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四八 魔法师的革命
    “不要急着谴责我……”

    佐尔德脸上挂着明显的嘲讽笑容:“大家扪心自问,《纪元誓约》真的还存在吗?”

    他转为冷笑:“上个纪元法师联合会加入消灭黯精灵的战争,从那个时候起,誓约就已经作废了!”

    “有人要说,那是为拯救世界,但《纪元誓约》不是说过‘即便尘世毁灭,魔法光辉永在’的话吗?”

    “《纪元誓约》里有魔法师可以因为保卫世界而暂时放弃誓约的条文吗?没有!誓约明确要求魔法师与凡人隔绝!但大家为什么装作没看见呢?”

    “不就是因为跟当时的各大教会,跟之后的图铎帝国达成了协议,不再把魔法师当作邪恶存在,魔法师可以在大陆招收学徒,可以自由行动吗?不就是因为推动了商业联合会的建立,可以跟商业联合会一起在大陆做魔导生意吗?”

    说到这,纷纷嚷嚷的议论声响起,正张口要说话的勒梅闭嘴了。

    跳梁小丑,不值得自己费力气。

    佐尔德的声音更加响亮:“但为什么《纪元誓约》这张皮还要披着呢?因为垄断啊!靠着这张皮,有些家族才能垄断跟商业联合会的贸易,才能盘剥所有魔法师和魔法工坊!”

    “一组记录水晶的成本是多少?三个银便士!工坊卖给理事会指定的贸易公会是多少?七个银便士!贸易公会卖给商业联合会的价格是多少?三个金蒲耳,这是成本的十倍!商业联合会卖给用户是多少?十个金蒲耳!”

    “如果只是价格的问题倒也没什么,工坊只要努力生产就能赚更多的钱。可有些家族靠着《纪元誓约》这张皮,就有借口进行管制,通过贸易公会制定配额!工坊生产多少都没用,必须得去讨好这些家族,拿到配额,才能赚到那点辛苦钱。而这些配额,又被这些家族私授给家族成员,让他们转手倒卖,不必生产就能又收一笔钱!”

    “靠着这样的垄断,这些家族在风暴群岛千年不朽!他们压制着有才华有天赋的魔法师的成长,把无数魔法师变成他们盘剥财富的工具!而他们自己不再去追索魔法的奥秘,不再去探索未知的位面。他们躺在庞大的财富上,用各种投机取巧的方法获取魔法等级,他们玷污了魔法的神圣光辉!”

    “他们群居在白银城,高塔里连小便池都是黄金做的!白银城的黄金家族嘛,谁不知道?整个风暴群岛的小孩都知道!”

    佐尔德直视勒梅,继续说:“《纪元誓约》已经成了黄金家族统治风暴群岛,垄断魔导贸易,压榨其他魔法师,让魔法世界走向沉沦的镣铐,我不过是在这里戳穿这层皮而已!”

    他高举手臂,环视众人:“今天,我以至高议会议员的身份,要求议会投票表决,废止《纪元誓约》!”

    “荒谬!”

    不是勒梅,而是另一位理事大声呵斥:“你这是对白银城各个尊贵家族的恶毒攻击!正是这些家族的先祖们带领大家,把风暴群岛建设成魔法师的避世天堂!在先贤的伟业面前,你应该保持尊崇和敬畏!”

    又一位理事咳嗽着说:“今天的议题已经确定,你可以向理事会要求将这项议题列入后续议程。”

    勒梅开口了:“年轻人,我很欣赏你的勇气,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也曾把见到的一小点脏污,就当成世界败坏的征兆,然后在最显赫最闪亮的那些人里去找该为此负责的人,再以燃烧灵魂般的热情去讨伐这样的敌人,因为这样最简单。”

    这个佐尔德对他盟友的攻击,让他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他想伸手拉一把。

    “可世界是混沌的,就像我们在魔网中编织魔法,需要的不是一个支点。这就要求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而你在某个角度投入得太多,其他角度就会出现问题,你的魔法就有失衡的隐患。”

    九级魔法师用魔法原理指点年轻魔法师,这是一种莫大的善意,当然,刚才那番动摇人心的言论,也就可以归结为年轻人的莽撞无知了。

    “理事长阁下,我非常敬仰您,小时候学习魔法,您的冒险事迹也给了我很多鼓励。不过当您成为理事长,执掌风暴群岛的权柄之后,您在我眼里就变得碌碌无为,甚至成了跟黄金家族同流合污的帮凶!”

