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零五 欧萝拉与罗文娜的交锋
    李奇又一次躺到医务室的床上,还好这次不用脱衣服,也不用趴着,他的脸被烧伤了。

    阿图尔只用了一天就搞出了新的验证型号,李奇命名为fpg(火球推进榴弹)。

    从炮口插进去的炮弹外形就是个大棒槌,上面钻出一排排的孔洞,远看像烧糊了的玉米,又有了个俗称:棒子炮……

    这次试验,李奇依旧坚持自己上阵,当然加强了身上的防护,穿成了铁罐头。

    试验很成功,火球带着炮弹飞出了三四百米,然后把炮弹炸成无数碎片。

    可火球带着炮弹出膛的那一瞬间,“尾焰”还是糊了李奇一脸。全罩式头盔的出气栅格、眼缝都没有遮蔽,李奇瞬间就被毁了容,如果不是戴着水晶墨镜,眼睛也要烧瞎。

    这次的伤势比上次还轻,就是很痛很吓人。

    至于毁容什么的,魔幻世界真是太好了。伊芙都能从一具焦尸恢复成水灵灵的美少女,这点伤,抹层药膏隔天就好。

    “既然不炸膛了,说明思路是对的。接下来做射程、精度和威力的测试,进一步完善设计。”

    “我可以不上阵了,但射手的防护还要加强,得配备防火的肩垫、手套和面具。另外,炮口再套个可以收缩的防盾……”

    李奇在床上跟阿图尔讨论细节,缇娜帮他涂抹药膏,她已经把这事当作了自家的保留地,有谈涨薪和拿祝福的机会呢。

    这时候他自然没功夫跟缇娜亲情互动:“这个型号大致能敲定了,成本方面是个什么情形?”

    阿图尔叹气:“材料价格是一万两千多金蒲耳,主要是火球法阵的基座材料,还有精金太昂贵。其他部件,包括炮筒和炮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换在过去,一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炮台魔法师的魔导武器,材料费才一万多金蒲耳,足以让阿图尔跳脚喊荒谬了,怎么可能这么便宜!?

    现在他同样觉得荒谬,因为太贵……

    “法阵没办法再精简了,问题就在材料上”,阿图尔无奈的道:“法阵底座的熔火蜥蜴皮可以找其他材料代替,但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毕竟是冒险者用血汗换来的,商人转手就翻倍。魔导金属的话,矿场虽然由教会或者贵族掌握,可熔炼技术被法师联合会垄断了。所有的魔导金属,都来自风暴群岛的魔法熔炉,他们拥有最终的定价权。”

    这帮该死的垄断者!

    李奇对法师联合会越来越看不顺眼了,这个组织垄断了魔导产业的所有命脉。

    虽然说魔导产业本来就是魔法师们自己弄出来的,但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已经不只是魔法师自己独享的地盘,这副吃相实在让人不爽,而且也对革命大业造成了严重阻碍。

    从小的说,就因为魔导金属被法师联合会垄断,魔导枪的成本压到十多个金蒲耳后就再也没了下降的空间。十多个金蒲耳看起来已经很便宜了,对底层来说,依旧是一大笔钱。

    紫铜和秘银这种基础魔导金属的价格还能忍受,精金和魔钢之类的高级魔导金属,完全是天价!小型魔导炮的材料费就是上万,出货价怎么也得翻番,这要怎么大规模普及?

    小型魔导炮的价格打不下去,之后的大型魔导炮,李奇对佐尔德信誓旦旦的保证会降到原有价格的十分之一以下,兑现承诺的可能性也不再那么乐观。

    从大的说,不破除法师联合会对魔导金属的垄断,社会进步就无从谈起。

    魔导产业的根基就是魔导金属,各种各样的魔导金属支撑起了整个产业。这不是一两种新材料就能动摇的基础体系,就像石油、煤炭和钢铁一样,由垄断组织把价格维持在极为昂贵的水平上,下面的需求和应用就激发不起来。

    李奇问:“魔导金属的熔炼,技术门槛很高吗?”

