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一五 太美了,犯规啊!
    李奇止住想拦在他身前的威尔森,还有想冲上去的艾丽和缇娜,坚定的向前迈步。

    黑气扑到他身前,像是遇到了无形的阻碍,只能在他身边盘旋缠绕,将他层层裹了起来。

    李奇毫无畏惧,他伸展双臂,高声呼喊:“欧萝拉,是我,李奇!我来救你了!”

    黑气骤然一滞,欧萝拉的莹绿瞳光也闪烁起来,她发出枯涩的声音:“李……奇……”

    “是的,李奇!”

    李奇喜悦的道:“你喜欢的李奇,你爱的李奇!难道你都忘了吗?”

    欧萝拉的脸颊开始扭曲:“李……奇……爱……”

    她猛然尖叫:“没有……没有爱!只有……欺骗!利用!折磨!”

    随着她的叫声,黑气凝聚,如条条有形的刀刃,刺破李奇身边的阻碍,击打在他身上,似乎要将他捅成筛子。

    还好,黑气之刃的攻击像是发丝一般无力,李奇只感觉被击打的部位发麻发痛,就跟当初碰触罗丝神尸一样。

    感觉到李奇有莫大的威胁,黑气收缩,变回骷髅,扭曲着,呼号着缩回黑翼。

    欧萝拉向后飘飞,扇动黑翼,黑翼上的骷髅头翻滚得更剧烈,开始酝酿更猛烈的攻击。

    李奇说:“欧萝拉,你这个样子很酷,下一次拍幻景就用这个造型。”

    “但我喜欢的不是这样的欧萝拉!”

    他高声喊道:“我喜欢的是美丽的,充满爱心的,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欧萝拉!她很傻很白很甜,她不忍心伤害任何人,她一直在寻找好的,善的,令人幸福的信仰!”

    欧萝拉往后飘的身体一滞,眼中的光芒在莹绿和冷白之间不停转换,脸颊上也浮起一层影子,扭曲蠕动着。

    李奇一个大步冲上去,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拖了下来。

    “欧萝拉!”

    他摇晃着女伯爵的身躯,她没有反抗,但眼中变换不定的光彩,还有脸上游动的阴影,显示她并没有完全清醒。

    李奇情急之下,想到了曾经让两人初生暧昧,真假难分的一幕。

    “把你的王冠收起来吧,在这栋屋子里,我们是对等的君主。”

    “我们之间还有点关于领土的争端没有解决,书房是我的,客厅是你的,厨房也是你的,卧室……当然重点是我们的床,我们需要签下划界协议。”

    李奇念着台词,黑气之翼上的骷髅头绕着李奇伸缩,欧萝拉眼中的光芒变换得更加剧烈。

    “欧萝拉,忘了你的台词吗?你该说……为什么我们不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呢?”

    骷髅头消散,黑翼垂落,融入头顶的黑气涡流中。

    “我再说,但我们不能永远搁置下去。”

    “你接着说,让后世子孙们来解决吧。”

    欧萝拉眼中的光芒已经淡得不见绿意,她呢喃着道:“《伊丽莎白女王》,幕终,湖边小屋……”

    “是的,接下来是……”

    李奇将她拥入怀中,忍住腐化之气的剧烈刺痛,与她额头相抵,唇瓣相触。

    两人的身体和意识同时一震,景象骤然变幻。

    ………………

    圣光冲刷着视野,一切都消失了,仿佛整个空间都由昏黄的圣光构筑。

    “陛下?佳妮陛下!?”

    “这里……是您的神国吗?”

