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百八八 这个宣传部,我就代理了
    “邪恶之树的确结不出善良的果实,但善良之树也未必只结善果。陛下坚持事实,坚持真相,那么受迩香蛊惑的人与陛下为敌,为此而死,这不就是恶果吗?”

    李奇接着的话让特蕾希娅蹙起了眉头,旁边一直像雕塑站着的努曼艾尔低低叹了口气,而希尔维却点了点头,看李奇的目光有了细微的变化。

    王帐里,不少人都交换起眼色,他们其实已经想通了。

    特蕾希娅有些迟疑的说:“真相才是最有力的,事实才经得起时光的侵蚀。建立在真相和事实上的判断才能坚定信仰,我相信人们……”

    李奇很无礼的插嘴:“只有智者才能从真相中获得力量,但智者更明白世界需要善意的谎言。而信仰坚定的人,恐怕比智者还要稀少。那些不是智者的人,那些信仰不够坚定的人,难道就可以不对他们的死活负责了?”

    他还是那副老僧入定的模样:“至于事实经不经得起时光的侵蚀,陛下的忠诚之剑,原以为已经失落了,这可是跟凯姆陛下有关的神器啊,我们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普雷尔伯爵……”

    特蕾希娅抿了抿嘴唇,有些微微羞恼:“我对你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能言善辩。”

    欧萝拉的嘴角抽了抽,那是在忍笑,心说特蕾希娅啊,你也终于体会到了。

    大概觉得这么对话越来越像学生跟老师的互动,特蕾希娅说:“我需要听到更明确,更正当的理由,而不是这些零碎的花言巧语。”

    “好的,陛下。”

    “我觉得,陛下,还有诸位,对这个剧本之所以难以接受,是因为还没有深刻领会到舆论战线的重要性。”

    李奇话风一转,变得激昂起来:“我们正在进行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面对敌人,我们已经放弃了贵族的礼仪,骑士的美德,甚至神职者的荣耀!因为我们是在与异端战斗,胜利才是一切!只有胜利,才代表我们是正确的,是正义的!”

    王帐里的人都微微点头,特蕾希娅想说什么,却没出口。

    “在血火交加的战场是这样,在无形的舆论战场上,也是这样!”

    “真相和事实的确是有力的武器,在这个战场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要像发明魔导枪那样,对真相和事实做必要的改进,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

    “但真相和事实有时候会站在敌人那一方,成为敌人的武器。这个时候,我们是用血肉之躯往上冲呢,还是寻找更强大的武器?”

    李奇不问自答,毕竟答案有悖于在场众人心目中依旧视为珍宝的东西:“这个时候,只要能用来战胜敌人,什么武器我们都得用上!必要的谎言,就是这样的武器!只有夺取胜利,我们的牺牲才有意义,我们才是正义的!”

    “在舆论的战场上,像绝对中立的全知者那样执着于真相和事实,像鸟儿爱惜羽毛那样,爱护个人的名誉和荣耀,都是愚……不负责任的行为,是怯战资敌!”

    “舆论战场就跟血火战场一样,只有敌我,没有中立!我们要像在血火战场上作战那样,利用一切天时地利,运用各种阴谋诡计!我们要抱定牺牲一切的觉悟,哪怕忍受屈辱,丧失名誉和荣耀,也要夺得胜利!胜利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胜利会让凯姆陛下的神意散播到整个世界,胜利会偿还我们失去的一切!”

    李奇举臂喊道:“为了凯姆!为了胜利!”

