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二十 棋子与棋手
    ,最快更新革命吧女神最新章节!

    罗文娜魔法塔,朵朵圣光映照着广场。

    厄普西隆的赤红战士们或坐或卧,要么低声交谈,要么独自回味。阿丝娜带着支援组的牧师们游走其间,一一检查和治疗。

    广场中心,变成人形的卡琳扒在水池边吐着彩虹,缇娜抚着背帮她顺气。旁边威尔森等人就着石像鬼吐出的水流清理魔导炮,不时从炮膛里刷出焦黑的碎屑,那是发射活人炮弹造成的恶果。

    广场边的小亭子里,艾丽在李奇怀中沉睡。李奇一边抚着她的短发,一边跟蒂丝聊天。

    “妹妹们在看《变形金刚》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能把大家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

    “之前她们还做过试验,几个人的心灵挤在一个节点空间里,试图控制一只蜘蛛,把那只蜘蛛的脑子崩掉了。”

    “我跟她们说,我们罗丝魔女只会心灵连接,几个人心灵合一并没有什么用。”

    “看到艾丽跟主人您合体了,我忽然觉得,应该能行。”

    “当时堡垒们正把我跟茵丝往后面推,眼里都是‘哪怕死了也要保护你们’的信念,我就对他们用了心灵连接,把他们的心灵牵引到一个节点空间里。茵丝也跟着我做,我们每个人连接了几个,再互相连接起来,他们用出的荆棘圣盾就叠加在了一起。”

    蒂丝解释了荆棘堡垒们为什么也能“合体”的原因,令李奇无比喜悦。

    他跟艾丽的合体好解释,毕竟艾丽是他净化的魔女,本来就有很紧密的灵魂关联。他又切换了到破坏天赋,双方神力一致,心灵相通,又满心想着保护对方,结果就揉一块了。

    没想到荆棘堡垒们依靠蒂丝和茵丝的心灵连接神术,居然也合体了。当然并不是身体揉一块了,而是他们用出的神术荆棘圣盾叠加到了一起,才挡住了圣光巨剑的最后一丝力量。

    《赤红之书》上的罗丝魔女条目,又增添了新的注释:团结就是力量。

    蒂丝再道:“当时情况很紧急,大家心连心,完全没有一丝杂质,所以才能成功。我觉得要重现这种情况,应该很不容易。等回去以后,我想让茵丝继续研究这个方向,从神力语言的层面上建立基础的模型,这样就能变成稳定的技能了。”

    李奇欢喜的道:“没问题!我让尤赞抽空帮忙,而且女神也一定会出手的,这可是奇迹啊!”

    这是颠覆性的大招!同职业能够施展合击技,无疑极大的提升了赤红神职者的战斗力!

    让李奇心头更痒的是,他既然能跟艾丽合体,那么跟菲妮、缇娜、欧萝拉甚至卡琳,应该也能合体!

    他都迫不及待的想挨个合一把了……

    一道蓝光自空气中挤出来,伸展为罗文娜的身影。

    传奇女魔法师满面红光的抱怨道:“李奇你啊,就知道偷懒,后面一大堆烂事都推到我身上,就算我是传奇也扛不住啊!这就是我讨厌贵族身份的原因,那些繁文缛节都够我唱三个禁咒了!”

    看你挺享受的样子呢……

    李奇的表情被罗文娜准确的解读了,可她心情好得只顾着继续显摆:“德兰西亚公爵见到他的宝贝女儿还活着,直接抱着我的法杖哭了。那会如果要他交出摄政位置,估摸着他都乐意。”

    李奇失笑:“不用那会,只要有人敢接,公爵随时都会把摄政位置双手奉上,那位置他根本就是坐如针毡。”

    “总之他把我当救命恩人,往后我在哈德郎做事就更方便了。”

    罗文娜好奇的问:“倒是李奇你,怎么跟躲债似的先跑了?”

    李奇说:“我这个边地伯爵,就像跟哈德郎王国分家的庶子,立下再大的功劳也换不到好处,还不如让您帮忙担着。”

    “说什么帮忙,李奇你啊,还那么见外”,罗文娜笑眯了眼睛,几乎是本能的搂住李奇胳膊,施展出贝希米亚家的招牌胸技:“咱们是一家人啊。”

    这话罗文娜以前也说过,现在说起来真诚多了。

    李奇也有些感触,这一战,跟罗文娜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关键在于,他这一方虽然都是杂兵级别的存在,却并没有把罗文娜单纯当大腿抱。救下欧萝拉后,他们和罗文娜一起并肩战斗,多多少少起了点作用。表现出来的力量,足以赢得罗文娜的尊重。

    没等李奇回应,罗文娜又低声道:“欧萝拉已经被你的赤红女士拐走,成了你家的圣女了吧?”