    阿图尔摇头:“之前我没有接触过这个环节……”

    然后他眼中一亮:“罗文娜大师的导师就在经营魔法熔炉,她应该知道很多内幕。”

    正好,欧萝拉前几天回来了,一直在找他,想谈谈“宣传部”的下一步工作,特蕾希娅也把她塞到了这个部门。

    ………………

    罗文娜魔法塔,欧萝拉呆呆盯着自己的姑姑,看了好一阵子,最终无奈的苦笑。

    “邀请李奇在魔法塔里住两天,而且是和我住在一起?”

    她叹道:“姑姑,既然您跟李奇已经很熟悉了,生意上的合作也很紧密了,我就实话实说吧。”

    罗文娜打断了她:“你是想说,你跟他其实只是好朋友,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之前是想帮助李奇,才在我面前假装跟他有那样的关系?”

    “呃……”

    欧萝拉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自己的演技瞒过了姑姑。

    罗文娜说:“我也实话实说,如果你不是伯爵,不是优雅圣女,不是女王手下的红人,就是我的小侄女。那么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会让你成为李奇的女人。”

    欧萝拉生气了:“姑姑!你怎么……”

    “我怎么这么唯利是图?”

    罗文娜摊手:“我是传奇魔法师,你还指望我有凡人一样的情感吗?”

    “但是……”

    “但我也不是毫不在意感情,而是把感情当作价值非凡的砝码。我能跟李奇走到这一步,欧萝拉,你和他的感情,哪怕只是友情,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罗文娜追问:“而且,你确定自己真的只把李奇当作朋友?”

    欧萝拉毫不犹豫:“我们当然是朋友!”

    再补充道:“很好很好的……朋友。”

    罗文娜笑道:“好到假扮成情人,都不需要演技?”

    欧萝拉转开了脸:“哪里有!?”

    “欧萝拉,贝希米亚家的女人,都有一个毛病,心里想的跟身体做的,经常会相互矛盾。”

    罗文娜看着侄女的目光多了一丝感慨:“身体做的就是内心深处的*,但因为没认识到自己的本心,不能理解身体的表现,所以给自己编造谎言,否定自己的本心。”

    “你自己没发现吗?一回来就急不可耐的要李奇过来。他说有事得晚两天,这两天你心神不宁,焦躁不安。在露台上看书的时候,书拿反了都不知道。”

    欧萝拉竖起很好看的柳眉,认真的驳斥道:“我是在想特蕾希娅交代的任务!不要把我当成满脑子只知道情情爱爱的傻女人!”

    罗文娜冷笑:“可你打扮成这样又是为什么呢?花了好几个小时呢,这跟工作有关吗?”

    欧萝拉呆住,罗文娜继续进攻:“上一次我见到的欧萝拉,还是风情万种的哈德朗王国第一交际花,可现在坐在我面前的欧萝拉,却是朴素清纯的圣女。”

    “这几个小时,你都花在了不让李奇看出化妆的痕迹,又要完全展露自己的美丽。而你这身素色长裙,是在试了上百件衣服后才定下来的吧?”

    欧萝拉的玉白脸颊泛起红晕,她低头道:“那、那是因为,从现在开始,李奇就是我的上司了!”

    她抬头理直气壮的道:“对,他是我的上司,我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

    “尊重?”

    罗文娜噗哧笑了:“对着信风之书拍桌子跳脚,让李奇赶紧滚过来,你的确很尊重你的上司啊。”

    “姑姑!”

    欧萝拉恼羞成怒了:“你到现在还是单身,从小到大都没谈过一场恋爱,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种事情啊?”

    “是啊,欧萝拉,你的经验很丰富呢”,罗文娜脸上的鄙夷毫无遮掩。

    欧萝拉的脸颊从微红到涨红,飘着眼神,嘴上还不服输:“哈德朗人人都知道,欧萝拉-贝希米亚是情场老手!”

    “啊哈哈……”

    罗文娜捧着肚子,锤着沙发,毫无传奇魔法师的风度:“这是今年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欧萝拉,再来一次!”