    佐尔德的话让空间里沉寂了片刻,然后响起一片责骂声。

    木槌咚咚敲击,是今天负责会场纪律的理事海瑟薇-泰德。

    年轻的女传奇拢了拢漆黑的长发,如银月般的眼瞳无比沉静。

    她先礼貌的向勒梅点点头,再看向佐尔德,将琴弦般的悦耳之音散播到整个空间。

    “米尔德恩阁下,在半神之下,理事长拥有崇高无二的尊严。你的言论是对理事长品行的严重指控,除非拿出证据,否则至高议会将以言行不端的罪名,撤销你的议员资格。”

    海瑟薇的话没有任何情感,如女神降下神谕,但也如降下神谕那样,在空间里荡起一股无形的涟漪。

    勒梅眼瞳紧缩,看向这位出身于黄金家族的天才女魔法师。

    这不是在帮自己,是在坑自己!

    他忽然觉得,将这个人引进理事会的决定太过草率,应该再仔细挖掘一下前几年这个人不在风暴群岛的作为。

    “证据?”

    佐尔德哈哈笑了:“还需要证据吗?理事长阁下个人品行高洁,跟贸易公会没有直接的利益往来,可理事长的弟子们,为什么都在贸易公会里担当要职呢?为什么四处盘剥看不顺眼的工坊,对方不顺从,就只能含恨离开风暴群岛呢?金蔷薇工坊的传奇罗文娜是怎么离开的?大家心知肚明!”

    “还有,理事长的私人研究项目,总是不缺经费和材料,黄金家族的供奉可真不少呢。”

    “哦,对了,理事长的好几个子侄也在迩香享受忠诚神廷的供奉,还被授予了‘神圣魔法师’的头衔……”

    指控又被海瑟薇的木槌打断,女传奇冷着脸说:“空口无凭!”

    勒梅的弟子,另一位理事气急败坏的道:“海瑟薇!现在的议题不是这个!”

    女传奇皱眉:“按照会议规章制度,对理事长的指控必须马上澄清!”

    勒梅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我不愿轻易毁掉一个年轻人的前途,这事先放放,我有这个权力吧?”

    女传奇点头,再道:“按照制度,如果有议员的临时动议获得了一半议员的认可,动议可以作为正式议题。这一条,理事长您也要动用权力先放放吗?”

    勒梅一滞:“这个……”

    木槌咚的一声敲响:“那么进入表决环节,是否同意将米尔德恩的临时动议转为正式议题,投票。”

    勒梅和几个理事先是震惊,再对海瑟薇怒目而视。

    已经晚了,空间里一盏盏灯亮了起来,蓝灯表示同意,红灯表示反对,勒梅等人赶紧投下自己的票。

    二百三十三票同意,一百零七票反对。

    空间里的气氛顿时滞重了,几个理事的座舟靠近勒梅,私下嘀咕了几句。

    勒梅沉默了片刻,沉重的点头。

    然后他从座椅上站起来,严肃的说:“更改乃至废止《纪元誓约》关系非常重大,我们不能在一场临时会议上就做出轻率的决定。我以理事长的权力,将该项议程推迟到明年至高议会的正式全体大会上。”

    海瑟薇又开口了:“按照会议制度,这个权力属于理事会,理事会必须投票表决。”

    该死的制度!该死的投票!

    勒梅暗暗骂道,你到底是来捣乱的,还是脑子被魔法烧坏了,一点变通都不懂?

    “理事会,投票!”

    他倒不太在意,理事会大半人都站在自己这边。

    二十三位理事,十票赞同推迟,十三票反对推迟,反对者包括海瑟薇和另两位黄金家族的理事,以及所有非黄金家族的理事。

    即便是传奇魔法师,这一刻,勒梅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海瑟薇的立场已经清楚了,她是敌人。但其他理事,至少是他熟悉的那几个,怎么也会反对他?

    “帕米尔,你刚才说过,魔法师看事情不能只站在一个角度。”

    勒梅的好友,至高魔法学院的院长戴克-梅奈苏斯悠悠的道:“那么关于《纪元誓约》,我们也得换个角度来看。”

    “现在曙光之星已经升起,又到了纪元更替的时候。如果我们还固守传统,不有所作为,岂不是跟第二纪元一样,缩在角落里坐看世界变化,差点被纪元更替时引发的魔力潮汐全部毁掉?”

