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八四 欧萝拉、希尔维与特蕾希娅
    李奇急冲冲进入传送门,返回城堡,准备联系欧萝拉。

    还没走到通讯室,传讯戒指先响了,欧萝拉惊慌失措的叫道:“李奇!不好了,欢悦女士陨落了!”

    婊子之神?

    李奇长出了口气,开启信风之书,欧萝拉的头像亮起,满脸惶惶不安:“凯姆陛下这是怎么了,疯了吗?”

    果然,欧萝拉虽然不是凯姆信徒,对凯姆也是异常尊敬的,连她都这么想了。

    神祇发疯可不少见,从杀戮之神到受难之神,再到正义之神,都犯过这毛病。

    “我还担心是优雅女士呢,至于婊子……嗯咳,欢悦女士,我看说不定是凯姆陛下要整肃自己的盟友呢。”

    李奇安慰她道:“你也知道,欢悦女士的信仰早就堕落了,去年在我城堡办的那场宴会,我都领教过,想想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他理解欧萝拉的惊惧,在忠诚神系里,优雅女士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如果凯姆真的疯了,优雅女士就危险了。

    优雅女士完蛋了,作为优雅圣女,信仰之力丧失了寄托,灵魂会受到巨大冲击,搞不好是要死人的。

    欧萝拉都要哭出来了:“但那是教会的过错啊!”

    到底是教会腐化了神祇,还是神祇堕落了才影响到教会,谁说得清楚?

    总之结果是,欢悦女士变质了,凯姆在面临更大规模的神战前,先清洗自己这边的害群之马,确保队伍的纯洁性,这也说得通。

    “就算欢乐悦女士出了问题,她终究是凯姆的盟友,不该用这么激烈的态度对待啊!”

    欧萝拉还没被说服:“如果我有一天堕落了,李奇你会杀我吗?”

    那要看堕落到什么程度了,总之吾辈革命志士,玩不来“好朋友,一辈子”的江湖义气。

    他露出真诚的笑容:“好朋友,一辈子,我怎么会呢?”

    对革命统一战线的重要伙伴,李奇还是得讲策略的。

    最终他只能用“神祇的想法,凡人怎么能猜得到”这种说辞,安抚住欧萝拉。

    欧萝拉又为其他人担忧起来:“特蕾希娅那边,恐怕会不太好过吧。”

    这倒是个问题,原本夷平了白玉城,极大改善了决战的态势,又获得了凯姆的庇佑。她的军队应该正士气如虹,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桩幺蛾子。

    不过以特蕾希娅对凯姆的坚定信仰,这事应该动摇不了她吧。

    刚挂断通讯,小龙女的通讯又来了。

    她惊慌失措的大叫:“李奇!不好了!欢悦女士陨落了!”

    李奇叹气:“已经知道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小龙女很激动:“我刚押着一批货到军营里,就看到那帮婊子哭天喊地抹脖子……”

    哈德朗的欢悦教会被整肃了,没有随军,但其他国家的欢悦教会不受特蕾希娅的管束,在这场战争里也非常活跃。

    李奇之前在唐古斯忠诚神盟分部,就看到了很多欢悦圣女,甚至公选会的礼仪小姐都是她们充当的。

    遵循费恩世界跨越纪元的“军事传统”,军营是不分男女的,就如小龙女所说,大军里混杂了不少欢悦圣女,实质就是高级军妓。

    “你听我说完啊!”

    小龙女跳脚:“然后我才知道欢悦女士的事,我去找特蕾希娅,被希尔维拦住了!说特蕾希娅身体不舒服,不见外人!我居然被当成了外人!那个希尔维简直混蛋!就像你说过的那种隔绝中外的阉-奸!”

    眼见她要把话题偏到天堂山去,李奇赶紧拧回话头:“特雷希娅身体不舒服?”

    “当然是借口啊!她一个传奇,还能被泪水淋感冒了?”

    小龙女气得鼻孔都喷吐着隐约的橘红光丝:“要找她的人把王帐都堵了,她就露了一面,说有些事情要好好想想,然后躲起来了!不只不跟我说话,盟友的代表,神盟的部下,一个都不理睬!我从没见过她是这个样子!”

    “之前她从公主变成女王,从王都回来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样颓废!凯姆发疯了,她又这个样子,搞得大家都心慌意乱的,这还怎么打仗!?我已经闻到了失败的味道啊!”

    特蕾希娅居然被打击到了这种程度?

    李奇皱眉,不应该啊。

    小龙女也就是找他发泄,抱怨了一大通后就挂掉了。

    李奇在通讯室里转了几圈,觉得很是烦躁。

    特蕾希娅怎么会这么不中用呢?

    这就打不下去了?

    你打不下去了我的革命大业该怎么办?没有你这波前浪,我这波后浪又怎么起得来呢?