    居然有好几个人跟着喊出了声……

    特蕾希娅看着李奇的头像,目光变得迷茫了,直到希尔维咳嗽,才回过神来。

    她悠悠叹了口气,对众人说:“今天的会议就到这,接下来,我跟普雷尔伯爵商讨一下细节。”

    人们都有些愕然,这不是往常那个心胸坦荡的女王。

    女王接受了李奇的建议,却没认错,而是打着马虎眼直接跳过了。

    反常归反常,结果却是好的。大家面带喜色的离开了。

    再想想这也正常啊,据说普雷尔伯爵是女王的妹夫。对其他人,女王只需要讲道理,对妹夫,总还有一层人情嘛。

    把人都赶了出去,王帐里只剩下特蕾希娅和希尔维、努曼艾尔、欧萝拉,这时候她说:“剧本必须改,我提三点。”

    “第一,欢悦女士的内容,是对神祇的亵渎,必须删掉。”

    “第二,贡多斯陛下在整件事情里也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剧本里如果一点都不提,会很不合理。”

    “第三,别指望我演,我可以出现,但我不会哭。最后抱着芙蕾雅那段,也必须删掉。”

    李奇的头压得更低了:“陛下英明,第一点的确欠妥,第二点……关于贡多斯陛下,可以加一段迩香使者用魔女大阵腐化贡多斯神物,进而惑乱贡多斯意志的戏。”

    特蕾希娅眉头深锁,努曼艾尔露出牙痛的表情,但都没说话。

    旁边欧萝拉暗暗长叹,李奇这家伙太肆无忌惮了。先是欢悦女士,再是贡多斯,虽然都陨落了,毕竟是神祇。这么随意编排神祇,这胆子也真是……

    他的神祇到底有多纵容他啊!

    李奇再道:“至于第三点,其他的删掉都不影响主题,但降下神罚禁咒的时候不哭,仍然会给观众留下……不好的印象,至少会引发很大争议。”

    “神罚禁咒是法阵召唤下来的,不是我一个人能办得到的,这是常识”,特蕾希娅终于找到了讥笑李奇的机会,语气里居然听出了一丝轻蔑。

    “这就难办了……”

    李奇装作没听出来:“整个故事的核心要义,其实就是化解大家对这个神罚禁咒的抵触,如果陛下不哭……”

    “我不哭!”

    特蕾希娅咬着牙说:“我并不是爱惜羽毛,而是……总之,就不哭!”

    “那这样吧”,李奇让步了:“陛下犹豫不定,让另外一个人抢先发令,这个人的地位必须很高,有资格下令,又跟陛下很亲密,还能不惜名誉……”

    “那么就是我了”,希尔维扬起眉毛说:“这个角色交给我!就用那种……欧萝拉,你们是怎么说很大很清晰的画面的?”

    “特写”,欧萝拉叹道。

    特蕾希娅不快的道:“希尔维!”

    “陛下,如果不是怪我会抢您风头的话,就不要劝说我了,这是我该做的。”

    希尔维看着特蕾希娅,目光里有很多东西。

    见特蕾希娅默然,希尔维又爽朗的笑道:“我可不觉得这有损名誉,相反,我会让敌人看清楚,希尔维是特蕾希娅之剑!冷酷无情,锋锐无双的剑!”

    王帐里又沉默了一会,特蕾希娅做了总结:“剧本就这么定了,至于建立专门负责舆论战线工作的机构,这事必须马上着手。普……李奇,除了你,可没人担得起来。”

    李奇正要说话,特蕾希娅又道:“也不需要你随军,在后方就能办了,你可不要推辞。”

    “愿为陛下效劳”,李奇行礼。

    特蕾希娅问:“那么这个机构叫什么呢?”

    “就叫……”

    李奇下意识的说:“就叫宣传部吧,先让我当代理部长,陛下满意了,再给我转正。”

    “真是奇怪的名字”,特蕾希娅也没多想:“不过也好,迩香那边估计也摸不着头脑。”

    她吐出一口浊气:“那就这样吧。”

    李奇的头像消失后,希尔维问:“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让他到军营里来?”

    特蕾希娅摇头不语。

    等希尔维、努曼艾尔和欧萝拉退下,特蕾希娅支着额头,苦涩的道:“善意的……谎言吗?”

