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我不是诸天〕〔修真重启之我自张〕〔零一队长〕〔老婆,求领证!〕〔量子意志〕〔欧皇崛起〕〔花都最强医神〕〔宗主人呢〕〔偃者道途〕〔纵横五千年〕〔江鱼郑萱〕〔富豪继承人李凡免〕〔末世炮灰养娃记〕〔李凡小说全文免费〕〔富豪继承人李凡〕〔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林雪薇楚炎〕〔校园修仙武神〕〔华娱之闪耀巨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零八 伊芙眼里的厄普西隆
    田地里麦浪翻滚,人们欢声笑语,挥着镰刀,收割着又一季的黑麦。

    经过改良的黑麦颗粒饱满,味道香甜,不管是做面包还是酿啤酒,都是上等美食。田里的麦子密得几乎可以躺人,产量自然也高得吓人。

    这就苦了伊芙,辛苦的割下又一丛麦子,手臂和腰杆的酸麻再度抵达极限。

    她直起身,捞起脖子上搭着的毛巾擦了擦汗,看到自己的“责任区”仅仅完成了三分之一,两腿微微打颤。

    这个叫“劳动”的仪式,还真是艰辛的考验啊,比在迩香唱诗累多了。偏偏自己又失去了原有的等级,祝福术、蛮力术这些神术都不能用了。

    伊芙已经痊愈了,身上和脸上的绷带都拆了下来,只是亚麻色的齐腰长发变成了过耳短发,火红的眼瞳略略黯淡。

    现在她的身份是“赤红圣女”,得按照“课程表”上规定的日程修行。和她同学的不仅有照顾她的那些尖耳朵灰精灵,还有几个奇奇怪怪的女孩,就连那只“宠物”也包括在内。

    “课程表”上的内容很奇怪,一般是上午在像是训导囚徒的“教室”里,听一个圆滚滚的魔偶讲什么“超凡汇编语言”。下午学习各种知识,从费恩的历史到各地风土人情,什么都有。偶尔晚上还要看看幻景,看完后用教义讨论幻景里的内容。

    早中晚的餐点都在高塔下那座小镇的公共食堂里吃,虽然食物还过得去,但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动手这点,让伊芙很不适应。

    除了学习,每天还有“劳动课”。今天是因为麦田收割才在一起,其他时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事情做。

    灰精灵们据说在养蜘蛛,还因为有心灵感应的能力,经常去另一个地方充当传讯人。

    那只叫卡琳的“宠物”,除了在教室里保持人形态之外,其他时候都变成巨狼。不是在田地里跟那个叫贝弗罗的德鲁伊折腾,就是跟灰精灵去同一个地方。

    淡金头发银灰眼睛,不爱说话的小个子,要么跟石匠木匠混在一起,要么跟卫兵们一起巡逻。偶尔看到她变出一把比她本人更高更宽的巨剑,就知道是个没脑子的蛮力女。

    至于菲妮,菲妮是除了蒂丝那些罗丝圣女,还有卡琳之外,她最熟悉,也最谈得来的一个。

    这个银白头发碧绿眼睛的小姑娘做的事情最杂,有时候去叫“医务室”的地方治疗伤病,有时候去小镇的“政务中心”帮忙处理文件,偶尔也去教育学徒的神学院当讲师,每天还会抽一些时间打扫她们住着的小院子。

    菲妮跟陛下……不,伯爵住在一起,她跟伯爵的关系显然非同一般。老实说,伊芙很有些羡慕,常伴主侧,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不过跟菲妮交谈时发现,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伯爵其实就是凯姆化身这事一点也不知情,这让伊芙心中充盈着幸福和骄傲,还有尽快展现自己价值的期待。

    伯爵的交代是融入这个叫厄普西隆的地方,跟大家打成一片,虽然很多事情还搞不明白,但主令即吾命,再苦再累,伊芙也会坚持到底。

    “伊芙,我们来帮你!”

    蒂丝忙完了自己的责任区,看到伊芙正对着大片未完工的麦田发愣,招呼灰精灵们过来帮忙。

    伊芙矜持的点点头,意识到这不符合自己此时的身份,绽开笑容道:“好啊,谢谢了!”

