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四六 告死者凯蒂,初战圣光堡
    告死者缩在树下的阴霾里,用还完好的右眼紧紧盯着远处市集里的动向。偶尔伸手抹去额头的血迹,不让血流到眼里阻碍视线。

    从额头右侧拉到脸颊左边的伤口皮肉绽开,左眼也因此废掉,让清秀少女变得丑陋可怖。但跟腰间那道她死死捂住的伤口比,根本不算什么。

    圣水和药膏都用在了腰间的伤势上,只是止住了大出血,没办法治愈损坏的内脏,凯蒂不确定自己还能撑多久。现在她只能凝聚起一丝清醒意识监视市集,纷纷的杂念完全无法遏制,这是意识溃散的迹象,死亡正在急速逼近。

    告死者是不怕死的,怕的是在死亡的度量下,自己留下的足迹太短太渺小。

    马福柯、文森特、詹姆,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

    该死!自己分明先察觉到了那队人想动手,却没有足够的警惕……

    贝塔那边会来多少援兵呢?没有总枢机和殿下们,恐怕很难搞定他们……

    “这里是王子殿下的开拓区,你们未经允许就开酒馆,偷窃了原本属于殿下的财富,违背了神圣的律法!”

    看看那帮贵族走狗的丑恶嘴脸啊,他们的本质早就在《赤红之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可叹自己和队友们没有足够的认识,以为还能蒙混过关。

    等回去后,一定要深刻检讨,好好学习。

    如果能回去的话……

    一缕缕猩红浸染视野,凯蒂却没力气擦了。

    脸上挨的是破阵斩,对方那个英雄级别的骑士手下留情了。不过看他邪淫的笑容,可不是出于怜悯。

    另一个英雄级别的圣骑士冷酷得多,圣光斩穿透了她的全抗皮甲和蛛丝软甲,几乎撕裂了半截腰身。濒临死亡的感觉让她超水平爆发,才得以隐身逃脱,有了给后方传讯的机会。

    现在,同样的感觉袭来,她没了再度拒绝的力量。

    对不起,女神陛下,对不起,总枢机,对不起,缇娜殿下……

    一年前我只是个牧羊女,现在能走到这一步,生命足够灿烂了。未来那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世界,应该会有人记得我,这就够了。

    对不起,伙伴们,我先走了……

    凯蒂的眼帘垂下,意识即将沉入深渊。

    溃散的心灵忽然荡开剧烈冲击,如雷鸣电闪,让意识重新凝聚。

    接着是温暖激流涌入,冲刷身体内外,驱散失血带来的寒意。

    嘴角落下几滴腥涩的液体,带着的灼热气息渗透到全身。她能清晰感觉到内脏、血液、皮肉同时在滋生,这让她全身发痒,手脚开始有了力气。

    “还好,再晚几分钟就没救了”,一个富有磁性的女声说,是卡琳殿下。

    她怜惜的道:“这只眼睛,恐怕得花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好。”

    另一个声音急切的呼唤:“凯蒂!振作起来!”

    是她的师兄白鼠,导师……不,缇娜殿下没来吗?

    “是我救下的!没我的心灵荆棘,她的灵魂已经溃散了!”

    清脆悦耳,如初夏夜风的嗓音,让凯蒂因为惊讶而猛然清醒,菲妮殿下!

    她咳嗽着吐出两口血,视线找回焦距,先看到了他们的总枢机,黑发青年正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她。

    白鼠换上严肃的语调:“告死19,报告情况。”

    对再度逃脱死亡的喜悦,对援兵及时赶到的庆幸,对菲妮居然也出现在队伍里的惊讶,种种杂念瞬间消散。

    凯蒂举起手臂,因为身体还在恢复,剧烈哆嗦着控制不住。卡琳握住她的手腕,从手环样式的哔哩小子里取出微型记录晶片,放进自己的哔哩小子。

    一幕影像投影在空气络,到时候就能把获得的情报实时传送回去。

    影像播放的速度调快了,现在没时间了解详细经过,只是认人。片刻后,所有人都点点头,确认记住了这些人。

    白鼠问:“他们现在的位置呢?还在酒馆里?”

