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七三 魔女的窥探
    “哈德朗王国的边地伯爵,赤红女士的眷顾者李奇-普雷尔”,佐尔德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怨恨诅咒,挥手在半空亮起一面光屏。

    光屏里是一个清秀少年,黑发灰瞳,正跟一个粉头发,头上有犄角的小姑娘谈笑风生。

    “我想看到他的工坊是什么样子,他跟特蕾希娅-哈德朗,还有哈德朗王室是什么关系,他信奉的神祇是什么底细!”

    光屏里,李奇的影像忽然静止,像被抠图一般抽了出来,在半空凝聚为淡淡的虚影。

    黑气自黄沙中渗透而出,充入虚影中,让虚影渐渐清晰、立体,变得跟真人一样。

    影像骤然一动,在半空中迈步,身后带起淡淡黑气,很快凝结为模糊飘摇的影像。

    佐尔德看到,李奇从唐古斯忠诚神盟跨到哈德朗王国,走入简陋但很宽敞的房间。

    佐尔德看到,铁匠将模具压在紫铜板上,铛铛敲了几下,压出法阵的凹槽,而砧板旁的传送带堆积着上百块紫铜板。

    佐尔德看到,铁匠摇动手柄,将紫铜板通过传送带挪到下一组铁匠那里。这组铁匠操纵着魔法熔炉,把融化的秘银灌到紫铜板上。冷却之后,杂工将紫铜板收走,送到另一处房间里。

    这里的十多个学徒每人一张台子,先是粗暴的用挫板将法阵胚子挫平,挫下来的秘银还有杂工负责搜集,应该是要重新熔炼。学徒再对法阵进行细致的打磨,同时补充缺损的部分。即便如此,也比从头镂刻法阵,再镶嵌秘银丝要快上好几倍。

    佐尔德看到,学徒制做好的法阵到了一定数量,杂工就收集到下一个房间,由铁匠卷成圆筒,套上铁管,通过传送带挪到另一组人手里。这组人专门装配机匣,装配好的机匣在传送带上挪到又一组人面前,装上护木、握把、枪托,一枝枝魔导枪就这么完工了。

    这完全不是佐尔德熟悉的魔导工坊!

    魔导工坊不都是从镂刻法阵到部件装配,全由一个人从头到尾完成吗?

    李奇却把魔导枪的生产拆分成若干环节,每个环节固定由一组人负责,每个人只做一件事情。所有环节衔接起来,让魔导枪的生产变成一条无形的河流,从头到尾,始终在流动着。

    佐尔德看得头皮发麻,他估计这座工坊一天能生产上千枝魔导枪!

    这个产量并不可怕,他预计要开办的魔导枪工坊,预计产量每天能到两千枝。

    问题是,日产两千的产能,是建立在他集中了二十多个魔法工匠,每个工匠手下有二三十个魔工士的基础上。

    而李奇的工坊,除了一直四处游走,像是检查质量的一个魔法师外,就只有打磨和测试法阵的十多个学徒应该是魔工士,其他的几十个铁匠木匠杂工全是平民!

    佐尔德看得醍醐灌顶,菲尼26式魔导枪能做到那么低的价格,设计仅仅只是次要的,真正的秘密来自这样的生产过程!

    这么算下来,就算二十金蒲耳的单价,李奇每枝也有得赚,他的人工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等等,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多部件都能装配起来的呢?

    魔导工坊跟平民的铁匠木匠工坊一样,一个工匠必须从头到尾包办一件产品,才能确保部件不出问题。就算是同样的设计,不同工匠间的产品,零件也没办法通用。

    然后佐尔德注意到了,每个环节都有一个人专门检查零件,他们把零件跟像是精钢做的模型进行比对,规格尺寸有问题的全都挑了出来。从紫铜板到铁管,从弹匣到枪托都是如此。

    对啊,魔导枪不像魔偶之类的精密装置,零件并不多,精度要求也不高。只要用这样的办法简单的统一零件规格,相互之间就能通用了。

    密斯特拉保佑!

    佐尔德兴奋不已,幸亏自己有这样的底牌,看到了李奇的底牌。

    只要自己照着李奇的方法改造工坊的生产,不仅产能可以保证,成本也会大幅降低。即便自己也跨过二十金蒲耳的价格门槛,只要量大,仍然有得赚!