    旁边的小个子没说话,也加入到帮忙的队伍里。

    这个叫艾丽的,应该出身贱民。

    伊芙这么想着,就没跟艾丽打招呼了。

    菲妮站在田埂上,拄着镰刀,用怪怪的语气说:“伊芙,给你划的责任区是最小的,结果你还是这么差劲,在迩香的时候什么活都不干吗?”

    “我们很辛苦的”,伊芙见大家都过来帮忙,也不继续了,跟人争抢会显得很没教养。

    她上了田埂,努力忍着不让憎恶的表情表现出来。身上这套跟大家一样的粗麻短衣沾满了泥土,到现在还不能洗浴更换,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她喘着粗气对菲妮说:“学习神典,唱诗祷告,练习神术和祭祀仪式,每天从早到晚,除了吃饭,没一天停下。”

    菲妮嘴角抽抽:“那也能叫劳动?”

    “没有比这些事情更神圣更有意义的了”,伊芙不解:“咱们现在做的不也一样吗?就是形式不同而已。”

    “劳动是很神圣很有意义”,菲妮说:“不过我们可不是为了女神才劳动啊。”

    伊芙让自己表现得只是不懂,而不是愤怒:“怎么……那是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麦子熟了就得收割,不收割哪来的面包吃啊?”

    菲妮用匪夷所思的语气说:“这难道不是基本的常识吗?我们既然有劳动课,把收割麦子当劳动,一举两得,就这样而已。”

    伊芙张了张嘴,没把愤怒吐出口。

    如果不是特别的仪式,而只是单纯的收割麦子,不该是贱民来做吗?这才是常识啊!什么时候圣女居然也跟贱民……

    好吧,这是吾主践行的另一条道路,我该丢开过往的成见。

    伊芙暗暗警告了自己,再左顾右盼,甚至踮起脚尖眺望。

    菲妮问:“在找什么?”

    伊芙疑惑的问:“没有人端椅子和水壶,也没有扇扇子的吗?”

    菲妮瞪眼:“哈?”

    “难道这里没有贱……下人来伺候吗?”

    伊芙小心的问,她并没不满,而是觉得奇怪:“我们迩香人整天祷告奉礼,灵魂和身体都奉献给了神祇。其他的事情就得让仆从们来做,能服侍神祇的仆人,也是他们的荣耀。”

    “我知道这里跟迩香不太一样,赤红女士的教义也有差别。可我们是侍奉神祇的圣女,也该和迩香一样,有很多人来伺候。如果我们花在这些繁琐小事上的时间太多,会耽误我们向神祇奉献信仰之力的。”

    菲妮斜着眼睛说:“你们迩香人比贵族还高贵呢?”

    “对啊”,伊芙用天经地义的语气说:“难道不是这样吗?”

    另一个声音响起:“这里不是迩香,没有贱民和奴仆,大家都是平等的。圣女这个职位意味着责任,不是高人一等的头衔。殿下什么的,只是大家习惯了的敬称,你还当自己是迩香的候补圣女吗?”

    是那个叫缇娜的半精灵,除了在教室和食堂里能看到,其他时候一转眼就没了人,伊芙对她了解最少。

    缇娜的语气很不屑:“不要再提迩香怎么怎么了,我们的教义是反对一切压迫!贱民、下人、奴隶和种族歧视这些东西,在厄普西隆是不义的罪行!”

    可怜的人啊,她们是无知的,陛下回归正信的时候,请原谅她们吧。

    伊芙暗暗祷告,但缇娜的鄙夷目光还是让她忍不住反驳:“那不是压迫,是恩赐啊。没有给我们服务的机会,他们根本活不下去,更没机会沐浴神恩。”

    “你……”

    缇娜还要说什么,菲妮推推她,什么也没说,缇娜却闭嘴了。

    两人在教室和食堂里经常吵嘴,可面对伊芙,却有一种默契,让伊芙难以理解。

    “殿下们好啊,辛苦你们了”,一个中年在旁边招呼。

    “你好啊,贝弗罗大叔!”