    凯蒂脸颊绯红,紧咬着嘴唇,正努力克制着体内那股强烈的怪异冲动,她只能点头。

    白鼠看向黑发青年:“让我先摸过去看看情况。”

    他们的总枢机说:“没必要了……”

    李奇眯眼看看几百米外,市集门口架子上的三个人,冷冷的道:“我们去杀人,你们去救人,然后……”

    计划很简单,三两句就布置好了,李奇对跃跃欲试的菲妮说:“记得你的职责,如果你擅自行动,惩罚就不是以往那么简单了。”

    小姑娘撅撅嘴,倒没出声。

    虽然还不是很放心,李奇也顾不得了。

    事发太突然,第一战斗序列第一小组里,只有艾丽和卡琳能马上出动。

    这种情况早有预案,按照指挥序号,直接从第二第三小组抽人顶替就好。

    缇娜带着新晋告死者在野外拉练,圆钩在监视靠近厄普西隆的一股冒险者,蝙蝠去了克斯特王国收集情报。还好白鼠现在也是三级告死者,影响不大。

    少一个告死者,就多补一个堡垒。威尔森去了王都铁冠城,接应特蕾希娅所说的“支援”。波比把三级堡垒芬恩叫了过来。

    荆棘牧师就麻烦了,史丹跟着威尔森去了王都,甘比特在负责尤赞的魔导炮改进测试工程,状态很不好。所以当菲妮跟着波比来到贝塔基地时,李奇并没有把小姑娘赶回去。

    菲妮是很特殊,可和她同为魔女的艾丽和卡琳都一直在战斗,也不能总把她关在温室里。

    李奇再对凯蒂说:“你就在这里休息,等事情完了再来接你。”

    少女告死者的身体还在哆嗦,倔强的道:“我已经可以行动了,我能帮上忙。”

    “你已经尽到了职责,把英勇留给下一次行动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

    李奇的赞许让凯蒂的脸颊晕红,白鼠担心她的状况,伸手想去摸她的额头,卡琳拍开他的手:“别碰。”

    野性魔女脸上的笑意很怪异:“除非你打算娶她。”

    少年告死者挠挠头,向凯蒂递过去有些尴尬,又有些抱歉的眼神,这让凯蒂的脸完全红透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很……麻烦。

    “走!”

    找到凯蒂,治疗和了解情况只花了几分钟时间。随着李奇一声令下,十来骑绝尘而去,直奔市集。

    ………………

    “那个盗贼……或者是暗夜刺客,不太寻常啊。受了那么重的伤,隐身之后我们都找不出来。”

    “这不正好吗?免得我们还要费功夫找他们的头目。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已经在路上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

    酒馆里,五级骑士乔林不以为然的对自己的副手,四级圣骑士达凯说:“倒是你,急着下杀手做什么。那个小妞长得不怎么样,可脸面干干净净的,身体也该洗得白白香香的,比圣光堡里那些三个月不洗澡的妓女强多了。”

    “他们酿的黑麦啤酒还真不错”,达凯一口灌下整杯酒,吐了口酒气说:“乔林,做事不要老想着取巧走捷径,也不要被那点**干扰目标,不然总会出事的。”

    圣骑士脸色略略凝重:“外面钉在架子上的那三个,也不同寻常。都是神职者,神力却从没见过。可身上没有神徽,又不像圣武士和受难祭司那么神经质,皮甲和蛛丝软甲跟市面上的有很大区别,还真是奇怪。”

    乔林晒然笑道:“我敢打赌,费恩的一半冒险者都跑到神陨高原来了,奇奇怪怪的神职者多得是。咱们不是来调查这帮人有什么背景,而是解决掉他们。”

    看着副手脸上依旧没散去的忧虑,乔林暗自鄙夷,这家伙还真是胆小啊。走一步都要踩踩地面是不是结实的,再踏第二步。怪不得都到四级圣骑士了,却没在王国神廷圣骑士团里捞到什么职位,只好投奔贝利诺王子。

    王子跟迩香合作,圣光堡正在急速壮大,在这个关头,不抓紧时间立下功劳,能压在后来的那些家伙吗?他可不想自己的爵位止步于爵士,更不想等王子把神陨高原纳入王国疆土时,只能得个无地男爵。

    “整个大陆的传奇都集中在东边和北边了,在神陨高原这片地方,除了那帮神经质圣武士的头目,不可能出现更多传奇。只要不是传奇,咱们还解决不了?”

