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零九 反动派的下场
    伊芙小心的问:“伯爵……规定过相互之间的称呼和礼节吗?”

    伸张之前,还得搞清楚陛下的本意,如果这种尊卑不分的秩序是陛下定的,她只好努力理解并且遵从。如果没定,那就是这些贱民出身的神职者,按照自己的意愿乱来。

    菲妮跟缇娜对视一眼,又显露出那种让伊芙感觉不太好的默契。

    缇娜耸肩:“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必规定啊。”

    菲妮的语气也很不以为然:“怎么样都行啊,只要觉得合适。”

    果然!

    伊芙叹道:“不要奴仆我能理解,但彼此不澄清身份地位,这又怎么明确每个人的职守呢?教会里不是还分出干事、辅导、指导这些级别?称呼和礼节,如果不按照级别区分出来,不会让人忽视自己的职守吗?”

    “比如塔伦斯主任,大家只叫他主任,却没有给予足够的尊重,就跟对待普通的老爷爷一样。那主任……也就是相当于枢机大祭司这个级别应该拥有的权威,不就被削弱甚至剥夺掉了吗?”

    缇娜说:“塔伦斯叔叔是我的叔叔啊,难道见着他我还得跟他磕头吗?”

    菲妮本来要说话的,听到“塔伦斯叔叔”这个称呼,顿时闭嘴了,腮帮子也鼓了起来。

    “我们是圣女,我不知道这里陛……伯爵是把圣女定在什么级别的,可在迩香,候补圣女享受的待遇跟其他教会里的圣女是一样的,在礼仪上跟主教平级。”

    伊芙叹道:“你们也知道,凯姆教会只有特蕾希娅一个圣女。”

    特蕾希娅已经堕落了,现在我是唯一的圣女,我背负着陛下的神圣使命!

    说话的时候,伊芙还在心中念叨着,这让她神色肃穆,浑身散发着圣洁气息。

    缇娜警惕的道:“我们彼此间都是同仁,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你说这个,是在挑拨我们的关系!”

    菲妮嘁了一声,转开脸说:“没有高低之分?那为什么总是在我面前喊塔伦斯叔叔?”

    缇娜被菲妮这一发tk打得有些发懵:“我是……你是……”

    “就是在我面前强调你辈份高个头高对吧?”

    “我爸爸跟塔伦斯叔叔是生死之交还真是对不起你了啊!”

    “你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能选择在别人面前怎么说话!”

    “你也可以选择不把自己个子矮辈份矮的事实跟我的称呼联系起来!”

    “尖耳朵,注意你在对一个英雄说话!你对力量真是毫无敬畏!”

    “小豆丁,级别就意味着力量的话,为什么我从来没在防卫部的战斗序列里见过你的名字?倒是在重点保护名单里排得那么前面!”

    “看来你已经忘了去年夏天发生过什么事,要不要重温一遍啊?”

    两个人又一如既往的吵了起来,连伊芙都忍不住抚额。

    等菲妮搬出“佣兵”这个词的时候,缇娜气得眼圈红红的,跺脚走了。

    伊芙感慨道:“看,这就是没有按照身份等级确定礼节造成的……”

    菲妮下意识的点头:“是啊,都不尊重我,明明我是唯一的,是源初的,结果……”

    她看向伊芙,嘴角抽了抽:“又多了个你!”

    “是这样吗?”

    知道了菲妮是具现《赤红之书》第一条教义的源初圣女,伊芙恭谨的低头:“向您致礼,尊贵的第一圣女。”

    自己才是陛下的唯一圣女,这些圣女,不过是陛下用虚假信仰感召的可怜人。自己带领她们,重建秩序,这就是陛下赋予自己的使命啊。

    “呃……”

    菲妮挠着头,很不适应。

    当伊芙抬头,眼里流转着无比真诚的敬意时,菲妮的小脑袋昂了起来:“你是对的!我们虽然要消灭压迫,但不意味着人人全一样了嘛,还是有分别的!”

    她拍拍伊芙的肩膀:“你很好,以后我会好好罩你的!”

