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一一 未尽的论战与阴云
    完蛋了,这就叫不作不死啊!

    李奇正以为自己要被女神灰灰时,眼前景象又清晰了。

    他发现自己被女神掐着脖子,磅礴的威压碾得他似乎快粉身碎骨了,当然这是灵魂的感觉。

    女神赫然转换到了少女形态,脸上每一点像素都喷发着无尽的怒火,让这张美丽至极的脸庞如死神般恐怖。

    “你敢说我是来费恩玩cos秀的?”

    女神的声音在整个神国里轰鸣,尽显神祇之威:“别以为我不会恼羞成怒!”

    恼羞……成怒……

    李奇跟女神都沉默了。

    “你这些话,是从哪里学来的?我怎么闻到了浓浓的逼乎或者豆酱味道?”

    许久后,女神冷冷的问。

    李奇又有了点心气,反正要死,面子得挣到。

    他义正辞严的说:“辩不过了,就攻击出身?仙子的排泄物一定是彩虹色的?乞丐的泪水一定是脏的?”

    女神咬牙道:“仙子不会有排泄物!好吧……”

    她转了转眼珠,圣光再度吞没李奇的视野,等恢复过来的时候,李奇瞠目结舌。

    特蕾希娅……不,凯瑟琳正对他甜甜笑着,雪白饱满的胸脯差点晃瞎了他的眼睛。

    李奇感觉浑身燥热,鼻血滋滋喷流。

    他现在是灵魂投影状态,这只是心中所思被放大后的现象。

    凯瑟琳……实际是变成凯瑟琳的女神,得意的笑道:“看,你不是更低级吗?你连奇观崇拜者的水准都没有,就是个生殖崇拜者!”

    “您、您那、那里露出来了”,李奇艰辛的转开头,小声提醒说。

    女神的少女形态,那里挺有料的,不过跟凯瑟琳比还是稍逊尺码。

    她照着凯瑟琳的面目和身材变化,原本的红裙外包装却没变。大片雪白胸脯,带着一条深深的沟壑,以及两圈粉红晕-***露在外,甚至能看到殷红的两个半点。

    虽然对女神这招移花接木的诡辩术颇为不齿,可看在福利的份上,李奇还是忍了。

    “什么?”

    女神低头,然后发出几乎震垮神座的尖叫。

    一番折腾后,沙发和茶几没了,立起一座高高的审判台。

    审判台下方,如罪犯席的笼子里,李奇摇着铁栅栏高喊:“放我出去!”

    惊堂木啪的一声清响,稚嫩的嗓音从台子上传下,女神又变成了萝莉。

    “逆贼李奇,速速认罪!”

    刚刚痛斥女神的快感还在李奇心中荡漾,他坚贞不屈:“你要刑讯逼供的话,我当然认了。可我保留意见,你这是借革命的名义,在费恩玩cos游戏!”

    我都说保留意见了,意思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李奇暗自嘀咕。

    “我不是说这个!”

    女神再拍了下惊堂木:“是说你刚才亵渎神祇的罪行!”

    呃……不是说那个,是说福利?

    分明是你玩花招自己玩脱了!

    不过这个不是什么大是大非,背锅好像也没什么。

    李奇低头:“我认罪,我不该提醒您……”

    噼啪!

    这下不是惊堂木,而是神罚天雷了。

    李奇倒地,抽搐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暖意笼罩全身,痛楚消散,他躺在了软软的沙发上。

    审判台和笼子没了,又变回沙发茶几,小红帽女神盘腿缩在另一张沙发上,侧着脸哼道:“知道厉害了吧。”

    这是说……

    李奇差点喜极而泣,逃过一劫了!?

    可关于发展路线,女神到底是什么想法?

    真的要坚持她的那套,他做归做,心里可是不认同的。这之后的合作,还有他跟女神的关系,前途未卜啊。

    女神嗯咳一声,用播音腔说:“那个……这次座谈,我们进行了坦率的交谈,充分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双方的了解。座谈是有益的,在一些领域达成了很多有助于积极解决分歧的共识,这些共识创造了良好的氛围和条件。在共识之外的分歧,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希望你能进一步表现出灵活的态度。我会坚持不懈,一如既往的和你继续致力于推进费恩的革命大业……”

    李奇怯怯的道:“能麻烦您别说黑话行吗?”

