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一六 令人惊叹的欧萝拉
    “这是迄今为止,最令人惊叹的收容物……咳咳,魔女!”

    李奇身后,女神那久违的少女嗓音响起。

    眨眨眼,李奇才发现,自己竟然置身赤红神座!

    欧萝拉绝望的摇头:“李奇,你果然只是个傀儡!”

    女神对李奇说:“不管是拉着还是抱着,你得跟她有接触,不然她的意识没办法在这里稳定存在。”

    这不用她说,李奇可没让欧萝拉的手从他手中挣脱。

    他没好气的抱怨:“我知道情况很复杂,一大堆问题都还憋着。欧萝拉一定误会了什么,要紧的是化解她的误会,而不是玩scp的梗!”

    “安啦安啦,我知道……”

    女神背着手,踱到李奇身边。一身火红长裙,没了头顶的小红帽,黑而直的长发垂落,显得神圣端庄,气质上压了欧萝拉一头,也让欧萝拉不再那么惊惧。

    女神温和的说:“欧萝拉-贝希米亚,我就是李奇的神祇赤红女士。因为力量级别的原因,我还不能跟你握手,但我不是凯姆和佳妮那样的神祇。”

    欧萝拉还试图挣脱李奇,可李奇把她的手握得紧紧的,怎么都挣不开。

    她无奈的瞪了李奇一眼,再看向女神,忐忑加脸红红的道:“刚才……刚才我好像……”

    “那个……没有的事!”

    女神连连摆手:“确实是他不是我!你看到的只是他身上的神力幻像,不是真的我!”

    李奇皱眉,你们在说什么啊?

    刚才亲上欧萝拉的那一刻,感觉脑子有些热热的,沉沉的,难道有什么古怪?

    欧萝拉松了口气,又看向李奇:“那他……”

    “他可不是什么傀儡,也不是我的奴仆,而是我的助手”,女神用手指头捅了捅李奇的腰,痛得李奇一个哆嗦:“说话啊!瞧你这副呆样,难怪别人把你当傀儡!”

    李奇叹气,你们这说得没头没脑的,我都掺和不进来了。

    他把欧萝拉牵到身边,低声问:“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疑问?有什么地方不对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了那个样子?”

    “我……”

    欧萝拉看看他,再看看女神,又打量了一圈赤红神座,拍拍自己的胸口,然后两眼有些发晕,一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模样。

    “坐下来慢慢说,我这里有茶,不过是奶茶不是红茶”,女神招呼着,秋香和画眉像侍女一样张罗起来。两个天使扇动的洁白羽翼,让欧萝拉的眼睛又有些发直。

    见欧萝拉还没整理好思绪,女神说:“李奇你啊,有时候脑子也不好用,你就没注意到,欧萝拉现在对神祇的态度,根本就不是凡人该有的吗?”

    李奇皱眉,的确啊,欧萝拉见着女神,见着神国,也只是好奇和忐忑,并没有凡人面对神祇那种虔诚和膜拜的态度。

    “我、我见到优雅女士了,不,不是真的优雅女士,只是她的凡人意志”,欧萝拉得到了引导,终于开了口:“但她告诉我的事情,要我做的事情,还有她成神的经历,让我不再觉得神祇是……是神圣的。”

    以她之前的信仰状况看,其实也没觉得神祇有多神圣。

    欧萝拉简要讲述了她用暴君权杖刺穿心脏后的遭遇,说完畏惧的缩着身子,朝李奇身边挤。

    这让李奇松了口气,女伯爵对自己还是信赖的。

    “是的,上个纪元,凯姆教会的红袍大枢机加弥达拉靠暴君权杖封神,成了优雅女士佳妮,这事在全知者那里有记录”,女神说:“不过加弥达拉把自己的凡人意志封印在暴君权杖里,可不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而是跟巫妖一样,把暴君权杖当作命匣。”

    李奇恍然:“她是想一旦陨落,还可以用她的凡人意志,吸收欧萝拉的灵魂,甚至夺取她的*,重新封神?”

