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八五 关于组建联合舆论战线的建议说明
    “特蕾希娅……”

    欧萝拉盯着她那双浅灰色的眼瞳,仿佛面对一层厚厚的坚冰,但她感觉得到,冰层之下正翻滚着汹涌的激流。

    “你是在怀疑自己坚信的凯姆陛下,并不是绝对正确了吗?凯姆陛下发动的神战,超出了你理解的范畴,让你觉得凡人不过是神祇的棋子,凡人奉行的神意,都是神祇之间的利益算计,根本没有什么神圣高尚的东西?你开始觉得忠诚之剑沾染的血污,变得腥臭作呕了吗?”

    欧萝拉念稿般的质问,让特蕾希娅的玉白脸颊泛起红晕,她愤怒的道:“住口!你是在亵渎神祇!”

    欧萝拉没有停下来:“那么我说错了,你并没有怀疑。但你在害怕,害怕最终的真相会是这样的!所以你才会这么生气!”

    “神祇……怎么会视凡人如麦田?神祇是爱我们的,祂指引着我们的灵魂,我们必须虔诚的信仰神祇。如果不是这样,凡人就没了信仰带来的光明,世界会陷入黑暗,没了敬畏带来的秩序,世界会陷入混乱。欧萝拉,神学课第一堂课讲的这些道理,你居然都忘了吗?”

    特蕾希娅的话让欧萝拉有些羞愧,又有些无奈:“如果只是用来应付导师,我可没忘。但我做不到像你这样,发自灵魂的坚信这些道理。”

    特蕾希娅终于吐露了心声:“是的,我发自灵魂的坚信这样的道理。我的怀疑,我的恐惧,都只是我身为凡人的怯懦,我正在努力克服它。”

    她垂下眼帘:“这很艰难,需要些时间,需要做些事情。”

    欧萝拉长长叹息:“那么特蕾希娅,也就是说,你信仰的是凯姆陛下本身,而不是凯姆陛下的忠诚和护卫神职给凡人带来的秩序。”

    特蕾希娅又不快了:“欧萝拉,不要学那些可恶的诡辩者说话!神祇和信仰是一体的!不能割裂!”

    欧萝拉继续问:“但是神祇更替,神职变动是经常的事情啊。如果凯姆陛下要丢开之前的秩序,建立新的秩序,你会怎么做?”

    特蕾希娅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是好的,那必定是凯姆陛下的真意。如果是不好的,必定是迩香或者其他亵渎者在扭曲凯姆的意志!”

    欧萝拉再问:“怎么判别好不好呢?”

    “问这里”,特蕾希娅按着自己的胸房说:“问自己的灵魂,凯姆一定会回应的。”

    “那么,就没问题了”,欧萝拉用果然如此的语气说:“特蕾希娅,既然你与凯姆同在,任何时候,信自己不就行了吗?”

    “这是亵……”

    特蕾希娅下意识的想要驳斥,可话说到一半却陷入深思。

    片刻后,她眼中的坚冰渐渐消散,散发着冷冽气息的面容也变得柔和了。

    “是的,我与凯姆同在……”

    她看向欧萝拉,目光变得清澈而又犀利:“欧萝拉,这些话不是你说得来的,是你的姑姑,还是哪位大师指点你的?”

    “我其实不想来的……”

    欧萝拉长叹:“神廷也好,神盟也好,你们就是争个对错,却连累了那么多人,连芙蕾雅也……我真正的想法是,战争能马上停下来多好,你就这么退缩了多好,不要再死人了。”

    “不过他说得对,历史大潮浩浩荡荡,就连神祇也必须顺应潮流。任何妄想阻挡甚至逆转历史大潮的人,都是螳臂挡车的反动派,是会粉身碎骨的。”

    “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但我知道,既然战争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已经付出这么多代价了,就必须夺得胜利。所以,我还是来了。”

    欧萝拉中间那句话让特蕾希娅生出极度陌生,但又隐隐震撼的感觉,她皱眉问:“他?”

    欧萝拉咬咬牙,把那个名字说了出来:“就是李奇。”

    “李奇……”

    特蕾希娅并没有恼怒,她扬起了眉梢:“看来我需要跟他好好谈谈。”

    ………………

    “我不想见她”,李奇看着信风之书上欧萝拉的头像,用极度不爽的语气说:“心烦了就挥之即去,需要了又招之即来,我又不是狗。”

    “她是你的女王!”