    不愧是传奇,欧萝拉身上的神力波动可没瞒过她。

    “是啊,所以我会接她到我那里去休养”,李奇打开天窗说亮话,欧萝拉已经成了革命队伍的重要一员,厄普西隆正在等候又一位魔女。

    “也好,有赤红女士庇佑,她应该安全得多。迩香那边触了这趟霉头,应该也不会继续干这种蠢事”,罗文娜毫不犹豫就应下了:“但得让欧萝拉经常回来省亲,和你一起。”

    这就以丈母娘自居了么?

    队伍来到罗文娜魔法塔,就是等着她料理后事,看有没有新的动向。

    现在诸事平定,李奇准备回去了。队伍没死一人,实在是万幸,但伤员可不少,就连那只白狼也萎靡不振。

    “把这个带去,是我给欧萝拉准备的”,罗文娜递给李奇一个金属盒子,再道:“我看你们的空间戒指也全都坏了,我会尽快从熟人那弄一批回来,比之前的更坚固。你们的装备都是自己造的,我可补不了,不过可以给你弄一批高级魔导材料。”

    这已经超出传奇的尊重,进入到无事献殷勤的程度了吧?

    李奇讶异的看过去,罗文娜还在遮掩:“毕竟你救了欧萝拉……”

    欧萝拉是我的!不,是我们的!这个借口太拙劣了。

    “好吧”,罗文娜的笑容居然带了点谄意:“你们用的魔导炮很不一般呢,居然不要魔法师……”

    “罗文娜……”

    李奇叹道:“朝三暮四是任何人,包括魔法师的大敌啊。”

    “诶诶……”

    罗文娜脸颊骤然红了起来,眼神乱飘了一阵子,避重就轻的道:“怎么一下改了称呼?”

    “那我再加个姑姑?”

    “不行!你敢!”

    “其实挺好的,你不要就算了。”

    “哪里好了啊!我可是最嫩……最年轻的传奇魔法师……之一!”

    李奇等人站到圆圈里,在群体传送的法阵光芒中消失。

    罗文娜抚着自己还在发热的脸颊,嘀咕道:“一不留神,竟然被毛头小伙子调戏了……”

    然后沮丧的叹道:“不止是调戏,还被教育了。”

    再皱着眉头,有些不解:“他在说姑姑这个称呼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对,似乎藏着什么我不了解的深意。”

    “算了”,罗文娜耸肩:“不让他叫姑姑是对的,叫习惯了就没那种可能了。”

    ………………

    迩香紫山,忠诚圣堂,主教米利埃步入顶层殿堂,白袍高冠,仪容华贵,脚步却有些惶急。

    他身后跟着衣甲破损的女圣骑士,相比之下,步伐稳定得多,但略微粗浊的呼吸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殿堂还空空荡荡的,米利埃压低声音道:“这都是你的错!蔻塔!上次是你的副手特鲁克,这次是你!只要是跟哈德朗、跟复苏爱神有关的行动,你全都失败了!”

    蔻塔冷冷道:“是谁的错,甚至是不是错,都不由你来判定!”

    米利埃噎住,恨恨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对方不仅是个传奇,还是神廷圣骑士团的团长,地位比他只高不低。

    空气微微振鸣,圣光降下,凝聚为一个红袍老者。

    “伯努瓦枢机阁下……”

    米利埃低头抚胸,蔻塔只是略略点头。她虽然不是枢机会成员,但传奇级别和团长之职,让她面对枢机主教也不必太过恭谨。

    “米利埃,这次失败的根源是你们的情报有误。让蔻塔团长深入敌境,在一个传奇魔法师的威胁下,同时完成回收暴君权杖和抓捕欧萝拉-贝希米亚这两项任务,的确超出了她的能力极限。”

    伯努瓦的话让米利埃的头垂得更低了,蔻塔咬咬牙,没有出声。

    “你负责的执行机关,不仅在舆论工作上被特蕾希娅打得屁滚尿流,连情报工作都无法维持起码的水平,这说明执行机关本身已经出了问题。”

    伯努瓦用宣判的语气说:“在枢机会讨论执行机关的可信度之前,你还有一次机会。”

    米利埃额头冒起一层油汗:“是!是!我会全力整肃情报部门,所有跟此次行动有关的人员,全部清理,用他们的血来祭祀吾主!”

    伯努瓦冷冷的道:“必须用足够的刺激,让下面的人清醒,让他们深刻的体会到,懈怠就是背叛!我对你只有这些话。”

    米利埃连声应着,退行几步,忐忑的看了一眼蔻塔后,转身离去。

    殿堂沉默了许久,伯努瓦的语气变得随和加无奈:“那么,这次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赤红女士!”

