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二七 断塔誓约与赤红宣言
    白玉高塔只剩下灰黑残骸,孤零零立在山崖之巅。自高塔向下延伸,两排绞架夹出道路,悬吊着的狰狞尸体,让一路走来的人心惊胆战。

    塔下的广场并没有做过多清理,还残留着片片黑血。广场上搭了个简陋的台子,上万种族各异,服色不一的人围在台子周围,翘首以待。

    当金发白裙的少女登台时,“女王陛下”的欢呼声汇聚成潮。

    “费恩的人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今天,我们将和我一同见证凯姆的神意!”

    女王的嗓音回荡在每个人耳边,送入悦耳的愉悦时,凛然的神圣也缚住了所有人的心。

    “在此,我先向大家道歉……”

    “我向跟随我已经奋战经年的英勇部下们道歉,你们来自哈德朗,来自唐古斯,来自萨其顿、红石、艾兰尼斯,来自我这一路走过的所有国家。还有很多志愿者来自我未曾走过的国家,你们更令我钦佩,同时满怀愧疚。”

    “你们跟随我浴血奋战,牺牲一切,却只是在为哈德朗而战,为我而战。或者只是出于个人的义愤,为推翻迩香教会而战,我却没能给予你们对等的回报。你们的荣耀,你们的牺牲,配得起更崇高的目标!”

    台下那些头戴王冠,或者手持权杖的人高呼“这就够了”、“为女王而战”之类的话。其中六个人的嗓门最大,在这六位红石大公身后的绞刑架上,就吊着第七位大公多德海特的尸体。

    “我还要向来自风暴群岛的魔法师们道歉,在此之前,我还被第一纪元遗留下来的历史偏见束缚,对你们满心疑惧。忽视了你们对自由的渴求,对新秩序的向往。”

    台下众多身着法袍的魔法师们矜持的点头,却掩饰不了脸上的红晕。以佐尔德为首的那群魔法师追着女王的话尾,高举法杖,绽放各色光华,宣示对女王的拥戴。

    “我再向遗忘森林的半精灵们道歉,你们中的很多人在我的麾下服役,也有很多人已经埋骨战场。而我给你们的回报,从没有触及笼罩在你们身上,已经积淀了数万年的偏见与歧视。你们理应得到更多!你们理应与人类、半身人以及所有善良种族一同分享费恩的自由与安宁!”

    尖耳朵们都很内敛,此刻却挥舞长弓,用丛林捕猎的噢咯咯吆喝声表达自己的激动。

    “还有同样跟魔法师、半精灵一同遭受歧视的人,比如巫师,你们一直默默的为这场战场作着奉献,从未索取超越佣兵之外的任何权利。”

    特蕾希娅看向台下一群有些像德鲁伊或者野法师的人,这些人身形干瘦,衣衫褴褛,面目阴晦,浑身散发着诡异的气息,以至于周围形成了一条隔离带,让他们在人群中无比醒目。

    但随着女王目光投下,阴郁气息渐渐变得蕴含生机,这些地位也就比死灵法师高一线的“怪人”们心中充满喜悦,气息也随之改变,让周围的人群不再那么畏惧。

    “你们只是灵力的运用者,真理的追索者,和亵渎死亡,操控灵魂的死灵法师截然不同,却承受着不公正的对待,几个纪元都没有改变。你们有权推翻这样的不公,在费恩获得自由。”

    “还有来自风暴洋的海灵们!”

    特蕾希娅说到这,山崖下的海面,传来悠扬的螺号声,条条水柱冲天而起,呼应女王的话语。

    “你们与陆地生灵的误解和纷争已经持续了数万年,这些流血牺牲从来都是无谓的,是令人心痛的。在之前的战争里,你们也伸出了慷慨的援手,但那只是基于和我的私人友谊,以及对迩香的义愤,我回报的只有微薄的粮食和武器,这也是不公平的。”

    特蕾希娅拔高了声调:“所有人!所有跟随我,直接或者间接的加入到这场战争的人!你们有权得到更多!你们有权与我,与凯姆的信徒,一同沐浴这场伟大战争的荣光,一同分享伟大的胜利!”

    “这,就是凯姆为新纪元准备的秩序,全新的秩序!”

    特蕾希娅抚住胸口,浑身散溢着神圣的气息:“我,特蕾希娅-哈德朗,与凯姆同在!我聆听到了内心中的话语,这必定是凯姆的神意!”

