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六十 有苦难就有赤红战士
    李奇停步,高声喊道:“汉森男爵,前面出了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汉森男爵头都没回,对背后的事情显然心知肚明,他摆手道:“我们正在处理,不需要担心!”

    李奇还不放弃:“可是我听到有人……”

    “哈德朗人,冒险者最大的死因就是多余的好奇心!你们如果再不离开,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汉森男爵脸颊扭曲,发出了最后通牒。

    “总数有三十二个,一半都是平民,职业者里有三个英雄级别。还有股力量很奇特,带着点熟悉的味道,但又完全不一样。”

    缇娜用告死神力进行了探测,做出了这样的报告。

    李奇有些犹豫,这跟好奇心无关,这帮克斯特人肯定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己这边力量不足,要见义勇为的话,会冒很大风险。

    他扫视众人,萨达尔、威尔森、叮当、波比等人平静的看着他。他知道,不管下达什么命令,他们都会照办。

    史丹、甘比特和蒂丝脸上浮动着不忍和义愤,却没说话,应该做好了离开的心理准备。

    缇娜继续用吐息刷他的耳朵:“要我潜过去仔细看看吗?”

    李奇摇头,这太危险了。

    接着他看艾丽,艾丽也看着他:“哆~哩~”

    李奇苦笑,是的,道理。

    哪里有苦难,哪里就有赤红战士,这是生活会上他跟大家反复宣讲的道理。

    但他还讲过,必须量力而行。

    艾丽再说:“叽~嘶嗯~”

    结合她探询的目光,李奇知道她是在问:“几成?”

    他想了想,答道:“六成。”

    艾丽踏前一步:“狗~啦~”

    看着她眼里燃起的战意,李奇笑了,揉揉她套在兜帽里的小脑袋,点头说:“稍等。”

    再看向缇娜:“计划。”

    半精灵少女的生理卫生课完全不及格,但冒险者的经历,让她对地下城的小规模战斗很有心得,也就成了参谋。

    她将手按在蒂丝的心语图板上。

    “先解决……”

    “阻击……”

    “集火……”

    缇娜瞬间列出了行动计划,李奇点头认可。

    蒂丝再把图板靠在李奇背上,大家看得一清二楚。

    李奇喊道:“汉森男爵……”

    七八十米外,汉森男爵带着手下逼过来,冷喝道:“不要以为我只是在吓唬你们!”

    “我要说的是……”

    李奇手指扣动,魔导枪子弹上膛:“我们先不客气啦!”

    端起魔导枪,“啦”字刚落下。

    九道湛蓝光芒激射而出,其中艾丽和叮当的魔导枪发出震耳的爆鸣,吓得对方的圣骑士展开光盾,骑士举起盾牌,就连汉森都退后一步,张开层层叠叠的复合光盾。

    反应真是不慢,可惜,目标不是他们。

    两声惨叫只响了一半就嘎然而止,端着魔导弩的游侠成了集火对象。

    两个游侠各自被击中好几枪,他们射出的弩箭都飙到了天上。

    缇娜和圆钩隐身潜行,其他人由李奇开火指示目标,集火攒射下一个目标。

    对方反应过来,拉出一道道或者炽白或者虹彩的虚影,朝队伍急速逼近。

    可惜,就算是英雄级别的圣骑士和骑士,也没可能一闪七八十米远。

    圣骑士必须要有人在前方做锚标,骑士倒有冲锋神术,但三级骑士一闪最远也不过三四十米,而且神力消耗很大,不能连续施展。

    于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骑士,身影刚由虚化实,就成了集火对象。

    转瞬之间,护甲、盾牌上火星连绽,打在盾牌上的子弹没能继续穿透护甲,但打在脑袋和腿上的子弹却轻松射穿护甲,溅起团团血花。

    骑士惨叫出声,丢开盾牌,捂着脸跪下,第二波枪弹又来了。

    面门和胸口被连续命中,骑士仰面翻倒,哆嗦着手,勉强用出一个治疗术按住胸口,再没了动弹的力气。

    下一个骑士……

    汉森男爵对身后队伍的情况一无所知,他冲刺过一半距离,再高高跃起,手中长剑虹光喷薄,似乎一击就能把李奇整支队伍化为齑粉。

    娇小身影跨出队列,冲天而起,大剑从下往上,似乎要将他当空撩成两半。

    长剑与大剑在半空交击,炽白与虹彩圣光冲撞,两人落到远处,砸起大团烟尘。

    “哪里来的小野种!是龙尔德那个疯神手下的圣武士吗?”

    汉森男爵从没见过这样的圣光,只隐约觉得光色跟正义圣光相近。看对方的小身板和兜帽下那张俏丽小脸蛋,也就十二三岁年纪,这让他怀疑刚才那股猛烈的神力冲撞是自己的错觉。

    “呼!哒!”

    艾丽脸上满是愤怒,大剑猛劈。

    两柄剑裹绕着神力再度交击,艾丽退了一步。

    汉森冷笑:“刚跨过英雄级别的门槛吗?让我这个五级骑士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

    话没说完,眼角瞅到自己的长剑,脸色大变,手里的长剑崩了一个指尖大的缺口!

    寒气在他心底呼呼直吹,这可是附魔了四级锋锐术和坚韧术的魔导剑啊!

    大剑又攻来,他再不敢硬碰硬,只是以骑士神力抵挡,一时跟对手陷入僵持状态。

    趁着空档,汉森看了下队伍的情况,这一看心神摇曳,两剑相撞,火星四溅,又崩裂了一个缺口。

    他却顾不上心疼武器,他的队伍已经败得一塌糊涂!