    ………………

    传送殿堂大拱顶上的黑曜石塔,就在教室上面一层,李奇按着菲妮的肩膀,笑意盈盈的道:“你很好,看来我得喊你大姐头了,对吗?”

    菲妮耷拉着脑袋,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李奇,别生气嘛,我知道错了……”

    李奇重重哼了一声,吓得菲妮打了个哆嗦。泪水喷涌而出,光翼伸展,却跟脑袋一样,蔫蔫的垂着。

    李奇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还真是能啊!被人教唆两句,就把咱们的信仰丢到脑后,你对得起自己源初魔女的身份吗?”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她身边多了伊芙一个“小弟”。

    教室里帮她占座位,擦板凳桌子。食堂里帮她打饭,甚至站一边伺候。劳动课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帮她做了。如果不是她把打扫小院和李奇屋子这事看得格外重要,是她的保留地,这些事情也会丢给伊芙代劳,而她就坐享其成。

    伊芙很敬业的扮演着孝敬“前辈”的“后进圣女”这个角色,不仅伺候菲妮,还要求罗丝魔女们对菲妮用敬称,路上遇到了得行礼让路,总之把迩香那一套搬了过来,以菲妮为起点,开始推动上下尊卑那一套。

    等级观在厄普西隆已经淡化得没多少痕迹,革命大业更视等级尊卑为大敌。伊芙和菲妮这么搞,完全是在开历史倒车,破坏革命信仰的根基。

    当然事情也没严重到菲妮堕落成革命罪人那种地步,不管是罗丝魔女,还是厄普西隆其他人,都还当菲妮是小孩子玩闹。可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等级尊卑难说不会自菲妮这里发酵,卷土重来,让革命大业还没个影就开始腐化。

    伊芙的问题暂且不论,菲妮居然毫无自觉,成了配合伊芙,破坏赤红信仰的傀儡,李奇怎么不生气?

    李奇狠心没安抚她,而是继续逼问:“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我搞特殊化,脱离群众,变得好逸恶劳。从以前的被压迫者,变成了压迫别人的坏蛋,开始堕、堕落了……呜呜……”

    菲妮小肩膀一抖一抖的,用词差点让李奇笑出了声。耳熏目染啊,魔女们的革命觉悟其实已经不低了。

    想到她多半没把伊芙搞的事情想得多严重,才被伊芙利用了,现在认错的态度又这么好,李奇的心顿时软了。

    “那就不惩罚你了,写一份至少三千字的检讨书,贴在教室和食堂里。不准用心语纸,必须亲手写!对所有你曾经要求行礼和用敬语的人,也要一一道歉!”

    看看菲妮这跟去年没多少差别,就只是脸蛋和身上多了些肉的个头,李奇就叹气。就跟艾丽一样,之前的腐化神力影响了身体发育,也不知道这只萝莉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少女。

    他又怎么舍得再动用篾片……

    菲妮猛然抬头,花脸蛋上满是绝望:“三千字?亲手写!?”

    她扯着李奇衣角,怯怯的说:“一千字行么?剩下的折算成板子抽屁股?”

    嘿,你跟缇娜一样变成抖m体质了吗?

    李奇没好气的道:“连三千字都写不出来,说明你对自己的错误根本没有深刻认识!”

    菲妮撅着嘴,继续讨价还价:“那……拿两晚上不讲故事来抵不行吗?”

    这个当然……可行……

    李奇正要答应,忽然醒悟。不讲故事不意味着她不来钻被窝,然后把讲故事换成十万个为什么。

    他换上铁面无私脸:“三千字没得少!再啰嗦就让你在全体生活会上做检讨!”

    菲妮愤怒了:“李奇你最讨厌了!你压迫我!你也要写检讨书!”

    “对!就压迫你!这是额外惩罚!”

    李奇气得一把搂过她,翻过身子摁在膝盖上,啪啪两巴掌扇上屁股。

    “李奇……你最讨厌了……”

    菲妮抓着他的袖子,哼哼出声,小脸晕红,也不知道是痛还是什么。

    暂时丢开菲妮难道进化成抖m体质的疑惑和忧虑,接下来处理伊芙。

    “陛下……呃,伯爵,我做错了吗?”