    欧萝拉讶异的看着眼前的虚影,面目跟神像一模一样。

    “感谢你的牺牲,欧萝拉,你得代我承受接下来的痛苦了。”

    虚影并没有开口,话语直接在欧萝拉心中响起。

    “我是加弥达拉……”

    “当我拿起暴君权杖,成为优雅女士佳妮,妆扮凯姆陛下的秩序时,我将加弥达拉的凡人意志封印在暴君权杖里,这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

    “又到了纪元更替,神序重组的时候,优雅神职被贵族女神融合。这是凯姆陛下的神意,作为佳妮的我毫无怨言,我本就是凯姆意志的延伸,理当牺牲一切。”

    “但暴君权杖被凯姆陛下排斥,被贵族女神抛弃,堕落为腐化神器,连带我,作为加弥达拉的我,也将沉沦在永无止尽的痛苦中。”

    “作为佳妮的我,对此早有预见,我将一丝神性本源的气息寄放在你的灵魂里,护佑你的心灵,让你成为圣女。这股气息也是我的锚标,指引着你和暴君权杖相遇。”

    “现在,你将与暴君权杖合二为一,你将替代我承受永恒的痛苦。而我,作为加弥达拉的我,可以获得彻底的安息。”

    永恒的……痛苦?

    欧萝拉惊恐的发现,圣光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气。脚下的云团也变作黝黑的泥潭,狰狞的骷髅头翻滚沉浮,扭曲着下颌,发出无声的嘶嚎。

    骷髅头从泥潭中扑出,裹住她的双腿,把她往泥潭下拖曳。更多的骷髅头带着黑气冲出泥潭,开始噬啃她的皮肉,痛楚让她瞬间晕厥,新的疼痛又将她瞬间唤醒。

    她在心底呐喊:“不!这不是我想要的——!让我死吧——!”

    “这是你的命运!欧萝拉!”

    加弥达拉的语调变得严厉:“你该为此感到荣耀!从你成为优雅圣女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欧萝拉崩溃的喊道:“你在利用我,你在欺骗我……”

    “你该感到荣耀!”

    加弥达拉的语气更加冷厉:“为你的神祇奉献一切,牺牲一切,这是你身为圣女该尽的职责!”

    “如果知道做圣女是这样的结果,我绝对不会接受!而且……你是加弥达拉,不是佳妮!”

    愤怒让欧萝拉生出力量,抵抗住了那一*的痛苦之潮,也让她下沉的身体暂时停住。

    加弥达拉叹道:“真是遗憾,你的信仰竟然如此薄弱……”

    欧萝拉难以置信的反问:“信仰难道不是给人带来幸福,带来快乐,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吗?”

    “庸俗的凡人”,加弥达拉冷笑:“信仰是让你可以承受更大的痛苦,可以背负更多的奉献,可以义无反顾的做出一切牺牲。”

    欧萝拉不甘的喊道:“这是恶神的信仰!就算是承受痛苦,做出牺牲,也是为了美好的未来啊!”

    “美好的未来……”

    加弥达拉的语气转为怜悯:“那是为弱者编织的谎言。”

    “不管是神祇对凡人,还是凡人对凡人,弱者天然要接受强者的压迫,这是整个世界无可撼动的法则。弱者必须用这样的信仰,来缓解自己的痛苦,接受自己的命运。”

    “我只是加弥达拉的意志留给你的一道残影,用来说服你抛弃那些庸俗的坚持,尽快接受既定的命运,这样你才会习惯痛苦……”

    欧萝拉摇着头,疯狂的喊着:“不!我不接受——!痛苦就是痛苦,我怎么会习惯?”

    她哭泣起来:“我还想和更多的人做朋友。我想和朋友们在午后的花园里喝茶聊天晒太阳,我还想把自己妆扮得更漂亮,让大家喜欢我赞扬我。”

    “我还想拍更多不同角色的幻景,给大家带去愉悦和感悟,享受大家仰慕和崇拜我的眼光,我还想……我还想李奇……”

    “如果不行,那就让我死啊!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为什么……”

    “李奇——!”

    她抬头向虚空张望:“李奇,快来救我啊李奇……”

    没有李奇,只有骷髅头汇聚成的痛苦之潮,一*的袭来,每一波都带来剧烈的痛苦,却又无法昏迷过去,感觉比死亡还要痛苦十倍百倍。

    加弥达拉的幻影一直在旁边念叨:“接受吧……”

    欧萝拉的意识开始变得麻木……

    骷髅之潮中,隐隐传出“……李奇……”

    她机械的念着:“李……奇……”

    骷髅的涌动汇聚出更清晰的声音:“你喜欢的李奇,你爱的李奇!”

