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四七 风暴群岛的风暴
    从哈德朗的铜锣港出海,向东航行数千公里,海面被无尽的岛礁和恐怖的风暴阻拦。

    在岛礁换乘浮空船,由专业的魔法导航师引领,穿透这层风暴后,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大大小小的岛屿向四面八方延伸,直没天际。每座稍大一点的岛屿上都能看到一座高塔,有方方尖尖的,也有直直圆圆的,高度似乎跟高塔主人的身份或者力量有关,高矮不一,错落有致。

    高塔之上,密集的浮空船或者飞行魔兽在云层中出没。高塔之下是层层叠叠的建筑,像高塔的附带品般延伸。

    天际远处是一道高耸入云的山峦,靠近了才发现,那是无数高塔在若干岛屿上堆积而起的景象。

    动辄上千米的高塔以岛屿为地基,像立柱般支撑起一座规模恢宏的繁华都市。

    这是一座立体的城市,按高度划分出若干层,每一层生活着地位不同的凡人。最高的那几层上,来来往往都是袖口和衣摆绣着银白高塔标记的魔法师,他们就像居于云端的神祇,将整个世界踏在脚下。

    风暴群岛,费恩法师联合会所在的地域,中心的白银城也被称为万塔之城。

    最高一层的至高议会之塔居于城市中心,环形广场上停满了各式载具,飞禽走兽们被笼罩着这一层的魔法之力震慑,个个都噤若寒蝉。

    身着各色长袍的魔法师们踏上花瓣般的半透明拱桥,由轻柔的魔力之流牵引,像被天使召唤的灵魂,投向那座代表了费恩魔法世界权力中枢的高塔。

    高塔的裙廊下,魔武士们以手抚胸,低头致敬。

    这些从平民中挑选出来的青年,从小接受抗魔药剂的熏炼,专长于使用魔导武器和格斗术,是魔法师驯养的爪牙,在这里不过是充当礼仪性的装饰。

    魔武士身后那些身着黑红相间短袍的战斗魔法师,手持长剑或者法杖,警惕的扫视每个来客。他们才是高塔的真正守卫,只听命于法师联合会的至高议会。

    战斗魔法师身后还有高大的魔法傀儡,有些负责检测危险物品,有些充当战斗魔法师的后援。

    再加上笼罩着至高议会之塔的传奇级别结界,即便是传奇魔法师,在这里也被削弱了整整一个大等级,让这里成为风暴群岛最安全的地方。

    “很安全……”

    六级魔法师佐尔德-米尔德恩发出了嘲讽的笑声,让邻近的魔法师投来疑惑的目光。对方回视的时候,这些人要么报以友善的笑容,要么转头装作未觉。

    米尔德恩家族,虽然不是有万年传承的黄金家族,在风暴群岛也是积蕴深厚的大家族,就连很多传奇都不敢有所轻慢。

    进入高塔,再跨入内层的至高大厅,顿时置身如混沌虚空般的浩瀚空间。

    空间里飘荡着扁舟般的座席,三百多位高阶魔法师甚至传奇魔法师组成的至高议会,是法师联合会的权力之柄。所有跟风暴群岛、魔法师、魔导工坊有关的重大事务,都由这里做出最终决议或者裁定。

    大多数“座舟”都是白色的,如众星拱月般,将二十多条蓝色座舟围在中心,这些是至高议会的理事会成员。

    如果说至高议会是根权杖,这二十三位理事,就是权杖顶端的宝石。

    洪亮的声音自一条蓝色座舟上传出,白发白须的苍老面目也出现在每条座舟的光屏上。

    法师联合会的无冕之王,执掌权杖之手,帕米尔-勒梅,担任至高议会理事会的理事长已经二十年。在晋升半神,踏上位面之旅前,他将一直担任这个职务,除非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理事会上月关于禁止幻景技术扩散的决议,最近收到了很多意见,今天我代表理事会在这里做一些说明。”

