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我不是诸天〕〔修真重启之我自张〕〔零一队长〕〔老婆,求领证!〕〔量子意志〕〔欧皇崛起〕〔花都最强医神〕〔宗主人呢〕〔偃者道途〕〔纵横五千年〕〔江鱼郑萱〕〔富豪继承人李凡免〕〔末世炮灰养娃记〕〔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李凡〕〔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林雪薇楚炎〕〔校园修仙武神〕〔华娱之闪耀巨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零二 战争,战争从未改变……吗?
    艾妲的“纪录片”还没有完,接着的画面里,天色已到黄昏,距离战斗结束已经过去了很久。

    这是一幕无比凄凉的景象,青山绿水的山谷变得满目疮痍,谷地里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弹坑”。炎爆术和火焰、奥术射线摧毁里谷地里大半植被,原本的溪流和小河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处处猩红的水洼。谷地两侧的山峦也成了焦土,一处的山头被坠落的浮空舰铲平了整整一截。

    魔兽、召唤生物和人类的尸骸遍布在谷地里,很难得看到一具完整的。神盟的牧师们在尸体间游走,在每具尸体前做简短的祷告,再施放净化术,避免亡灵之力的侵入。

    牧师的侍从偶尔还从尸堆里拖出伤员,确认伤员的身份后,做出不同的应对。有些是很惶急的召唤牧师,有些是聆听遗言,有些则置之不理。

    画面转到战场中,镜头跟在艾妲身后,有些像游戏的第三人称视角。她在战场中行走,用颤抖的语调自言自语。

    “我以前觉得,不会再有什么死亡,能让魔法师感到害怕了。魔法师从学徒时代开始,就在接触死亡。为了检验法术效果,测试魔导器具,魔法师把人类、半精灵、半兽人……总之各种生灵当作试验对象,眼皮也不眨的夺去他们的生命,心里没有一丝畏惧和愧疚。死亡就像无处不在的魔力场,跟空气一样自然。”

    “可现在站在这里,看到这样的死亡,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颤抖。”

    “魔法师剥夺生命是为了追索真理,杀手剥夺生命是为了获取报酬,复仇者是用仇人的生命伸张自己的正义。就算是杀戮之神的信徒,也是把杀戮过程视为获得神眷的祭礼,死亡只是祭礼的必然结果。”

    “单纯为了杀人而杀人,只是单独一个人的话,肯定会被看成是最变态,最不可理喻的人。可像战争这样,成千上万的人被组织起来,目的就是消灭对方,却被冠上了各种神圣正义的光环,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奇怪了。”

    “我忽然对战争之神充满了憎恶,祂应该有另外一个神职,毁灭,祂的教义里一定藏着消灭所有凡人的东西。”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战争更糟糕的事情了。”

    散发着浓烈小白鸽味道的心灵陈述,令正沉静在战争伟力中的观众们心中一震。

    影像里满地的血水,一堆堆的残尸,伤员的呼号以及战友或者亲属的哭泣,将一只名为“战争”的恶魔描绘得栩栩如生,直透灵魂。

    殿堂里骤然沉默,气氛变得无比压抑。

    看到罗丝魔女们相互依偎,大多数人都神色沉重,一些人面带哀怜,对艾妲的陈述心有戚戚。

    李奇暗叹,艾妲你啊,是要向小白鸽进化吗?

    塔伦斯凑过来低声说:“气氛不对啊,是不是先关掉幻景?”

    “为什么要关掉?”

    李奇说:“这是告诉大家,这样的言论会伤害到我们的信仰,让我们感到畏惧吗?以前看幻景是怎么做的,现在照旧。”

    塔伦斯了悟的点头:“我明白了,那伯爵你……”

    “你来吧”,李奇想看看老头的业务水平有没有提升。

    塔伦斯楞了下,却没推脱,眼里升起一丝光彩,看来肚子里已经有货了。

    “这家伙小时候是喝加了蜂蜜的牛奶长大的吗?比战争糟糕的事情多了!比如……”

    菲妮捂着脸,不敢看那些奇形怪状的尸体,嘴里却很坚强:“比如看着跟自己一样大的贵族小姐喝牛奶,自己没有份,就连借着收拾桌子的机会去舔牛奶碗的机会都没有!总是被比我更强壮的仆人抢在前面!”

    “你也就牛奶这点追求了”,缇娜不屑的道:“让那个家伙长对尖耳朵,她就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战争更糟糕的了。”

    艾丽的感慨更直接:“吧~嗤~”

    卡琳继续打呼噜,她要是清醒的话,也会对艾妲的反战言论嗤之以鼻。比战争还糟糕的事情,她张口就能数出三件:没有自由、睡眠不足以及不能舒服的瘫着。

    李奇很欣慰,魔女们的觉悟都很高啊。

    后面的幻景都是传递反战思想的影像,最终艾妲在自拍视角下,眼里波光荡动的说:“导师,我有些想信仰赤红女士了。把大爱向整个世界传播,让费恩不再出现战争,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未来啊。”

    李奇就一个想法:哼……

    影像消失,萤石灯亮起,殿堂里还一片沉寂。

    塔伦斯的声音骤然响起,沧桑而洪亮。

    “你们也认同战争是令人憎恶的,是不该发生的,是必须避免的吗?”

    史丹和甘比特要说话,却被老头的眼色按住。

    殿堂里的人构成很复杂,有三百多康拉德孤儿,有一百多教会学徒,两百多正式神职者。还有两百出头的罗丝魔女,以及若干外围人士,包括萨达尔、贝弗罗、阿图尔和还没获得赤红神力的杀戮神子。

    其他积极分子的发言,老头就拦不住了。

    “战争是我们践行神意,获得神眷和荣誉的必然道路,我们怎么会憎恶呢?”