    女神锤茶几:“哎呀咱们吵了一架!各有各的理,谁也说服不了谁,这都不懂吗!”

    各有的各的理……

    好吧女神主动让步了,李奇也赶紧借驴下坡:“明白明白,我们只是吵架,吵架。”

    接着女神板起脸:“我因为要坚持凡人之心,有时候也会被凡人的*蒙蔽,但绝不意味着我就是什么奇观崇拜者!在费恩也不是玩cos秀!我是认真的!革命就是我的存在意义,懂吗?”

    李奇双手合什,低头道:“对不起……”

    “我的确忽略了实事求是的原则,所以把主基地搬到迷雾沼泽的事情,等时机成熟了再考虑。”

    女神叹气:“目前来看,依托哈德朗王国发展,确实是唯一现实可行的方向。我们之前的投资,也不能白费了。”

    她强调道:“但是神殿的修建你不能懈怠!得当作最优先的项目!”

    是是,那是你老人家以后下凡的地方,没有先考虑真是政治不正确啊。

    李奇暗暗吐槽,不过既然自己想着把城堡按自己心思改建,女神这么点“凡人情趣”,也总得照顾一下。

    ………………

    王都铁冠城,贵族区边缘一栋别墅里,麦戈尔收拾好了行装,回头看看客厅,暗暗叹了口气,以后他很少能回来住了。

    他并不是留恋王都的繁华和这栋别墅代表的地位,国王把他派到了东方的港口去监管贸易,那可是一项肥差。跟在王都与冒险者公会、盗贼公会这些三教九流的势力打交道相比,不管是地位还是收入,都要优越得多。

    他只是不甘心,这意味着夜女士和国王筹备了多年的大计就此夭折,而他就是为了向这个世界复仇,才向夜女士献上灵魂,向国王献上忠诚的。

    迷雾沼泽到底发生了什么……

    麦戈尔很不解,国王去了一趟迷雾沼泽后,回来就变得完全不像他熟悉的那个人。

    其他人很难看出这种变化,但当了多年的次席侍从官,麦戈尔却能分辨出国王眉宇间蕴藏的东西。

    以前是极致的痛苦,以及由痛苦催生的欲-望,改变这个世界的欲-望。

    现在虽然还有痛苦,却跟以前完全不同,是一种永远失去了什么,再也无法挽回的悲哀。而原本那些痛苦,已经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轻松释然,这让国王显露出无欲无求的淡然气息。

    国王并没有明说,但让他终止了一切跟计划有关的工作,还把他调到港口,甚至许诺册封子爵。麦戈尔明白,国王是用重赏安抚他,同时暗示,计划取消了。

    麦戈尔并没把这个计划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他只是觉得多年的心血,就这么白费了,非常可惜。

    不过把即将到手的职务和爵位当作收获的话,他觉得还是能够接受。他甚至已经有所憧憬,等爵位和封地落实后,遇到当年将自己这个庶子赶出家族的那位子爵,品味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脸上的生动表情,会有多么舒爽。

    “善变正是凡人的天性啊,之所以善变,不就是因为凡人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不得不随时变换方向,避开礁石和涡流,选择最利于航行的海流和风向吗?”

    麦戈尔感慨着,正要出门,一团黑影忽然在客厅里浮现,渐渐凝固为清晰的身影。

    “泰德大祭司?”

    麦戈尔心中一震,这位面目始终隐藏在兜帽中的传奇,地位非常超然,跟国王只是顾问和客卿的关系。经常充当国王的代言人,向他发号施令。

    让他震动的原因是,国王明确告诉了他,不必再听从泰德的指令。

    泰德用空洞干涩的嗓音说:“麦戈尔,看到你还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麦戈尔眼皮一跳,什么意思?