    想了想,他又开启了信风之书,呼叫欧萝拉。

    “欧萝拉,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算了我过来当面说。”

    ………………

    “我是怕芙蕾雅伤害到特蕾希娅,你该知道,哪怕一丁点,我都不能容忍,所以我……你尽管骂我吧,不管怎么难听,我都不会生气。”

    一处山谷的谷口,浑身甲胄的希尔维显得异常消沉。

    “当初我们三个在迩香贵族学院修行,都是从哈德朗来的乡下姑娘,特蕾希娅的凯姆圣女身份又总是被人质疑,我们遭了很多冷眼。是芙蕾雅不理会其他人的异样眼光,最先站出来跟我们做朋友的。”

    希尔维对面是欧萝拉,她才知道芙蕾雅的消息,泪眼婆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噩耗。

    “那段时间,每天都是她第一个去食堂帮我们占位置,我们过去的时候,她那头红发在人堆里总是那么醒目。她看见我们,笑得像原野上的小鹿,高兴的举手招呼,喊着欧萝拉姐姐、特蕾希娅姐姐、希尔维姐姐……”

    欧萝拉捂着脸,泣不成声:“希尔维,你怎么下得了手?你怎么下得了手……”

    希尔维转开脸,握着剑柄的手背青筋绽露。

    她生硬的道:“我还以为你是来劝解特蕾希娅的,才自作主张同意你来了,没想到你比特蕾希娅更需要人安慰。”

    “希尔维,我恨你!”

    欧萝拉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苦涩的道:“但我仍然当你是朋友,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想帮助你。我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快把你压垮了,你没有感觉吗?”

    “需要帮助的是特蕾希娅”,希尔维的头转得更开了,目光投在什么都没有的天空:“快被压垮的人是她,而我只是她的剑,没办法在这种事情上帮她。”

    “那你就好好做一把剑啊!”

    欧萝拉愤怒的道:“什么时候剑可以替主人做决定了!?”

    希尔维没有说话,就听着欧萝拉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等欧萝拉不见了,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自语:“因为特蕾希娅,也把自己当成了凯姆的剑,这不公平,她得有伴。”

    山谷里停着若干辆马车,马车上像堆麻袋一样压满了尸体,血水从渗过木板,在车厢下滴滴答答流着。

    一个人正从马车上搬下尸体,挪到刚刚挖出的坑里。

    是特蕾希娅,她没有动用神力,也没人帮她,就靠着*的力量,一直忙碌着。

    一辆马车已经搬空了,尸体一具具放好了,她抄起铁锹开始铲土。

    “欧萝拉,等一下,我还在忙。”

    她早就感应到了欧萝拉的到来,直到欧萝拉进入视线,才淡淡的开口。

    语气很平静,像是清晨起来浇花一样自然。

    “这些是……我们的士兵吗?”

    欧萝拉也不是见血就晕的娇弱千金,并没被尸体吓住,只是觉得尸体的衣着有些奇怪。

    “不是,是艾兰尼斯人”,特蕾希娅说:“有的是贡多斯的牧人,有的是龙尔德的圣武士,你看……”

    她示意欧萝拉靠近,指着坑里一具尸体说:“他应该还不到十六岁,戴着龙尔德的圣武士徽章。魔导枪的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肺部,他就这么死了,说明他最多是个见习圣武士。”

    少年身边还躺着一个人,全身上下,包括头颅都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看身体应该是个女子。

    特蕾希娅指着女子说:“她跟他长得差不多,很清秀的姑娘,应该是他的姐姐。弟弟倒下后,她拦在弟弟身前,挡下了继续射向弟弟的子弹,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特蕾希娅此时终于有了点表情,那是回忆带起的一丝惘然:“他们这群人,用特殊的隐秘道具,潜伏到了我的王帐附近,喊着为艾兰尼斯、为白玉城、为芙蕾雅复仇的口号,想要刺杀我。”

    “他们连最外层的守卫都没有冲破,装备了魔导枪的低阶侍从用雨点一样的子弹把他们一个个打倒,我就在后面看着、数着,从一百一十七,一直数到零。”

    欧萝拉看着她的侧脸,忽然有些心悸,艰辛的说:“所以,你觉得……所以,你才要亲手埋葬他们?”

    特蕾希娅摇头:“不,我只是想算算,如果一个人亲手埋掉十万具尸体,要花多少时间,要付出多少力气。”

    “不要再为难自己了!特蕾希娅!”

    欧萝拉哆嗦着身体喊道:“不认识的人,死多少都没关系!重要的只是芙蕾雅!但她已经死了,她的国家也毁灭了!她的死是个意外也好,是个错误也好,都已经没意义了!如果你不振作起来,做你该做的事情,她的死不也会变得毫无意义了吗?”

    “欧萝拉,你可是王国第一交际花啊,怎么说服人的本事变得这么差了?”

    特蕾希娅淡淡笑道:“你的演技也退步了,你让斯嘉丽、伊丽莎白女王和丝芭达克丝深入人心的本事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