    “是我们应该做的,还挺有趣呢。”

    缇娜和菲妮客气的回应道。

    伊芙认得这个中年人,也跟着打招呼:“你好,贝弗罗骑士。”

    “伊芙殿下,还没习惯农活吗,加油哦”,贝弗罗笑着说:“还有,我更喜欢大家叫我贝弗罗委员,听到这个称呼我就浑身充满力量啊。”

    伊芙张了张嘴,没再说话,用贵族身份称呼分明是给予尊重,这个人却不领情……

    贝弗罗是“厄普西隆保障部”的“粮农委员”,田地耕种和牲畜饲养的事情,都由他张罗。像今天收割麦田,就是他提前向“组织部”打了招呼,组织部告诉了伯爵,伯爵在课程表上把这节课改为劳动课,让圣女们过来帮忙收割。

    委员这个类似执事的职位,做的全是伺候人的工作,大家跟他却没有尊卑之分,这是伊芙又一桩难以理解的事情。

    难以理解的事情还很多,厄普西隆已经有上千人,却找不到一点跟迩香或者一般王国相似的地方。没有官员,没有尊长,处于一种在依芙看来非常无序的混乱状态。

    按理说厄普西隆应该很有序的,从设立的部门就能看得出来。

    保障部里除了粮农委员,还有饮食委员,负责组织粮食加工和管理食堂。纺织委员解决大家的服装鞋帽、被子枕头等各种需求。

    生活委员是组织木匠铁匠,给大家做家具和锅碗瓢盆之类的生活器具,除了满足基本的需求外,特殊的要求也能解决。伊芙难以适应那种低贱的漆器,她得到了一套制作得非常精美的银器。

    除了保障部,厄普西隆还有专门盖房子的建设部,负责居民健康的卫生部,负责安全的防卫部,负责钻研神力和魔导技术的技术部,以及不知道生产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工坊在哪里,甚至没见着几个人的工业部。

    再加上负责部门协调和人事的组织部,负责各种杂务的服务部,以厄普西隆区区千人的规模,有这么多部门,应该是非常有序的状态。

    但伊芙并没看到等级清晰,尊卑分明的秩序。

    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也就是所谓的“委员”,并不是什么官员,更像是……怎么说呢,伊芙觉得更像是在迩香神学院修行时,同学们自己私下建的同好会的组织者。

    比如保障部的服装委员兰丝,整天都盯着大家的衣着,琢磨是不是合身,询问样式喜不喜欢,总之让大家穿得舒服就是她的职责,这哪是官员啊,不就是伺候人的执事?

    就连组织部也是起个传声筒的作用,也没有一点威严,只有纪律部有点管人的样子。

    所有成员都互视为兄弟姐妹,没有尊卑,没有私产,这种教会伊芙也知道,很多苦修教团都是这样。

    但厄普西隆根本就算不上苦修,保障部让大家吃好穿好,建设部让大家住好,还用上了迩香那种神力市政设施,让大家生活得更舒服。卫生部让所有人健健康康,服务部解决各种疑难问题,提供各种便利。

    厄普西隆分明是以迩香为榜样,像在打造天堂山似的,就是特别不注重礼节和装饰。

    问题是,没有崇高的主教,没有严厉的祭司,没有慈爱的嬷嬷,没有唯命是从,满怀感恩之心的奴仆,这样的秩序怎么可能发展成天堂山啊!

    伊芙觉得,如果把厄普西隆看作一个大学院,而不是教会的话,这种秩序就容易理解了。

    厄普西隆是有神学院的,不过只是教育那些康拉德孤儿,还有连见习都没到的学徒。

    见习之上的人,看似各有岗位,但他们每天都会抽出很多时间上课。在他们看来,上课才是主要的,其他的工作只是课余活动。

    如果说神学院是低年级,神职者是中年级,她们这些圣女就像是高年级,共同组成了厄普西隆这个大学院。

    可就算是学院,就算没有奴仆,大家是同学,也不意味着没有尊卑啊。

    在迩香神学院里,低等级面对高等级得毕恭毕敬,同等级就按家族血统论。这不是迩香独有的规矩,是整个大陆,不,整个费恩,整个世界都亘古不变的法则。

    也许……

    陛下只是假扮赤红女士,并没对教会内部的秩序太上心?

    伊芙顿时觉得重任在肩,陛下让自己焕然一新,投身到这条路上,应该是要让自己整肃这条道路。

    陛下原本的名字,原本的神力都可以丢掉,但陛下的秩序神意必须得到伸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诸天万界修行记〕〔岳风柳萱小说〕〔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