    女神点头:“是啊,每个神祇都有很多后手,这肯定不是唯一的。严格说起来,这只是很次要的布置,能用上其实是很意外的状况。”

    欧萝拉瞠目:“那为什么她没有吸收我……”

    女神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因为她的神职被贵族女神融合了,暴君权杖又被凯姆和贵族女神共同抛弃,沦为腐化神器,她已经没有前路了,只能寻求解脱。”

    “如果她没有在你身上的布置,她的凡人意志就只能呆在腐化神器里承受永恒的痛苦。幸运……我是说不幸的是,她成功的坑到了你,让你替她受罪。”

    欧萝拉感慨道:“暴君权杖,真是可怕的东西。”

    “可怕?不,这不是它的本来面目。”

    女神从胸口掏出厚厚的硬皮书,一边翻一边讲起了古:“暴君权杖只是这件神器在第三纪元的称呼,在第一纪元里,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权力之惧,是恐惧之神的九件神器之一。”

    “不过更早的时候,也许是在黑暗年代,也许是跟精灵文明同期的时代吧,它只是普通的武器,并没有特别的名字。”

    “那时候人类还是原始部落,战士们将敌人的头颅缩水风干后绑在剑柄上,在战场上恐吓敌人,在部族里吸引女性。不要觉得野蛮,不管哪个世界的人类,原始时代都是这样。向女性展示自己的勇猛,是最主流最有效的求爱方式。”

    “久而久之,不仅女人伸手触摸这柄武器,表达自己的爱慕,其他族人也用触摸武器表达自己的仰慕和拥戴,它成了一件礼仪性的神圣之物。当战士举起这柄武器时,族人因为振奋而欢呼,敌人因为恐惧而臣服。对它的回应,也就成了区分敌我的界线。”

    “渐渐的它成了部族里的礼器,人们用长杆把它高高竖起,加上旗帜、羽毛和各种装饰品,成了旌旗。在部族的祭祀和庆典上,它令族人们喜悦。在与外敌作战的战场上,它令敌人胆寒。”

    “当原始部落进化到王国,某位战士成为君王后,他从旌旗上取下了武器,变成单纯象征权力的权杖。不管是敌人还是臣民,都在它面前感到畏惧,而后才成为恐惧之神的神器。”

    “这柄暴君权杖,应该是唯一流传至今的上古旌旗了,在它上面凝聚了很多层信仰之力。”

    “最上面一层是佳妮的优雅神力,之下是暴政神力,再下面是恐惧神力。这些神力的根源,是积蓄了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人们崇拜和畏惧权力的信仰之力。”

    “最下面一层,才是族人的爱慕与拥戴,敌人的恐惧与憎恶,这些源初信仰混合起来的信仰之力,就是欧萝拉获得的源初神职,旌旗。”

    “这个源初神职是两面性的,一面是以恐惧震慑敌人,一面是以爱与美团结和鼓舞自己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划分敌我的界线是什么呢?”

    女神的解说让李奇若有所悟,再恍然惊醒,赶紧查看自己的属性面板。

    果然,天赋树多了一栏,下面还有大段注释,俨然是给《赤红之书》写好了新增的条目。

    “在多元宇宙的所有世界里,只有一个宣言,一个方法,让所有统治者感到畏惧,那就是阶级宣言和阶级分析方法。”

    “阶级无处不在,无所不在,阶级是一切苦难的根源,通向终极解放之路的唯一途径,就是消灭阶级。”

    “区分我们和他们,区分同志和敌人的界线,就是阶级。”

    “我们的目标是建立无力阶级专政的国家,最终消灭阶级,将红旗插遍整个费恩!”

    “无力阶级的专政,对同志如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像冬天一样冷酷!”

    喂喂,把旌旗解释成对敌人的专政和对同志的友爱,再倒推阶级,这真的能讲得通吗?

    你不会是觉得正少阶级这一环,所以把欧萝拉的旌旗神职强行解释成这个吧?

