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四四 传奇魔法师罗文娜
    “所以,这其实是个误会?”

    城堡外的花园里,女伯爵幽幽叹道,轻抚叮当的马尾。叮当受伤不轻,女伯爵给她用了治疗术,这会已经睡着了。

    李奇斜躺在软床上,艾丽缩在他怀里,哭得满面泪痕,两眼红肿。即便睡着了,手也紧紧抓着李奇的袖子。

    “误会……对国王和特蕾希娅来说,这个词未免也太轻飘飘了。”

    李奇苦笑:“他们背后各自站着一位神祇,这才是悲剧的根源吧。”

    他把国王和特蕾希娅的事情说了个大概,他和女伯爵都上了迩香的黑名单,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不涉及到教会和厄普西隆的秘密,他都告诉了她。

    “我才明白特蕾希娅私底下为什么经常愣愣出神,她应该明白了些什么,正在忍受心里的巨大痛苦。”

    看着变回萝莉状态的艾丽,女伯爵再度长叹:“怪不得凯瑟琳对你这么依赖,也怪不得特蕾希娅对你是这样的态度。换了是我,对你也会又恨又愧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索性踢得远远的。”

    她再皱起了眉头:“陛下……我是说国王陛下,除了私生女外,应该还有私生子吧?”

    李奇摇头:“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多想。”

    国王的私生女能有十二个之多,私生子肯定少不了。

    李奇觉得,国王应该不会让那些私生子活下来。

    至于他们的母亲,国王并不是个品行高洁的善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多想。

    “别光顾着八卦了。”

    他转开了话题:“你的强力侍从都不在身边,靠防护结界……”

    瞅瞅罩住花园的小巧防护结界,李奇担心的道:“也防不住谁,二十万金蒲耳啊,说不定连传奇都会忍不住出手,你的安全太让人担忧了。”

    “这帮天杀的混蛋!我的城堡!”

    女伯爵终于有了现实感,看着远处外表依然光鲜,内里其实已经一塌糊涂的城堡,握着拳头,气得直打哆嗦。

    “安全的事情不必担心,我姑姑年初从风暴群岛回来了,在我领地里建了座魔法塔,我暂时去她那里躲躲。”

    魔法师?

    李奇心中一动,女伯爵再道:“你不是想找艾妲吗?她一时半会回不来。我姑姑是位传奇魔法师,也是有名的魔导工匠,你可以请她帮忙。”

    传奇魔法师!

    还是魔导工匠!

    李奇心跳加速,这个机会绝不能放过。

    “咱们这就去……哎……”

    他霍然起身,牵动了伤口,又瘫了回去。

    艾丽惊醒,赶紧扶住李奇,女伯爵也吓得过来查看伤口。

    没发现异常,她松了口气:“你啊,一个三级小牧师,也在我面前逞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殿下”,她神色复杂的对艾丽说:“伯爵是你要依赖一辈子的人,好好管住他,别让他再这么胡来。”

    女人的心思弯弯绕,如果不是李奇亲历,根本听不出她的话外之意。

    面上她是在说李奇等级那么低,却主动去挡拉妮娅的攻击,另一层意思恐怕是说……别让你男人为了其他女人拼命。

    这个就是误会了,李奇也不好解释,只好笑着揉揉艾丽的头。

    艾丽啊了一声,拍拍胸脯,一副包在我身上的姿态。再被李奇看着,又不好意思的低头。

    让艾丽不好意思的,可不是什么“依赖一辈子”,而是后半句话,她跟李奇,到底谁管谁啊。

    女伯爵把艾丽的低头看作了羞涩,眼中闪过丝什么,又给李奇递了个白眼:“在凯瑟琳殿下完全恢复正常之前,你可不能碰她!她这样子,还是小孩子啊!”

    瞧,误会就是这么累积起来的。

    李奇叹道:“国王陛下把艾丽交给我,是让我当她的监护人……”

    见女伯爵斜着嘴角,满脸的鄙夷,他知趣的闭嘴了。

    这种事情,越描越黑。

    ………………

    传奇魔法师罗文娜-贝希米亚,欧萝拉的姑姑,三十年前被魔法师收为学徒,几年前晋升传奇,在风暴群岛创建了自己的魔导工坊。年初不知为何离开了风暴群岛,带着几个学徒回到家乡,建起魔法塔,像是潜心归隐了。

    “罗文娜姑姑在法师联合会里原本很风光的,她的魔导工坊很有名,我也不清楚她为什么放弃了风暴群岛那边的事业。年初见到她的时候,她的精神很不好,我也不敢问她出了什么事。”

    马车凌空越过湍急的河流,在半空穿透一层薄膜般的屏障,带得空气荡起一圈涟漪,这是防护隐秘合一的结界。

    原本荒凉贫瘠的河谷顿时满眼绿意,一座上百米高的巨大石塔耸立在密林之中。

    “你就老老实实谈生意,不要打探其他的事情。”

    女伯爵叮嘱李奇:“我都没胆子惹恼她,她可是一位传奇啊!”

