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一一 你只配给特蕾希娅擦鞋
    如果两人不是隔着信风之书,如果没有肯定正在准备奶茶瓜子小板凳的女神,李奇的嘴巴多半会被小脑控制了。

    “人人都爱欧萝拉……”

    李奇敷衍道:“我当然也爱啊。”

    这时候的欧萝拉完全就是个小心眼女朋友,而不是高贵的女伯爵和圣洁的圣女。

    她眉毛一挑,不悦的说:“爱我的脸蛋、胸脯和身材?李奇,真没想到你也是这么庸俗的人!”

    李奇正色道:“不,欧萝拉,你错了。”

    只要有脸蛋和身材,胸脯无所谓啊,贫乳系也在好球范围内。

    他义正辞严的说:“吾主的信仰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引申一下就是人人爱我,我爱人人,我怎么会不爱欧萝拉呢?”

    上面肯定有女神看着呢……

    女人耍起小脾气的时候其实是讲道理的,当然是讲她的道理:“也就是说,只要是个人你就爱,那我跟那些死在你发明的魔导枪下的士兵有什么区别呢?这种爱根本就只限于可以说话的程度吧!你的神祇所求的大爱,完全是空话啊!”

    感觉到有股力量在冲击心灵,应该是女神要发飙了,李奇赶紧道:“好吧,我修正一下,我对欧萝拉的爱,离吾主所求的大爱还差了那么一点。吾主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管是我还是人人,都是同一阶级的,大爱其实就是阶级之爱。”

    “如果欧萝拉还是女伯爵,还是优雅圣女,我对欧萝拉的爱就不是真正的爱……”

    欧萝拉听得两眼发晕,嘀咕道:“阶级……你又用这个词了。”

    她醒悟过来:“不要用这种东西迷惑我!什么大爱,我才不想要!我说的是……是……男女之爱!”

    “男女之间的爱,父母儿女之间的爱,这都是小爱。大爱是善良之树,小爱是善良之果。如果没有大爱,就结不出小爱!”

    李奇继续胡掰,没想到脑子里响起一声满意的鼻音,女神居然认同这话。

    欧萝拉紧追不舍:“那为什么我不能得到大爱?就因为我是伯爵,是圣女?你不还是伯爵,是教宗吗?”

    李奇继续忽悠:“我的灵魂归于赤红信仰,伯爵也好,教宗也好,都是虚妄啊。如果欧萝拉能挣脱阶级的束缚,能超越自己伯爵和圣女的身份,心向革……嗯咳,人人,也能得到大爱。”

    “李奇,你讨厌……”

    欧萝拉楚楚可怜的嗔道:“知道我想说什么,你却总是糊弄我。”

    李奇转移话题:“等会我去看你吧,带着艾丽和叮当一起。”

    “别了,见着你我就……”

    欧萝拉咬咬红唇,那一刻竟然娇羞无比:“我就不会只是问你问题了。”

    不会吧……

    李奇不知道是得意还是伤脑筋,欧萝拉好像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了。

    还好,终究自小接受训练,欧萝拉很快镇定下来:“优雅教会一直在找我,我得过去一趟,跟大家一起祷告。”

    “小心安全”,李奇也没多想,这时候优雅教会的神职者们自然要抱团取暖。

    这么一想,欧萝拉应该是信仰摇摇欲坠,心灵虚弱到了极点,所以下意识的把对自己的信任当作感情吧。

    通讯结束,光屏弹开,小红帽叹道:“你这本事能用在特蕾希娅身上就好了。”

    我什么本事了?而且你还对特蕾希娅抱有希望?

    小红帽哼道:“看你满脑子飘着的粉红泡泡,我怎么可能不对她抱有希望啊!”

    李奇委屈的道:“我也不是那么没用吧?”