    小龙女的魔法马车里,欧萝拉打开信风之书,李奇的头像又出现。

    欧萝拉神色很复杂:“你果然说服了她,也就比说服我多了几句话。”

    “不是我说服了她,是她说服了自己”,李奇说:“我并不是要为自己洗地,但我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让更多不必要的悲剧继续上演,所以我可以牺牲自己的荣誉。我问过凯姆了,他说这是对的。”

    “她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就像你一样。虽然这不是真正的芙蕾雅,虽然这有损我的荣誉,但大家会为此纪念芙蕾雅,她的名字会在费恩传颂,这是好的事情,我觉得可以做。”

    李奇的话让欧萝拉眼中生起薄薄雾气,却又笑了:“你这张嘴啊,我实在想象不出你会虔诚向你的神祇祈祷。”

    “是啊,所以她对我也不是很满意啊”,李奇说完才意识到这味道不对,还好欧萝拉正沉浸在终于可以为好朋友做点什么的心情里,并没在意。

    欧萝拉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跟我谈这事的时候,说把黑锅扣给欢悦女士很重要,这个背景会化解大家对凯姆意志的怀疑,现在特蕾希娅要删掉,岂不是太可惜了?”

    “这没什么”,李奇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特蕾希娅审核后的是官方公映版,到时候我们再弄个导演剪辑加长版,把这部分加进去就行了。”

    欧萝拉的杏眼都瞪圆了,导演剪辑加长版?还有这样的操作?

    “你不怕特蕾希娅怪罪!?”

    “怪罪?不是说了吗?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通讯室里,跟欧萝拉商定了后续的事情,挂断通讯,李奇抹了抹额头,一手汗。

    说服特蕾希娅这事,欧萝拉这个旁观者觉得容易,自己这个当事人却知道其中的艰苦。

    光是忍住不跟特蕾希娅对视,就够煎熬的了。

    “不错的撕逼奇”,光屏弹开,小红帽用调侃的语气说:“代理宣传部长。”

    李奇合掌做上香状:“开玩笑而已,不要当真啊!”

    “你那通话里,有多少是真的呢?”

    小红帽很认真的看着他:“你认同只要屁股不要脑子?你赞同用革命的谣言当武器?你认为革命宣传工作,也跟你说的那样,是可以为了胜利而不顾一切?”

    “当然不……”

    李奇说:“邪恶之树结不出善果。”

    小红帽瞪眼,不等她开口,李奇又道:“从宗教革命到资产阶级革命,不过是超凡阶级内部争夺统治权的革命而已。这样的革命,真相和事实的力量本来就不够强大。不需要我们提醒,他们自己很快就会挣脱道德的束缚,突破各种底限,比如说美国南北战争的谢尔曼大进军,那就是总体战的开端。”

    “我们的革命是无力阶级的革命,是最终消灭阶级的革命,跟他们的革命在本质上就是不同的。”

    “对无力阶级来说,还需要谣言吗?对被奴役的人,受压迫的人来说,难道认清自己受到压迫的事实,明白自己为什么遭受苦难的真相,还不足以让他们起来革命吗?如果必须编造谣言,才能掀起我们想要的革命浪潮,这样的革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红帽很意外:“你这革命觉悟空前高涨啊,是接受了什么心灵洗礼?”

    李奇用向神祇祈祷的虔诚语气说:“陛下那穿透了世界的革命之光,时时刻刻都照耀着我啊。”

    “恶……”

    小红帽打了个哆嗦:“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玩笑开过,小红帽感慨的道:“的确啊,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必须编造谣言才能掀起革命,这样的难度也太大了,跟在三哥家闹革命没什么区别啊。”

    李奇讶然:“陛下,您居然对在三哥家闹革命都没有信心?”

    小红帽很坦率:“难道不是吗?你自己觉得呢?”

    李奇想了想,认真的点头:“您说得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