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四一 礼仪与阶级
    李奇无辜的摊手:“你是想在我这得到真诚的意见呢,还是只想让我鼓掌叫好?”

    女伯爵娇叱:“我完全没看到真诚!就算农夫粗鄙无知,看不透这些细节,领会不到善意和爱,也不会误解到你说的那个地步!别觉得我只说不练,在领地里我已经身体力行了!”

    李奇跟她开起了玩笑:“欧萝拉,能见到你这么美丽的女士,别管什么礼节,哪怕只是被你喊了声喂,农夫也会三天不掏耳朵,这辈子逢人就吹自己被美丽的欧萝拉临幸了。”

    “喂!”

    女伯爵骤然脸红,这似乎是她第一次被李奇“反击”,一时竟然破功。

    还好李奇并没趁虚而入,而是就事论事:“可你不是要把这样的优雅推而广之吗?那就该抛开你个人的因素来考虑问题。

    女伯爵沉默片刻,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这太复杂了,平民和奴隶会误会?但怎么会误会到你说的那个程度呢?这都是合乎身份,体现善意,传递优雅之爱的必要礼仪啊,贵族的礼节不就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吗?”

    李奇开始挖坑:“像我刚才那样想的,不敢说全部,一半总是有的,当然他们肯定不敢表露出来。我说了不算,你可以找心灵术士侦测农夫的想法嘛。”

    “我还是不相信!”

    女伯爵说:“结果应该是,他们还不懂得什么是优雅,领会不到这样的善意和爱,所以只会茫然。”

    “你说到重点了,他们领会不了。”

    李奇再挖坑:“那就教会他们嘛,让他们明白这些动作是贵族对他们的优雅,是向他们表露善意和爱。”

    “的确啊,必须得先做这样的事情”,女伯爵懵懵懂懂进了坑。

    “不过……”

    李奇话峰一转,将女伯爵踹下坑:“既然必须教他们,他们才懂得什么是优雅。那不如让他们明白,贵族用下巴指着他们说话,用皮靴踩着他们的头,用皮鞭抽打他们的背,这就是贵族的优雅,是贵族向他们展露善意和爱,这难道不更方便?”

    女伯爵嗔道:“李奇,你又在抬扛了!这是压迫,不是善意和爱!”

    “看,你也知道所有人都不会理解错。”

    李奇终于忍不住冷笑了:“贵族和平民奴隶难道是不同的种族,从语言到文化都不同,必须借助翻译和教导,才能明白什么动作是什么意思吗?”

    “说话看着对方表示真诚,温和的笑容表示善意,鞠躬表示尊敬,高举双手表示没有敌意。这是包括人类、精灵、矮人、半身人、甚至魔鬼天生都懂的礼节啊。”

    女伯爵稍稍跟上了李奇的思路:“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但你别忘了,贵族、平民、奴隶还是不同的!彼此之间怎么可能遵循同样的礼仪!?你也是贵族,难道这点都不懂吗?”

    “说得对,欧萝拉!”

    李奇继续领着她往新坑去:“那么我刚才就没说错,既然礼仪是不同的,你又怎么能指望通过只有贵族才能领会的礼仪,来传递善意和爱呢?”

    “如果善意和爱,也就是你说的优雅,必须建立在要教导对方,对方才能明白的一套礼仪,而不是凡人不需要教导,天生就懂的礼仪上,这难道不是在提醒自己和对方,彼此是不同的群体?”

    女伯爵目光有些发飘了:“你这样的推断有点……”

    李奇提醒说:“欧萝拉,想想之前你迎接我的隆重礼仪,这些礼仪是用来做什么的。”

    “你是说……这、这怎么可能?”

    女伯爵终究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已经有所了悟,但她一时无法接受。

    李奇将军:“我觉得你该明白了,贵族的礼仪是阶级……是身份地位的标识,是用来区分自己跟他人之间的差别,不是用来传递善意和爱的。”

    女伯爵颓然坐到沙发上,喃喃道:“也就是说,我想在贵族跟其他人之间,用礼仪传递优雅的想法,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优雅对平民和奴隶,其实毫无意义?”

    “你又错了……”

    李奇毫不留情的继续打击:“优雅很有意义,优雅能强化礼仪的标识作用。很多时候,礼仪已经被固化成双方的本能,这个时候,优雅就能更加有力的提醒自己和对方,我们不是平等的。”

    就像留洋回来满口汉英混杂的……

    就像满口莎士比亚雪莱的……

    这些也都很“优雅”,当然大多数只是企图优雅。

    女伯爵有点三观崩溃的迹象,摇着头说:“但不管什么身份地位,大家不都是向往善和爱的吗?不都是好人吗?怎么会时时刻刻去做区分呢?”

    傻白甜并不是智商和情商的问题,而是没有正确的世界观。

    李奇说:“欧萝拉,这跟你刚才说的矛盾了哦,礼仪,我是说超出人天生就懂的那些礼仪,难道不是身份标签?你把胸部压到我的胳膊上,不就是在提醒我你是个让人心动的大美女?如果我也有,你这么做就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了。”

    “李奇……”

    女伯爵勉强笑道:“这不好笑,我们在谈教义。”

    “那好吧”,李奇叹道:“我对优雅的理解,跟你完全不同。”

    “优雅跟音乐、文艺甚至欢悦一样,是凝聚贵族阶级的润滑剂,是贵族阶级向外散发能量,彰显高贵的符号。当优雅跨出贵族阶级的时候,它就成了一条界线,一条柔软的,不必动用实际力量,就能让平民和奴隶认识到彼此不同的界线。”

    李奇盯着女伯爵的眼睛说:“优雅,是贵族阶级对自己高人一等的宣示,是对下等人优越高贵的炫耀,它怎么可能传递善意和爱呢?”