    “给特蕾希娅擦鞋还是够了”,小红帽深深叹息,光屏关掉的刹那间,她吐出两瓣瓜子皮。

    ………………

    特蕾希娅在希尔维等人的护卫下,步入宏伟坚固的城堡。

    这是攻入瓦伦丁王国以来,第一座没射一箭,不对,是没开一枪,就直接投降的贵族城堡。

    城堡的主人,一位侯爵带着家人和部下,在城堡广场跪着等候。

    见到特蕾希娅,侯爵连滚带爬的冲过来,抱住特蕾希娅的靴子,姆啊姆啊亲个不停。

    希尔维剑眉高挑,脸颊扭曲,正要拔剑,特蕾希娅挥手止住。

    她亲切的笑道:“侯爵阁下回归正信,令我无比喜悦。”

    挤出一圈肚腩的中年侯爵,此时已经两眼失焦,言语不能了。后面那些跪着的人,纷纷向侯爵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哪怕他是家主和领主。

    能跟曙光女王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真是死了也甘愿啊。

    “侯爵,带我介绍你的家人和忠诚部属,他们也该沐浴凯姆的正信荣光。”

    特蕾希娅亲手扶起侯爵,不仅希尔维,身后的侍从们,包括瑞玛科王子,向侯爵投去的目光里都喷着火。

    侯爵嘴角挂着哈喇子,脑袋点得如鸡啄米:“是~是~女、女王陛下!”

    城堡顶层,特蕾希娅坐在垛口上,用手绢仔细擦拭自己的靴子,玉白脸颊偶尔抽搐,一脸被恶心得不行的表情。

    旁边响起希尔维的声音:“特蕾希娅,你变了……”

    特蕾希娅点头:“我是变了,变得更能忍耐,知道权衡轻重,知道妥协了。”

    “我不喜欢这样的改变,继续这样下去,你会为了什么,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做交易”,希尔维的情绪十分低沉。

    “我的一切?希尔维,你说什么啊”,特蕾希娅捋了捋发丝,显露出一丝他人从未见过的柔弱,也只有在希尔维面前,她才不遮掩这样的情绪。

    她的腔调慵懒得像准备午睡的猫:“我的生命和灵魂都献给了凯姆,还有什么是可以拿出来做交易的?”

    希尔维瘪嘴道:“还有很多……”

    特蕾希娅噗哧笑了:“如果吻我的鞋子一千万次,可以让世界回归安宁的话,这样的交易我觉得还是划得来的。”

    话音刚落,她的目光变得锐利,慵懒也瞬间消散,有人上来了。

    是忠诚联合通讯社的社长莫德温,他恭谨的道:“陛下,侯爵的投降仪式,还有讨伐迩香的声明,都已经拍好了,还需要发回哈德朗吗?”

    “不必了,你也知道,欧萝拉那边出事了”,特蕾希娅说:“至于李奇,这种小事也没必要麻烦他。我就不必审核了,直接发吧,尽快传播到整个瓦伦丁王国。”

    莫德温退下,希尔维不满的哼道:“你对李奇越来越看重呢。”

    “希尔维,我们的事业,不再是最初所想的那么简单了”,特蕾希娅半躺在垛口上,脑袋枕着胳膊,目光投向悠悠天际。

    “神国又在变动,凯姆在整顿……不,也许是建立新的秩序。我开始觉得,凯姆交托给我的使命,已经不仅仅是推翻迩香。”

    “复苏或者新兴的神祇,风暴群岛的魔法师,冰风峡湾的奥术师,北方的半兽人和矮人,西方的遁世教会,都纷纷投身到我们掀起的浪潮里,这更像是一场席卷整个费恩的革命。”

    她问希尔维:“昨天来的那位传奇魔法师,你知道她是什么来意吗?”

    “那个黑头发的,叫……海瑟薇-泰德的传奇?”

    希尔维皱眉:“还会有什么目的,不就是做生意吗?跟那个和李奇打得火热的佐尔德不是一样的?”

    特蕾希娅叹道:“严格说的确是生意,但她要的可不是一时的金蒲耳,而是一个纪元的金蒲耳。”

    “好大的野心”,希尔维用鼻孔喷出一股气:“风暴群岛的魔法师现在群龙无首,人人都只想着做生意,不管是跟我们还是跟迩香,他们根本不在乎,就凭她一个传奇,能拿出什么筹码?”