    李奇苦笑着点头,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惹谁啊,爬都爬不起来。

    马车在塔下的小广场停住,女伯爵下车后掏出张纸说了些什么,纸上亮起湛蓝光晕,一具蹲在广场中心水池边的石像鬼动了。

    女伯爵在前,李奇躺在软榻上,由侍从抬着,艾丽和叮当跟在后面,按照石像鬼的指示,站到广场一角的石板上。

    意识恍惚,景象转换,他们已经置身一处大厅。

    不愧是传奇法师,连招待客人都直接用传送门。

    大厅异常简洁,没见到一点多余的奢侈陈设,墙上挂满了各种魔导装备,从魔导弩到各种大型魔导器具的构件,琳琅满目,更像一个产品陈列厅。

    这是个崇尚实用主义,正急于重建魔导工坊,打开销路的传奇魔法师。

    几眼之间,李奇对欧萝拉的姑姑就有了大致印象。

    等了片刻,一个穿着华贵长袍,手持闪光长杖的女子出现,长袍的袖口和袍角都绣着银白高塔的标志。

    这也是个美女,眼眉跟欧萝拉有些像,但冷漠得多,眼角、眉头和嘴角的淡淡纹路显露出时光与世事的侵蚀。

    “欧萝拉,欢迎!普雷尔伯爵,大驾光临,不胜荣幸!”

    她礼节周到的招呼着,让李奇之前的推断落了空。

    这还是个很重阶级的传奇,对贵族地位颇为看重。

    欧萝拉一点也没见长辈的熟络,有些拘谨的行礼。

    李奇抱歉的道:“欧萝拉那里出了意外,我受伤暂时动不了,实在是失礼了,贝希米亚大师。”

    “欧萝拉跟我说过了,还要感谢您伸手相助,直接叫我罗文娜吧,伯爵阁下。”

    传奇魔法师拄着法杖靠近李奇,看了看他的伤势,另一只手一晃,变出一根手杖。

    “您的伤势得躺一阵子,这样子思考和说话很不舒服吧,拿着它,想象自己仍然行动自如就行了。”

    哟,还有这等奇物!?

    李奇接过来,掌心摩挲着手杖顶端那颗硕大的源石,一股微微的意念与心灵相触。

    想象自己站了起来,慢慢踱步,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从软塌上托起,再牵引他的身体,完成了上述动作。整个过程没耗他一点力气,对伤势也没半点影响。

    李奇赞叹道:“真是神奇啊,大师,这个要多少金浦耳?”

    “一个小玩意而已,伯爵阁下不必放在心上。”

    罗文娜摆着手,招呼李奇和欧萝拉入座。

    “欧萝拉就住在我这吧,十便士会那些家伙可没本事闯进我这里。”

    罗文娜直入主题:“至于伯爵阁下,您在魔法方面有什么需要呢?”

    虽然有“外骨骼手杖”帮忙,李奇的精神还很萎靡,也顾不上对这位传奇动什么脑筋,直接提了要求。

    “很琐碎的事情……”

    罗文娜的兴致不是很高:“材料方面,只要不是很特别的东西,我都有渠道。至于建造结界的工程,我的学徒也都有营建方面的经验。”

    她侧头无声的低语了几句,再道:“我把他们都召过来,看伯爵阁下中意哪位。”

    这味道有点不对啊……

    李奇赶紧道:“任由您安排,我没有特别的偏好。”

    没过多久,几个人在罗文娜身边排成一排。男女都有,年纪也有老有少,脸上都带着点忐忑。

    “这位是普雷尔伯爵,边地伯爵……”

    罗文娜介绍了李奇,这些学徒都恭谨的行礼,李奇赶紧指挥“外骨骼手杖”回礼,引得学徒们再度回礼。

    这位传奇,是把学徒当贵族家的佣仆对待吗?

    罗文娜再道:“伯爵阁下的领地要做一些魔法营建,需要人去帮忙,你们谁愿意去?”

    学徒们面面相觑,李奇在他们脸上看出了明显的退缩和不安。

    “你们啊,总是这个样子”,罗文娜叹气,再指着一个人说:“那就你吧,阿图尔。”

    那是个满脸雀斑的削瘦青年,被点中时身体一个哆嗦,有些惶恐的道:“可导师您安排的研究……”

    “以最新的指令为准!连虚灵的判别力都没有吗?”

    罗文娜抚额,向李奇抱歉的道:“我不太会教学徒,他们都是这样,呆愣愣的。不过魔法事务方面不必担心,阿图尔是个三级魔法师,在营建和魔导技术上基础很扎实。”

    说是学徒,其实是正式魔法师!

    李奇先是震惊,接着恍然,传奇怎么可能亲自教导学徒,她手下的学生必然都是正式魔法师。

    “材料方面,就以商业联合会的目录价为准吧,阿图尔的雇佣费,每个月五百金蒲耳,我算算……”

    罗文娜拿起李奇给的清单,嘴里念念有词。

    李奇此时真的愕然了,这真是位传奇?怎么感觉像是乡镇企业的老板?

    欧萝拉咳嗽着说:“姑姑,费用方面的事情,李奇全权交给了我处理,您就不必多操心了。”

    李奇又诧异看着她,女伯爵冲他嫣然一笑,顿时明白了,这是要代他出钱。

    也好,现在他手头上正紧呢。以后再跟女伯爵算这笔帐吧。

    “你们……”

    罗文娜露出恍然的表情:“早说啊,我就不必穿这一身累赘露面了,这法杖还挺沉的。”

    传奇法师将法杖丢给弟子,再挥挥袍袖:“散了散了,该做什么继续做,阿图尔去做准备。”

    被点中的雀斑青年一脸被命运抛弃了的苦涩,步履沉重的走了。

    罗文娜原本挺得直直的腰垮了下来,整个人斜靠在座位上,发出怠惰的长叹,这一刻跟之前欧萝拉趴沙发的神态颇为相像。

    李奇觉得传奇魔法师似乎误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