    “幻景技术在大陆兴起是一个征兆,由这个征兆,我看到了更多我们不去抓住,机遇就会变成灾难的征兆……”

    作为风暴群岛最权威的预言系大师,梅奈苏斯的话让空间里的风向明朗了许多。

    “废止《纪元誓约》!”

    “这层皮早该揭了!不能让黄金家族继续把风暴群岛拖向堕落腐朽的未来!”

    “魔法师该迎接全新的命运!”

    “投票!投票决定!”

    议员们议论如潮,很快汇集成“投票!投票!”的整齐声浪。

    勒梅一时有些无措,这远远偏离了他能驾驭的局面。

    某个理事勃然大怒:“什么时候黄金家族成了你们这些卑贱下人要挟的对象!?这里是白银城!”

    另一个黄金家族的理事冷声道:“投票?真以为你们手上的票就是真正的权力?”

    他对勒梅喊道:“理事长,你的权威呢?就容忍会场秩序乱成这样!?”

    管秩序的人都是叛徒了啊!

    勒梅暗骂,不得不硬着头皮喊道:“这项议题不符合议程,我以理事长的名义,推迟……”

    木槌蓬的响了,海瑟薇冷冷说:“理事长违反会议秩序,推迟决定不合法。”

    勒梅忍住一个大火球砸过去的冲动,咬牙问:“那要怎样才合法?”

    “解散本届议会,重新选举议员”,海瑟薇的语调机械得像是傀儡般。

    这不可能,这意味着风暴群岛的内战!

    “是否废止《纪元誓约》决定了风暴群岛……不,整个魔法世界的命运,我要求举行半神会议,由半神们做出决定!”

    勒梅终于丢出了杀招,尽管这意味着作为理事长的权威荡然无存。

    佐尔德嗤笑:“半神会议?半神都在做位面旅行,十年能召集起来就算快了!”

    黄金家族的议员也咆哮道:“这等于废止了誓约!”

    两边人吵了起来,开始有人丢水杯甚至座椅零件,场面混乱得如街头殴斗。

    在这个空间里,即便是传奇魔法师,力量也被压制到了强者级别,高于强者级别的法术也不能再使用。

    海瑟薇敲着木槌,有气无力的喊:“秩序!秩序!”

    黄金家族的理事和议员们聚在了一起,很快有了决定。

    “会议已经失控,召集守卫,维持秩序!”

    这些人嚷嚷着,直接冲到勒梅勒梅的座舟旁边,敲响了座舟上面的警钟。

    蓝光自混沌中射入空间,铺成一条道路,大批战斗法师带着魔武士和魔法傀儡入场。

    “把这些藐视会场秩序的人全抓起来!”

    “这些人是反叛分子,赶紧动手!”

    “约克!玛里曼、高文,动手!”

    黄金家族的理事和议员招呼他们熟识的卫队首领,首领没理他们,只看向一个人。

    勒梅以为是在看他,叹道:“照他们的话做。”

    首领根本没动弹,勒梅无比讶异,再一看,心弦剧震。

    他们是在看海瑟薇……

    木槌咚的再度敲响,海瑟薇面无表情的说:“照办……”

    勒梅悬着的心放下,接着再猛然吊起。

    守卫们冲向黄金家族和理事、议员,将他们一个个掀翻在地,绑上禁制绳索,还用禁制封条封住了嘴,不让他们念咒。

    “这、这、这是?”

    勒梅左右环顾,惊骇交加,这是叛变啊!

    梅奈苏斯叹道:“是啊,他们怎么蠢到以为只会用选票来推翻他们?”

    勒梅痛苦的大喊:“你、你们要让风暴群岛陷入到内战里吗?”

    “内战?”

    某位“背叛”的黄金家族理事冷笑:“勒梅,你站在前台太久了,只习惯看着前面,背后的事情,你真是太迟钝了。”

    什么意思?

    勒梅正疑惑,空间亮起一圈巨大光屏,以至高议会之塔为视角,显示了白银城的全貌。

    天空已经密布浮空舰,闪烁着蓝光的魔导炮口,正指着一座座高塔,那正是黄金家族的居所。大队战斗魔法师和魔武士乘坐飞空艇,冲入那些高塔之中。

    “你们……”

    凉意从勒梅心底一直渗到头顶:“你们早就做好叛变的准备了!?”

    “叛变?”

    佐尔德笑了:“黄金家族的腐朽统治,早就该终结了!你看,泰德大师自己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站到了我们这边吗?”

    他收住笑容,严肃的道:“这不是叛变,是革命!让风暴群岛的统治权回到人民手中的革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