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八二 迩香的白袍与红袍
    迩香,费恩之心,坐落在大陆中心的镜海里,仅仅一座城市,就占据了镜海的小半面积。

    在上个纪元,迩香还有“千岛之城”的别称。到了这个纪元,原本的岛屿尽数化作基石,压在巍峨堂皇的建筑下,这个名字也渐渐被人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天堂之城”。

    即便是来自风暴群岛的魔法师,仰视这座像由金银珠宝堆砌起来,极尽视野仍然看不到边际的城市,也禁不住生出震撼与自卑之心。而对来自其他国家的外地人来说,迩香更是主位面的天堂山。

    本地居民并不为这个比喻而自豪,他们认为天堂山也比不上迩香。

    在上古传说里,天堂山的天使们依旧要早出晚归,收集晨露,收割神麦,编织光云,为天堂山带来饮水、食物和光亮。

    但在迩香,宏伟的神力结界不仅保护着整座城市,还让夜晚变作白昼,欢乐和愉悦彻夜不息。来自整个大陆的美酒、食物、香料、织物等各种物资,源源不断的供应着城市所需,永不匮乏。就连他们的奴仆,要做的也只是来往于神殿和住所之间,搬运需要的物资。

    生活在迩香的百万居民,自小就按照神廷凯姆教会枢机会制订的神典,每日祈祷奉礼,风雨无阻。诵念凯姆之名,遵行凯姆之礼,灵魂就与凯姆相连。

    资质一般,或者不够虔诚的人,虽然在迩香居于底层,却无困苦之忧。他们生活在迩香的外层,在来自整个大陆的游客和学子身上赚取连乡下贵族也艳羡不已的金蒲耳,同时收获到乡下贵族一辈子也享受不到的崇仰。身为女子,宁愿嫁给迩香的普通人,也不愿在偏远国家当公主,这是大多数费恩人的共识。

    少数被凯姆瞩目的幸运儿们,很小年纪就告别父母,进入内层的神学院学习各种技能,领悟进一步尊奉凯姆信仰的道路。他们会在学院里获得牧师或者圣骑士的职业,再进入教会,一步步由司者成长为助祭、祭司。经过漫长的攀爬,极少数人成为凯姆的眷顾者,最终步入紫山。

    紫山,迩香之巅,矗立着忠诚神廷的心脏,凯姆教会的神冠:忠诚圣堂。

    身着白袍的主教们沿着回旋廊桥,进入忠诚圣堂的顶层。值守的圣骑士看到这副景象,惊讶得一时都忘了行礼。

    除了每年的凯姆神诞日,什么时候见过几乎所有的白袍主教集合在一起?

    主教们个个面色凝重,并没有出言训斥守卫的无礼。

    他们穿过带有侦测邪恶等法术的光门,进入一处宏伟殿堂。

    看上去这里是忠诚圣堂大殿堂的一部分,高达百米的凯姆神像,正好在中心镂空的位置露出整个头,可主教们都知道,这里跟大殿堂是隔绝开的。

    白衣主教们先向凯姆神像祈祷致礼,再站成一个半圆,恭谨的低头等候。

    片刻后,光影闪烁,一个个红袍人出现。

    白袍是主教,红袍是枢机主教。如世人所知的那样,忠诚神廷凯姆教会并没有教宗,枢机大主教也是为半神级别的存在留着的。

    枢机主教身着红袍,组成了枢机会,掌管着整个教会乃至整个神廷的权柄。所有的枢机主教都是传奇,这是他们能穿上红袍的先决条件。

    总共是十一个红袍人,除了在东方主持战事以及在北方处理秘密事务的两位枢机主教,整个枢机会的成员都在这里了。

    不过白袍主教们都知道,除了中间那位老者,其他的枢机主教大多都是投影。既然是传奇,大部分时间都会用在修行上,窥探迈向半神之路的门径。只有在重大时刻,比如现在,才会分出精神,商定教会事务。

    “你们来了……”

    中间一位红袍老者说:“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希望你们已经有了成型的对策。”