    “是啊,她现在也只是空口白话,我等着她拿出一些证明”,特蕾希娅半眯着眼睛,浅灰眼瞳里流转着一丝迷惘:“但我总感觉她有些奇怪,似乎很熟悉,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泰德……这个姓氏,让我想起了以前那个夜女士教会的大祭司泰德”,希尔维随口道。

    “都是神神秘秘的”,特蕾希娅笑道,抛开了那丝惘然。

    都叫泰德,但显然不是一个人,传奇对灵魂的感应非常敏锐,这两个泰德身上的灵魂波动明显不同。

    “还是说李奇吧,他之前送来的什么魔火弹和魔火筒,你没时间去看,我去看了,的确非同一般”,希尔维居然称赞起李奇了。

    “威力比火球术还强,瑞玛科王子赞不绝口,当场就找佐尔德,要他赶工一批。我也问过佐尔德了,说魔火弹只要三千金蒲耳,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魔火筒,价格最多一万金蒲耳。跟魔导枪一样,弹药几乎不要钱,强者级别的职业者都能使用。”

    她用兴奋的语气说:“这等于军队凭空多出一大批魔法师啊!而且跟娇贵的宫廷魔法师,和放个法术就要几十上百金蒲耳的佣兵魔法师不同,是可以拼命到底的!”

    “不能打破结界,也只是跟魔导枪一样的武器而已”,特蕾希娅微微笑着:“不过你这么热心,我就尽快下订单吧。”

    她又很好奇:“才在抱怨我看重李奇,这会又帮他说话了?”

    希尔维很认真的说:“我讨厌他,是因为我和他的信仰无法共存。我为他说话,是因为他对战争的认识是我认同的,他拿出的东西,可以帮我们更快的赢得胜利。”

    她皱起了眉头:“我知道这很矛盾,但我无法否定自己的本心。”

    “你也体会到了我的心情吧”,特蕾希娅说:“就像刚才我忍受那个肥猪侯爵对我做的事情一样,为了打垮强大的敌人,我们不得不跟敌人的敌人联手。虽然那同时也是我们的敌人,可终究是未来的事情。”

    希尔维沉默了片刻,叹道:“听起来你准备接受李奇了?”

    “看,连你都在犹豫了”,特蕾希娅喟叹道:“那个泰德,我是说海瑟薇-泰德,既然能找我,自然也能找迩香。现在还谈不拢,也不能把她推到迩香那边。等到了必须接受的那一天,我希望有另一股力量可以克制她和她代表的魔法师。”

    “你觉得李奇跟风暴群岛的魔法师会有根本的冲突?”

    希尔维难以理解:“他现在跟魔法师好得穿一条裤子啊!那个佐尔德……”

    “要得出这个结论,按理说得找很多证据,可我只凭一件事就有了这样的认定”,特蕾希娅说:“那就是魔导枪,再加上现在的魔火弹和魔火筒。”

    “把以前很昂贵,使用门槛很高的魔导武器,做到很低廉的价格,做到随便什么人都能用,这不是在掘魔法师的根基吗?”

    希尔维愣愣的点头:“这么说……好像是呢?”

    特蕾希娅的传讯戒指闪起光亮,她听了一会,霍然起身:“又有了新的证明。”

    她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惊奇:“李奇弄出了可以破坏防护结界,但不需要魔法师的魔导炮!”

    希尔维也跳了起来:“真的——!”

    她兴奋的道:“那我们可以直接攻打瓦伦丁大教堂了!”

    “不要高兴过头了……”

    特蕾希娅摆手,但语气也压抑不住兴奋:“瓦伦丁人的抵抗还很坚决,在清扫掉他们遍布各地的抵抗前,我们还不能贸然深入。”

    希尔维叹道:“欧萝拉在就好了……”

    “欧萝拉啊,等她渡过这场难关吧”,特蕾希娅神色也黯淡下来:“我很担心,这是她从没经历过的考验。”

    城堡里,李奇和测试团队对魔导炮的改进再做了一番讨论,直到夜幕降临,才准备回厄普西隆。

    阿图尔抱着尤赞的“残骸”先进了传送门,李奇正要进去,传讯戒指猛然发出尖锐的鸣叫,然后变得火烫无比。

    没等他摘下戒指,戒指嘭的炸开,直接炸断了手指。

    众人一时惊呆了……

    阿丝娜反应得最快,她冲过来捡起手指,给伤口拍了个治疗术,再用绷带将断指跟手掌紧紧包扎在一起。

    李奇楞了好一阵才清醒过来,顾不得断指的锥心疼痛,对威尔森下令:“召集第一战斗系列!带齐装备!刚造出来的那批魔火弹和魔火筒,全都带上!”

    欧萝拉出事了!

    “欧萝拉出事了!”

    耳边响起罗文娜的声音,是用传奇级别的风语术发来的传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