    蔻塔很不甘心:“那个传奇魔法师并不重要,如果我坚持,完全可以做完我想做的事情,带走该带的人。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欧萝拉-贝希米亚是赤红女士早就关注的人,不仅让祂的教宗来援救,还把她净化成了圣女。”

    “我们的整个行动,都像是在帮祂收获这位圣女,这不由让我怀疑枢机会对赤红女士的判断出了问题。”

    伯努瓦苦笑:“所以,你是惧怕直接与赤红女士对敌才撤退的?”

    “我还没有晋升到半神,虽然对方也隔了教宗一层,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蔻塔并不掩饰自己的怯懦。

    “我能理解你,但大人们能不能理解,就看你的运气了”,伯努瓦叹气。

    空中忽然飘荡起一个声音:“神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对祂一无所知。”

    “大人!”

    伯努瓦和蔻塔异口同声的垂首行礼,此时的蔻塔,也跟刚才的米利埃一样,额头冒起一层汗。

    那个声音说:“蔻塔做得对,而且这次行动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证明了我们之前就在揣测的一个可能。”

    蔻塔如释重负的道:“赤红女士,不是复苏的爱神!”

    那个声音再道:“是的,不仅如此,祂的来历,还跟夜女士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蔻塔愕然:“夜女士!?”

    伯努瓦更难以置信:“大人们不是说,夜女士之前已经陷入沉睡了吗?”

    “祂刚沉睡,赤红女士就活跃了,这是巧合吗?”

    那个声音悠悠的道:“这并不意味着赤红女士就是夜女士,或者是化身假扮,但二者之间一定有关联。不管二者有什么样的关系,赤红女士必定寄托着夜女士的某桩谋划。”

    “从精灵衰落到人类崛起,从魔法帝国到图铎帝国,对了,还包括罗丝之死和黯精灵的覆灭,任何一个变化,都可能是夜女士宏大谋算里的一环。祂是我和其他半神们最钦佩,也最忌惮的一位神祇。”

    “庆幸的是,祂似乎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而祂的目的,我们也从不知晓,所以从来没有正面冲突过。之前祂在迷雾沼泽的若干布置,我们就很小心的没有去打扰,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至少我们没有把事情变得更糟。凯姆的意志,以及主位面的形势,都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接连两次在赤红女士身上受挫,说明我们跟夜女士的谋划产生了正面冲突。在没有明确夜女士的意图之前,不能再跟这位新兴的神祇正面交锋了。”

    伯努瓦微微抽了口凉气:“这就是大人们的决定吗?即便这位女神正通过祂的教宗,在直接支持特蕾希娅,撼动我们对凯姆意志的掌控?”

    那个声音毫无情绪的道:“所以,重点是在特蕾希娅那边,不是吗?这就是棋子之间的较量,别搞错了你们的角色。只有我们能面对夜女士和赤红女士,我们才是棋手,你们是棋子。”

    伯努瓦惶恐的躬身:“是!”

    “但我们并不是避让赤红女士,相反,如果能摸清楚祂的根底,我们会不惜冒险,全力一击,消除这个隐患。”

    那个声音说:“现在,蔻塔,展示你带回来的东西,这才是你最大的收获。”

    蔻塔应了声是,一挥手,身上的护甲片片崩落,显露出轮廓硬朗,但仍残留着柔美曲线的身躯。

    淡淡的凯姆圣光降下,萦绕蔻塔不着一缕的身躯。

    片刻后,圣光消散,那个声音终于有了点情绪,那像是讶异:“仅仅只是个弱小神祇,而且神力构成异常混杂,真是……奇妙。”

    它又恢复了平静:“神力级别太低,不足以让我们定位祂的神国位置,但至少知道祂还处在蛰伏状态,短期内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那么蔻塔,去我们为你准备的半位面修行吧,纪元更替才刚刚开始,期待你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价值。”

    蔻塔吐了口浊气,躬身道:“谢谢大人!”

    那股附着了飘渺之音的圣光渐渐黯淡,殿堂里,两人保持着躬身的姿势,直到圣光完全消失。

    “真是羡慕你”,伯努瓦直视赤果的蔻塔:“可以在这关头去修行,我们就苦了。少了你,人手更紧张了。”

    蔻塔对他的目光并不在意,随口道:“人手紧张?你们不是已经招揽了奥术师和风暴群岛的一些家族吗?”

    “那些人,能做的不过是施绊子……”

    伯努瓦道:“当然,有些绊子也挺有趣。我正期待着特蕾希娅的反应,不管她如何应对,她所坚守的凯姆意志,都会被她自己扭曲。”

    “哦?”

    连蔻塔都忍不住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绊子?”

    伯努瓦的目光落到蔻塔的坚挺胸脯上,淡淡一笑:“那是身为女性,必然会面对的难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