还不错?

    提米揉着额头呻吟,自己一定是能力使用过度,出现了幻觉!包括之前迷雾沼泽的变化,都是幻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纪第一宠:厉少〕〔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