    但佐尔德又有些忐忑,如果李奇真的如传言那样,跟特蕾希娅有不可告人的关系,那么整个公选,自己不过是陪太子读书,这可麻烦了。

    李奇的身影走出工坊,像是在时光长河中漫步,身边的景象急速变幻。

    佐尔德看到,阴暗幽深的地下空间里,李奇跟一个头戴王冠的武士说着什么。

    虽然身影和面目很模糊,但佐尔德确定,那应该就是哈德朗的前任国王,特蕾希娅的父亲特拉格迪-哈德朗。

    李奇继续走,下一幕让佐尔德心神剧震。

    那是哈德朗王都铁冠城的王厅,胸口破开大洞的国王歪着头坐在王座上,特蕾希娅正拿着染血的王冠往头上戴,李奇跟一个贝努因人向她鞠躬致敬。

    没等他回过神来,王厅的景象骤然凝固,李奇的身影像是从油画上挣脱出来,而后景象化作黑气,继续萦绕在李奇身边。

    李奇继续漫步,身边的黑气始终凝固不成清晰的景象,只隐约看得到像是个女人的身影。

    这是关键时刻!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是窥探到了最隐秘的事情,说不定不只能揭破李奇跟特蕾希娅的关系,还能看到李奇的真正底细!

    佐尔德大叫:“薇姬-苏洛蒙!如果不给我看到清晰的答案,我会把你们苏洛蒙家的余孽全都抓到你身边!你的弟弟妹妹,会全在你的腐化之气里变成活尸!我以密斯特拉之仆的名义发誓!”

    黄沙中的黑影摇曳起来,李奇影像周围的黑气加速了凝固。

    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清晰,但离成形始终差一点。佐尔德只能看到那像是个光翼高扬的铠甲武士,从背后抱住李奇,显得十分亲昵。

    佐尔德正为影像不够清晰,武士还戴着头盔而着急。武士的头盔忽然散作烟气,露出一张绝美容颜,憨憨的笑着,正沉浸在极致的幸福中。

    女武士的眼眉依旧有些模糊,佐尔德却如遭电殛。

    这张脸他可一点不陌生,当初在王帐初见后,他好几晚上都没睡好觉。给侍女用了变脸术想爽一把的时候,又觉得那形似神异的侍女是对她的亵渎,沸腾的欲火被罪恶感瞬间浇熄。

    特蕾希娅-哈德朗……

    这位血冠女王,从来都是圣洁高雅,如冰山雪莲般只可远观。可跟李奇在一起的时候,却像雏菊般温馨可亲,那是她发自内心的愉悦。

    李奇跟她果然有一腿!

    苦水在佐尔德心里泛滥,刹那间他居然生出了无生趣的念头。

    女武士的身影更加清晰,发色和瞳色也显露出来,失魂落魄的佐尔德并没有注意到。

    然后女武士的身影被白光包裹,化作一座小小的殿堂。

    殿堂中立着一根足有两人高的木桩,上面刻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一列字。

    这是李奇领地里的赤红神殿,佐尔德有这个情报。

    那列字绽放出炽亮的光芒,越来越亮,光芒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渐渐显现,又像云雾般捉摸不定。

    “加油!薇姬!”

    佐尔德心跳加速,这就是李奇的底细!他信奉的赤红女士,快要显露出真颜!

    亮光中,一张巨大的脸显现,比特蕾希娅还要美丽,又挟带着瞬间就能将灵魂化作飞灰的恐怖之力,让佐尔德脑子一片空白。

    “咦?居然有偷窥狂!”

    隐约中,佐尔德听到一把好听的嗓音这么说,他还听到了凄厉的呼号声,那是薇姬,但像是从亿万里外的冥冥虚空传来。

    他的意识飘渺而上,去往某个奇异的地方,跟某位伟大而怪异的存在谈笑风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佐尔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他拍拍脑袋,诧异的嘀咕道:“刚才我怎么走神了?”

    猛然抬头,他皱眉道:“特蕾希娅呢?”

    空中那个李奇的身影已经散掉了,佐尔德揉着额头,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特蕾希娅之后我好像看到了什么,是什么呢?”

    “薇姬!”

    他招呼沙柱中的身影,没有回应,对方跪坐着,似乎失去了生机。

    “看来是虚脱了,得让她休息一阵子”,佐尔德叹道。

    他又振作起来:“就算李奇跟特蕾希娅有一腿,如果我的价格跟他差不多,特蕾希娅也不好徇私舞弊,不然她也不会搞什么公选会。”

    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嘀咕了一句:“我好像忘了什么……”

    正要跨进传送门,他忽然停步,脸色变得煞白。

    “不对劲!这种感觉像是被抹掉了记忆!”

    闭上眼睛,佐尔德审视灵魂。

    然后他睁开眼睛,煞白的脸色转为惨白,身体也微微颤抖。

    “完全空白!我彻底丢掉了一段时间的记忆!连灵魂里的记录都被擦得干干净净!”

    他哆嗦了好一会,吐出一口浊气,才稍稍安定下来。

    “不管是什么神祇,李奇必定是位神祇的教宗,这事确凿无疑。”

    佐尔德摇头苦笑,跨出了传送门,他得重新考虑该怎么跟李奇相处了。

    等他离开后,那个浑身散发着浓郁黑气,跪坐在沙柱中的身影,忽然抬起了头。

    面目被黑气遮掩,看不清楚,一双紫色的眼瞳份外明亮。

    眼瞳中,一丝银白光芒游动着,她喃喃低语道:“女神……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