    即便是头戴王冠的王者,或者收摄着领域之力的传奇,此时也放轻了呼吸,心*同涌起忐忑的疑问,以及强烈的期待。

    “你们会问,那是什么样的秩序……”

    特蕾希娅的声音变得低沉:“那么我们先来看看,费恩现在有着什么样的秩序。”

    “迩香的教会,迩香的红袍白袍们,扭曲了凯姆的意志,篡夺了凯姆的神名!”

    “他们建立的忠诚神廷,像一只怪兽,触角延伸到费恩的每一处角落,吸食着凡人的血肉。”

    “他们横亘在王国与子民,领主与领民之间,肆意盘剥,侵吞着人民的血汗。他们还假借神名,恶意挑拨,让本该献给领主和国王忠诚,献给凯姆的信仰不再纯粹!”

    “他们所在的迩香,被大家称为主位面的天堂山,上百万人过着奢靡得令国王瞠目的生活。他们不事生产,这些财富是哪里来的?当然是从费恩的所有人民身上搜刮来的。”

    “他们垄断了思想,垄断了信仰。但凡他们看不顺眼的人,再高尚也会变成整个费恩通缉的罪人。而他们的教会里,挤满了只会进谗献媚的小人,让忠贞虔诚的神职者空有抱负,无力施展。这样的事情,仅仅只是在神廷的哈德朗分部里,我就已经看得太多了!”

    “这样的秩序,绝对不是凯姆所愿!”

    “忠诚神廷是一帮渎神者!迩香是一座罪恶之城!”

    “曙光之星为什么升起?因为大家对这样的秩序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纪元即将更替,更替的是什么?就是这样的腐朽秩序!”

    女王的语气又转为悠远:“我为什么要向大家道歉,就是因为,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不仅是拥有正信的凯姆信徒受害于这样的秩序,王国的领主和领民们受害于这样的秩序,还有更多人,也就是你们,同样受害于这样的秩序。”

    “过去我总以为,凯姆坚守的是旧有的秩序,现在我明白了,凯姆希望创造新的秩序!”

    女王终于说到了重点,所有人都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

    “英明睿智的王者管理国家,仁慈无私的贵族守护人民,忠诚勤劳的领民生产物资,获罪待赎的奴隶真诚忏悔。过去的纪元里,这样的秩序让我们团结一心,让我们幸福安宁。”

    “这个秩序是亘古不移的,但构成秩序的环节却会改变,这正是我领悟到的凯姆神意。”

    “就像现在的贵族脱胎于最初的勇士一样,新的秩序,仅仅只靠过去的贵族,已经无法担起开创的责任。魔法师们、半精灵们、巫师们,以及所有拥有超凡力量的善良者们!你们将成为新的勇士,和贵族们融为一体,并肩战斗,一同开创新的秩序!”

    无数人难以置信的相互对视,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凡人的归凡人,凯姆的归凯姆!”

    特蕾希娅的这句话,让魔法师们和巫师们下意识的点头,而其他人则要么茫然,要么惶然。

    “这并不意味着割裂了凯姆与凡人,相反,这让凡人与凯姆更加亲密了。每个人都有权直接面对凯姆,每个人都可以拥抱正信。”

    “凯姆教会将是信徒们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的地方,不再是阻断凯姆与凡人,向上扭曲神意,向下盘剥信徒的罪恶组织,凡人的事务将归于凡人!”

    “凯姆教会,不再自居为费恩之主,主权将回归各个国家。凯姆同时也不允许其他神祇,再像迩香凯姆教会那样统治整个费恩。费恩将是所有费恩人民的费恩,不专属于某位神祇,某个教会!”

    “我,还有所有凯姆信徒,将以创造和维护这样的秩序为己任,永世不渝!”

    “我知道很多人,尤其是凯姆的神职者们,这样的变化会让你们迷茫,让你们痛苦。但记住,凯姆是仁慈的,祂许给我们追索自由和幸福的权利,这样的权利要我们自己伸手去取,而不是像迩香那些寄生虫一样,望天张嘴就能得到。”

    “这也是我最初与忠诚神廷产生矛盾,引发这场战争的根本分歧,现在,我们已经付出的,还将付出的牺牲,让我坚信,我们有权将这样的主张贯彻到底,我们有权获得这样的回报!”

    人人心中涌动着狂潮,已分不清喜悦、激动以及震惊。

    特蕾希娅要做的,不仅仅是推翻迩香的凯姆教会,而是彻底消灭这样的教会,不再让凯姆教会统治费恩。

    她还允许魔法师、巫师甚至所有非黑暗系的超凡者获得贵族地位,让他们融入到现有的国家里,建立全新的世俗世界。

    “陛下,您是说,我们凯姆信徒,人人都可以拥抱正信,人人都可以面对神祇?这不是等于人人都能获得凯姆神意,或者以凯姆代言者自居吗?”