    这场临时会议并不是勒梅愿意看到的,实际上他坚决反对召开这样的会议。

    但他这位理事长并非国王或者教宗,当理事会超过半数的理事同意时,他也无权阻止。

    他只是有些意外,支持召开会议的理事高达七成,说明他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

    谁能想到,小小的幻景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论,必须要尽快做出裁定呢。

    “在做具体说明前,我希望诸位再默念一遍加入法师联合会的《纪元誓约》……”

    勒梅扫视众人,见所有人都垂下了眼帘,满意的点头。

    依旧是他熟悉的至高议会,依旧是他熟悉的局面,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这只是小小的意外,魔法师的灵魂超然于凡尘,只要大家牢记誓约,正有些喧嚣的凡尘俗事,不过是过眼云烟。

    “数万年前,我们魔法师离开了大陆,在荒凉贫瘠的风暴群岛安家,最终把这里建设成了费恩的地上天堂,这一切都来自于我们该如何运用魔法的深刻反省。”

    “均衡,和谐,优雅而平和,这才是魔法之道。魔法用来塑造灵魂,用来探索位面,用来扩展费恩。神祇管治凡人,统治大陆,魔法探索未知,发现奥秘。神祇与魔法,界限就像是阻隔风暴群岛与大陆的自然屏障,我们当敬畏,当遵从,在每一件小事里发现和恪守这样的界限。”

    “《纪元誓约》已经告诉了我们一切,魔法师依靠这样的戒律,获得了跨越纪元的安宁。只要遵从这样的戒律,我们将永远超然于世,而不是被赶出费恩的主位面,成为和精灵一样的位面流浪者。”

    “《纪元誓约》依然承受着时光的侵蚀,在这个纪元里,神圣的光辉已经黯淡了很多。魔法的奥秘在大陆广为流传,无数野法师脱离了法师联合会的掌控。即便是联合会下的魔法师,也大批行走在大陆,魔导技术在各个王国被广泛应用。甚至有一些高阶魔法师,脱离了联合会,把魔法塔和魔导工坊搬到了大陆,这是背叛!”

    说到后面,勒梅有些激动,身上溢出缕缕淡紫气息,这是他传奇之力的特征。如果没有强大的结界,以及身处这个特殊空间的话,周围的世界法则都会发生相当程度的扭曲。

    “这仅仅只是誓约的神圣光辉受到污染,本体还完好无缺。魔法师与神祇的誓约依旧有效,风暴群岛,仍然是费恩主位面的世外天堂。”

    “但在去年下半年,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沉寂了数万年的幻景技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挖掘出来,用来蛊惑凡人,熏染灵魂。”

    “如果只是神职者、野法师和商人的事情,我们也没必要过问,那不过是凡人自作自受。令人痛心的是,我们中的很多魔法师,很多魔导工坊,加入到这股邪恶而堕落的潮流中,为了区区一点金蒲耳,就将誓约的神圣和联合会的权威置之不理,让幻景技术以令人十分不安的速度加速传播。”

    “根据理事会监察部的调查,今年一到三月,从风暴群岛流向大陆的记录水晶,总量是去年同时期的一百七十二倍!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用在了幻景上!”

    “原本只用于上层贵族休闲娱乐的幻景法阵,已经衍生出上百类变种。至少几千金蒲耳的幻景法阵,现在只要几百甚至几十金蒲耳!还有人利欲熏心,把主意打在贩卖记录了幻景戏剧的水晶上,把幻景法阵当作赠品直接送!那样的法阵,不仅制作低劣,对魔导技术也毫无保护,成为魔导技术大肆流传的重大隐患!”

    “监察部还发现,很多魔导工坊为了降低成本,在大陆悄悄开设制作分部,从材料加工到法阵制作,所有环节都逃避了联合会的管制。现在还只是紫铜、秘银、精金、记录水晶和低级魔晶石,未来是不是所有的魔法材料,都不再受联合会的管制?魔法材料无法管制,魔导器具甚至魔导武器也会不受管制,这样的后果有多严重,诸位难道没有想过?”