    “伯努瓦枢机阁下……”

    白袍中最年长的米利埃代表众人开口,尽管他比对方年长,但掐得极度圆润的语调将他的恭谨表露无遗。

    更低阶的教职者和信徒面对他们这些白袍时,也是一样恭谨,可米利埃清楚,那不过是对权柄的敬畏。而他们白袍对红袍,除了权柄的敬畏,还有对神意的惶恐。凯姆的神恩、神眷、神罚以及神谕,就是由红袍们传递下来的,红袍就是凯姆意志在凡间的延伸。

    米利埃说:“发生在艾兰尼斯的事情,撼动了很多基层和中层神职者的信仰,就连瓦伦丁主教布林托,都有些动摇了。”

    枢机会的红袍们很少抛头露面,米利埃是资格最老的白袍主教,在迩香人眼里,就相当于迩香的大管家。

    伯努瓦淡淡的说:“布林托吗?之前他的信仰就发生了偏离,应该是鲁恩的死刺激了他。我们会通知博杜安枢机,让他注意布林托。至于中层和基层,坚定他们的信仰是你们的职责,这不是枢机会需要谈论的事务。”

    “是的,枢机阁下,我只是、只是强调形势的严峻性”,米利埃额头冒出一层细汗,却顾不得去擦。

    他回头看了看同僚,从他们赞同的眼色里获得了力量,鼓起勇气开口:“我们认为,特蕾希娅获得了忠诚之剑后,对凯姆意志的扭曲越来越严重,再让她获得护卫之盾,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必须从根源上阻止她!”

    “你们是想把护卫之盾运回迩香吗?”

    伯努瓦的语气很坚决:“这绝对不行!上个纪元,凯姆在唐古斯斩杀了暴政之神,忠诚之剑被腐化,只能封印在那里。护卫之盾留在瓦伦丁,是用来封印东方贝努因诸神。如果运回迩香,会引发一场足以灭世的浩劫。”

    米利埃觉得自己的智慧已经不足以思考眼前的困局了:“但是特蕾希娅……”

    “她不过是凯姆用来清理妄信的线头而已,凯姆的信仰已经杂草丛生,她和她身后的王国贵族们,正在侵蚀凯姆的信仰根基。凯姆希望通过她,看清楚谁还拥有正信,谁已经堕落到脱离教会,用自己庸俗而愚昧的灵魂,狂妄的删改信仰,污秽凯姆的圣光!”

    “至于护卫之盾,她不可能获得护卫之盾的认同,相反,她会接受凯姆的最终审判!”

    说到这,伯努瓦的语气变得冷厉了:“但这不是你们放弃瓦伦丁的理由!凯姆也不希望她能走到那一步!你们必须竭尽全力保卫瓦伦丁!偷奸耍滑者,将接受凯姆最严厉的神罚!”

    米利埃等人正长出一口气,原来凯姆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特蕾希娅正沿着凯姆设下的道路,走向她可耻命运的终点。

    听到伯努瓦的警告,他们赶紧纷纷赌咒发誓,要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战争。

    “在艾兰尼斯,凯姆为了完成计划,提前揭开了神战的序幕,这也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你们得让愚昧的凡人知道,这不是凯姆的意志,而是特蕾希娅的意志。”

    一个女性红袍发出了声音:“即便以凡人的智慧,也该知道借艾兰尼斯的事情,削弱特蕾希娅的力量,扩充我们的力量。现在已经不是凯姆信徒们的内战了,你们还不明白吗?”