    某个凯姆祭司哆嗦着嘴唇,鼓足勇气提出这个问题。

    嗡嗡的议论声停住,所有人都注视着女王,忐忑不安的等候她的回应。

    “我说过了,我,特蕾希娅-哈德朗,与凯姆同在。”

    女王的声音回荡在广场里,如天使之音,渗入每个人心底。

    “我将舍弃凡人的一切,终生奉献给这样的伟业。我即是神意的代言,也是唯一的代言。”

    忠诚之剑自女王手中伸展,她举剑向天,高声道:“我与凯姆同在,举世无双——!”

    圣光自忠诚之剑激射而上,没入天际。

    世界微微震动,一圈圣光在天空绽开,竟然是无数天使,仗剑肃立,一同低唱赞歌。

    “赞美凯姆——!”

    “赞美女王——!”

    “特蕾希娅荣光永在!”

    不仅凯姆信徒们跪下了,就连魔法师和巫师都单膝下跪,表达对神祇的敬畏。

    “魔法师们、巫师们、半精灵们、海灵们,所有愿意加入我,加入新秩序的人们!向你的神祇,你所尊奉的力量祷告吧!”

    女王此时就如凯姆降下的化身,在天使投下的变幻光影中居于主位,她的高声呼喊,让人人都下意识的依言而行。

    天空在这一刻像是被融解了,星界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的展现出大半面目。原本笼罩在迷雾中的凯姆诸星明亮升起,而星界中若干颗星辰也熠熠生辉,与已经失去了欢悦和优雅两星的凯姆星座呼应,节奏完全一致。

    “凯姆在上!诸神在上!这是诸神在订立新的盟约啊!”

    那个提出疑问的凯姆祭司激动得五体投地,热泪盈眶的呼喊。

    老迈的半精灵率先开口:“以遗忘森林晨歌家族之名,我向女王陛下宣誓……”

    黑发白发相映的两位传奇魔法师同时开口:“以风暴群岛泰德/梅奈苏斯家族之名,向女王陛下宣誓……”

    国王和大公们纷纷跟从。

    “以萨其顿王国之名……”

    “以唐古斯公国之名……”

    “以艾兰尼斯王国之名……”

    “以红石联合公国之名……”

    之后是巫师和其他善神或者中立神祇的教会。

    特蕾希娅起身,忠诚之剑上,除了凯姆圣光外,还环绕着各种光色,那是来自其他神祇的神力。异彩光芒间,若干字符流转,那像是刚才提到的新秩序。

    她转身挥下长剑,神光轰击在已经崩塌得只剩半截的断塔上,一行行字迹在塔身显现。

    正是她所讲到的新秩序……

    又一束光芒投下,映照在断塔上的字迹上,那是稀薄的星光,可各色耀眼的神光像是在为它让路似的,让它清晰入眼。

    广场顿时鸦雀无声,连特蕾希娅也呆住了。

    片刻后,更加汹涌的欢呼之潮卷起,就连之前一直矜持着的魔法师们,也纷纷把法杖丢上了天。

    那是曙光之星降下的星光!

    特蕾希娅涨红着脸,胸脯剧烈起伏,她再度举起忠诚之剑,高声道:“忠诚神盟,自此解散,秩序誓约就此订立,秩序同盟,成立了!”

    “秩序同盟万岁——!”

    “曙光女王万岁——!”

    “特蕾希娅,举世无双——!”

    欢呼之声响彻云霄,似乎足以传遍整个费恩。

    迩香紫山,忠诚圣堂。

    白袍们个个面带土色,惶恐不安的退出顶层殿堂,而后一队圣骑士进入殿堂,将一具尸体拖了出来。

    那是首席主教米利埃的尸体,圆睁的眼睛里还凝固着极致的痛苦,似乎那已超过死亡本身。

    殿堂里,红袍们个个低头躬身,屏声静气,额头、脖子、背心,都泌出一层汗。

    “这是你们的错!是你们在主位面没能压制住特蕾希娅,让凯姆意志有了可乘之机!”

    一个声音在殿堂中回荡,仿佛自幽冥中传来。

    声音满溢着怒气,又带着一丝不解:“本来不该是这样!至少不该这么快!伯努瓦!”