    李奇在心中叫着,女神回应:“欧萝拉的信仰之力是有两面性的,跟阶级亲人之爱和阶级敌人之恨完全一致啊!她在灵魂深处认可这样的信条,不然也不会出现在你的天赋树上,你看看神国。”

    李奇抬头张望,暗抽了口凉气。

    神国正在变化中,面积不断扩展,已经不是一座小岛,正向一座大岛变化。

    赤红神座的高度也在不断上蹿,原本是几百米高的摩天大楼,现在已经拔高到上千米的山峰之巅。

    风云在神座下卷动,从云间的缝隙能看到大地的景象,远处的云层还响起隐隐的雷鸣。

    这让李奇清晰的感觉到,原本只是几个区域生硬拼在一起的神国,现在已经融汇为一体,成了一个有生命的小世界。

    果然,欧萝拉补全了阶级这一项。原本只是空泛的阶级理论和分析方法,现在有了踏实的信仰之力作为依凭。

    “但她好像完全没认识到跟我们已经是一伙的了啊”,李奇看着还在发愣的欧萝拉,给女神发去意念。

    女神说:“所以啊,我说她是迄今为止,最让人惊叹的……魔女了。迩香人对她的折磨,优雅女士对她的设计,让她深刻体会到了费恩的神祇本质,所以她觉得我,还有其他所有神祇,都不再是神圣的了啊。”

    李奇有些担忧:“阶级理论和分析方法是我们革命大业的根基,她如果不认同你,这会有麻烦吧?”

    “你让我很欣慰”,女神满意的道:“总算你不是见色忘那个啥的俗人。”

    然后她叹道:“虽然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是说……”

    李奇的思维也跟了上来:“欧萝拉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她的经历,让她具备了彻底的革命觉悟?她已经认识到在费恩世界里,最大的压迫其实是神祇对凡人的压迫?”

    “对!她是第一个!只是还没有足够的自觉。”

    女神赞许了李奇,然后对欧萝拉唱起了歌,是用费恩通用语而不是汉语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国王和神祇,要创造凡人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欧萝拉慢慢张大了嘴,大概这会李奇变身成普雷尔小姐,也不会比听到这样的歌词,更让她讶异的了。

    她结结巴巴的说:“您、您不就是神祇吗?”

    李奇确认了,欧萝拉的确有了彻底的革命觉悟。

    他笑道:“欧萝拉,忘了吾主……嗯咳,其实是革命设计师的口号吗?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们的目标是让费恩充满大爱,再没有压迫,包括神祇对凡人的压迫。”

    欧萝拉的高耸胸脯剧烈起伏,她眼里泛着盈盈泪光,反手握住李奇的手,又哭又笑的说:“是的,原来是真的,你真的没有骗我……”

    情绪稳定下来,她仔细品味自己的心灵,脸上渐渐升起明悟的表情。

    然后她又皱眉:“可您终究是神祇啊,难道要连自己也一块推翻了?”

    再听到“人人成神”的口号,欧萝拉凝重的点头:“我明白了,这真是伟大的事业。”

    她握着李奇的手加重了力气:“我还有太多的事情不明白,但我已经知道了一件事,不能再让神祇和迩香那些堕落者施加给我的苦难,在其他凡人身上重演了,凡人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

    “迩香那些堕落的凯姆神职者们,正在费恩各地制造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们和他们的帮凶们必须被消灭!加弥达拉所说的弱者只能永远接受强者的压迫,还不得不用信仰来麻痹自己,这样的法则也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有一个更美好的,不容这种法则继续存在的世界!”

    太好了欧萝拉同志!

    李奇和女神四目相对,传递着心中的喜悦。

    这是第一个在觉悟上能跟他们平起平坐的魔女!他们不再是孤独的,革命大业不再纯粹只由他们两个外来者担负起所有责任!

    就听欧萝拉继续道:“我能做很多事情!我可以演更多的幻剧!交更多的朋友!就连迩香里,也有很多同学跟我关系很好,我可以让他们都加入我们的队伍!嗯……我觉得开一场茶会能有很大的收效!”

    她握着拳头,眼里闪动着“明天就能喝到最好喝的红茶”那种兴奋:“我还会努力说服特蕾西娅加入我们的事业!现在我的话她能听得进去了!只要她支持,我们的事业就成功了一大半!”

    茶会……

    特蕾希娅……

    李奇和女神同时抚额。

    欧萝拉同志……不,同仁,看来光有觉悟是不行的,你还得从基础开始,接受革命的再教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