    “这样的恐惧不会吓倒我们!我们的使命是解放整个费恩!”

    “战争是革命熔炉!我们都渴望战争!”

    积极分子的表态,让殿堂里顿时卷起一股批判声潮,原本那些有点想法的,也不敢再开口。

    这可瞒不过塔伦斯,他需要的不是积极分子表态,而是澄清大家对战争的认识。

    “不!战争的确是最令人憎恶的!”

    塔伦斯的话让殿堂瞬间安静了,李奇暗暗得意,不愧是自己带出来的徒弟啊。

    “魔法师说的其实没有错!战争是凡人最该痛恨的事情,它让凡人失去安宁祥和的生活,它夺走亲人甚至我们自己的生命,它激发出凡人灵魂最深处的邪恶,它让世界走向毁灭!”

    “我们应该憎恶战争!”

    塔伦斯用肃穆的语气说:“我们要在费恩传播大爱的信仰,目的之一的确是消灭战争!我们要建立的没有压迫的新世界,更不容许战争的存在。”

    “但是……”

    随着这个词的出现,正有些迷惑的积极分子们振奋,正感到欣慰的落后分子愕然,果然有转折呢。

    “但是大家应该记得,我们的信仰,要求我们穿透事物的表象,发现深层次的本质。在对战争做定论前,我们应该思考,为什么会有战争?自古以来的所有战争,都是一样的吗?”

    这时候史丹终于有机会说话了:“有些战争只是贵族老爷们,还有教会之间的争权夺利!有些战争,比如说第三纪元跟黯精灵之间爆发的战争,就是反抗敌人的入侵!这两类战争的本质是不同的!”

    甘比特不甘落后:“是啊,抵抗侵略,反抗压迫,这样的战争是正义的!”

    这个道理太浅显了,所有人,就连萨达尔也都表示认同。

    “是的,正义的战争,我们不该去憎恶!”

    塔伦斯用上了李奇一再强调的“生动形象的比喻”:“我们憎恶的是非正义的战争,是腐朽的贵族和教会,以及其他超凡阶级,决定谁该坐在主人的座位上,谁只能坐在陪客的座位上,谁必须被赶出去的罪恶盛宴!不管他们怎么争夺,人民的命运都不会有本质的改变,人民的肉被烧烤,骨头被炖汤,血液被做成饮料,成了餐桌上的丰盛大餐!”

    威尔森高喊:“没错,我们要用革命的战争,消灭这些邪恶的战争!”

    荆棘圣盾们哇噢噢的叫了起来,这帮都是骑士转职的家伙,对革命战争的信念自然有更深的理解,也有更强烈的渴望。

    萨达尔默默的看着,眼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所以!”

    见先进分子的认识已经被端正,落后分子也在反省,塔伦斯做总结:“正义的,革命的战争会让我们获得荣耀,获得力量。这一点,之前我们在对抗亡灵天灾的时候,已经得到证明了……”

    刚说到这,一个稚嫩的嗓音叫道:“那刚才我们看到的战争,到底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呢?”

    是丹尼尔-康拉德,小小年纪,居然会思考道理了:“我觉得是邪恶的,因为一边是迩香的主教,一边是那个冷血女王。但我们又在帮女王做魔导枪,帮女王出主意,我有些想不通。”

    “这场战争,既是正义的,又是邪恶的”,这个问题塔伦斯早有答案:“正义的是,在人民遭受的所有压迫里,来自迩香忠诚神廷的压迫最沉重。女王代表的贵族,虽然也在压迫人民,但相对神廷要轻一些。而且贵族也在遭受神廷的压迫,在推翻神廷这个目标上,我们跟贵族是一致的,我们当然要帮助他们。”

    “邪恶的是,这场战争本质上其实还是神廷的主教跟王国的贵族争夺谁该统治人民,等贵族取代了神廷后,他们仍然会压迫我们。”

    塔伦斯笑着问:“所以,丹尼尔,我们为什么会一边帮助女王,一边在这里发展,你该明白了。”

    丹尼尔跟左右的小伙伴嘀咕了一阵,大声道:“明白了!就像我们在贝塔基地对付那两头魔兽一样!把钢鬃野猪赶到巨岩蝎的巢穴里,帮着它收拾最厉害的巨岩蝎,同时我们还挖好了陷阱,等钢鬃野猪干掉了蝎子,接着收拾它!”

    “是啊,不过你们还太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战场还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塔伦斯笑眯了眼,康拉德孤儿们的觉悟比一般的学徒还高,等他们成年后,必然是革命大业的中坚力量。

    “那么,总枢机……”

    塔伦斯几句话就肃清了艾妲刮起的反战思想,再和往常看幻景一样,如果李奇在场,就由李奇讲两句。

    “塔伦斯同仁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就只补充一点。”

    李奇也很熟练了,之前忽悠特蕾希娅等人的口才,就是来自于这样的练习。拜经常举办的生活会、看剧会等活动所赐,他的政工水平直线上升。

    “在某个世界里,有这么一句名言,战争,战争从未改变。”

    “这句话的意思是,战争从来都是不正义的,只会带来恐惧、死亡和黑暗。”

    “像艾妲,也就是拍摄刚才那些幻景的魔法师,就在用她看到的战争对我们说这句话。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句话是错的!”

    “战争是会改变的!为了消灭压迫,为了解放费恩的战争是正义的!现在我们虽然还很弱小,但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

    从塔伦斯到丹尼尔,从史丹、甘比特到威尔森,从阿丝娜到罗丝魔女们,当然还有菲妮、缇娜、艾丽,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的卡琳,都高举拳头,同时呼喊:“时刻准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诸天万界修行记〕〔岳风柳萱小说〕〔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