    伯努瓦身躯一抖,却不敢抬头,更不敢回应,就静静听着。

    那个声音问:“最近你们又做了什么,让特蕾希娅会有这样的觉悟?她本来不该这么快与凯姆的意志同步!她足够坚定,这决定了她难以变通,她根本不足以领悟这样的神序!”

    “我只是……利用风暴群岛的魔法师,给她施加了一些压力。”

    伯努瓦满肚子的不解无比真切:“按照推算,她要么像历史上那些女王一样,不惜污秽自己换取利益。那样一来,她就失去了纯洁,不再能与凯姆意志同步。要么强硬拒绝,让一部分魔法师转投我们,我们可以获得威胁到她后方的力量。”

    “可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竟然……”

    那个声音冷笑:“竟然丢开了她视为生命的荣耀,不惜施展权谋,不仅跟魔法师勾结,还拉上了巫师甚至海灵,破除了困局?”

    声音骤然暴怒:“这何止是困局!是一道门槛,是让她褪下凡人之心的开始!当她丢开荣耀那些只属于凡人意志的东西,决心无所不用其极的时候,她的眼界就上升到了整个棋盘的高度,发现了全新的世界!明白了凯姆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她正在牵引凯姆意志,以更快的速度脱离我们的掌控。如果这种趋势不受遏制的话,到神战在主位面爆发的时候,她会成为凯姆的在世化身!”

    怒气仿佛实质,在殿堂中刮起一阵罡风,即便红袍个个都是传奇,这股罡风也在每个人的脸上燎烤起一道道狰狞的焦痕。

    没有一个人叫痛,甚至没人敢用神术疗伤。

    另一个阴冷的声音加了进来:“一定有未知的,或者我们忽视的力量在背后推动她!这跟我们去年的计算完全不符!”

    再一个沉闷的声音出现,像是在自语:“我们忽略了什么?夜女士?密斯特拉?艾尔莎?还是……赤红女士?”

    最初那个声音决绝的道:“干脆我亲自下去一趟,直接干掉她!”

    “不行——!”

    其他声音同时劝阻,沉闷的声音说:“盯着我们的不仅有善神,还有很多半神。半神降临主位面的异动很可能让神战提前在主位面爆发,而我们还没有跟盟友们谈好条件。”

    “是的”,阴冷声音说:“现在的变化还只是棋盘上的,棋手不该跳进去。”

    “那该怎么办?这盘棋已经乱了!就连护卫之盾的布置,我都觉得不太可靠了。”

    “既然变数的影响越来越大,就加入更多的变数,让各方都算不到后续的变化,至少能扯平态势。”

    “变数……”

    声音渐渐融合为一体,带着各种腔调和气质,听起来却只是一个人的声音说:“伯努瓦,在我对枢机会的可信度进行重新评估之前,你只有一次机会了,记得刚才我提到的关键。”

    伯努瓦身体哆嗦了一下,眼中升起绝望之色。

    声音消散,其他红袍的身影消失,伯努瓦依旧呆立着,嘴里喃喃自语:“变数……变数……”

    厄普西隆,传送殿堂里,上千人济济一堂。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木桩下,李奇正严肃的诵读着文件。人群最前排,欧萝拉穿着和大家一样的麻袍,坐在简陋的小板凳上,支着下颌,认真的倾听。

    “一个幽灵,大同主义的幽灵,正在费恩蛰伏。在旧时代没有完成必要的革命,进步到足以让幽灵理直气壮的,公开的向所有反动势力发表战争宣言前,这个幽灵必须继续蛰伏,不让敌人发现它的本来面目。”

    “这个幽灵,就是对外宣称是赤红教会的我们。”

    “蛰伏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对费恩的历史做壁上观,相反,我们必须加入到这些革命里,在推翻一个个旧时代的革命洪流中,不断吸取营养,壮大自身,同时为下一步的目标打好基础。”

    “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在革命的洪流中,牢牢记住自己的最终目标,而不为革命中的鲜血和泪水动摇意志,不被每个阶段胜利后的利益冲昏头脑,迷失方向。”

    “要如何坚定我们的信仰呢,最根本的一条,是时刻谨记我们的苦难来自哪里,我们的立场是什么。要深刻理解这一点,就必须从阶级出发。”

    “从精灵时代以来,所有时代,所有纪元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

    ……

    “我宣布,赤红教会,正式更名为费恩赤红共同体。我们都不再是神职者,而是在设计师赤红女士的领导下,为实现费恩大同主义奋斗终身的赤红战士!”

    ——————第二卷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