    见李奇板着脸,伊芙当场就跪下了,话语无比惶恐:“请您责罚我吧!哪怕挫骨扬灰,都不敢有一丝怨言。是我误解了神意,我成了亵渎者!”

    这就是李奇头痛她的原因,虽然假扮凯姆化身,可以让她丢开跟凯姆有关的形式,但凯姆的教义以及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体现在方方面面的落后思想,却没办法一一给她划定范围,标明对错。

    企图通过菲妮“纠正”秩序,不过是她最新一桩过错。在她还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开始对罗丝魔女们灌输凯姆的信仰了,还好罗丝魔女们的心灵网络是分布式的,很容易就消解了她这种“思想蛊惑”。

    这时候李奇也觉得有些棘手了……

    “我?你不把她彻底净化,我怎么跟她做像菲妮缇娜那样的接触啊?我只能通过神力进行灵魂关联,她的神力还是扭曲的,我可不能碰她的灵魂。”

    他向女神求援,女神也被逼得承认了没李奇就不行的现实。

    “我就不信对付不了这种狂信徒!”

    李奇发了狠,决定发动总攻。

    他把蒂丝叫了上来,让她连接自己跟伊芙,进入最初解救她时那种状态。

    心灵世界中,伊芙尽管不着一缕,却毫无羞意,跪在他脚下,望着李奇的目光里是无比清澈的顺服。

    不管被如何对待,都是神祇的恩赐,都是她的幸福。

    从那片清澈中看到这样的东西,李奇的头更痛了。

    他问蒂丝:“你能看看她这会的心灵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吗?”

    这不难,伊芙对蒂丝很信任,现在心灵又处于毫无保留的开放状态。

    蒂丝的意识沉入伊芙的心灵世界,没过一会就出来了,怯怯的碰触着李奇的意识,带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敬畏和崇仰。

    解除了连接,蒂丝在噼哩小子上画了一副图像:“她的心灵世界被这尊神像撑满了,这是您在她心目中的投射。是凯姆的神像吧,连我都有些以为,主人您是凯姆的化身了呢。”

    李奇低头认输,蒂丝都差点被浸染了……

    “像这种信仰坚定的人,不经历巨大变故的话,只靠唇舌功夫和敲边鼓式的教育,根本没作用。”

    女神忍不住支了招:“我觉得还是动用比较直接的革命手段吧。”

    什么手段?

    小红帽咬着牙,恶狠狠的说:“劳动改造。”

    大姐你不要摆出这副表情啊!

    李奇想了想,无奈的叹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从现在开始,你要独自悔过。你必须一边劳动,一边理解新的信仰。”

    李奇对伊芙说,她惊喜交加的磕头:“谢谢……伯爵!谢谢您还觉得我有用!”

    “用《赤红之书》和教义注释冲洗你的凯姆信仰,再学习掌握自己的新能力还有这个熔炼法术。当你获得了新的信仰,并且会熔炼秘银之后,你就会获得新生。”

    李奇把记录晶片给了她,上面有《赤红之书》和每条教义的详细注释,有超凡力量汇编语言的学习资料,还有魔导金属熔炼术的法术模型。

    “我明白了……”

    伊芙郑重收下晶片,放到自己的噼哩小子里,她再有些彷徨的问:“掌握法术这个目标很清楚,可新的信仰,我根本不知道做到了什么,才算是成功了啊。”

    李奇说:“这个很简单,什么时候,你能发自灵魂的相信,为人民服务是你的使命,你就成功了。”

    从这一天开始,伊芙被关到了罗丝大神殿的深处,在阴暗空寂的殿堂里,开始了自己用劳动洗涤灵魂的道路。

    虽然这么做有点残忍,可在革命理论没完善之前,也只能把这个毒瘤先隔离起来。

    小红帽有些着急:“凯姆的动作越来越大,费恩的变化会越来越快,咱们的革命理论得加紧完善啊!”

    “其实就缺那一个了”,李奇也很无奈:“但那个根本就无从找起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