    她漠然的回应:“李……奇……爱……”

    然后她憎恶的回应:“没有……没有爱!只有……欺骗!利用!折磨!”

    “当然重点是我们的床,我们需要签下划界协议……”

    她骤然一震,这是……是李奇!

    黑暗中忽然投下一道白光,极为微弱,但足以照亮欧萝拉的希望。

    她惊喜的仰望天穹,无形之力自身体潮涌而出,将加弥达拉的幻影击碎,再将周围大片黑气骷髅驱散。

    这是她熟悉的台词,当初拍到这里时,她坚持让李奇当男主角的替身,因为最后一幕是吻戏,虽然只是借位拍摄,也只有李奇能让她接受。

    那个时候,心中荡起的微微涟漪,应该就是最初的萌动吧。

    白光自她身体内溢出,与那股天降而下的光亮融合。

    欧萝拉又流下了泪水,这次是喜悦之泪。

    她低声念着,跟李奇的声音几乎同步。

    “为什么我们不能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呢……”

    “让后世子孙们来解决吧……”

    痛苦渐渐消散,四周和脚下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但她没有注意,就只呢喃着:“《伊丽莎白女王》,幕终,湖边小屋……”

    笼罩在她身上的白光扩散,世界变得光明了,李奇的身影显现,先是淡淡的,再渐渐凝聚成实体。

    他拥抱欧萝拉,和她额头相抵,双唇相触。

    “李奇……”

    欧萝拉抱住他,暖白的光芒在两人之间流转,猛然扩散,再度刷新了整个世界。

    殿堂里,人们纷纷遮眼,原本的黑气骤然变作白光,虽然很柔和,但光亮中挟着的某种力量,仍然让他们感到畏惧。

    赤红神职者们的感受却不一样,他们觉得很温暖,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当白光渐渐减弱,除了中心包裹着两个模糊人影的光团,其他地方显露出清晰景象。

    这样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心簇神摇,忍不住出声赞叹。

    咚咚咚……

    轰……

    巨狼冲进殿堂,地板都在震动。它的爪刃和獠牙都沾满血迹,像是找谁邀功似的,跑得非常急切。

    到了殿堂,发现人人都呆立着。眼见要跟大家撞上,它猛踩刹车,毫不意外的拿了大顶,头下脚上,在地面滑了一大截,重重撞上墙壁,砸下大堆瓦砾碎片。

    没人理会它,依旧呆呆看着殿堂中的景象。

    巨狼哗啦从砖瓦碎石里站起,甩着脑袋,甩到一半就猛然僵住,它也看到了。

    殿堂中,一对巨大光翼招展,翼面荡漾着温暖的白光。

    光翼的涟漪中,朵朵人头大小的玉白玫瑰盛开,紧紧的簇拥在一起,顺着涟漪起伏不定,铺成玫瑰之海。

    每朵玫瑰都散发着迷蒙光晕,虽然并没闻到,但大家心中都回荡着清新的芬芳,心灵也由此甜蜜而安宁。

    “魔女?”

    卡琳咂着狼嘴,下意识的嘀咕道:“太美了,犯规啊!”

    太美了……

    李奇放开欧萝拉,看着她缓缓睁眼,眼中是极度的喜悦。

    喜悦骤然变作恐惧,欧萝拉已经泛起红晕的脸颊又刹那间苍白,她惊恐加憎恶的连连退步。

    “你,你也是假的!?你是谁!?”

    她说着让李奇听不懂的话,身上溢出的暖光变化成令人头皮发麻的冷光。而她脚下、身边原本盛开的玫瑰花,凝聚成一个个骷髅头,更让人毛骨悚然。

    殿堂里,春风般的暖光变作冬日的冰寒冷白,欧萝拉伸展的光翼上,玉白的玫瑰变成了惨白的骷髅头,翻滚呼号着。

    魔女和赤红神职者们只是感受到一些寒意,而周围那些优雅祭司们,却发出了魂飞魄散的号叫。

    “怎么了怎么了?”

    卡琳焦急的嚷着:“李奇没搞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