    欧萝拉嗔道:“分明在关心她,先是帮她弄魔导枪,然后又把我调教成鹦鹉去安慰她。现在她对你少了很多芥蒂,想让你去帮她,你还跟小孩子一样赌气!”

    李奇笑道:“欧萝拉,吃醋了?我指着天堂山发誓,我可没有暗恋特蕾希娅,她可是与凯姆同在啊!”

    “李奇……”

    欧萝拉咬牙:“你这小毛头还调戏起我来了?”

    “好啦,说真的,现在我还不适合抛头露面。艾兰尼斯那边的情况,提米已经告诉我了,我知道特蕾希娅在为什么头痛。”

    李奇换回正经脸说:“你去那边的时候,我已经弄好了一份计划,递给提米了,她没给你?”

    欧萝拉举起一本心语书:“这个?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她顺手翻开,嘴里念念有词:“关于组建联合舆论战线的建议说明……你的用词总是这么奇怪。”

    “总括,舆论是左右人心的重要战场,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在舆论战线存在着一场没有魔力冲击,但对我们正义事业的影响远远超越魔导炮甚至禁咒的战争。”

    “费恩世界是心灵产生力量,信仰支撑超凡的世界。最大限度的发挥超凡力量的作用,组建强有力的联合舆论战线,夺取舆论战争的胜利,比其他任何世界都更加重要。”

    “现阶段我们遭遇到的临时挫折,来自于敌人在舆论战线向我们发起的进攻。庆幸的是,敌人还没有深刻认识到舆论战线的重要意义,不仅没有强有力的专门机构,宣传手段依旧沿用口口相传,散播谣言这种古老并且原始的手段,没有努力挖掘超凡力量在舆论战争上的作用。当然,从敌人落后腐朽的本质上看,这种努力是与他们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

    “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建立起自己的舆论战线,向敌人发起猛烈的舆论攻击。这样的战线需要激发我们所有成员的力量,大家共同加入进来,齐心协力,各展所长,在舆论战线打一场浩浩荡荡的人民战争!”

    “据此我提出如下建议……唔唔……好费解啊,这跟李奇你之前的小说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面对这样的文字,欧萝拉的智商也向小龙女看齐了。

    虽然看不懂,却很厉害的感觉,支撑着欧萝拉继续往后翻。

    “现阶段我们在舆论战线上的核心任务,是清除敌人的负面舆论,树立我方领导人光荣伟大正确的形象,让整个费恩明白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这项任务将把宣传体系的建立与一系列宣传内容的传播融合在一起,进行同步推进。”

    “宣传体系方面……嗯嗯……好多数字和魔法器具的名字!不看了!”

    “宣传内容……拍幻景戏剧短片?我也要演?演芙蕾雅?”

    欧萝拉顿时精神大振,仔细看短片那部分的策划。

    渐渐的,她的脸颊升起红云,那是愤怒。

    “李奇,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这么卑鄙!这么无耻!这么……”

    欧萝拉气得眼里都浮起了泪光,把书一扔:“你休想让我拍这种充满了谎言的东西!”

    ………………

    艾兰尼斯大草原,被摧毁的白玉城依旧笼罩在仿佛自天空垂落的尘云中,只依稀看得到残垣断壁。

    北征大军王帐,特蕾希娅的现身,让忠诚神盟的高层干部与各个王国公国的首脑松了口长气,看来女王是挺过来了。

    说实话,对所有人来说,这十来天都挺难熬的。

    神罚禁咒的成功召唤,以及凯姆发动神战干掉贡多斯,对北征大军来说,人人都像被传奇牧师拍了个顶级激励术,士气瞬间飙到顶点。不少部队都在做进入瓦伦丁王国的准备了,他们认为敌人已经没有胆量进行预定的决战。

    没想到凯姆转身又把自家联盟里的欢悦女士干掉了,就算欢悦女士已经堕落,但终究没有变质为恶神。此举顿时被众多信仰不坚定的凯姆信徒,以及其他神祇的信徒看作是凯姆发了疯。

    这个说法很快在北征大军里传开,又急速蔓延到大军后方的各个国家。其间又混杂着大量关于特蕾希娅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渲染文字。一时间,各方都在质疑参加这场战争的必要性。