    三个骑士,按照远、中、近的距离,均匀的扑倒在地上,像是冲锋路上的里程碑。

    远处一个刺客倒在血泊中,另有一行血迹通向远处,剩下那个刺客逃了。

    两个骑士,三个圣骑士,在离对方三四十米外的地方,举着盾牌或者光盾,背靠背缩成一团,组成一个乌龟阵。

    乌龟阵不停转动,避免一个人被连续集火。他们的盾牌上火星连绵,光盾涟漪阵阵,凝结出片片结晶。怪异的枪弹不断命中他们的臂腿,只能靠治疗术、祝福术、坚韧术等法术苦苦支撑。

    他们也不是完全没还手之力,圣骑士的圣光斩不断击出,可对方两个神职者举着跟圣骑士很像但光色略有区别的光盾,将圣光斩稳稳挡下。

    对方其他人一直好整以暇的用那种古怪的魔导弩,一轮轮的射击。魔导弩特有的铿铿金属摩擦声夹杂着清脆的爆鸣,也在持续折磨神经。

    “冲啊!混蛋!”

    汉森气得怒骂,乌龟阵却没一点变化,躺在对方队伍脚下的尸体已经告诉了他们,脱离防御圈单独冲上去会是什么下场。

    那个英勇但却愚蠢的家伙,冲到了对方身前,被七八道蓝光射中。至少三道射在脑袋上,三级秘银头盔就像纸一样薄弱,他们清楚的看到猩红血水从后脑勺上喷出。

    汉森终于有所醒悟,心底的寒气冒得更浓了。

    魔导弩发射时的铿铿响声和爆鸣声,一两秒一发,竟然一直没停过!

    这还是魔导弩吗?就算是巅峰强者,射魔导弩也没这么利索吧?

    他招募的两个游侠都是三级强者,每射一箭至少得三四秒,急速射上十来箭就得喘一阵子,最多射三十箭就要脱力,这些人手里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乌龟阵里,一个圣骑士高喊:“我是迩香圣骑士团的!你们好大的胆子,敢伤害神廷的人!”

    汉森想吐血,你对哈德朗人说这个?

    小姑娘的大剑继续逼过来,汉森暴喝一声,爆发神力荡开这一剑,身影拉出一道虹彩虚影,激射而出。

    汉森跑了……

    或许他是想通报后面的人,但终究是跑了。

    毕竟是位男爵……

    乌龟阵里,五个人面面相觑,一个骑士拉出虹彩虚影,也跑了。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当骑士冲锋到远处时,圣骑士用援护追了过去。

    四个人撒开脚丫子大步急奔,没有顶着敌人的射击,没有看到队友倒下,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你们这帮克斯特懦夫!”

    剩下那个来自迩香的圣骑士大骂,也跟在后面跑了。

    “居然跟迩香有关”,李奇放下魔导枪,嘀咕道:“这趟见义勇为,多半能回本。”

    他擦擦额头上冒起的一层细汗,问大家:“累了吗?”

    除了蒂丝大口喘气,萨达尔吐了口浊气,其他人都纷纷摇头。

    甘比特嘻嘻笑道:“还没过瘾呢!这跟之前打靶训练有多大区别?打着打着就赢了。”

    叮当有些不甘:“以后的战斗都会这样吗?连人都戳不到,多没意思啊!”

    “他们只是没料到会遇上一队急速弩手而已,后面就会有所准备了。”

    李奇并没高估魔导枪的作用,刚才的战斗就看出来了,高阶职业者就算被魔导枪打中,除非当场爆头,否则很难马上失去战斗力。

    对方是没搞清楚底细,吓着了而已。如果横下一条心冲过来贴身肉搏,绝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当然,这也跟自己这边的人数并不占优势有关。再多一倍的话,对方想冲都冲不过来了。

    他隐约对女神之前的话有了些感悟,在这种小队战里,魔导枪的确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毕竟魔导枪跟每个人的特长脱了钩。

    李奇再问:“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大家做好准备了吗?”

    众人喝啊呼应,艾丽在前面啊啊招手,已经不耐烦了。

    跨过对方把守的谷口,进到一处谷地,李奇心头一震。

    刚过谷口时,李奇就有所感应,现在亲眼看到,真有些难以置信。

    腐化之气!

    谷地里搭着帐篷,像是处临时营地。

    营地旁边立着一排木桩,每根木桩上都绑着一个人,身上披着斗篷看不清楚细节,但看头发和身体曲线,应该都是女人。

    不是所有木桩都还完好,也不是所有人都还活着。

    几根木桩已经被烧得只剩半截焦炭,上面黏着像是人体烧焦了后的残骸。

    还有根木桩正在燃烧,近于黑色的火焰里,有什么东西在挣扎,但已经是无意识的抽搐,没几下就停止了。

    另一根木桩上,身上绘满符文和法阵的白袍人,正捏着一个女人的下颌,把什么东西往她嘴里灌。

    腐化之气就是从那东西上散发出的。

    五个逃兵刚跑回营地,大呼小叫的嚷着。

    先跑回来的汉森,在帐篷旁边跟两个人说着什么,见到李奇等人出现,指着他们大叫:“哈德朗人!”

    营地里一个魔法师举起法杖,杖尖闪起橘红光芒。

    “开火!”

    李奇下达了命令,目光并没有从那根木桩上挪开。

    那个女人被强灌下了带着腐化之气的东西,身体猛然绷紧,带得木桩都在晃动。

    她仰头凄厉的惨嚎,黑焰从她嘴里、眼里、耳朵、眼睛,总之任何一处孔窍里喷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