    优雅圣女的脸上完全没了优雅,她正在压抑即将爆发的怒气。

    罗文娜再道:“两次单相思,跟对方没说过一句话,一次送情书却送错了人,羞得把整座城堡都变成了颓废之地,你简直就是恋爱大师啊。”

    “外人眼里的你很豪放,那不过是你把豪放当成礼节。你又跟特蕾希娅和希尔维是好朋友,王国里所有倾慕你的男人,都没胆子对你出手,却都以为你对谁出了手。”

    “我能确定,你到现在还是……”

    欧萝拉跳了起来,打着哆嗦,尖声道:“不管我有没有经验,总之我绝对不可能对他有超出朋友的想法!他才多大啊!”

    “这就是你对自己本心的欺骗啊”,罗文娜摇头道:“你以为自己有多大?今年才满二十岁!只比特蕾希娅大一岁,比李奇大两岁,两岁而已。你在外人面前的成熟气质,都是在优雅教会里训练出来的。”

    欧萝拉又找到了一面盾牌,坚实的厚度让她安心了不少:“姑姑你就不要说笑话了,李奇他会娶凯瑟琳,我怎么可能做他的情妇?”

    罗文娜充分展现了一位传奇魔法师对世俗道德的漠视和不屑:“把李奇看成情夫不就行了?”

    她又捅了欧萝拉一刀:“你十四岁的时候,单相思的那位‘初恋情人’,不也是有妇之夫?”

    欧萝拉的身体已经僵得跟雕塑似的,两眼都失去了焦距:“那、那不过是年纪还小不懂事!”

    “那么,真的是我误会了?”

    罗文娜话风骤转:“你真的对李奇没有一点超出朋友的感情?”

    “我……”

    欧萝拉沉默了,跟李奇相识相知的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

    然后她发现,李奇那双似乎看穿了世界一切真相的眼睛,还有笑着说相信爱,为了赤红女士的大爱,不惧与神魔为敌的面容,似乎真的沉到了心底深处,挖都挖不出来。

    再想到他粉碎自己希望通过礼仪传递善意和爱的企图,以及劝说自己去安慰特蕾希娅的时候,总是含着一丝怜悯的语气,她的心中猛然一荡。

    自己跟李奇,的确并不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啊。

    李奇身上似乎藏着自己一直在苦苦追寻的东西,是让她心胸充实,觉得面对所有苦难也不再畏惧,面对所有变化也不再彷徨的一种东西,那似乎就是……爱?

    不不,不可能的!

    欧萝拉赶紧否定自己的荒谬念头,你看,之前不过是把他当成可爱的小弟弟,随心所欲的对他发福利,心中并没有波动吗?

    等等……之前去特蕾希娅身边的时候,和他道别。他开玩笑说怎么没福利了,自己为什么只是发嗔,不敢真的把胸脯送过去?那时候似乎在害怕什么。

    “我……我真的,和他只是朋友,也只想做朋友。”

    觉得这个方向无比危险,欧萝拉下意识的说出了这话,坚定自己的立场。

    “是吗……”

    罗文娜吐了口长气:“那我就放心了。”

    诶?

    欧萝拉正觉得不对劲,就听罗文娜继续道:“那么,我跟李奇交往的事情,你就没资格反对了。”

    欧萝拉楞了好一阵,勃然大怒:“什么——!姑姑你在想什么啊!?你、你都多大了啊!”

    罗文娜脸色沉了下来:“怎么上来就拿年纪说事?在传奇里,我还嫩得能掐出水!”

    欧萝拉额头青筋绽露:“总之,你休想!”

    罗文娜撇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两个女人在客厅里吵了起来,直到塔灵开口:“客人到了。”

    姑侄俩对视一眼,同时冷哼扭头。

    被传送进大厅里的李奇,先向罗文娜打了个招呼。

    见到欧萝拉,正要开口,看起来更像个在神殿里修行的素雅少女而不像女伯爵或者优雅圣女的欧萝拉哼了一声。

    “你跟我姑姑谈吧,她有很要紧、很要紧的事情跟你说!”

    说完她迈着从来没见过的外八字流星大步,气冲冲的走了。

    李奇一头雾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