    米利埃等人沉吟片刻,都露出若有所悟的神色。

    “让整个费恩都知道,并不是凯姆在屠杀生灵,刽子手是特蕾希娅”,又一个红袍人说得更直接:“让瓦伦丁人把她当作屠戮者,坚定抵抗她的决心。让其他神祇的教会和信徒惧怕她,远离她。让正义之神的圣武士们视她为敌,在她的腹地,她的侧翼,掀起反对她的浪潮……”

    枢机主教们个个都是有大智慧的人,三言两语就敲定了应对局势的措施,米利埃等白袍们带着重新振作起来的信心,喜悦的离去。

    殿堂里,红袍的身影依旧未散。

    沉默许久后,伯努瓦说:“形势的确很严峻,我们必须请求大主教们出手。”

    “我们在护卫之盾上做的安排未必是万无一失的,而且凯姆对特蕾希娅的回应,也的确在动摇教会的信仰。刚才我对米利埃的说辞,只是安抚他们,还需要拿出振作中层基层信心的实际措施。”

    “上个月收集的神力又下降了一截,魔女的产量没有明显提升,获取罗丝神尸的行动也受阻了。在大主教们问责我们之前,我们必须向他们递交成型的对策。”

    一位嗓音中性,分不出男女的红袍说:“我感觉到特蕾希娅背后有一股力量,一股似乎超越了命运的力量在支持她。很多变化也是整个纪元,甚至前两个纪元都前所未见的。”

    “我也察觉到了!”

    女性红袍用确定的语气说:“从幻景戏剧的兴起,到风暴群岛的变化,还有魔导枪的出现,这一切的背后,都有魔法师的影子,能看到第一纪元里魔法帝国重现的征兆。我觉得,风暴群岛那帮推翻了黄金家族的卑贱者们,想借特蕾希娅之手,重新夺回主位面的统治权。”

    伯努瓦摇头:“不要把现在的魔法师跟三万年前的魔法师相提并论,现在这帮卑贱者跟之前的黄金家族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他们和商业女神的关联太紧了,跟统治凡人相比,他们更乐于在凡人身上榨取金蒲耳,用于跟外层种族交换魔法资源。”

    “至于说阴谋,某位蛰伏在哈德朗的新兴神祇,比魔法师更值得注意,前不久正是她的神职者破坏了我们在熔火地域的行动。特蕾希娅的身后,也有那位教宗的身影。”

    “复苏的爱神,一个想浑水摸鱼的小角色而已”,那个中性红袍说:“比起她,我觉得更需要警惕夜女士。我早就说过,特蕾希娅似乎获得了另一位强大神祇的祝福,她灵魂纯净无瑕,自小就无比强大!联系上前任哈德朗国王的动向,迷雾沼泽罗丝神尸的变化,那位神祇很有可能就是夜女士!”

    “我认为这是夜女士的布局,是她在十九年前把特蕾希娅送到凯姆身边,迷惑了凯姆的意志。不然无法解释特蕾希娅这么特别,当初她在迩香学习的时候,我们的信仰浸染毫无效果。”

    伯努瓦叹道:“其实我们有机会的,在特蕾希娅成为凯姆唯一圣女的时候,就该把她留在迩香。去年我们感觉不妙,想亡羊补牢,结果让事情走到了这一步。”

    “不要自责,那是我们的集体决定”,女性红袍说:“而且我们向大主教们申请神谕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反对。”

    “伯努瓦说得对,形势严峻,需要大主教们在更高层面出手”,一个比伯努瓦还苍老的嗓音说:“抱怨、追责、揣测超越命运的轨迹,这都没有意义,我们要向大主教们提出具体的意见。”

    殿堂再度沉默,过了一会,伯努瓦说:“不管具体对策是什么,现在已经不适合在艾兰尼斯进行决战了,但我们又必须阻止特蕾希娅继续前进。”

    “克莱芒在冰原的行动已经初见成效。再有三四个月的时候,我们就能拥有一支大军,并且让整个世界的视线转到另一个方向。”

    “我认为就以拖延时间为对策,向大主教们提交建议。”

    其他红袍都纷纷点头,女性红袍用遗憾的语气说:“可惜迷雾沼泽那边,命运的轨迹太凌乱了,否则我们全力投入到罗丝神尸上,应该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既然大主教们也认为那里是危险之地,我们就不要多想了”,伯努瓦说:“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吩咐白袍们准备神祭,召唤大主教们的意志需要不小的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