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一二 暴君权杖,优雅女士的真相
    欧萝拉下了马车,带着两个侍从进了神殿。

    想到教会里的姐妹们一定愁云密布,她放慢了脚步,片刻后,她又成了美艳动人,仪态万方的优雅圣女。

    进到殿堂,中心的雕像是个跟真人差不多大小的长裙少女,面容秀丽雅致,姿势端庄的立着。两手捧着一束玫瑰花,矜持的淡淡笑着,给人温馨如和风般的感觉。

    欧萝拉向神像祷告致礼,主教走了过来,在她身后是个面目藏在兜帽中的高大身影。

    “莎珊主教……”

    她有些疑惑,主教相当于她的导师,相处多年,无比熟悉。此时的主教,脸上没看到应该有的悲戚和彷徨,而是浓浓的歉疚。

    为什么歉疚?为谁歉疚?

    当主教身后的人揭下兜帽时,欧萝拉眼瞳紧缩。

    那是个高大的中年女性,厚实的甲胄和冷峻的面目,让她完全失去了女性的柔和气息。

    在她护甲胸口的位置,佩戴着一枚盾型凯姆徽章,这说明她是位圣骑士。但跟哈德朗圣骑士不同,徽章的背景是星辰和山,寓意天堂山,而不是麦穗镶边的相交长剑。

    迩香的圣骑士!

    两个侍从瞬间有了反应,一个拦在她身前,另一个准备施放求援信号。

    圣骑士扬手挥出一圈圣光,像冲击波般拍在求援的那个侍从胸口,侍从的身体如箭矢般飞出,轰的砸进墙里。

    紧接着圣骑士另一只手的手掌凭空一划,凝聚成银线般的圣光劈向拦在欧萝拉身前的侍从。

    侍从发出绝望的低喊,却没有退缩,法术偏斜、空间扭曲、折射术,三个预先准备好的法术几乎一气呵成。

    噗……

    三层法术屏障就像三张纸,被圣骑士的银线轻易撕裂。

    侍从的脖颈露出一道血痕,身体缓缓倒地。

    无头的脖颈滋滋喷血,在地上染出大摊血泊。头颅在背上滚了两圈,落到腰间,空洞的眼瞳跟欧萝拉的迷茫目光相交。

    “夏乐蒂……”

    欧萝拉呆呆的嘀咕了一声,再艰涩的转头:“迪妮……”

    墙上的侍从胸脯塌陷下去一个大坑,脑袋耷拉着,完全没了声息。

    一个是她自小相伴的侍从,情同姐妹,一个是罗文娜派给她的侍从,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仅仅只是眨眼的功夫,她们就死了。

    “你……”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转头看向圣骑士,想说点什么,然后记起自己该做什么。

    “圣光牢笼!”

    圣骑士再挥手,一圈光盾降下,绕着欧萝拉旋转,让她动弹不得。

    主教喊道:“蔻塔团长,别伤害她!”

    “你放心”,圣骑士道:“我的任务是把她活生生带回迩香,不会杀她的。”

    她再冷笑:“之后会是什么遭遇,你该想得到,又何必虚情假意。”

    “我……”

    主教佝偻着背,不敢直视欧萝拉,喃喃道:“欧萝拉,对不起,教会需要出路,你是圣女,这是你该做的……”

    说着说着,她的腰渐渐挺直,也敢跟欧萝拉对视了:“你是优雅圣女,这是你该做的!”

    圣骑士的圣光牢笼并不能持久,欧萝拉的身体开始有了知觉,她正想碰触传讯戒指,自圣骑士身上溢出的无形气息,让她又被史莱姆般的浓稠胶体裹住。

    领域……

    这个叫蔻塔的圣骑士,竟然是个传奇!

    蔻塔哼了一声,大概是为欧萝拉还想触发魔导装备而不屑。她五指相合,凭空一抓。

    啪啪啪……

    脆响连声不绝,发夹、项链、戒指、腰扣、袖口、衣角、鞋尖,团团或蓝或白的光芒炸开,却没伤到欧萝拉分毫。

    “东西还真不少”,蔻塔冷笑,对一个传奇来说,这些魔导装备不过是玩具。

    又一声脆响,欧萝拉手上的一枚戒指光华大亮,融解了包裹着她的无形胶体,扩展为散发着莹莹蓝光的半透明光盾,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内,身影渐渐变虚变淡。

    蔻塔脸色大变,怒声骂道:“该死!你们不是说她和她的姑姑关系一般吗?那个传奇魔法师居然给了她传奇级别的庇护传送戒指!”

    主教大惊:“她在传送!我们失败了!”

    “失败?”

    蔻塔冷哼道:“其他传奇没办法,可我是传奇裁决者!”

    说话的同时,她拔出长剑,扬手一甩,拉出电光般的白芒,击打在欧萝拉的护盾上。

    护盾消散,欧萝拉的身影变实,在地上连翻带滚,撞到墙脚才停下。

    “我们得马上行动!”

    蔻塔揪着欧萝拉的头发,把她提起来:“她姑姑知道她出事了,这里不再安全。”

    主教惶恐的道:“不能先离开这里,再做那些事情吗?”

    蔻塔不屑的道:“没有拿到神器,怎么转化魔女?”