    与此同时,艾兰尼斯人的残余屡屡发动自杀式的攻击,后方也有众多圣武士教团通过冒险者公会、神魔网络,或者在交通要道和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张贴公告,将特蕾希娅指定为正义之敌,这又让对圣武士抱有好感的人们,开始怀疑跟随特蕾希娅作战是否是正义的。

    正义之神龙尔德是个疯神,疯狂大多体现在行事怪异,以及眼中容不得一粒尘埃的严苛。祂经常颁下一些荒谬的神谕,让圣武士行事捉摸不定,令人畏惧。

    比如在一些地方,很多冒险者因为不小心杀了一只鸡,就被圣武士处以死刑。

    但在大多数时候,圣武士给人的印象依旧万年如一日,那就是公正无私,他们不屑于污蔑和构陷。

    费恩的圣武士并没有统一的教会,而是分布在费恩各地,以零散的教团形式存在。艾兰尼斯的圣武士算是组织最严密,规模最大的一支,但跟其他教团之间也因为理念不合,经常发生冲突。

    没有人认为其他地方的圣武士,只是因为跟艾兰尼斯圣武士同气连枝,就向特蕾希娅示威。

    现在,特蕾希娅终于站了出来,王帐里,人人都觉得心中有了依靠。他们用好奇加感激的目光看着特蕾希娅身边那个美艳夺目的少女,据说是她让特蕾希娅重新振作起来的。

    “特蕾希娅,我觉得具体的方案还是先内部讨论的好,你该先仔细看看……”

    欧萝拉看着特蕾希娅手里那本心语书,显得异常不安。

    “这个计划非常好!舆论战线非常有必要建立!”

    特蕾希娅眼中闪动着名为战意的光彩:“这事为什么要私下讨论?我并不觉得这是需要暗中行事的秘密。”

    欧萝拉的声音异常虚弱:“但是里面的幻剧……”

    特蕾希娅笑着说:“是难为情吗?难道李奇还给你安排了吻戏?”

    欧萝拉翻翻白眼,终于放弃了阻止当众讨论的努力。

    “事情是这样的!”

    特蕾希娅扫视她的部下和盟友,清朗的嗓音就像过往对他们发号施令一样,让所有人都心神一振。

    “之前我们疏漏了另一个战场,这个战场的重要性,不亚于我们这支大军正在进行的战争!”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心语书递给宫廷魔法师:“复制给大家,每人一本。这是最高机密,看后必须上交,绝对不许外传!”

    魔法师有专门的复制法术,很利索的就让心语书人手一本了。

    翻开一看,几乎所有人都两眼转圈。

    “里面的东西,用语的确有些奇怪,毕竟是几万年前的语法。”

    随着欧萝拉的讲述和特蕾希娅的点评,王帐里的气氛渐渐热烈。

    “没错!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怎么能任由迩香造谣污蔑,我们却束手无策呢!?”

    “这里面提到的幻景机产业,已经有样品了?六个金蒲耳一部?记录晶片的价格等于一瓶生命圣水?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一弄,以后小酒馆还怎么做生意啊?消息不都该在小酒馆里传播吗?”

    “拍点幻剧就能打赢战争?我觉得这种事情不是很靠谱啊。”

    虽然感想各异,但重视舆论战线这事,却很快达成了共识。

    这是绝对必要的!现在大军士气衰落,人人心神不宁,就是被迩香的谣言拖住的。

    至于执行这项工作的专门机构,所有人都没有经验。一些接触过情报工作的人也都是跟刺客、探子或者情报贩子打交道,在这方面完全没概念。最终的结论是,由女王陛下圣心独-裁。

    再到心语书上列出的当前最紧迫的任务,王帐里的气氛变了。

    一些人脸颊扭曲,一些人脸色青白,更多人则是眉头紧锁,表露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心理。

    特蕾希娅的反应更激烈,一股冷冽的劲气自她体内散发而出,冲得整个大帐都摇晃了一下,也让众人在那瞬间感应到刺骨的冰寒。

    她凭空挥手,旁边一颗用来联络的水晶球落到欧萝拉身边。

    特蕾希娅脸色铁青:“欧萝拉,联系李奇!让他说清楚,这个幻剧短片,到底是什么居心!”

    后面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他要是还推托,我会直接把他的脑袋拎到这里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