    “阶级?”

    女伯爵品味着这个新鲜而陌生的词汇,一丝寒意在心底散开。

    李奇说:“对,阶级……不管哪个世界,哪个纪元,总会有一群人掌握着力量以及产生力量的东西,世代相继的压迫和剥削另一群人。这只是最粗浅的划分,总之每一群人,就是一个阶级。”

    女伯爵的语气变得有些虚弱:“可你不是贵族吗?赤红女士不是爱神吗?教义不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大爱?为什么你说这些跟你的立场,你的信仰相互矛盾的话,会这么冷静?就像在说跟你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

    李奇摊手:“这跟我个人的出身和我个人的情感无关,我只是在说世界的真相。”

    女伯爵小声问:“赤红女士的教义?”

    李奇笑而不语,女伯爵勉强笑道:“我总算明白,你想让所有奴隶获得自由的背后,是什么样的信仰了。”

    你现在是不会明白的,但已经看到了方向。

    “不要转移话题,我们是在谈你的信仰”,李奇看得出,女伯爵心里已经有了根钉子,到这个程度也就够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优雅”还真的跟阶级理论沾了点边,现在革命理论就缺这个核心了。

    女伯爵信仰的这位优雅女士,不知道源初神职是什么,如果……

    李奇暗暗摇头,自己是想多了。

    “对……是我的信仰”,女伯爵喘了一会,忽然对李奇挑起了眉头:“好你个李奇,是想动摇我的信仰吗?我可是优雅圣女啊!”

    “那就不要做跟你身份不相配的事情”,李奇知道她是佯怒,笑道:“让贵族对平民和奴隶传递善意和爱什么的,这是在违背优雅女士的教义哦。”

    “等你成了我的教宗,再对我发号施令吧”,女伯爵完全缓了过来:“你刚才那些话,大半都是在糊弄我,就跟以前糊弄提米一样,对吧?”

    李奇再度笑而不语,女伯爵也没在意,接着道:“按赤红女士的教义,咱们不该是敌人吗?你还跟我欢声笑语的,你的神祇不会谴责你信仰不坚定?”

    “咱们是私对私嘛”,李奇腆着脸说:“吾主可不是正义之神那种教义不同就是生死仇敌的疯神。”

    不管什么教义,费恩的其他神祇天生就是她的生死仇敌啊。

    “你啊……不再是以前那个既青涩又可爱的小家伙了”,女伯爵抱起了胳膊:“以后我可得当心了,不能再给你甜头,你已经到了可以吃人的年纪……”

    你现在就是在给我甜头好吗?把胸部托得那么高干嘛啊!

    李奇讪讪的转开眼,心说掉节操的功力终究还是稍逊一筹。

    “唉,如果特蕾希娅能跟你一样就好了”,女伯爵又变得郁郁的:“这段时间我也不只是因为这个伤脑筋,特蕾希娅……”

    她眼圈又微微红了:“之前我们大吵了一架,她倒不是因为成了女王就目中无人,看不起我了。而是……怎么说呢,我感觉她似乎除了这场战争,除了推翻迩香以外,什么都不顾了。”

    “我对她的状况很担心,劝她手段温和一点,多团结一些人,她就认为我是在帮你说话,说我被你,被赤红女士的那套东西蛊惑了。”

    “她的某些话跟你刚才说的有些像,她认为从上到下的秩序胜于一切,善意啊,怜悯啊,爱啊这些东西,虽然是必要的,但得有限度,不能碰触秩序的底线。超越界线的这些东西,只是弱者的安慰和别有用心者颠覆秩序的邪恶企图。”

    “所以,她骂我是……胸大无脑的花瓶。”

    李奇静静听着,看来这才是女伯爵了无生趣的真正根源。

    “我可不敢问国王的事情,只是稍稍问了下凯瑟琳的事情,她就很生气。”

    女伯爵摊手苦笑:“她把我踢出了忠诚神盟,也没让我再担当任何王国里的职务,李奇,我现在成了孤苦伶仃的可怜鬼。”

    李奇暗喜,这是个机会!

    之前已经决定将对外接触的通道转移到克斯特王国,但哈德朗王国这边肯定不能丢。等领地跟厄普西隆的固定传送门建好了,这里未尝不能做更多铺垫,李奇正愁没有一个好的代理人呢。

    “看,我已经对你够坦白了,难道你连一丁点口风都不露吗?”

    女伯爵眼里闪起了光芒,那是李奇前世非常熟悉的八卦之魂。

    果然,她直奔要害:“我们离开王厅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凯瑟琳公主真的在你那里吗?”

    李奇有些犹豫,他还不确定该让女伯爵知道多少。

    正在沉吟,客厅的门被轰然撞开,艾丽拖着大剑,杀气腾腾的冲进来,身后还跟着满脸惊惶的叮当。(83中文网 .83z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