    毕竟是英雄级别的圣骑士,之后的行动还得依赖对方,乔林给达凯打气:“这个团伙我们也知道得不少了,一头白狼,肯定是个野性德鲁伊,一个小个子,多半是个暗黑骑士,就这两个是英雄级别的。就算咱们应付不了,不还有王子殿下和迩香的招牌吗?招牌不顶用,我身上还有连传奇都怕的家伙啊。”

    说话的时候,乔林拍了拍腰间的剑。那是柄不同寻常的武器,剑鞘比一般长剑短得多,也厚得多。

    达凯叹道:“我也知道,这帮人在幕后控制这三个市集,但我不觉得这帮人会威胁到圣光堡。我们该跟王子先商量好,取得他的同意。”

    乔林大口咀嚼着味道很不错,像是烧烤出来的肉片:“唔……味道不错,这伙人的酒馆里还真有不少好东西。”

    跟王子商量?取得王子的同意?

    先别说在圣光堡,那个从迩香来的圣骑士特鲁克才是真正作主的人。把这事捅到上面,还能轮到他们来拿这份功劳?

    乔林对自己的副手更加失望了,正在盘算等这事完了,该把这家伙踹到什么地方去,他的咀嚼猛然停住。

    几个人进了酒馆,这些人身着麻衣,没穿护甲,身上也没什么装饰。领头的是个女的,身材高挑,眉目秀丽,肌肤如雪,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凛然气息。

    “真是漂亮……”

    乔林舔舔嘴唇上的油,两眼放光的嘀咕道。

    他正要起身,达凯递了个别轻举妄动的眼神,低声道:“圣武士,很强。”

    乔林犹豫了一下,身体瘫回座椅。

    他恨恨的道:“一定是那个女人!该死,她怎么跑这来了!”

    “这里换人了?”

    那队圣武士坐下后,一个眉宇飞扬的年轻圣武士显得很讶异。

    达凯招来充当酒保的部下,交代了几句,酒保再去圣武士那说了一通。对方满脸不豫,朝乔林和达凯这边投来冷冷的一瞥,并没更多动作。

    “这帮神经病!”

    乔林恨恨的低声骂道,有些担心对方会搅乱接下来的事情。

    达凯倒没那么紧张:“顺着他们的毛捋就没问题。”

    说话的时候达凯还在扫视酒馆,盘算着万一真的跟圣武士动起手来,应该怎么应对。

    他们成为这座酒馆的主人还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现在还没完全熟悉环境。

    酒馆外表看起来很简陋,里面却很整洁宽敞。甚至还有幻景卷轴,正在放着诺里艾的地下城大冒险节目。

    他们来的时候,酒馆冷冷清清,这很正常,只有到了晚上,冒险者们才会回来住宿休憩,现在还是下午。

    不过现在酒馆里坐了半满,接近三十个人。除开那几个圣武士,剩下的都是他们的人,正等着酒馆的幕后角色出现。

    “我们完全是瓮中捉鳖,至于圣武士,说不定还会是我们的助力。”

    确认了布置没问题,达凯的信心也起来了。

    乔林的想法又变了,有这么个副手,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

    端起酒杯,乔林正想跟达凯碰一杯,又有人进了酒馆。

    依旧是朴素的麻衣,虽然套了件又短又宽的斗篷,面目藏在兜帽里,可粗略一看,跟那帮圣武士没多大区别。

    都以为跟那桌圣武士是一伙的,不仅乔林和达凯,冒充客人的部下也没反应。

    酒保迎上去招呼,领头那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张年轻秀气的面孔,灰色眼瞳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要什么?”

    黑发青年冷厉的道:“要你的命!”

    说话的同时,他抬起手,魔导枪的枪口顶住酒保的嘴,手掌闪起微微白光。

    轰的一声,冒充酒保的那个二级盗贼,整个脑袋就跟气球似的炸开,红的白的,呈放射状飞溅,喷得盗贼身后那桌人满脸都是。

    就在那桌人下意识抹脸的时候,另外几个人举起魔导枪,直接轰上他们的脑袋。

    各种光华闪动,融合了风矢的紫铜弹击碎这些人的防护,在脑门上溅起朵朵血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大汉帝祚〕〔财运天降〕〔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困情〕〔武道佛尊
  sitemap