    “如果只是材料,联合会也不至于如此警惕,另一些趋势更可怕。监察部注意到,魔导工坊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正在大陆大量征召凡人,将他们培养为低级魔工士。还有一些魔法师,也在大陆广泛教授法师之眼和幻景编辑等等法术,他们生造了一种叫‘摄影师’的职业,进一步推动幻景技术的传播。”

    “这是比魔导技术在大陆广为流传更严重的罪行!《纪元誓约》有非常清晰的规定,魔法师可以在大陆招收魔法学徒,但不能在大陆建魔法学院!魔导工坊招收凡人,培养为魔工士,这就是魔法学院!有了魔法学院,魔法就向凡人广开大门,第一纪元的覆辙,又要再度上演!”

    “第一纪元里,魔法帝国倾覆,费恩主位面几乎崩溃的教训,全写进了《纪元誓约》里,每一个魔法师都该视为跟生命同等重要的戒律!魔法必须与凡人保持距离,魔法必须远离尘世,拥有神秘,魔法不能用来改变凡人的思想、文化、社会和历史!”

    “现在,小小的幻景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我甚至收到了来自大陆的野法师的论文,那个愚昧而狂妄的家伙,居然想‘发明’依托魔网传输幻景的‘幻网’!他显然不知道,这样的技术在三万年前的魔法帝国里,凡人每家每户都能享受到。他更不知道,就是这样的技术,让魔法帝国走上了万劫不覆的道路!但通过他,我们能看到,魔法在大陆的传播,已经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勒梅停了停,扫视在场的议员们,看到的是一张张毫无表情的脸。

    他并不在意,他不需要看清议员们的想法,只需要让议员们明白他的想法。

    “基于这样的判断,理事会才做出了禁止幻景技术在大陆进一步传播的决议。”

    “所有设立在大陆的魔导工坊,必须限期拆除。所有魔工士,必须迁移到风暴群岛进行注册和补充教育。所有企图将幻景低价低质化的行为,都是违背《纪元誓约》的重大罪行!而依托魔网开发供平民使用的幻景法术,更会被视为对魔法的亵渎!理事会将给予最严厉的制裁!”

    勒梅的说明,让很多议员皱起了眉头,他再补充道:“这并不意味着幻景法术会成为魔法的禁区,过往与大陆教会、贵族之间的贸易不受影响,但必须通过理事会指定的贸易公会,与商业联合会进行合作,这也是加强管理的必要措施。”

    “好了,我的话就说到这里。”

    他拍拍座舟上的扶手,今天花费的精力,已经足以让议员们看到自己的诚意以及决心。

    “今天既然是决议会,大家就以是否调整决议条文为议题,进行投票前的陈述吧。”

    理事会的权威不容挑战,任何决议都不能推翻,但在细节上可以做出让步,这也体现了必要的灵活性。

    在勒梅看来,这样的灵活性一点也不严谨,完全不符合魔法准则。

    形式还是必要的,勒梅对自己这么说。

    空间里一片沉寂,就如往常一样,投票基本就是走个过场。什么陈述,在这种小事上更没必要,勒梅都懒得安排自己的人做这事。

    正当勒梅要敲响木槌,宣布跳过陈述环节,开始投票时,一个声音响起。

    很年轻的嗓音,佐尔德-米尔德恩,米尔德恩家族的长子,这让勒梅眯了眯眼。

    监察部报告说,米尔德恩魔导工坊在大陆不仅开设了幻景制作工坊,还丢开了商业联合会,自己跟各个分会做生意,是这股乱象里最积极的一个。

    “尊敬的理事长,还有各位理事、议员……”

    佐尔德深吸口气,说出让勒梅猛然捏烂扶手,一些人猛抽凉气的话。

    “我认为,今天的议题,应该是废止《纪元誓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