    她掏出一根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钉子,刺入欧萝拉的肩胛,从前胸透出,女伯爵仰头发出凄厉的惨叫。

    好一阵后,叫声才变得低沉,接着又猛然高扬,第二根钉子穿透了她身体的另一侧。

    欧萝拉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血水自钉子滴到地板上,钉子闪烁着莹白光芒,封禁了她的神力。

    等欧萝拉从痛苦中恢复过来,眼前变得清晰时,她发现殿堂里已经站满了人。

    “欧萝拉姐姐——!”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欧萝拉心弦剧震,德兰西亚公爵的女儿,她在教会里最亲密的姐妹艾莉尔!

    在艾莉尔旁边还有十多个少女,身上跟她一样,都插着禁制神力的长钉。

    不同的是,她躺在地上,艾莉尔她们被绑在木头架子上。

    “主教……”

    她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很虚弱:“你们……要……做什么?”

    “有空关心别人,不如关心下自己”,一个她认识的祭司用幸灾乐祸的腔调说:“很快你的新幻景就会传遍整个费恩,到那个时候,人人都能看到跟迩香的尊贵大人们作对,是多么可怕的下场。”

    另一个祭司怪笑道:“我猜迩香的大人们一定会用牛头怪和触手魔来伺候你,保管你会爽到死,死了还在爽。”

    这些祭司原本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恭谨甚至谄媚,此时却显得极度快意。

    “瞧她平时目中无人的样子,这是她的报应!”

    “臭婊子,活该!让她平时骚得整个哈德朗的男人都想干!”

    “真希望迩香的大人们把她妆扮成她演过的那些角色,斯嘉丽,伊丽莎白女王,丝芭达克丝,芙蕾雅公主,挨个趴在地上***,让地精半兽人捅到翻白眼吐白沫!”

    不——!

    欧萝拉想起半魔人公主拉妮娅曾经说过的话,恐惧席卷身心,跟胸前背后的疼痛混在一起,让她再度痉挛。

    主教喊道:“闭嘴!这是为吾主祈福的祭祀!不要再说那些污秽的事情!”

    接着声音变低:“欧萝拉是为吾主牺牲,是为我们牺牲,你们要感恩。”

    祭司们吃吃低笑,倒也不说话了。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蔻塔带着大批圣骑士步入殿堂,让欧萝拉更加绝望。这些迩香的圣骑士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怎么混进王都的?

    “开始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蔻塔说。

    一个浑身笼罩在白色袍服里,抱着沉重金属盒子的人站到神像旁边,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浓郁的黑气骤然喷出。

    腐化之气!

    主教和祭司们吓得连连退步,圣骑士们不为所动。

    白袍人从盒子里取出一件东西,看上去就像燃烧着的火把,但火焰是黑色的。

    他将这东西狠狠插进神像,从胸口的位置直透后背,铜铸的神像就跟软木似的,毫无阻滞。

    这是渎神啊……

    欧萝拉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这尊神像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优雅女士在神像上显露过多次神迹,她小时候亲眼见到优雅女士降下投影。也就是那一次,神祇的投影抚上她的头,向她露出亲切笑容,她被定为了圣女。

    对不起……对不起……

    欧萝拉的泪水潺潺流淌,不知为何,悔恨充塞心间。

    我并没有足以匹配圣女资格的信仰……

    我该更虔诚的……

    我该全心领悟您的神意……

    白袍将那东西插进去后,不迭的松手后退,却还是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听声音是个女性。

    她拿着那东西的手散发出了黑气,本以为是沾着那东西的残余,可抹来抹去依旧没消失,才发现黑气是从皮肉里渗出的,这让她的叫声更大了。

    一个圣骑士拔剑砍掉了她的手,再憎恶的将断手踢开。

    白袍人的叫声高亢得快要刺破耳膜,她给自己施放了治疗术,像逃离地狱似的躲开了。

    此时神像已经完全被黑气笼罩,噼啪的爆裂声不断。

    片刻后,神像哗啦啦垮塌,一个东西叮叮当当的在地板上滚动。

    是那束玫瑰……

    那东西一直滚着,像是永远停不下来,直到蔻塔一脚踩住。

    喀喇碎响,碎屑纷飞,那束玫瑰变了模样。

    欧萝拉看不清楚细节,只看到原本的玫瑰枝条,变成了锋锐的刀刃,而那朵朵玫瑰,变得白森森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然后那东西溢出了油膏般的黑泥,遮掩了本貌。

    “果然是暴君权杖,真是想不到,枢机会那些红袍说的是真的……”

    蔻塔用惊叹的语气说:“优雅女士的神职,来自上个纪元暴政之神的神器。”

    殿堂里的优雅祭司们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欧萝拉在心中大喊:胡说!

    “胡说!”

    一个祭司勇敢的站了出来:“吾主的优雅神职源自艺术、美和宁静,跟暴政之神哪里扯得上关系?”

    “闭嘴!”

    主教斥退了她,再谄媚的对蔻塔笑道:“她们什么都不懂,以为神典就是真理。”

    “艺术……美……宁静……哈哈……”

    蔻塔放声大笑:“可悲的凡人啊,你们对神祇一无所知!”

    她将那东西高高举起,用怜悯的语气道:“看看你们的神祇,用玫瑰伪装起来的是什么?”

    殿堂里沉寂了片刻,然后那些祭司发出了或者惊恐,或者难以置信的尖叫。

    欧萝拉也看到了,利刃之上,是一个个小小的骷髅头。

    蔻塔不屑的道:“你们的优雅女士,从暴政之神那里获得了这柄权杖,把暴政下的恐惧,暴力之美、暴力带来的安定,包裹成了艺术、美和宁静,这才是优雅神职的本质。”

    她将权杖丢给一个圣骑士:“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