    泰德嘿嘿笑着说:“你真以为国王是让你退休,让你过上贵族的闲适生活,之前的事情只是一场梦吗?”

    “泰德,有什么话直接说”,麦戈尔心中凛然,事情似乎开始偏离轨道,不,应该是真相开始浮出水面,他的确还不太接受一切就此嘎然而止,到现在都还没有真实感。

    他和泰德都是夜女士的信徒,但他并不是教会中人,跟泰德不是上下级关系,除了对传奇的敬畏外,倒没更多的谦恭。

    “国王背叛了吾主,他已经受到了惩罚,这并不意味着计划就此终结,相反,计划升级了。”

    泰德淡淡的说:“而你,在焕然一新的国王眼里,已经变得不可靠。”

    麦戈尔暗抽一口凉气,泰德这话让他豁然开朗,原来如此!

    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新计划,连自己都没资格参与?

    泰德说:“国王的善变,也让吾主确信,凡人已经没有拯救的价值了。迷雾沼泽的变化,你应该清楚。”

    迷雾沼泽的地貌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直到现在,地势都还在不断拔升,过去的名字已经完全不适用了,以后不管叫什么,都少不了“高原”这样的后缀。

    这事麦戈尔当然清楚,他瞳孔紧缩:“吾主……难道要放弃转化罗丝神尸?”

    “不是要放弃,是已经放弃了”,泰德笑得很低沉:“现在,国王必须清除一切不可靠的因素。”

    放弃了……

    麦戈尔震动不已,这意味着计划转到了最激进的环节,用罗丝神尸灭绝所有凡人!

    定神想想,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反正死的只是没有超凡力量的平民。

    自己最激愤,对这个世界最绝望的时候,不也这么想过吗?现在虽然觉得有点极端了,也不是接受不了。

    麦戈尔在意的是另一件事,自己成了不可靠的因素吗?

    苦涩在他心中流转,他为自己这几年的辛劳都没换到国王的信任而悲凉。

    等等,清除?

    把自己调走,这可够不上“清除”的力度。

    泰德点头:“想明白了吧,调动只是在面上给你一个去处而已,你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冥河。”

    “国王要杀我灭口!?”

    麦戈尔冷笑:“泰德,我不会相信你的挑拨离间。”

    国王之前的指令,是明确告诉他,泰德已经不可信。

    泰德无所谓的道:“你处理过很多不能见光的事情,该怎么善后,你比我还有经验。”

    麦戈尔脸色骤变,把国王替换成自己,现在这种情况,真是熟悉啊。

    “你也是吾主的信徒,我只是不忍心你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已”,泰德叹道。

    麦戈尔艰涩的道:“我终究是个六级夜幕杀手,陛下总不会亲自动手吧?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杀我?努曼艾尔吗?”

    “国王当然不会出手,努曼艾尔也不是刺客”,泰德说:“杀你的另有其人。”

    “谁?”

    “当然是我。”

    话音刚落,阴影遮蔽了整个空间,依稀的歌吟声,似乎抽离了所有生灵,将空间化作亡魂之狱。

    麦戈尔连气息都没来得及展开,身体溢出丝丝黑气,皮肤上的血色急速消失。片刻间,他就变作一具尸体,颓然倒地。

    阴影消散,客厅恢复正常,麦戈尔的尸体蓬的炸开,团团草屑纷飞。

    “很好,果然有所准备”,泰德满意的点点头,身影消失不见。

    王都郊外,一座极为普通的农舍里,麦戈尔从草料堆里爬出来,脸色苍白如纸。

    “幸好以前弄了个替身草人,谁也不知道我还有这张底牌”,他咳嗽着,嘴里不断涌出血水。

    “这是国王和泰德的阴谋,跟女士无关”,他紧张的思忖:“但要逃脱泰德的追杀,也没那么简单。”

    想到了什么,他脸上浮起隐约的红晕:“现在只有一个地方能保住性命,不,我要的不是苟活,是复仇……”

    麦戈尔咬着牙,脸颊扭曲:“陛下,是你背叛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